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醫師排隊來看診
◎歐君萍
〈馬來西亞〉


「在醫院,是病人排隊等著讓我們看病,
在這堙A是我們排隊等著幫病人看診。」
馬六甲慈濟義診中心每週三小時的義診服務,
這難得的奉獻機會,有一百二十多位醫護人員及志工排隊爭取,
這分甘願付出的歡喜心來自於──



黎明的空氣格外清新,大地在昨夜一場大
雷雨的洗禮下,抖落一身塵污,彷彿人們
換上一件潔淨的新衣裳,帶著抖擻的精神
迎接美麗假期的到來。

星期天的清晨,人們或許會想偷個懶多睡
一會兒,毗鄰慈濟馬六甲分會靜思堂的義
診中心,卻早已人聲鼎沸,十多位志工忙

埵ㄔ~──張羅車子、打掃義診中心內外、清點藥品和醫材……與靜思堂
外迎風搖曳的草木一樣,帶著愉悅的心情,迎接即將來就診的病患。

佔地一百多坪的馬六甲慈濟義診中心,是由馬六甲分會執行長劉濟雨經營
多年的成衣工廠廠房所改建;從今年五月十九日啟用至今,固定於每星期
日早上九點至中午十二點為多元種族的貧病患者進行門診,提供內外科、
牙科、婦產科、中醫科等免費診療,及健康檢查服務、衛教宣導。

服務對象除針對慈濟長期照顧戶、持有政府社會福利部福利卡的人、民間
福利中心收容的孤老貧病者提供醫療服務外,其餘大半患者多為馬六甲州
的原住民。

馬六甲州位在馬來西亞馬來半島的中南部,州內工廠林立,算是大馬的工
業重鎮,當地居民以中產階級居多;不過在郊區或偏遠地區的原住民村,
居民的生活方式卻仍原始且簡單。

馬六甲州的原住民主要分布在牙羅再也縣(Daerah  Alor  Gajah)和野新縣
(Daerah Jasin),總計有十五個村落,一千一百一十六位原住民。

志工王慈均指出,原住民人畜同住一個屋簷下,沒有自來水可以使用,衛
生條件極差,醫療資源缺乏,許多人甚至幾十年來從未看過病。從七月份
起,義診中心的志工,每星期天固定前往州內各原住民部落載送居民前來
接受義診服務。



載送專車,
向原住民部落出發



「這部車要去  Tebong Stesyen ……昨天我們普查過了,村子埵釣レ悀H不
能走,得接出來看病……」分會職工方莉霞,在義診中心門口分派志工和
車輛,準備前往牙羅再也縣內的幾個原住民村,以便在九點開始看診前,
將需要看病的原住民們載到義診中心掛號。

「剛開始的載送服務並不十分順利,篤信
回教的他們,對於我們提供的『免費看病
』服務存有很大的懷疑,認為我們是想對
他們傳教。」不過志工們並不氣餒,鍥而
不捨地透過各種方式說服各村村長,鼓勵
他們帶著長期飽受病苦的村民出外接受醫
療。

我們隨著四部先後從義診中心駛出的廂型車,奔馳在前往原住民村的公路
上。隨著車子愈往鄉間行駛,窗外的景物從一幢幢雄偉的工廠大樓,變成
一整片綠油油的棕櫚園和橡膠園,路面逐漸由平坦轉為顛簸,走了一段紅
泥路後轉進樹林,彷彿要到村子堭替I一般。



難得看診,先沐浴淨身


眼前是條荒廢已久的小徑,依稀還有些「路」的樣子,但草木叢生,有些
難行,幸好駕駛的技術不錯,勉強在草堆中「鑽」著走,約莫過了半個鐘
頭,我們才抵達 Tebong 村。

「早安!我們是慈濟的志工,要來載你們去看病囉……」車甫停妥,王慈
均從車上一躍而下,面帶笑容地以馬來語問候村民。儘管志工們先前已拜
訪過村民,仍有一大群婦孺好奇地圍著我們看,對於我們的到訪,似乎有
些驚訝和意外。

