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懷中的大嬰孩
◎文/葉文鶯.攝影/于劍興
曾經一手將他拉拔長大的媽媽,
此刻成了懷中癱軟無力的「大嬰孩」,
幫媽媽洗臉、漱口、餵食、洗腳、擦澡、換尿片……
他歡喜投入,「我相信:能照顧父母,
是最有福報的孩子。」




「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
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穿著簡單T恤、半長短褲,趿著
拖鞋的劉建良,倚著病床躬身站立,在母親耳邊捧讀佛經。

儘管斜側著頭、雙眼無神的母親意識不清,劉建良仍不時將注意力移至她
光滑白皙的臉,似在殷殷邀請一同誦讀。

在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這則獨子親侍病母的孝親故事,自病床半圍蔽
的藍色布幔堿y傳開來……



事業可以等,孝順不能等


慈烏失其母,啞啞吐哀音,
晝夜不飛去,經年守故林;
夜夜夜半啼,聞者為沾襟,
聲中如告訴,未盡反哺心。


「聽說,你把台北的工作辭掉,回來全心照顧媽媽?」面對旁人的詢問,
自稱「五年三班」的劉建良帶著一絲靦腆,表示國中讀過白居易的「慈烏
夜啼」這首詩,最能說明他的心境。
據載,白居易的母親晚年為病所苦,後來
跌落坎井而死。白居易守喪期間寫這首詩
,抒發「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心情。劉建
良說:「媽媽的時間不多了,我要把握當
下,將來才不會有所遺憾。我相信:能照
顧父母,是最有福報的孩子。」

家住嘉義梅山的劉建良,本來在台北一家

出版社負責書店經營。今年四月間,母親劉簡素絹癌症復發,父親十年前
已過世,身為獨子的他,便將母親接至台北治療。然而,看著母親的病情
漸走下坡,他決定辭去工作,陪她就近在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接受安寧
療護。

「主管本來建議我留職停薪,可是職務總需要人代理,請假時間太長對公
司也不好,所以我跟主管說:如果有緣,將來還會一起工作。」

建良的前途規畫一直隨著母親的病程發展而變動。民國八十四年,母親罹
患癌症,他打消出國念書的計畫;八十八年,母親癌症復發,他辦理留職
停薪專心照顧,兩年後才恢復上班;九十年四月,母親的癌症轉移至淋巴
腺,當時大林慈濟醫院已啟業,除了就近住院,建良辭去累積四、五年的
書店店長工作經驗,回到梅山。

民國九十一年初,媽媽病情稍穩定,建良獲得台北另一家書店的工作機會
,臨行前他告訴媽媽:「只要妳要我留下來,我就不走了!」媽媽卻瀟灑
地說:「你去吧!」

沒想到,履新不到兩個月,媽媽病倒。他知道癌症末期的媽媽唯有兒子在
身邊,她才有安全感,所以再度辭去工作。



侍親病榻前,體會父母恩


母子倆生活在一起,建良凡事體貼媽媽的需要。媽媽喜愛乾淨,他每兩天
打掃家堣@次;媽媽不喜吃外食,他買菜親自下廚,不會料理的菜餚,就
請教鄰居。媽媽病後喜吃重鹹、重油食物,他配合調整口味;為了讓媽媽
攝取足夠的營養,他努力找書來看。

上菜巿場前,建良開始想:買什麼菜?怎麼煮?一向坐享其成的他直到親
自下廚,才體會媽媽這一生有多辛苦!

而第一次在家中煮好飯菜,扶著虛弱的媽媽坐起,另一隻手將飯菜一小口
一小口送進她嘴堮氶A懷中這個將他拉拔長大的媽媽,頓成癱軟無力的「
大嬰孩」,這種突兀的感受教至今單身、未能體會做人父母的建良一時語
塞。

「那時不知道被什麼感動,就哭了!大概想起小時候身體很差,如今終於
可以想像媽媽付出多大的心血才把我帶大!」建良掩不住情緒,再度流淚


三個多月來幫媽媽洗臉、漱口、餵食、洗腳、擦澡、換尿片等,建良帶著
歡喜心在做。媽媽在家時,每天半夜起身上廁所、吃熱食至少三次以上,
建良從不抱怨睡眠品質不良;白天不容易入睡,他便閱讀與生死學、安寧
療護相關的書籍打發時間。

「簡小姐,妳好美喔!」「媽媽,我愛妳,妳永遠是我的好媽媽。」除了
日常生活照料,建良當媽媽是個小孩似地,不斷地說著甜言蜜語寵溺著她
。他相信這一招無論媽媽意識是否清楚,都讓他們更加親密、開心!

