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蘇帕妮的歸鄉路
◎林淑端(慈濟泰國分會志工)
曼谷機場的醫務人員從特殊通關口,將蘇帕妮推了出來,
闊別兩年多,當母子四人的手緊緊相握,
蘇帕妮嘴媯o出「啊啊」及「咕嚕咕嚕」的聲音,淚水直淌,
胸前起伏的頻率,久久不能平息;
能再回到這塊土地、再見到至親,是她多麼夢寐以求的事啊!
而這條漫漫歸鄉路,是由無數愛心所鋪成。




今年四月,接到慈濟花蓮本會宗教處來電告知,一位泰籍勞工蘇帕妮(
Suparnee)在大林慈濟醫院病危,希望曼谷分會能協助家屬赴台探親。

蘇帕妮家住泰國東北、距曼谷約七小時車程的卡拉信省(Kalasin),育有
三名子女分別是十五歲、九歲、六歲。丈夫三年前往生,為了挑起家中經
濟重擔,她將子女交託母親照顧,兩年多前到台灣台南一家玻璃工廠擔任
品管員。
再過四個月,蘇帕妮即將約滿返國;不料
四月八日突然昏厥送醫,次日轉送大林慈
濟醫院救治,診斷為腦幹出血,昏迷指數
只有三分,病情並不樂觀。

宗教處表示,在院方悉心照顧下,蘇帕妮
住院十七天後轉到普通病房,雖脫離險境
但仍意識不清,為激發她的求生意志,希

望安排家屬來台。



「媽媽來看妳,妳不是在作夢喔!聽到了嗎?妳要趕快好起來,孩子們等
著妳回家……」從沒離開過泰國的桐達迢迢來到台灣,在愛女病榻前聲聲
呼喚。



了解詳情後,我進一步和家屬聯絡。經家屬商議,決定由蘇帕妮的母親桐
達(Thongda)來台。

我想著這位鄉下的老媽媽從未出國加上思女心切,心情必然焦慮無助,真
希望陪她到台灣;然而,先生甫為了事業結束奔波回到泰國,當我鼓起勇
氣詢問他的意見時,他很快地說:「那妳就去吧!」內心著實感激他的體
諒。

桐達申請簽證必須有人擔保她入台不得工作及「跳機」,於是由慈濟泰國
分會執行長特別開立保證書,台灣駐泰代表處也特別通融,以最速件專案
處理。

五月一日,我和六十二歲、第一次離開泰國的桐達搭上由曼谷直飛台灣的
班機。下午,桃園的志工前來接機直驅大林慈院。晚上九點半一抵達醫院
,志工組長黃明月即引領焦慮的桐達來到女兒病床邊。

「媽媽來看妳,妳不是在作夢喔!聽到了嗎?妳要趕快好起來,孩子都很
想念妳,也等著妳回家……」桐達聲聲呼喚著蘇帕妮。

也許是母女連心,蘇帕妮的頭突然轉向媽媽這邊,讓現場所有人大吃一驚
。蘇帕妮的眼角泛著淚水,媽媽的來訪似乎喚醒她的意識。

媽媽拿出遠從家鄉帶來的平安帶,一條條地繫在蘇帕妮手上,並將從廟
祈來的淨水倒在手上,一遍又一遍地抹在她額上。

當我撥接手機讓桐達向家人報平安,她語帶哽咽地向孫子說明蘇帕妮的情
形:「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比我想像中的好!大家都對我很好也很幫忙
。媽媽雖然沒辦法跟你們講話,但是知道我來看她,你們放心吧!」

桐達的眼淚濕了又乾,乾了又濕。蘇帕妮一直是家中的精神與經濟支柱,
現在她病倒了,一家大小將依靠誰?身在異鄉,桐達能依靠傾吐的,是只
有一面之緣的慈濟人。

善體人意的看護阿姨在桐達到來之前,不
但悉心照顧蘇帕妮,還自掏腰包買清潔用
品;桐達接手照顧時,她還透過我的翻譯
仔細教導桐達照顧技巧及注意事項。她說
,媽媽自行照顧女兒再好不過,而且可省
下看護費用。

與蘇帕妮同病房的兩位印尼看護工,同是

為了生活離鄉背井,她們主動為蘇帕妮抽痰、協助照料,並不時在她床邊
叫喚著:「蘇帕妮快醒來,不要再睡覺了!」此外,醫護、社工員以及志
工的協助,都讓桐達逐漸安下心來。