Tebong村是個很小的部落,整個村子不到十戶人家,每一間房子都是高腳
屋,屋子的結構很簡單──柱子是樹林砍來的圓木,牆壁有樹皮也有草編
的,相當具有原始風味。

在屋外被曬得出汗的我們,一進到屋子堙A頓時感到一陣清涼,原來他們
以竹片做地板,屋頂則是由各種葉子和茅草搭成,牆上特意留了兩個洞口
作為通風的窗子。儘管屋體結構敵不過強風或大雨的侵襲,不過卻非常適
合熱帶人們居住。

環顧屋內,客廳堜韙F一張大概僅夠兩個人坐的藤椅,和一台螢幕滿是「
雪花」的老舊黑白電視機;另外加上一個幾乎不見任何炊具的廚房,以及
一間要容下全家十多口人睡覺的臥室。

一位五官深邃、看來像印度裔的老人家,靜靜躺在客
廳的藤椅上,身上還有股濃濃的尿騷味。「老伯,您
不舒服嗎?要不要去看病?我們載您去給醫師看,好
不好?」王慈均徵求老人家的同意,想要載他到義診
中心做個詳細檢查。

「我爸爸從去年跌倒之後,雙腿就無法走動,一年多
來,他都是這樣癱坐在椅子上。」七十四歲的洛蘇(
 Rasu  Pillai )和第四個兒子一家八口同住,他的兒子
在附近的橡膠園丘工作,一個月的收入是馬幣兩百五
十元,負擔家計所需之後,根本沒有多餘的錢讓父親

到醫院就醫。

沒能及時就醫的洛蘇,只好任病情日漸惡化,如今雙腿完全無法使力,甚
至已有萎縮現象,加上長期躺臥,腰部和背部都長了褥瘡;一聽到志工親
自到家中接他去看病,洛蘇露出了笑容,並要求兒子幫他沐浴淨身,好讓
他乾乾淨淨去看病。



接生自己來,止血用樹葉


沿著蜿蜒小徑,我們深入另一個更山媕Y的原住民村。佳士 ( Jus )族人
世居的山林,房子疏疏落落,不見村民人影。

一陋屋內有位十多歲的小男孩探出頭來,肚子大得像裝了個籃球,他告訴
我們:「學校老師說我肚子埵陬邅峞I」志工馬上要他跟著前往義診中心
就醫,他卻一溜煙躲進屋堙A從屋後逃得不見蹤影。

鄰居告訴我們,小男孩的父母親沒有國民登記證,沒有身分證明的他們,
有病不敢就醫,更遑論與外界接觸,尤其害怕見到陌生人。

大樹下的草棚堙A一位看來約三十多歲的婦女,懷中抱著一歲大的孩子在
納涼。育有八個孩子的她,不清楚自己的年齡,也算不出八個孩子到底幾
歲,她說:「丈夫收入雖然只有兩百多元,但足夠一家子生活了!錢不夠
用時,山林埵陶\多東西可採來充飢,不怕餓死。」說完,靦腆笑著。

這個村落的房舍不僅簡陋而且破舊,有的甚至只用竹片草草圍成一個不足
一百平方呎的茅棚作為棲身之處,露天煮食。村民呆坐一隅,無所事事。
或許鮮少有人前來關懷,他們顯得不善與人溝通……

與村民閒聊的同時,不遠處幾位上了年紀的男士,正抽著自製的香菸,圍
成一圈蹲在地上燒烤;原來他們正沿襲祖傳方法,將草根配料提煉毒藥,
準備塗在噴筒上,捕獵猴子、松鼠等野味來食用。

