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生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從植物人邊緣走過
◎文/黃秀花.攝影/顏霖沼
彭昌隆,十四年前曾經被判「腦死」、「植物人」,
因兩位慈母愛的呼喚和醫護人員的傾力救治,
奇蹟似地活了下來!
回復健康的他,智力不若從前,卻努力奮發向上,
讀完高中後,又繼續念大專;
而今,三十三歲的他結婚了,
正準備迎向另一段人生。



七月,家住花蓮縣富里鄉東里村的彭昌隆突然出現在
玉里慈濟醫院,他自稱是十四年前被花蓮慈院救活的
病人,「我能平安活下來,完全是拜慈濟所賜!包括
當年送我到慈濟醫院的石媽媽、救我的蔡瑞章醫師,
以及許許多多曾照顧過我的慈濟人。」

「沒有慈濟就沒有我!」彭昌隆激動地說,慈院是他
的重生之地,慈濟人就像他的親人一樣,因為他快結
婚了,所以就近到玉里慈院表達謝意。

七月二十日,他的越南籍新娘一抵達台灣,他立刻帶

去花蓮給石媽媽看;對他來說,石媽媽就像是他的再生母親。



從火車上跌下來


那是民國七十七年的往事了。當年彭昌隆十八歲,是省立花蓮高中三年級
的學生,出事那天,他依稀記得學校舉辦運動會,他是接力賽的第一棒…
…之後,發生什麼事就沒記憶了。

據家人描述,那天正巧他大嫂的新生兒滿月,運動會結束後,彭昌隆準備
從花蓮搭火車返家前,還曾與家人通過電話。「要記得留菜給我喔!」

在東里的家人左等右等,卻始終未見他的人影,等了一個下午、又一個晚
上,家人著急得不得了……終於在隔天半夜十一點多接到通知,才知道他
受傷躺在醫院。

原來,在這段失蹤的時間,彭昌隆自火車上跌了下來,倒臥在安通的一處
廢棄小站前。由於天色昏暗,沒人發覺,當晚寒流來襲,又濕又冷,他在
野地堜睡了一晚,直到次日,才被路過的農人發現,報警叫救護車送醫
救治,但因傷及腦部,玉里當地醫院又將他轉送花蓮某醫院開刀。

「一個乖巧健壯的孩子,怎麼會突然間昏迷不醒?」當父母趕至加護病房
,看見寶貝兒子瞳孔放大、臉部和身體浮腫,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一時手腳癱軟,差點昏厥過去。

花蓮高中的導師接獲訊息,也前往醫院探視彭昌隆。回到學校後,老師難
過地對全班同學說:「昌隆傷得好嚴重,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如果轉到設
備較好的慈濟醫院,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剛好慈濟委員林慧美的兒子石喚文與彭昌隆是同班同學,他聽到老師這番
陳述,也很沈痛,回家後立刻將此事秉告母親。

林慧美聞訊後,立刻趕赴醫院探望彭昌隆,並偕同家屬借出X光片,請當
時慈濟醫院的神經外科主任蔡瑞章評估病況。「不甚樂觀!」蔡主任仔細
看了看說。



兩位慈母的呼喚


日子一天天過去,彭昌隆的病情持續惡化,高燒不退、胸腹積水,情況十
分危急,家屬已做了最壞的打算,開始幫他準備後事……

第二十一天,心碎的彭媽媽把壽衣都準備好了,她打了電話給林慧美:「
石媽媽,我的孩子不行了!我想帶他回家……」

林慧美聽到電話那頭泣不成聲,內心也起了一陣酸楚,遂對彭媽媽說:「
要不要轉到慈濟醫院試試看?我馬上聯絡慈濟醫院,請他們準備!」

來到慈濟醫院急診室,蔡瑞章醫師壓了彭昌隆的肚子,血水瞬間從口腔和
鼻孔噴了出來!在旁的林慧美看了全身發抖,她一面默念著佛號,一面則
安慰家屬要堅強。

送進加護病房時,彭昌隆的昏迷指數七,肺炎、上消
化道出血,醫護人員傾全力救護……

不可思議的是,他的病情居然逐漸穩定下來,四天後
就轉到普通病房。

林慧美每天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到慈濟醫院看他,
並不時附在他耳邊說:「要加油!」彭媽媽也天天到
病房旁的佛堂禮拜發願,祈求佛菩薩護佑兒子。

