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用音樂演奏生命
◎撰文/劉雅隉@攝影/顏霖沼
我在黑暗中摸索音樂,我在音樂中尋找陽光,
我看不見,可我用心來演奏音樂,
用音樂分享我生命的喜悅。

──哲誠




「有一日咱若老,找無人甲咱有孝,我會陪你坐踮椅條,聽你講少年的時
陣,你有外摮……」

低沈的歌聲,和著悠悠琴聲,聽著十六歲的哲誠演奏「家後」(妻子)這
首他十分喜歡的閩南語歌,也聽他演奏自己的人生。時光彷彿靜止了……


後來我才知道,有很多失明的孩子,同時也聽不到。所以我由衷感謝上天
,祂帶走哲誠眼睛的時候,並未帶走他的耳朵,更未帶走他的心。──哲
誠的媽媽



出生甫三個星期,哲誠的眼睛即被確定罹患了視網膜剝離。在父母竭盡心
力為他四處奔走、治療一段時日後,結果仍是殘酷的,哲誠還是走向了黑
暗。這個世界,他看不見。
哲誠的媽媽幾乎無法承受,在傷心流淚的
同時,更擔憂他的未來。哲誠的外公毅然
將哲誠帶離媽媽身邊,好讓女兒有喘息、
面對的時間。

「我們要把這個孩子當作是一般的孩子來
教育,不然他永遠走不出去!」哲誠的外
公告訴女兒:「這個孩子和別人不一樣,

他必須比任何人都堅強,否則就算他走出去,也抬不起頭來!」

在外公的堅持下,哲誠的童年和一般人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只除了他必須
學習「看不見」的生活。

從小跟著外公一起生活的哲誠,最喜歡陪外公哼哼唱唱,也喜歡敲敲打打
,對於旋律節奏有著絕佳的音感。

一次舅公買了部玩具電子琴給他,沒想到從沒碰過任何樂器的哲誠,居然
能夠將外公教他唱的老歌彈奏出來!家人訝異之餘,不禁想:或許音樂能
夠成為哲誠黑暗中的一道光。

三、四歲開始學琴的哲誠,彈的是外公和自己最喜歡的台灣民謠、懷舊老
歌,一個看不見的孩子,對於琴鍵的熟悉、旋律的拿捏,在在都令人感到
讚歎。家人看著這樣的哲誠,心埵陬蛬﹞ㄔX的安慰。

但父母心中也明白,這樣有天分的孩子,不論他對民謠有多熱愛,若沒有
接受古典音樂訓練,終究只能淪為「走唱」;既然哲誠對音樂有興趣,即
使家境並不寬裕,他們也一定要讓哲誠接受古典音樂的薰陶。

六歲,哲誠正式拜師學琴。就在他學古典音樂不到兩年,和他有著相依相
伴情感的外公往生了。年紀還小的哲誠,只知道外公去了「天堂」,可「
天堂」在那堙H他不知道。哲誠只能不斷地在哼彈民謠當中,尋找外公的
影子,那怕只是一些些也好。

因為對民謠有著難以言喻的情感,加上古典音樂總不若民謠那般容易琅琅
上口,那時的哲誠,始終沒有辦法真正地愛上古典音樂。


在音樂的路上,我曾有很大的挫折,無法掙脫那種……窒息的感覺,但很
幸運地有一群人陪著我,陪著我一路走來。──哲誠



這種「偏愛民謠,不愛古典」的情況,一直持續到哲誠小學五年級,一次
鋼琴比賽前夕。

那時指導哲誠古典音樂的老師,對於這個很有天分、卻一直無法真正用心
去演奏的學生十分頭疼;哲誠的媽媽同樣把這些都看在眼堙A不僅對他說
了重話,還第一次打了他。

「如果你不喜歡彈琴,那麼你就不要彈了,我會把鋼琴賣掉,從今以後不
准你再碰它。如果你不能全力以赴,如果你覺得它不會讓你快樂,那你就
不用再學了。」媽媽把鋼琴蓋用力合上,嚴厲地對他說。