一位剛出生六天的男嬰,躺在一個用布紮成的搖籃堙A我好奇地問:「孩
子在那兒出生?」

「在家堙C」搖籃旁,一位男士回答著。

「誰來接生?」

「我自己接生的。」他說,太太分娩時,因為送醫的路途遙遠,另一方面
也是沒錢,不得已只好自己接生,他很意外在沒有消毒的利剪下,他的妻
小都能平安無事。

這時,一位村民走上前來,志工發現他的拇指有個幾吋長的傷口,不時還
有血絲從傷口滲出,「傷口這麼深、這麼大,要不要我們帶你去醫院止血
、處理一下傷口?」

只見他隨手摘下樹葉,在手心搗碎敷在傷口上,「酸柑葉可以止血,小傷
而已,不需要上醫院。」他說。



免費醫療,村長「擔保」


「這麼久沒看到你們,我以為你們不來了!」車子接著來到之前志工們曾
關懷過的巴登村(Batang),一位婦女見到我們,急忙拉起志工的手走向
一戶人家說:「這家的小孩病得很重,你們趕緊帶他去看醫師吧!」

來到小孩的家,推開木門,屋堣@片凌亂,只有他一個人在家。十四歲的
他,個頭比同年齡的孩子矮小許多,臉色和嘴脣都很蒼白,肚子非常腫脹
,他說他的肚子埵釩雃h蟲子。不過不論志工們如何哄騙,他都不願跟我
們到義診中心治療。

「不久前,我們村堣]有一個孩子因為得了嚴重的蛔蟲病而死掉。」帶我
們來看這個小孩的原住民婦女說。

宗教信仰在馬來西亞是個敏感的問題,大馬政府規定只要是馬來人,就得
信奉回教,因此許多身為回教徒的原住民,對於慈濟免費接他們去看病的
「好意」不敢接受,後來是拉柏村 (Lubok)村長阿傑(Ajeat)的親身體
驗和證言,才化解了原住民們對慈濟的防衛。

「慈濟雖是一個華人佛教團體,但當我走進義診中心時,沒有人向我傳教
;我們一家人去看病都是免費的,這真正是一個救人的組織。」阿傑村長
擁有華裔血統,受過中學教育,身為原住民局理事會成員的他,幸運地在
政府部門任職,他主動積極幫村民爭取他們該享有的權利,慈濟也透過他
的介紹和「擔保」,發現更多沒錢就醫的原住民。



星期天上午,
溫馨看診時間



早上九點一到,義診中心的門診服務正式展開,四部前往原住民村的「載
送專車」也陸續返回義診中心。

推開義診中心的大門,在候診大廳那幅「佛陀灑淨圖」前,滿滿都是候診
民眾和志工,迴盪在耳際間,盡是志工對病患的溫暖關懷……



獨居阿伯,不看病也來聊天


「阿伯,你今天排第幾號啊?」方莉霞湊在一位老伯的耳邊親切地問著。

「我今天排到一號喔!」說完便開懷大笑。

「阿伯,你的腳有沒有好一點呢?」

「腳是好多了,不過現在是背部很痛,要讓醫師看看是什麼毛病?」

六十歲的老伯是位獨居老人,年輕時當建築工人維持生活,長年在太陽底
下曝曬勞動,皮膚顯得特別黝黑。隨著年齡漸長,體力不如往昔,吃力的
工地粗活,讓他的身體頻頻出現狀況。

在鄰居的介紹下,阿伯於三個月前開始到義診中心看病,「你們的服務很
好,志工也都好親切喔!」阿伯第一次看診過後,還特地跑去問志工:「
我下星期可不可以再來?醫師叫我來複診。下一次看病也是不收錢嗎?」

「阿伯,我們這堿搵f是完全免費的,只要您有需要,隨時都可以回來複
診,最重要的是讓您身體健康啊!」志工的回答,讓阿伯受寵若驚,直呼
「怎麼會有這樣好的地方啦!」

接下來每個星期的義診日,幾乎都可見到阿伯的身影,不過阿伯並非每次
都是來看病的,「我在這堨璊F很多朋友,前兩個星期,我都是來找醫師
、護士還有志工聊天的喔!」



癱瘓十多年的腿,漸漸有「感覺」


大廳的另一隅,一位來自巴登村的原住民阿公,正低著頭喝飲料。志工陳
慈協說,這位阿公患有糖尿病,每個星期天總是騎著老爺摩托車,花一個
多小時的時間到義診中心看病。

縱使是位處熱帶的馬六甲,清晨還是稍有
寒意,阿公身上又舊又薄的衣物,根本無
法禦寒,進到義診中心的阿公,身體仍不
停地顫抖,瑟縮在大廳的一角,關懷組志
工馬上遞上一杯熱飲讓阿公取暖……