或許是兩位慈母的愛感動了天吧!原本呈現呆滯、連

眼球都無法轉動的彭昌隆,竟一點一滴進步中──

彭媽媽每天拿木板拍打兒子的腳板,幫他按摩腳底,刺激他腳部神經;透
過鼻胃管餵他流質食物,天天為他翻身拍痰、拍背……做母親的她可說勞
心勞力、無微不至在照顧兒子。

而彭昌隆也不負眾望!不多久後,意識逐漸恢復,眼球開始能轉動,嘴巴
也能自主咀嚼食物;接著,在彭媽媽耐心訓練下,他從躺到能爬起坐直,
雙腳從慢慢觸碰地板、站立,到慢慢會走路……每一天都在進步,每一天
都帶給大家無比的驚喜。

原先喉嚨做了氣切,發不出聲音,在林慧美反覆教導發音下,終於也努力
叫出一聲「媽媽」!隨後,林慧美又拿來放大的《靜思語》,一字一句、
重複教他練習讀音。

從民國七十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出事,彭昌隆整整昏睡了兩個多月,等醒來
時,已是民國七十八年了,當時的兩件重大時事,美國總統大選和漢城奧
運都舉辦過了,他全然不知,就連如何從火車上摔下來,以及後來送醫救
治的經過,他也是一片空白。

民國七十八年二月一日,彭昌隆辦理出院,趕上回家過農曆新年。



家人扶持度過一關關


回家後,復健的日子更是漫長。

「他剛出院時,走路還不太穩定,每天都要靠父母和大哥三人合力攙扶,
才能慢慢行走。」彭昌隆的姑丈詹張達回憶說,一天要出去走兩次,每次
走三十分鐘,大約練習走了半年後,他才敢放膽跨步前行。

其他日常生活,也全靠家人扶持。「很多生活瑣事,他都需要仰賴別人:
洗澡靠大哥幫忙,整理房間靠姊姊……那陣子他常發脾氣,搞得大家心情
都很不好。」彭媽媽說,他這一病倒,不僅他一人受苦,全家人也跟著受
累,三姊為了照顧他,還差點耽誤了婚事。

所幸全家人的凝聚力很強,對彭昌隆的支
持也都無怨無悔,很快半年過去後,彭昌
隆因恢復神速,而得以在九月返校復學;
只不過,剛開始他還必須靠父親來回花蓮
和東里兩地接送讀書。

「復學後,雖然他很努力讀書,但記性卻
差很多,往往讀了就忘!」純樸的彭媽媽
用生澀的國語說:「讀有沒有,我是不知

道啦!反正後來是有拿畢業證書回來啦!」

好不容易高中畢業了,彭昌隆堅持要「救命恩人」石媽媽來參加畢業典禮
,接獲邀請的林慧美也欣然應允,並贈予一只手錶祝賀他。「當初看到他
在生死邊緣掙扎時,我的心也在哭泣,好像他就是我的孩子,拚了命也要
把他救回來;後來看到他能順利畢業,我心堣]很高興。」

畢業後,彭昌隆先在家幫忙種菜。「我可以寫字、算術,加減乘除也都沒
問題,就是平衡感不好!」彭昌隆說。

「很多他原本會做的事,突然變不會了!」彭媽媽也說,他跟著父親學種
田,常常做一做就睡倒在水田堙F背著小侄兒走田埂路,也會摔個四腳朝
天;挑菜走路時,菜還會從籃子婺鶗X來呢!

在家種了三年菜,之後彭昌隆才到台中一間工廠做倉管工作。他看到同學
都上了大學,內心也躍躍欲試,便一面工作、一面準備考試,終於考上台
南崑山工專夜二專,就讀環境工程科。

到了台南讀書,他加入慈濟大專青年聯誼會,跟著慈濟志工一起做資源回
收,做到讓當地志工都很肯定他,有次志工們甚至包了部遊覽車跟著他回
東里,去關懷探望他鄰居一位人瑞阿公。

「昌隆這個孩子真的很乖,很得人疼!在台南時,跟著我們做環保做得很
起勁!」今年七月下旬,彭昌隆由媽媽和三姊陪伴到花蓮慈院複診,巧遇
從台南來慈院做志工的慈濟委員蔡玉鳳,雙方在醫院大門口見面時,蔡玉
鳳頻頻豎起大拇指稱讚彭昌隆。



