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安琪拉修女:給慈濟朋友的祝福
◎演講/安琪拉•瑪麗(Sister Angela Mary Doyle) 翻譯/李瑜琳
〈澳洲〉


現年七十七歲的安琪拉修女(Sister  Angela  Mary  Doyle),二次大戰後由
故鄉愛爾蘭到澳洲宣教,在澳洲奉獻超過半個世紀。

教會培育她從老師、護士、護理長,到取得博士學位後接掌瑪特醫院(
Mater  Hospitals ) 院長,澳洲布里斯本成了修女的新故鄉。一九九八年卸
任後迄今,仍在瑪特醫院服務。
一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當移民澳洲的
慈濟志工吳照峰踏入瑪特醫院安琪拉修女
的辦公室,自此將慈濟服務精神在此地綿
延。慈濟人長期在瑪特醫院從事志工服務
,協助病歷資料整理、華裔病患語言翻譯
、病患關懷服務等;並與院方合作,扶持
過院中多位經濟窘迫的病患。

此外,在澳洲經濟不景氣時,當地慈濟志工號召僑民捐助瑪特醫院醫療儀
器、設立脣顎裂中心、研究獎學金、研究基金等。十二年來,捐款超過百
萬澳幣。一九九八年,位處澳洲北方的巴布亞紐幾內亞發生海嘯,數千人
命傷亡,慈濟也與瑪特醫院合作提供醫療援助。

為表達對慈濟志工奉獻精神的肯定,瑪特醫院自一九九四年開始,訂每年
七月的第一個星期日為「慈濟日」;二○○○年十一月十六日又在瑪特醫
院一棟一百二十年的古蹟堙A設置「慈濟愛心室」(Tzu Chi Room),陳
列上人法照、慈濟歷史、佛陀問病圖等;而這棟古蹟已獲國家保護,永不
得拆除。此外,瑪特醫院也在董事會的同意下,史無前例地將院堸鶡皜
事一席授予慈濟。於是,慈濟人便正式成了瑪特醫院的一分子,享有行政
執行權與發言權。

瑪特醫院之於當地志工,就像花蓮慈濟醫院之於台灣志工,大家在那兒服
務學習,甚至在院媮|辦慈青營隊。

對當地慈濟志工而言,安琪拉修女亦師亦友。

安琪拉修女曾五度來台,每每親蒞花蓮,都與證嚴上人攜手漫步、情如姊
妹。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安琪拉修女第四度到花蓮靜思精舍拜會
證嚴上人,特攜來該院同仁愛心募捐的一萬元澳幣,贊助慈濟九二一希望
工程。修女表示:「當我們有需要時,證嚴上人幫助我們;現在慈濟正為
九二一災區學校籌募重建經費,我們當然也要盡一分力量。」

「慈濟強化了我助人的信念。」修女總謙虛地說,上人的精神與慈濟志工
的付出,激勵她繼續為天主、為眾生奉獻。

修女說:「我和證嚴上人會面時,語言並未成為我們溝通的障礙;事實上
,語言不但不重要,甚至是一種干擾。我們彼此都知道,我們溝通的層次
是共同的大愛、信任和尊重。」

上人也曾說:「安琪拉是位修女,我是個出家人,儘管宗教不同、語言不
同,然我們的心志相同,所走的路目標也相同,可說是『志同道合』。」

今年十月十三日,慈濟澳洲分會慶祝成立十周年,翌日的「全澳慈濟幹部
精進研習會」中,安琪拉修女應邀上台演說,情意誠摯動人,這篇文章,
正是精采內容節錄……(撰文/李委煌)



※※※

能稱呼每一位慈濟人為「朋友」,是我極
大的榮幸;在慶祝慈濟澳洲分會成立十周
年的同時,我要向神祈禱──願慈濟的大
愛在證嚴上人的精神領導下,能持續在澳
洲這塊美麗的土地上成長。

證嚴上人曾說:「一支再大的蠟燭,它的
光度還是有限;而一支小蠟燭在點亮之後

,又能同時引燃千萬支蠟燭,這千萬支的燭光,就可照亮各個角落。」

慈濟的志業和精神照亮了許多生命,減輕了他們的重擔;慈濟人是神賜給
這個國家的恩惠,我希望能有更多人知道你們為這個社會所做的一切。


親身體驗貧苦,
並且為更貧苦的人們著想。



很多人可能會好奇:到底是什麼因緣,讓布里斯本瑪特醫院和慈濟這兩個
團體結合?我想先大略介紹瑪特醫院成立的背景,這將會解答許多的問題


一八六一年,愛爾蘭天主教仁愛修女會(Sisters  of  Mercy)的修女坐船來
到澳洲布里斯本,她們創辦了學校,也決心創立醫院,讓貧苦和被社會遺
棄的人,都可以得到免費的醫療照顧。