中醫診間外,一位中年的印度人坐在輪椅
上,他努力地想舉起右腿,卻總是力不從

心,陪伴在他身旁的志工隨即蹲下來,拍拍他的肩膀說:「  Muruges,復
健不要太心急,慢慢來,你現在已經比剛來時進步好多囉!」

四十六歲的 Muruges ,十三年前因為一場車禍,導致下半身癱瘓,沒有結
婚的他,現在和雙親與胞弟一家九口同住在馬六甲郊區的一處橡膠園丘。
兩、三年前,癱瘓的 Muruges 都由母親照顧、料理生活一切瑣事,不過自
從母親罹患糖尿病後,家中不僅多了筆醫藥費,Muruges  也因為乏人照料
,併發了其他疾病。

在友人介紹下,Muruges  向慈濟義診中心求援。經志工實地走訪評估,將
他列為義診中心長期照護的對象,除每星期固定派車接 Muruges 到中心處
理背部褥瘡外,也接受中醫針灸治療。三個多月的復健下來,一雙癱瘓了
十多年的腿,如今已漸漸有「感覺」,而且還能稍微移動。

「我的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好,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開心過!」篤信興都
教的  Muruges相當感謝慈濟對他的幫助。看完病後,他在「佛陀灑淨圖」
前虔誠祈禱。問他許了什麼願?他說:「希望自己能趕快站起來,加入志
工的行列。」



有意思的組合,
付出好幸福!



雖然馬六甲義診中心目前只在星期天上午進行半日門診,不過定期輪值服
務的醫護及醫療志工總數卻有一百二十多位,很多醫師甚至開玩笑說:「
在外面的醫院,是病人排隊等著讓我們看病;在這堙A卻是我們排隊等著
幫病人看診。」

「我們不僅要為病患提供醫療服務,更希望對民眾宣導正確的醫療保健常
識。」在義診中心召集人黃端鴻及馬六甲人醫會召集人張文富兩位醫師的
積極奔走下,志願到義診中心服務的醫護人員與日俱增,其中更有多位不
同宗教、不同族裔的醫師加入義診的行列。

「過去,當病人進來我的診間,我只知道要問他那
不舒服?從來不知道病人的名字。在我學醫的過程中
,從未被教育醫病的同時也要醫心,直到認識慈濟才
恍然大悟!」身為回教徒的馬六甲中央醫院院長夫人
蘇麗雅( Suriyakmaton ),本身也是一位醫師,在參
與義診服務後,不僅改變原先對待病人的態度,從那
時候起,她也開始跟病人說「感恩」。

蘇麗雅說,義診中心的設備和醫材相當新穎,中西醫
的處方也都使用療效最佳的藥物;尤其是志工,從他
們的笑容中,可以感受到他們都很快樂在付出!

「在我國的公立醫院中,儘管醫師醫術很高明,但普遍欠缺的就是大愛的
溫馨氣氛和志工服務精神,這是我們必須努力的方向。」馬六甲中央醫院
院長嘉華( Jaafar )受到太太的影響,夫婦兩人特於今年九月連袂到台灣
參加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希望將慈濟的大愛文化帶回馬來西亞落實。

「我是一位基督教徒,現在居然在佛教團體辦的義診中心堙A為回教徒看
病,是不是很有意思啊!」四年多前開始參與慈濟義診服務的張廣達醫師
認為,醫師服務病人是天職,如今還能跨越宗教、種族的藩籬為病人醫病
,能說不是一種幸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