「妳怎麼認識這麼多人?」桐達好奇地問我。我跟她說,其實我也是第一
次來到大林慈院,在這婼痐]不認識,但是在慈濟,大家彼此幫忙。


錄音機媔ヮ茷臚l們的呼喚聲,起初蘇帕妮沒有反應,在播放了一段之後
,蘇帕妮開始轉動頭尋找聲音來源。我們見到她臉上出現變化,眼角的淚
水潸潸滑落。



五月三日我來到病房,只見桐達愁容滿面。一問之下才知蘇帕妮昨晚一直
咳嗽,每每叫她卻都是昏睡中。

人文室許佳惠建議讓蘇帕妮聽聽孩子的聲音,也許對她的病情有益。於是
我趕忙聯絡蘇帕妮的孩子在家等著,由台灣這邊撥電話給他們,錄下他們
給媽媽加油打氣的話。

當錄音機媔ヮ荇]子們的聲聲呼喚,桐達早已淚流滿面,但蘇帕妮仍舊昏
睡。

五月四日,蘇帕妮較為清醒,桐達問她要不要回家時,她雖因做了氣切無
法發出聲音,但是她的嘴型似乎在說「回」字;再問她是否想念孩子?她
也做出「想」的嘴型。桐達和我很高興,趕緊拿出錄音帶播放。

剛開始蘇帕妮沒有反應,在播放了一段之後,蘇帕妮開始轉動頭尋找聲音
來源,桐達也在她耳邊說明。此時,我們見到蘇帕妮臉上出現變化,眼角
的淚水潸潸滑落。

受到這股親情力量的感染,病房堛漱H也不禁感動落淚。

五月六日,我必須回泰國處理事務,為免桐達無法與醫療人員溝通,我請
她寫下平常照顧上常用到的字句譯成中文,同時也請護士寫下照顧上的注
意事項譯成泰文。憑著這些字卡加上比手畫腳,相信對桐達照顧女兒有所
幫助。

我請桐達不要擔心,回泰國之後我仍會來電關心,屆時若蘇帕妮可以回國
,慈濟人也會從中幫忙;醫療費方面,由於蘇帕妮是合法來台工作,享有
勞、健保,不足的部分將由慈濟補助;至於蘇帕妮三名子女的衣食學費,
慈濟泰國分會也會照料。

桐達說,慈濟醫院的醫師、護士和所有人都很親切,她們運氣很好,碰到
的人都很幫忙。這幾天,病房桌上常有水果、餅乾、泡麵或一些奶茶、咖
啡,都是大家的愛心;等她回到鄉下,一定要將這堛漫狳ㄓ嬤伂嘀邞B好
友知道。

十四日,得悉蘇帕妮病情略為好轉,只需長時間做復健,在仲介公司安排
下將轉至台南一家有泰籍看護的安養院;這天志工準備了蛋糕為蘇帕妮慶
祝。雖然語言不通,但是桐達感受這段期間來自志工和醫護人員的關懷,
不禁哭紅了眼睛。志工明月、鶯鶯顧慮桐達到台南人生地不熟,所以一路
陪伴到安養院,並囑咐台南慈濟志工持續關懷。


曼谷志工開了近七個小時的車,來到蘇帕妮位在泰國東北郊區的家。孩子
看見媽媽的照片說:「媽媽變瘦了!」十五歲的大兒子抿著嘴,忍不住淚
水盈眶。



二十二日,泰國慈濟志工一早從曼谷開了近七個小時的車到蘇帕妮的家訪
視。

三個孩子目前由姨婆照顧,大兒子在上學
,次子和女兒還沒開學。我們拿出在大林
慈院拍攝的照片,兩個孩子臉上流露出沉
重的神色以及對母親的思念,說:「媽媽
變瘦了!」

左鄰右舍也過來關心蘇帕妮的病況。我們
告知蘇帕妮病情穩定,目前在安養院由媽

媽照顧,待病情好轉,慈濟將安排她們母女返泰。

我們準備用攝影機拍下三個孩子對媽媽的祝福話語,以便寄到台灣為蘇帕
妮加油。於是隨後來到蘇帕妮大兒子的學校。

這個十五歲的孩子一看到慈濟人,很有禮貌地合十問好。當他看到媽媽的
照片時,情緒有些激動,久久才抿著嘴,忍不住淚水盈眶。我們安慰他,
若是媽媽的情況允許搭飛機,我們一定把媽媽帶回來。孩子乖巧地點了頭
,一直看著照片堛熄媽。

