▲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毛巾布包堛滲曲K
◎邱淑絹
老奶奶拿出一個用毛巾縫製的布包,
毛巾的四邊、中間均以針線縫死,
周定瑛找來了剪刀,幫她把縫線一一拆掉,
只見老奶奶伸手進去抓了一把東西出來……




酷熱七月的某一天,上班族所謂放假症候群的星期一。從美國返台、長期
在花蓮靜思堂擔任導覽志工的周定瑛,一如往常地準時簽到,然後開始她
接待參訪賓客的工作。

走的是同樣的路線,說的是同樣的話,同樣簡介著慈濟三十六年來一步步
踩踏出來的足跡。半個日子,就在時鐘上的長針、短針一起走到了十二,
周定瑛才放下手邊的工作,隨著人群往餐廳堬劓吽C

餐後,正當大夥兒將午歇之際,一位老奶奶和一位老爺爺在慈濟醫院志工
的引導下走了進來。



老奶奶的毛巾袋


老奶奶有著一頭銀白髮、高的身材、清瘦的身子,臉上帶著幾許莊嚴神
情,令人見了舒適自在。

老奶奶和同是七十多歲的老爺爺剛下火車,說是要來參訪,嘴堣@直嘟噥
著沒來過慈濟,她還強調想順道去精舍走走。一旁的志工向周定瑛交代,
參觀完靜思堂後,可幫兩老叫計程車,讓他們到精舍去。

周定瑛心想,他們來這一趟必定舟車勞頓,不如先請兩老到一旁坐下歇息
,並倒了兩杯茶請他們止止渴。

老奶奶說,他們對花蓮都不熟,也未曾來過慈濟。周定瑛問他們:「您們
住的當地有慈濟聯絡處,去過嗎?」兩老回答沒去過,也不知道聯絡處在
那堙C

當周定瑛起身準備帶他們參訪靜思堂,不意老奶奶仍坐著繼續她的話題。
老奶奶於民國三十八年來台,先生是榮民,原本住在眷村堙A後來先生往
生,她孤獨無依,便住進了老人之家……

周定瑛耐心地聽她訴說,話題間也隨時和老奶奶分享著慈濟的點點滴滴。
老奶奶似說非說、似聽非聽地,這邊看看、那邊瞧瞧;不過,倒是可以感
覺得出她相當認真地想了解慈濟在做什麼?

說到了一半,老奶奶打斷了周定瑛的話,她問:「如果我想捐錢,不知有
那個地方可以捐?」

「我們這奡N有在接受捐款啊!」周定瑛一邊說著,一邊就拿起了桌上的
隨喜捐款表,為老奶奶填寫資料。「奶奶,請問您要捐幾百?」周定瑛問


只見老奶奶動作緩慢地將背包卸了下來,把它攤在桌上,從背包堮野X一
個洗臉用的毛巾所縫製的布包;毛巾以對折方式在四邊以針線縫死,中間
鼓起幾個地方,再以針線縫邊隔開,就這樣一坨一坨地,那袋子雖看似古
怪,卻也饒富趣味。

看老奶奶有意將袋子拆開,周定瑛找來了剪刀,幫她把中間部分的縫線拆
掉,再將毛巾四邊的縫線拆掉一邊,弄成一個出口。只見老奶奶伸手進去
袋子塈鴗F一把東西出來,「天啊!是一疊鈔票,而且是美金!」看在周
定瑛的眼堙A不免吃了一驚。「如是台幣一百元一疊的話,大概是一萬塊
;那這一疊錢也是一萬塊,不過卻是美金!」

老奶奶再次探手進袋子堙A二次、三次、四次、五次,五疊鈔票完好地呈
現在周定瑛眼前,原來那鼓在毛巾中央,一坨一坨隆起之物,竟是一疊一
疊被縫線隔開的錢;陪同老奶奶前來的老爺爺,也不免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放下布包,何等自在


附近人來人往,周定瑛趕緊用毛巾將現金蓋住,並對老奶奶說:「我先帶
您去參觀慈濟博覽會,您要捐錢也得先把慈濟在做什麼弄清楚啊!」

老奶奶順從了周定瑛的建議,再次把錢揹起來,隨著周定瑛的解說,依序
了解慈濟各項志業。中間抽了空,周定瑛打了電話到精舍,告知德融師父
要帶一位老奶奶到精舍參訪,並說明緣由。