簡單事,用心做


「媽媽!我現在很奇怪,字寫得很不好,手拿筆總是拿不穩,簡單的字也
記不起來……」

「媽!十一月七日就是我二十三歲的生日了,我好幸福喔!因為花蓮有慈
濟,是『她』讓我多活了快五年……」

「媽!很久沒回再生之地(靜思精舍),今年元旦我有五天假期,媽!您
帶我回去好嗎?去看看上人……」

這十多年來的重生日子,彭昌隆從未忘過當年對他有救命之恩的石媽媽,
不管他人在花中、台中、台南、或回到東里,他都不忘給石媽媽捎封書信
或卡片,過年過節時,也會帶著媽媽做的「客家粿」去拜訪石媽媽,讓林
慧美感到很窩心和欣慰。

彭昌隆的每一封來信,林慧美都收藏得很好,對她而言,他真的就像兒子
一般貼心。

「看著他每次寫信來都有很大的進步,從開始時字會
歪七扭八,部首不對、字體不完整,好像幼稚園學生
在學寫字,到後來慢慢愈寫愈工整;我雖然不在他身
旁,卻也能感染他那分喜悅。」林慧美洋溢著笑容說


彭昌隆的姑丈也稱許侄兒很孝順。他提及,十幾年前
彭昌隆臥病期間,父親費盡心思照顧他;五年前父親

中風不起,反過來換成他在照顧父親。

為了全心照料父親,他甚至把在附近小學擔任校工的工作給辭了,一直照
顧到前年底父親往生後,他才跟著大哥去做堤防工程。

說是做工程,實則平衡感不佳的彭昌隆,還是不能做太粗重或用腦過多的
工作,但為工程車添加油料、拔草、整理環境等簡單之事,他做來可是得
心應手。

彭媽媽說,去年桃芝颱風在光復鄉大興村釀災,每天有近百部卡車和挖土
機出入現場,協助開挖找尋罹難者的遺體,那些車輛所消耗的柴油,都是
彭昌隆在做補給的。

除了做工地的事外,彭昌隆也在東里自家社區帶動大家做資源回收。「我
是學環境工程的,對於環保,我很重視。」彭昌隆說,複雜的事,他或許
做不來,但做環保,他可在行得很!

幾次與彭昌隆碰面,發現他真的是個單純而質樸的人,雖曾因腦部受過傷
,導致邏輯概念欠佳、思考反應也很慢,但有時他卻又會突如其來地迸出
幾句驚人之語。

有次,和他一起坐車前往大興村工地,途中聊到有關「夕陽」的話題,他
突然就冒出一首五言絕句:「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
是近黃昏。」

聽林慧美說過,以前他讀花中時,功課好、品行佳,看來一點也不假,或
許他對以前讀過的書,記憶還相當深刻;只是對受傷後所發生的事,常常
記了就忘。

有人曾好奇地問他:「再回校重讀一年高中,已經很辛苦了,為何還會想
要繼續升學念二專?」

「國父說:『生病』不忘讀書,讀書不忘救國!」聽他說得如此正經,讓
人忍不住要為他的上進心感到敬佩。






眼前,彭媽媽所掛念的還是彭昌隆這個么兒,畢竟她自己年歲漸大了,他
的兄弟姊妹也各自都有家室,不可能照顧他一輩子;因此幾個月前,她便
帶著彭昌隆遠赴越南相親,為他覓得了一位美嬌娘。

七月二十日,他的新娘子來到了台灣;二十七日,他們在自宅完婚宴客,
他口中的「石媽媽」林慧美也是座上賓。

雖然,目前小倆口還有些語言溝通障礙,不過,瞧他們手牽手的恩愛畫面
,一會兒逗鬧嘻笑、一會兒追逐漫步,眾人無不報以深深祝福。

「我能有今天,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我要很感謝兩位媽媽──一位是生我
的親生媽媽,一位是我的再生之母『石媽媽』!」彭昌隆真誠地道出這段
感恩之語,並強調:「今後我會更腳踏實地、認真走每一步路!」

聽到他這番談話,我想,不僅是彭媽媽感到寬慰,就連石媽媽也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