身為長子的他告訴我們,外婆不在時,姨婆來幫忙煮飯;他會洗衣、洗碗
、掃地和照顧弟妹。我們請他多注意健康和學業,家中若有任何困難,可
與慈濟聯絡。

據了解,蘇帕妮來台所賺得的錢,如數寄回泰國買了目前家人所居住的房
子,這個房子還有幾個月的貸款要付;幸好孩子還小且住在鄉下,生活開
銷不大,短期內生活無虞。

由於懷念大林醫院的溫馨照顧,以及便利複診,五月二十三日,桐達決定
讓蘇帕妮轉回慈院附近的安養院調養。志工、社工員、病房護士和復健師
經常前去探望,為蘇帕妮做復健,病情也在穩定中進步著。沒想到,六月
中旬卻因感染再度住院。

這番波折,使得蘇帕妮的親友時常來電詢問她們母女的歸期;而遠在台灣
的桐達幾度在電話中焦慮地告訴我不知何時可以返鄉。

好不容易返鄉之日訂在七月二十五日。消息傳來泰國,我們立即去電給蘇
帕妮的親友及村長,大家聞訊都很高興。桐達接到我的電話也哽咽地問:
「我真的可以回家了?這次是真的了?」

桐達哭著表示,三個月來慈院上下不管在金錢上或精神上,都給予她們母
女最大的幫忙,她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國家,卻有這麼一群毫不相識的台灣
人,一路陪伴照顧到最後;雖然她很想趕快回家,但想到要離開這些照顧
她們的慈濟人,也很捨不得……她不會說中文,心中卻有好多感謝的話要
說,所以她一再要我代她們母女向大家說謝謝。


飛機終於抵達曼谷,見到睽違已久的蘇帕妮插著鼻胃管不能言語,無助地
望著大家,親友激動得哭了起來,孩子拉拉媽媽的手叫喚:「媽媽!媽媽
!」



七月二十五日清晨,在曼谷機場,來自卡拉信省的親友十五人加上仲介公
司、慈濟人在此會合。眼看這群親友中,好幾個人眼睛紅紅的,想必經過
一夜的顛簸,尚未闔眼。

蘇帕妮的兒女都來了,十五歲的大兒子懷著超乎年齡的憂鬱,沉默地望著
遠方。坐在入境大廳等待的親友也心急得頻頻探問飛機幾點到達?志工們
膚慰著一顆顆惶惶然的心。而我陪著蘇帕妮的弟弟和仲介公司人員辦理接
人手續,並討論日後如何為蘇帕妮申請勞工傷殘補助等。

九點五十分,機場醫務人員從特殊通關口以病床將蘇帕妮推出來,親友一
陣騷動,紛紛圍上前。

見到睽違已久的蘇帕妮插著鼻胃管不能言語,無助的目光直望著家人,大
家不禁悲從中來,情緒激動得哭了起來。有的叫她,有的撫摸她,孩子拉
拉媽媽的手叫喚:「媽媽!媽媽!」淚水不聽使喚地落下來。蘇帕妮也顯
得很激動,嘴媯o出「啊啊」及「咕嚕咕嚕」的聲音,淚水直淌。

離家兩年多,多少期盼、多少思念的日子,此刻見到心愛兒女及親友,卻
無法說話,只能淚眼婆娑望著大家;孩子們乍見躺在床上不能言語的媽媽
,心都碎了!恁再堅強的少年,也禁不住啜泣。志工忙不迭地遞上紙巾為
他們拭淚,並輕拍孩子的肩膀。

孩子們告訴媽媽要勇敢與病魔搏鬥。當母子四人的手交疊緊握,像要誓師
奮戰似地,那一剎那,在場眾人感動得再度紅了眼眶……而蘇帕妮胸前起
伏的頻率,更是久久不能平息。能再回到這塊土地、再見到至親,是她多
麼夢寐以求的事啊!