德融師父告知證嚴上人晚點有事要出去,可能碰不到。老奶奶獲知後,只
答了一句:「沒關係!我今天來捐錢,就可以了樁心願了,能不能和證嚴
上人見到面,就隨緣吧!」

於是在周定瑛的陪伴下,他們來到靜思精舍,適逢證嚴上人因會見賓客尚
未外出,就這樣老奶奶和證嚴上人見了面,並道出了真心話:「我很高興
能見到師父,總算放下心了,把錢捐給上人,好用來幫助需要的人。」

原來從大陸來台的老奶奶,在先生往生後,就把身邊的餘錢轉換成美金,
本要告老還鄉,回大陸養老,卻因時局所趨而沒回去。之後每當老奶奶想
到還要將成疊的美金拿到銀行換成台幣,便覺得很不好意思,也提不起勇
氣,只好用毛巾將成疊的錢包起來,再以針線縫死,避免在背包媞u來滾
去的。

老奶奶每天揹著它,就這樣揹了好多年。因深覺自己年事已高,便興起了
將錢捐給慈濟的念頭;但因不知慈濟在那堙A所以就算老爺爺對花蓮不熟
,還是請他帶她來。

簡簡單單的想法,聽在眾人耳堙A莫不帶著深深的感動。

證嚴上人讚歎老奶奶很有智慧,允諾她會好好地善用這筆錢,並交代弟子
們今後要好好地關照老奶奶,還要定期到她所居住的老人之家去從事訪視
關懷。

老奶奶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她表示此行只是要來捐錢,沒想到以後,請大
家不必麻煩了。周定瑛向老奶奶表示:「您就把我們當作您的孩子就好了
,況且我們也想去看看其他的爺爺和奶奶啊!」老奶奶看著眾人的堅持,
也就不再推託。



這一趟沒有白來


到了即將離去的時刻,周定瑛問:「爺爺、奶奶要不要吃個點心、喝點…
…」話說到一半,一句驚叫聲從周定瑛的口中發出:「奶奶,您們兩位從
外地來到這堙A抵達時正好十二點多,一定還沒吃中飯吧?」

奶奶直說:「沒關係!沒關係!那錢我揹了好幾年,捐出去就輕鬆了,心
願達成我就很高興了。」

「天啊!我怎麼這麼糊塗。」於是眾人趕緊從齋堂媞搘X食物給兩位老人
家享用。「奶奶,您們坐車回到住所已是晚上了,我們幫您們準備便當帶
著。」

「不用!不用!我回去再到附近吃麵就好了,我怎麼可以來你們這堣S吃
又打包的。」老奶奶說。

周定瑛看在眼堙A心媯蛫篝F愧,老奶奶捐了這麼多錢,卻不當一回事,
還直說:「那些錢是要去救別人的,不一樣。」這一記警鐘緊緊地敲在周
定瑛的心上:「老奶奶如此豁達、瀟灑,那一筆錢對她來講似乎只是一疊
紙張般,捐了也就不再罣礙。」

「讓我們為您們準備便當吧!」周定瑛誠心地向奶奶說。「可是我要怎麼
把便當盒還給你們?」老奶奶擔心地問。「奶奶,我們以後去看您的時候
,就可以還給我們了啊!」

臨去之際,老爺爺一直對老奶奶叼唸著:「妳怎麼會把這麼多錢捐給別人
……」老奶奶氣定神閒地對他說:「救人是好事,我很堅決!這是我早已
決定的事情。」

一旁周定瑛問著:「奶奶,如果來之前爺爺就知道了,而對您多加阻止,
您怎麼辦?」老奶奶說:「我大不了自己來,反正在車站叫個計程車,跟
司機講要去慈濟,司機一定知道路的。」

走著,走著,老奶奶對周定瑛說:「慈濟的理念真的很美,在全世界做了
那麼多事,這一趟我沒有白來!」

「奶奶,您現在把錢捐出來了,晚上可以好好地睡一覺了!」

「不,不,我今天有幸可以見到證嚴上人,晚上會高興地睡不著覺……」

臨去,周定瑛一直向老奶奶說:「我會打電話給您,也一定會去看您和其
他的爺爺、奶奶的。」而老奶奶只是輕輕地回以:「不能講出我的名字,
也不能跟人家講我住在那堮@!」

週一的下午,時鐘跟往常一樣地走著,周定瑛的時間沒有比別人多出來;
但她的心靈在那一個週一的下午,比別人更豐富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