看著哲誠那麼痛苦的模樣,媽媽也軟化了
,紅著眼眶說:「本來媽媽鼓勵你學音樂
,不過是想要你有個可以抒發的園地,將
來有一天,當爸爸媽媽不在你身邊的時候
,你不會覺得孤單。現在,你既然學琴學
得那麼痛苦,那麼媽媽不要你學了……」

媽媽的一席話,喚醒了仍在躊躇的哲誠。

他知道自己是愛音樂的,只有在音樂的領域中他才能感到快樂,只是……
只是他太過在乎了,所以當表現不如預期,他會有想逃的念頭。

比賽前一天,泡著熱水澡的哲誠,享受著讓水流過全身的舒暢,並且冷靜
地思考媽媽的話。哲誠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麼,或許日子會變得有點不同
,但為了最愛的音樂,那一些些的改變是值得的。

下定決心後的哲誠,隔天的比賽彈得格外有感情,但因前一天才「頓悟」
,雖表現得不錯,他也不敢抱持著太大希望,彈完後便早早離開會場。

不久,即接到指導老師的來電,哲誠果真不負眾望,在比賽中拿到了第一
名的成績,那是他第一次獲得第一名。



音樂可以感動人,也可以改變一個人。在聽過哲誠演奏之後,我有了這樣
的想法。音樂改變了哲誠,感動了聽著他的琴聲而落淚的我。──羅美珠



在音樂班就讀的哲誠,由於本身的資質,加上後來全力以赴,表現一直很
突出。

老師不吝給予他鼓勵,原本是希望其他的孩子們能夠向哲誠學習,沒想到
卻換來一些孩子的妒忌言語。

「就算你彈得再好,你還是看不到!」同學一句無心的話,嚴重地傷害了
哲誠。說哲誠不希望看見這個世界,那是騙人的,若他能夠,他何嘗不希
望?可是現今的醫學,還是無法達成他的心願。

但哲誠是堅強的,在傷心難過的同時,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就此被擊倒。雖
然他是盲生,可也因為這樣,他擁有比一般人都還要敏銳的聽覺,這是他
在音樂路上的優勢呀!

傑出耀眼的表現,使得哲誠日受矚目,除了台灣各地,美國、日本、北京
等地的邀約亦接踵而來。

二○○○年,他參加美國華府甘迺迪藝術
中心所舉辦的「國際身心障礙青年音樂家
」鋼琴比賽,以台灣民謠「天黑黑」,一
舉拿下「國際身心障礙青年音樂家首獎」
,更被譽為「貝多芬再世」。

同年十一月,哲誠又登上了國家音樂廳,
和生來全盲、被喻為「天才少年音樂家」

的十四歲日本男孩井信行同台演出;隔年,更獲邀至北京,與享譽中外
的大陸鋼琴大師劉詩昆以雙鋼琴合作演奏。

演出後,哲誠獲得了大師的稱讚,能夠被第一位獲得「第一屆柴可夫斯基
國際鋼琴比賽」亞軍的中國人所讚許,哲誠一路走來的辛苦,全被興奮、
欣喜的神情所掩蓋了。

哲誠的奮鬥故事漸漸被大眾所知曉,也引起了慈濟委員們的注意。「這麼
好的一個孩子、這麼感動人的故事,若能和其他孩子分享,那該有多好呀
!」於是開始邀請他用音樂和慈濟青少年們分享。

這樣的音樂饗宴,獲得了熱烈的迴響,於是一場接一場的邀約絡繹不絕,
哲誠忙得不亦樂乎。加上他樂觀、幽默的談吐,和對「老歌曲」的熟悉,
崇拜他的對象也不再只是年紀較小的慈少們,連到大林慈濟醫院看病的阿
公阿嬤也都好喜歡他呢!