這個理想在四十五年後實現──一九○六年,澳洲第一間瑪特醫院選擇在
沒有任何醫療設備、交通又困難的南布里斯本(South Brisbane)成立。

當初,修女選擇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建醫院
,醫師們都極力反對,因為他們不願意乘
著馬車過河到那麼不方便的地方為病人看
診。儘管如此,修女們仍然堅持,因為她
們知道那埵陶抳搨n醫療照顧的貧苦人家


修女們了解到維持一間免費公立醫院的成

本是很高的,於是她們想出了一個不尋常的解決方法──那就是先創辦一
間私立醫院,再將私立醫院的經營所得,用於維持公立醫院的花費上。

除了醫療是由專業醫師擔任外,私立醫院所有的工作,如看護、煮食、打
掃、文書等,全由修女負責;在修女們全心奉獻下,不到一年,公立醫院
就成立了。

當醫師們目睹了修女給予病人的專業照顧、了解了這分宗教精神,逐漸從
質疑轉為認同,更進一步投入協助,從此這所公立醫院的醫師就不虞匱乏
了。

修女們就住在醫院堙A過著非常清貧的生活;當一九四七年二次大戰結束
,我來到瑪特醫院時,她們仍然很貧困──連身上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
過世修女留下來的。有些民眾會帶著蔬菜水果來送給修女,也會為醫院舉
辦慈善義賣。

從很多方面可以看出,慈濟醫院和瑪特醫院的創辦情形很類似──我們親
身體驗貧苦,並且為比我們更貧苦的人們著想。


以宗教情操主持醫院,
決不流於商業。



瑪特醫院和慈濟醫院的另一個共同點是:從創辦初期,修女們就決心要以
宗教情操來管理醫院,而不流於商業,這個堅持直到今天還維持著;儘管
某些醫療專業人士認為,修女們對醫院的管理和經營懂得不多。然而修女
們相信上帝,也相信自己的智慧。

瑪特醫院至今共成立了七間醫院,規模是全南半球最大的,包括三間公立
以及四間私立成人醫院、產科醫院及兒童醫院。

修女們相信,沒有高標準的研究支持,醫療品質將會惡化,因此多年來積
極籌募資金,計畫創立一所研究機構。

這個夢想在三年前實現了,就是現在的「瑪特醫學研究機構(The Mater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這所研究機構致力於找出癌症的病因和有
效的療法,研究工作非常先進,但是長期的資金來源卻是一個問題。

布里斯本慈濟人幫忙籌募到三十萬澳幣,這筆經費被命名為「瑪特/慈濟
獎學金」(Mater  Tzu  Chi  Research Scholarship),以確保每年機構有能力
聘用一位科學家進行研究。

瑪特醫院許多病人來自於社會底層,這些貧苦人家之所以經濟困難,通常
起因於缺乏教育、缺乏社會經驗、無管理家庭預算能力,或是濫用藥物和
毒品等。

醫院開設許多課程,用以幫助這些人跳脫貧窮和相關後遺症的惡性循環,
其中很多是由慈濟贊助的。另外,慈濟也贊助部分瑪特醫院的員工去病人
家探訪,了解他們的家庭問題,適當地幫助他們解決困難。

瑪特醫院和布里斯本慈濟人致力於為貧窮與疾病找出解決的方法,這項工
作非常龐大,但我們謹記第一批來布里斯本的修女們曾遇到的困難,她們
的勇氣、她們對上帝的信念和她們堅信助力必來,都是我們跟隨的榜樣。


平等付出「不帶審判眼光」
的慈悲關懷。



許多年前,愛滋病人被社會視為「不受歡迎人士(undesirables)」,當時
修女們公開表示支持愛滋病人,並提供他們不帶審判眼光(
non-judgmental)的慈悲關懷。

修女們照顧愛滋病人的態度,和照料其他因抽菸傷肺或因酗酒影響生活的
病人是相同的,同樣以慈悲的態度和最好的醫療,來治療他們的疾病。

然而,這項作法卻讓許多平時上教堂的信
徒大失所望,他們認為修女們是在寬恕應
當受譴責的行為。

我當時對愛滋病完全不了解,但有一件很
重要的事大大改變了我的看法。一位神父
準備為一個瀕死的愛滋男病人做彌撒,問
我願不願意去看看那個病人?當我進入病

房所見到的景象,給了我很大的衝擊!

