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要說出口
◎吳麗香
自小,出去玩耍太晚回來,
父母總會現出怒目金剛相,斥責我們的晚歸,
那其實是一種關愛、一種擔心。
如今,父母老了,像孩子般需要我們的照顧與呵護,
請用一顆柔軟的心、柔和的聲色,
告訴他們:「我愛您!」




七月三十日,我和兩個國二、小六的孩子,前往高雄市中正文化中心一起
欣賞「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進場後一向活潑好動的他們馬上就
安靜了下來,一臉專注地看著舞台上的演出;而我一坐下來聽到「一點露
」的音樂響起,眼淚就不聽使喚地一直掉,女兒說:「早知道媽媽會哭成
這樣,就多帶些面紙來。」

劇終時,銀幕上打著:「愛要勇敢說出來,要記得跟父母說我愛您!」兩
個孩子馬上靠攏過來,甜甜地說:「媽媽,我愛您!」聽到孩子那麼窩心
、那麼自然地表達愛,想著我自己對母親那分說不出口的感恩,實在非常
慚愧。

回想父親中風臥病十年,母親為了讓我們五個姊弟能專心工作,獨力扛起
照顧父親的重擔。身材高壯的父親與身高不及一百五十公分的母親成了強
烈的對比,每兩小時就要翻身拍背、抽痰一次,辛苦可想而知。

由於父親長期臥床,血液循環不良致使左腳潰爛截肢兩次。每天換藥時,
父親除了要忍受傷口的疼痛,還要忍耐子女不好的聲色。而母親總是默默
地站在一旁,看著我們的無理,好似所有的錯都是他們造成的;整天照顧
父親下來已經讓她老人家筋疲力竭,不管對我們或是父親,母親卻都沒有
半句責備或抱怨的話。

父親往生兩年了,前幾天遇到一位老鄰居談起父親的種種,教我有說不出
的心酸與不捨。

他說,父親在中風前,經常騎著一輛腳踏車載著兩百多斤的菜,老是將菜
疊得比人高,每天從高雄縣騎到高雄市,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市場去賣
。他問父親:「為什麼不買摩托車來載?」父親回答:「摩托車如果加水
能走,我就買。」父親就是這樣不惜辛勞,寧可自己吃苦,只為了節省開
支,多存些錢讓我們姊弟讀書。

記得念國中時,因為功課不錯,父親很疼我,總要到學校順道載我回家。
我說,中午實在很熱,請他到學校時由傳達室廣播,我再出來。父親說:
「我一點半一定會準時到,妳在那媯央A我不要讓妳同學知道妳阿爸是載
著破籃子來,害妳沒面子。」

父親年輕時為了這個家如此辛苦,臨老還要忍受病苦折磨及子女不用心照
顧的心痛。這兩年來,姊弟們生活模式依舊,而母親的孤單,我們都視若
無睹,下班後有時母親會想和我說說話,卻經常被我很不耐煩的語氣給打
斷了。記得有一次母親很感慨地說:「我有五個孩子,陪我最多的卻是這
台電視機。」

母親七十五歲了,再有幾年能讓我們承歡膝下?看到音樂劇的一幕幕,不
就是在提醒我該有所覺悟?

在中國傳統文化背景下,我們對愛的表達都很含蓄,甚至以苛責的方式來
表達親子間的關心。我決定向孩子學習,把愛說出口,但又擔心太直接會
把母親嚇壞,所以,我決定利用午餐時間打電話給母親。

當我拿起電話叫了一聲「阿母」,便哽咽地說不出話來。母親有點兒重聽
,以為電話太小聲,怎麼沒聲音了,就在電話那頭說:「卡大聲一點。」
這時我看見公司同事都瞪大眼睛看著我,我趕緊跟母親說:「阿母!我重
打好了。」匆匆掛了電話,趕緊到另一間有隔音的辦公室再重撥。

母親接起電話後,我詢問母親吃過午餐了嗎?她說:「正好要吃,你有啥
咪代誌?那會中午打電話回來?」

我結巴地說:「嘸啦!我昨日去看一齣戲,慈濟演的,叫『父母恩重難報
經』,銀幕上有寫說看完回來要記得跟父母說:『我愛您!』」

說著說著,我又哭了出來。母親在電話那頭靜悄悄地沒出聲,或許這突如
其來的話語,讓她老人家一時無法承受,或許這是她老人家放在心堣w久
的期盼。

過了好一會兒,母親才用那有點顫抖的聲音說:「戲那會教妳講這呢?」

我說:「我實在不應該只讓您為我操心煩惱,不曾讓您歡喜過。」

母親趕緊說:「麥擱講這啦!沒要緊啦!」

我說:「阿母,您去吃飯啦!」

母親說:「吃不下去呀!」

或許對阿母來說,今天我給了她一個很大的震撼,但我相信她雖然嘴上說
吃不下飯,但內心卻是甜蜜的。

說出來之後的感覺真舒服,這些日子與母親相處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樂
與滿足,我實在很感恩我還來得及對母親說出「我愛您」與「感恩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