被哲誠稱為「美珠媽媽」的慈濟委員羅美珠,談起這個寶貝,眉宇間更有
著掩不住的欣喜與疼惜。

「當我第一次坐在台下聽哲誠彈琴的時候,眼淚不知不覺就一直往下掉,
那種感動是從心底一波波地湧上來,無法停歇的。後來我發現,每次哲誠
演出,總有許多人是紅著眼眶的,我想他們跟我一樣都被哲誠深深感動了
吧!」


我最喜歡看哲誠彈琴的模樣,那專注、投入的神態,讓人忘了他失明的雙
眼,只感受到他所帶來的震撼。在音樂的世界堙A他是最快樂的孩子。─
─哲誠的爸爸



家人的鼓勵與陪伴,是支持哲誠永不放棄的原動力。哲誠彈琴、爸爸唱和
、媽媽陪伴,這種全家聚在一塊一同學習成長的景象,不僅是哲誠一家人
最大的樂趣,更是凝聚全家情感的時刻。

哲誠的爸爸最喜歡坐在哲誠的身邊,看著他彈琴。爸爸回憶哲誠小時的情
況:胖胖的、圓圓的手指,彈琴時卻顯得那麼靈活,真的好可愛!有時哲
誠還會自彈自唱表演起來哩!

看著哲誠彈琴時的那分專注,爸爸、媽媽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感動,「大家
都說哲誠是『貝多芬再世』,可我們卻不希望他是貝多芬,因為貝多芬可
是英年早逝呀!我怎能承受孩子比我先走的那種痛呢!」

「可看著他投注在鍵盤上的那分感情,那時的哲誠會讓人忘了他失明的雙
眼,只感受到他所帶來的震撼。管他是不是貝多芬,我只要他快樂就好!
所以我們最喜歡看哲誠彈琴,在音樂的世界堙A他是最快樂的孩子。」

受到外公的影響,哲誠最愛的是彈奏一些五○年代的老歌,所以不只哲誠
自己唱,爸爸也喜歡跟著他的琴聲唱和。也因為這樣,哲誠透露了一個小
祕密,「有些歌是因為爸爸愛唱,才要我學彈、好幫他伴奏的!」

由於哲誠學琴都是以「聽力」來「記憶」樂譜,所以外公、爸爸的歌聲,
一直以來也是哲誠學習的一大來源。現在他的腦海堙A可記憶著多達五百
多首的曲子喔!哲誠不好意思地說:「還是台灣民謠和流行歌曲佔多數啦
!古典音樂太難記了,一陣子沒彈就會忘光光……」


看不見……是的,我仍有遺憾,但既然這個遺憾無法彌補,那我就更用力
地以我最愛的音樂,來填補這分空缺。──哲誠



哲誠的琴聲或許真具有魔力,不僅感動了許多人,連一些鋼琴大師在聽過
哲誠的琴聲之後,都深受著迷,紛紛推薦哲誠出國深造。

第一次深造的機會,是在哲誠於華府奪得「國際身心障礙青年音樂家首獎
」時,當地的大師對哲誠有著「驚為天人」的感覺,直想把他這位「再世
貝多芬」留在當地、收為門徒。但哲誠的父母認為哲誠還太小,加上捨不
得他,所以婉拒了各方的好意。

哲誠的光芒終究是藏不住的。今年八月,他參加「行天宮菁音獎」全國學
生音樂比賽,由於主辦單位的用心,特別安排了三位曾任柴可夫斯基大賽
及歐洲多國評審的俄籍鋼琴大師  Rudolf Kehrer、 Alexei  Kornienko、Elena
Saweljewa   個別指導優勝者;哲誠就是其中一位幸運兒,由目前旅居瑞士
的 Rudolf Kehrer 指導。

孰料 Rudolf Kehrer深受哲誠的琴聲感動,由原本和哲誠只有一堂課的緣分
,不斷地主動追加課程,三堂、五堂,到最後連上了十堂課。

不僅如此,Rudolf Kehrer 認為哲誠應該出國到維也納這個音樂之都去深造
,在那堶鼰菑@定能有更傑出的表現。於是在他的推薦下,奧地利的史泰
利亞邦立音樂學院( Johann-Joseph-Fux  Konservatorium  des  Landes
Steiermark),破例接受了哲誠的入學申請。

哲誠的父母也認為時機到了,該是讓他出國深造的時候,但除了一顆放不
下的心,還有龐大的學雜費該怎麼辦?