那位可憐的病人是那麼地消瘦、憔悴,而且全身冒冷汗。病房中只有一位
從別州飛來看他的親戚,和寥寥幾位朋友,非常冷清。醫院中快去世的病
人,多數身旁都有家屬環繞,而我那次見到的死亡,卻是極度的孤獨。

過了二十分鐘,彌撒快結束時,那位病人的情況急速惡化。突然間,一直
站在我身旁的一位男士,整個人往床上撲了過去,全身因為哭泣而猛烈地
痙攣著。那時我看到了,而且我會永遠記著──兩位悲傷的人渴求著人性
的仁慈。

在那當下,我先前所有的遲疑和猶豫全消失了,我清楚地明白為什麼耶穌
基督總是選擇和不幸、受苦的人以及被社會遺棄的人相伴。

我和愛滋病人相處了六年,在這六年中,社會大眾對愛滋病人的接納度不
但提高,敵對態度也減少了,也有更多人知道幫助這些愛滋病人是安全的
;主要就是因為瑪特醫院公開表示對愛滋病人的支持態度,並提供任何他
們所需要的協助。

慈濟和瑪特醫院這兩個團體的共同任務,就是為被社會大眾所歧視的人仗
義執言,甚至如果可能的話,進一步改變那些對他人造成深刻、永久傷害
的過度武斷態度。


看到世界所需,
並以志願、勇氣和雅量
將之視為己任。



天主教徒有一條戒律是這樣的──

「在社會上、政治上、宗教上,行為思想有別於我們的人,我們必須給予
他們尊重和寬容。事實上,我們更深刻地從仁慈和大愛來了解他們的想法
,我們更容易和他們對話。」(文件名:”gaudium et spes par.28“)

當我讀到這條戒律時,我立刻想到慈濟人和證嚴上人──你們雖非天主教
徒,卻以超越的智慧與慈悲實踐了這戒律。

我們可以夢想一個完美、祥和的社會,每一個人的尊嚴都被尊重、自由顯
現而且被有責任地運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包含真愛。這是慈濟的價值
觀,也是瑪特醫院的價值觀。

仁愛修女會是為貧窮、生病和不幸的人所創設的。創辦者凱撒林•馬克歐
利(Catherine  McAuley)在一八二四年繼承了一筆財富,隨即在愛爾蘭首
都都柏林 (Dublin)設立一個中心,為沒有一技之長、沒有錢、沒有住處
的年輕女性,提供居家技術訓練,讓她們可以順利找到工作。

仁愛修女會和慈濟一樣,都是在人們的需要中不斷地成長、擴大。今天,
這個世界變的如此不同,就是因為證嚴上人和凱撒林這兩位偉大的女性見
到了世界所需要的,並有志願、勇氣和雅量,來為這個需要做事。

當我讀到證嚴上人的開示時,往往會因為和凱撒林話語的相似性,讓我感
到訝異;我相信你們若有機會讀到凱撒林的話時,也會很自然聯想到上人
的開示。凱撒林教導修女們:「貧苦之人對某些東西比對黃金更珍視,這
些東西包含親切之言、慈悲的臉色和諦聽病人的悲傷。」

你們看,是否和上人的話相似呢?


幫人們減去痛苦,
且進一步從所承受的痛苦中
找出意義。



對每個人而言,生命是上帝給的一個禮物,我們是這個禮物的管理員,我
們的責任是要在任何可能的時機下照顧、關愛和持續生命。

沒有任何人可以說生命是無價值的,然後決定終止生命。無論何時,我們
都必須幫助生活有困難的人。證嚴上人有一句話強調這一點:「生病是生
死之間許多無可避免的痛苦之一,所以我們應盡我們所能,幫助病人,減
輕他們的痛苦。」

這正是一九九八年,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因強烈地震引
發大海嘯,造成嚴重傷亡時,慈濟人所做的。

布里斯本瑪特醫院在那段期間,持續運送醫療設備與人力前去幫助生還者
;當時澳洲慈濟人迅速向我們表達幫助這些不幸人士的心意。結果短短兩
天內,慈濟就募到了十八萬澳幣,買了一部最先進的可攜帶式X光放大掃
描機以及其他醫療器材捐贈給我們。