六十出頭的媽媽至今細白嫩肉,建良在誇讚之餘不忘多摸幾下,「吃吃我
媽的嫩豆腐!」建良笑說,以前他總喜歡摸媽媽光滑的皮膚,或許是媽媽
不好意思吧!往往將他的手揮開,笑斥:「哎,別亂摸啊!」

「現在她都不會趕我啦!」建良在最壞的情境中找樂趣;此外,做事俐落
的他也在照顧媽媽的過程中,培養出耐心。

「我要去買菜了喔!」「媽媽,我去洗個澡喔!」「妳要不要吃東西啊?
」建良把尾音提高又拉長,講話多了幾分溫柔。又譬如媽媽幾天沒進食,
這天突然想喝牛奶。

「媽,吞下去了沒有?」「喔──,我聽到咕嚕一聲,哎,妳吞下去了,
好──再來……」建良發現自己在改變。

「我發現我以前給媽媽的只是實質上的供養,如每年帶她出國玩、請她吃
飯;自從爸爸去世,我較有時間跟媽媽相處,特別是在她病後,我搬回家
住,多了耐心的『陪伴』,母子可以說是真正的『交心』!」



克盡反哺心,心中了無憾


與母親朝夕相伴,建良點點滴滴懷想她的恩德,所接受的身教及言教影響
頗多。

建良記得十五歲離家到台北念書,有一次返家,週日本來應該動身回台北
的,但是他故意賴床。

「你總不能依賴我一輩子啊!有一天我也會走。」媽媽告訴建良,做人要
有骨氣,千萬不要怕困難。

長大後,偶爾得知建良因性子急,在工作上為達目標而表現得過於「專制
」,不但造成同事的壓力,自己也感到煩惱,媽媽遂婉勸:「待人要懂得
禮讓。」

「她的生命力很強,抗癌多年,連醫師都無法預估她的生命還剩下多久。
」建良說,媽媽堅強的毅力與生長環境有關。十二歲那年喪母,長姊如母
般地照顧兩個弟弟、一個小妹,後來外公續絃且生育子女,媽媽一視同仁
對待家庭新成員。

媽媽功課很好,但為了替外公分擔家計而放棄學業,十五、六歲開始學美
髮技藝貼補家用,「民國四十幾年,我媽一個月可以有四千多元的收入呢
!」建良說。

媽媽熱愛工作,民國九十年年底至九十一年元月間,她的身體尚未恢復,
但是擔心老客戶不知道上那兒找設計師,加上不喜歡生活太無聊,所以即
使拄著四腳助行器,照樣在做美髮。

「我媽媽可不是愛賺錢喔!」建良笑說,開設美髮店佔去媽媽很多時間,
所以除了加入慈濟會員,她無暇參與活動,但是她不忘向親友及客人介紹
慈濟、募款,閒暇時還投入環保志工。

「如果我的病好了,也要常常出來做志工!」外表美麗、內心善良的母親
,在病中不忘發願,讓建良為她感到驕傲與滿足。

然而,身為癌症末期病人的家屬,建良同樣有著焦慮、悲傷的情緒。喜好
閱讀的他,遂在書海中尋找答案與慰藉,長期累積的身心壓力無意中得到
紓解。

能夠同理對「死亡」與「離別」存在著不安與困惑的病人及家屬,建良將
這期間所閱讀的四十幾本書籍,以及在世界各地旅遊買下的音樂CD贈予
心蓮病房,希望這些美好的文字和音樂幫助更多人。

此外,他也自安寧會訊雜誌中,挑出一百五十本與「安寧療護」相關的參
考書籍,委請過去書店的同事代訂捐給心蓮病房,也算是對病房的感恩回
饋,他說:「如果媽媽不在心蓮病房住院,光我一個人照顧一定撐不了多
久!」






今年七月底,媽媽在一個寧靜的清晨往生,建良流著淚在她身旁念佛。

「媽,妳要對我放心,專心念佛,跟著阿彌陀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建良儘量保持情緒平穩,以便媽媽聽清楚他的話。

「百鳥豈無母,我獨哀怨深,應是母慈重,使爾悲不任……」

望著這個憔悴傷心的身影,依然是一身簡便衣鞋,建良照顧母親期間,外
表不假修飾,何異於為了撫育孩子而忘了攬鏡自照的母親?「慈烏夜啼」
的詩句再度勾勒他的心情。

陪伴媽媽走完人生旅程,建良相信這段陪伴的經歷是他生命中最精采的一
段,而他也由此獲得力量,得以全「新」且全「心」迎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