當哲誠的媽媽正在猶豫的時候,對哲誠一向疼惜有加的羅美珠知道有這麼
好的機會,便說服哲誠的媽媽放心讓哲誠去吧!經費的部分大家幫忙想辦
法。再加上長期以來資助哲誠學琴的行天宮也提供獎學金,促成了哲誠的
深造之路。

行前,哲誠以「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期待能學到更
多的東西,但也害怕無法達到期望,而且我得拋棄一些東西接受新的教法
,例如得開始學著使用點字樂譜,不能再光靠記憶來演奏,想到這我就很
擔心了……」

「不過媽媽總是以『饞鬼假客氣』來形容我,說我明明就很想去,還在那
假裝……媽媽果真了解我,形容得還頗貼切哩!」


我在黑暗中摸索音樂,我在音樂中尋找陽光,我看不見,可我用心來演奏
音樂,用音樂分享我生命的喜悅。──哲誠



維也納之行,哲誠期待,卻苦了許多捨不得他的人,尤其是哲誠的媽媽。
「等到一切都確定,哲誠的阿姨也答應要去陪伴他,我還是不敢相信他就
要離開我身邊出國去了。我這幾天還一直問哲誠可不可以不要去?我真的
捨不得啊!但我也知道,該是放手讓他去飛的時候了……」

「飛」出去之前的哲誠,在羅美珠的陪同下,十一月
四日和父母到花蓮靜思精舍會見證嚴上人。「師公說
,要我好好努力,還要我用電腦寫 E-Mail給他喔!」

怎麼用電腦寫?「我的電腦是特殊設計過給盲生使用
的,所有的東西,電腦會自動翻譯成點字或文字,很
簡單的!只是有時會有錯字,就得請收到我信的人多
多包涵了!」

而為了鼓勵哲誠這分上進心,上人決定慈濟贊助他部
分在海外的生活費用。

除此之外,哲誠還忙著到各地拜別,一場場的惜別演奏會,每每都欲罷不
能,還好有錄製好的CD,讓大家能夠回味收藏,義賣所得也將作為哲誠
念書的基金。不過,CD那有現場演奏感人,於是大家又紛紛向哲誠預約
一年後,也就是當他從維也納放假回來時,一定要再來喔!

十一月十日,哲誠帶著大家滿滿的祝福,順利前往維也納。

「很多人給我很多的祝福與鼓勵,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請大家放心!」

哲誠的音樂路一路走來,除了他自己的努力、執著之外,還有許多人不吝
惜地幫忙所成就。

哲誠的媽媽說:「學琴是一項龐大的投資,這對只靠爸爸開計程車賺取家
用的我們,真的是相當吃力。今天的哲誠,有任何小小的成就,全都得感
謝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

「這些日子,陪著他到處做惜別演奏,我發現他真的長大了,也更懂事了
;哲誠一直是個貼心的孩子,看著他以音樂來感動人,我想他正以他的方
式,來回饋給大家吧!想到這,我就以他為榮,因為我知道他不曾忘記過
這些幫助他的人!」

哲誠也透露:「爸爸媽媽告訴過我,將來不論我多有成就,一定要記住這
些幫助過我的人,因為有他們才有今天的我。」

「我雖然看不見,可是我可以用心來演奏,跟所有來聆聽我琴聲的人,分
享我的喜怒哀樂。我更希望將來有一天,當我真的能夠踏上國際舞台的時
候,將我最愛的台灣歌謠帶上國際,讓世人體會台灣歌曲之美!這是我的
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