這時,桐達由海關人員陪同自另一個關口走出來,她見著親友便老淚縱橫
,見到我則激動得喊著:「Susan!」然後緊緊抱著我放聲大哭。桐達一
再地感謝上人和慈濟人的長情大愛,從台灣延續到泰國的這片愛心,溫暖
了她們一家人。

顧及蘇帕妮還需七小時的車程才得以返家,我們為她安排有床位可躺的廂
型車,以免舟車勞頓增加她的不適。車子啟動前,我握著她的手,再次鼓
勵她說:「大家都很愛妳,媽媽、兒女都會陪伴著妳,要趕快好起來唷!
」她再度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是聽到了。

我也勉勵三個孩子:「好好念書、聽奶奶的話,媽媽知道你們很乖,會好
得很快。」孩子們很有禮貌地雙手合十。

蘇帕妮上了車,我們將《靜思語》、慈濟簡介等書籍送給村長,彼此互道
感恩。這群純樸的親友們一再稱謝,並說下次要送給我們自種的白米。

下午五點,算算時間蘇帕妮也該到家了,但是去電結果尚未到達;原來是
親友們深怕蘇帕妮太累,先送至距家鄉兩小時車程的蒙坤縣立醫院檢查,
一切還好才又前行。直到六點四十分,村長來電回報說已平安返家。


終於回到家鄉的蘇帕妮,在隔天清晨四點往生了;才剛為她接機的慈濟志
工,一同出席了她的喪禮。志工輕擁著桐達,安慰她:「您照顧女兒三個
月,也把她帶回家了,這段緣分已盡,讓她安心地走吧!」



翌日早上七點二十分,村長的來電讓我感到如晴天霹靂──好不容易安然
回到家鄉的蘇帕妮,竟在清晨四點往生了!

想到蘇帕妮為擔負家計隻身到台灣,就在約滿前的四個月發病,好不容易
病情穩定甫抵家門,竟熬不過這個長夜?就這麼走了!對於迢迢赴台照顧
她三個月的母親桐達,以及殷殷盼她歸來的三個孩子來說,情何以堪?

七月二十七日清晨五點,志工們一行七人在曼谷分會集合出發前往卡拉信
省。前天才為蘇帕妮接機,今天卻要參加她的喪禮,心中不勝欷歔!

我們抵達時,已有百來位親友在場,桐達見到我們再
度掉淚。我們輕擁著她,安慰她:「您照顧女兒三個
月,也把她帶回家了,這段緣分已盡,她的身體已經
壞掉,讓她早日換一個健康的身體,再來結另一段屬
於她的緣,讓她安心地走吧!您要多保重,還有三個
孫子需要您照顧。」桐達無奈地拭去淚痕,帶大家進
靈堂內向女兒致意。

「蘇帕妮,快去快回吧!請再回來和我們一起行菩薩
道。」我在心中默念,而志工李建忠則代表慈濟向桐
達敬致奠儀。

蘇帕妮的兩個兒子已剃去頭髮、穿著僧衣立在母親靈堂旁;依泰國習俗,
兒子在父母往生時剃度是盡最大的孝心,可為父母添福報。在泰國出家人
的地位是很崇高的,我們遠遠地向蘇帕妮的兒子合十。

六歲的小女兒則在一旁玩弄台灣志工託奶奶帶回來送給她的玩具,她很溫
順地讓我抱著。母親長年不在家,一回到家卻是永遠不再回來,真不知在
這個年幼的心靈中留下多少的落寞?

隨後,蘇帕妮的靈柩移往附近的寺廟,由比丘誦經並開示「萬般帶不去,
只有業隨身」的道理。村長則介紹蘇帕妮的一生,並提到了她與慈濟的因
緣。我們有幸目睹這場傳統的泰國東北告別式,會場沒有悲淒但很莊嚴。

佛教的「往生」是另一段生命的開始,在幾聲響炮之後,靈柩緩緩推入火
化爐,關上爐門,一縷縷黑煙飄上藍天,整個儀式中,桐達及孩子們心情
還算平靜。






回程車上,大家決定日後除了精神關懷,並將會同仲介公司向勞工廳尋求
補助,同時每月貼補一千兩百泰銖(約台幣九百六十元)作為孩子的教育
費,待孩子們稍長再視實際狀況補助。

暮色中,車子飛馳在鄉間道路上。望著夕陽餘暉緩緩西下,我想著三個月
來,蘇帕妮和家人有慈濟人從台灣到泰國一路用心陪伴,但願持續地關懷
能幫助蘇帕妮的家人,勇敢面對未來這條或許坎坷不平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