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筆耕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何需塗脂抹粉,只在乎平淡自然
◎楊芳嬌
《我是楊芳嬌》

民國三十七年出生於彰化,高商畢業後,進入銀行
上班。

民國七十六年,認識慈濟,從此找到生命的皈依處
;七十八年授證慈濟委員,法號慈芬;七十九年參
與筆耕隊。

因參與慈濟,體悟上人所示:「換一種工作就是休
息。」終能在忙碌、單調的工作中,尋得生命的定

位,耕植一方福田。也許自己一個希望的未來,寫出人人生命中的至情。

今後,期望跟著上人的腳步,往諸菩薩所行之處行。




我的作品分享

不虛此行


在精舍,處處畫面皆文章、皆美善;在精舍,凡物皆可「觀」,亦皆可「
樂」。

從山門進入,直直的小徑,兩旁楓樹密葉蔽日,左邊用樹蘭及桂花種成的
圍籬香氣撲鼻,右側的溝流水聲潺潺,構成一條意境深遠的綠色隧道。

通過這條綠色隧道,視野更隨之開闊。白色的大殿,在青山白雲前,顯得
無比的巍峨莊嚴,兩旁的園區,一草一木、一花一葉,也靜靜地訴說著它
的美妙。

一個悶熱的午後,精舍園區傳來陣陣孩子的嘻笑聲。孩子們天真無邪地跳
呀叫的,吵鬧中有著另一番喜樂。

媽媽們不斷地提醒孩子:「小聲一點!安靜一點!」始終都沒有奏效。這
時,德安師父出現了。

「小朋友,來!大家都到這邊來,我講故事給你們聽。」聽了安師父的話
,小朋友果然乖乖地圍著安師父,在石桌邊坐定了下來。兩位媽媽和孩子
的外婆也分坐在緊鄰的石桌旁。

「你們都幾歲啦?」安師父環視一下小朋友問。

「我四歲。」「我五歲。」「我也五歲。」「我三歲。」「我最大,六歲
。」

五個小朋友認真又好奇地報上自己的年齡。

「都這麼小呀!你們知道嗎?在阿富汗,五歲的小朋友就當戶長了。」五
個小朋友都豎著耳朵、瞪大著眼睛,等著安師父繼續說下去。

「戶長就是在這個家中他最多歲,要幫三歲的弟弟和一歲的妹妹煮飯、洗
衣服喔!你們會不會煮飯、洗衣服?」

「阿富汗是什麼?」小朋友一面搖頭、一面問。

「我知道阿富汗,就是有個賓拉登在那堙C」年紀最大的小朋友說。

「嗯!你很聰明!」安師父說:「那堛漱p朋友很辛苦,不像你們這麼幸
福,所以你們要不要謝謝媽媽?」

看小朋友都不答腔,安師父很有智慧地說:「現在,你們每個人都去跟媽
媽說:『媽媽,我愛您!』」

小朋友很乖地陸續跑向媽媽,親熱地抱著媽媽說:「媽媽,我愛您!」兩
位媽媽有樣學樣,也走到阿嬤面前羞澀地說:「媽媽,我愛您!」阿嬤對
這突如其來的愛語雖然稍感不自在,卻也高興得合不攏嘴。

「現在我們到茶亭那邊去。」安師父一個箭步,已在茶亭那邊向孩子們招
手。

「每個人都端一杯茶給阿嬤和媽媽,並且要說:『請喝茶!』」安師父倒
好茶,放在茶盤上,一一遞給孩子,親切地交代。

孩子們稚嫩的雙手,抖呀抖地端到媽媽跟前說:「媽媽,請喝茶!」媽媽
好生感動地接過茶杯,喝了一口說:「嗯!好甜喔!謝謝!你也喝。」

「靜思精舍真的是與眾不同喔!今天實在不虛此行!」兩位媽媽一面感恩
、一面歡喜讚歎,辭別而去,孩子早已跑在前頭,消失在媽媽的視線堣F





十二年筆耕心情

何需塗脂抹粉,只在乎平淡自然


民國七十九年,在慈濟委員周照子的鼓勵下,我不揣學淺地跟著報名了筆
耕隊。

當時我剛進慈濟不久,很多事情既陌生又新鮮,常因體會不出活動的真正
義涵而寫不出文章來;就算勉強寫出了文章,也是成語、文言、白話齊用
,因此,常常只寫一半就寫不下去。

記得有一次,慈濟舉辦淨山活動,從天母出發,目的地是故宮博物院。我
帶著筆和記事本,跟著隊伍,內心感到雀躍不已,卻也帶著幾分惶恐。

走呀走的,不覺已走了大半路程,好不容易找了幾個看似頗有心得的人來
訪問,腦子竟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啟齒。

由於問題呆板,所得到的答案千篇一律是:「我覺得很好、很感動、很有
意義。」目的地到了,我一無所獲;活動結束,我只交出一篇「作文」。

幾年前汐止水災,我臨時接獲命令,帶著家堻怞n切的菜刀和砧板,匆匆
趕赴香積廚房。小小的一間廚房擠滿了熱心的志工。還好我自備傢伙,很
快佔得一席之地,開始切切、削削。

稀里嘩啦的雨聲伴著每個人的愛心,大家分工合作,將一個個便當製作完
成。當天回去感想特別多,筆下泉源而出的,盡是白天工作的點點滴滴。

在慈濟世界堙A處處是動人的篇章,文字不必塗脂抹粉,只在乎平淡自然
、樸實無華、溫馨感人。上人說:「多用心」、「做就對了」,筆耕過程
中,我對這兩句話感受特別深刻。

剛開始筆耕時,我僵化許久的用字方式,常常寫不出溫馨畫面、感人情懷
,處處需要更多的重新學習;於今,筆耕十載浸淫,雖知易行難,但方法
無他,多寫、多閱讀,應是唯一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