當我打電話告訴在災區維瓦克(Wewak)伯崙醫院照護傷患的修女們這個
好消息時,她們所發出的驚歎聲至今仍彷彿在耳際。因為如果沒有那部可
攜帶式X光放大掃描機,三十多位骨折病人必須多等數週才能接受手術。

痛苦並非全然負面的。當我們幫人們減去
痛苦,幫人們從所承受的痛苦中找出意義
,自己就在慈悲和大愛中成長。我們自經
驗中得知:這是個雙向的過程。

證嚴上人認知這一點,他強調我們必須對
我們所幫助的人表達感恩,感恩他們給我
們一個機會來奉獻。除非我們將心置於我

們所給和所做的,否則我們只不過是物品的配給者;這不是慈濟的作為,
也不是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作為。

慈濟和瑪特另一個共同點就是:決不輕言放棄。相反地,我們一旦決定著
手行善,就會毫不遲疑地堅持下去。

凱撒林•馬克歐利對修女們說:「我們決不能覺得我們已經做足夠了,我
們必須為他人繼續努力。」

明智的證嚴上人也說過相同的話:「登山者沒有時間回顧他所跨出的腳步
,也沒時間想到他還未邁出的腳步。唯一真實的是當下這一刻:沒有過去
,沒有未來,因為過去已經過去,而未來終究會來。」

這是多麼好的一句慧言!可以實踐於生活中的每一方面。


我們無法治癒所有社會的疾病,
但可以做些事,
不管這些事看來多麼微不足道。



一次又一次地,證嚴上人重申一個堅持:那就是所有人都應該被尊重和慈
悲地對待。

死亡,是生而為人的必經過程之一,我們照顧生命的責任延伸至死亡那刻
和死亡的過程。我們目前的關懷方向轉移到確保死亡是被尊嚴和尊重對待
的,就如它在生命過程中的重要性一樣。和慈濟人一同為亡者助念的經驗
讓我深受感動,我了解到你們對亡者所呈現出的大愛、溫暖和尊重,陪伴
亡者走那最後的旅程。

上人曾說過:「生命是一段旅程:我們在出生那刻就搭上了這班快速火車
,直達那無可避免的目的地──死亡。火車一路經過許多美景,而唯一有
意義的,就是我們能在人生這段旅程中,以慈悲的心對待周遭一切。」

有一次,我在花蓮聽到一首由上人開示所譜的動聽歌曲──


普天之下
沒有我不愛的人
普天之下
沒有我不信任的人
普天之下
沒有我不原諒的人
心中煩惱埋怨憂愁放下了



一旦聽過,就很難忘記這首歌。實踐道理不是容易的,但無論我們信仰為
何,都必須試著將道理實踐於生活中。若能實踐這個道理,我們心中將充
滿深沉的安詳,這道理也會幫我們實踐上人對我們的期許,那就是──以
慈悲的心對待周遭一切。

在我和慈濟密切來往的這十二年中,我常為我們這兩個團體有許多共同點
而吃驚。

我深思著:在有生之年,還能為這塊可愛的土地做些什麼?當我們看到新
聞、報章媒體所報導的事件,我們感到失望和幻滅,可能覺得就算我們盡
全力,也只能在社會上做些微乎其微的改變。

這個世界看似被負面性的事件充斥著──戰爭、謀殺、綁架、虐待、飢荒
、疾病、貧窮和憂鬱……這是很令人沮喪和感到無助的。我們能做些什麼


很明顯地,我們無法治癒所有社會的疾病,但我們可以做些事,不管這些
事看來是多麼微不足道。

證嚴上人在《靜思語》序言中說:「每當我想到在台灣和海外的慈濟人,
都能遵循誠、正、信、實的心,力行在濟貧教富的工作上,我的心中就充
滿感激。」

上人希望我們不要白白浪費生命,而要盡力協助需要幫助的人,和協助貧
窮的人打破貧困的惡性循環。

上人曾在《靜思語》中說過:「我們必須捉住每一個機會行善。有些人總
想等到他們有更多金錢或時間才來行善。要知道人生無常,當機會來時,
不要害怕自己能力不足,做就對了!做你能力所及的,不要認為有任何善
行是太微小的。」

時時回顧過去和展望未來,是有益的,也正是我們持續在做的。我們撒下
種子,期待成長;我們也為已種在土地中的種子澆水,因為他們帶著未來
的許諾。我們堅信並且實踐證嚴上人的心願和慧言,我們知道,如此地做
下去將會有充滿安詳、正義和大愛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