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擊出生命全壘打
◎徐錫滿
三十年前,
一支飛越高雄球場的全壘打,擊沈了來訪的日本隊,
也開啟了鄭昆吉璀璨的棒球生涯;
三十年後,
鄭昆吉走進了慈濟,這次他期許自己在心靈深處,
同樣擊出一支漂亮的生命全壘打。




五十多年前,他是碼頭零工窮苦家庭的孩子;四十年前,他是台灣棒球界
最傑出的打擊球員;二十多年前,他是棒球場上的裁判長及國家棒球代表
隊的總教練;十年前,他是職業棒球冠軍隊的總教練……

走過大半人生,一生奉獻給棒球,得來最高的榮譽與讚賞,並在台灣棒球
史上留名;在繁華落盡、褪下球衣後,鄭昆吉選擇後半人生落腳的地方,
不再是他最愛的棒球場,而是在舞台下、聚光燈外默默奉獻的慈濟世界。



從「爭輸贏」學「不計較」


十一年前,中華職棒統一獅隊與味全龍隊爭取年度總冠軍,媒體、專家皆
一致看好味全龍隊;身為統一獅隊總教練的鄭昆吉,要承擔球隊勝敗責任
,壓力不可謂不大……

當時,鄭昆吉剛好在報章上看到花蓮有位法師靠著慈悲的信願建立起醫院
及慈善志業,起了景仰之心,遂許下心願:「若我能靠著毅力、勇氣、鬥
志而拿到總冠軍,便將冠軍的獎金捐給這位師父做善事……」

在七戰四勝的冠軍決賽中,統一獅終於拿下總冠軍,將鄭昆吉送上棒球舞
台的最高峰,也讓他首度來到了花蓮靜思精舍。在精舍的所見所聞,讓他
甚為感動,證嚴上人的慈悲信念十分契合他心中的那分期待,從此他成為
捐款護持慈濟的長期會員。

榮耀之後,棒球界勝敗輸贏的現實起伏,讓鄭昆吉從統一隊轉到了味全隊
,也從總教練落到了投捕教練;在數千場勝褒敗貶之後,他選擇退休。但
生命中離不開棒球的他,成為一名專業球評解說,繼續為台灣棒球奉獻心
力。

就在他從教練崗位上退休不久,九二一地震發生。住在台南的鄭昆吉看到
一批又一批當地慈濟志工搭乘遊覽車北上中部重建區幫忙,心堳D常感動
,沒有報名就直接跟著衝上車了。來到了重建區,看到志工們無私的付出
,回家後第一件事便是報名慈誠隊的培訓。

「我想別人可以做得到,我也可以做得到!但剛開始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光是排個桌椅,一下子要放這邊,一下子要放那邊,搬來搬去,心堣ㄖK
嘀咕了起來:『我當總教練時,都是指揮別人做事,來當志工卻要被叫來
叫去的。』」

儘管如此,鄭昆吉還是邊做邊學,也研讀起上人的著作;他發覺,上人所
言果真句句是妙法,字字是禪悟。

「不計較與不比較」是影響鄭昆吉最大的轉變,「棒球就是要分輸贏,怎
能不比較、計較呢?」剛開始鄭昆吉也抱著懷疑的態度,直到從當志工中
不斷付出、學習、自省,才知道每一件事都是在鍛練自己的心性。

「其實,不計較是一種心境的轉化。」擺脫了你死我活的勝敗執著,鄭昆
吉臉上露出了笑容,肩上也輕鬆了許多,他笑著說:「以前是贏了球才有
笑,對人對事都要求嚴格;現在一切都放下,不計較也不比較,感覺輕鬆
自在多了。」



從「閻羅王」變成「彌勒佛」


鄭昆吉的火爆脾氣,在球界堬釧珙猁鴃A傳承了日據時代以來的野球風格
,有著狠、辣的勁道。

「過去,我在台電當教練時,不但規定球員全部要理平頭,更嚴禁喝酒、
抽菸,上班不能請假。所以球員給我取了個綽號,叫:『閻羅王』。」鄭
昆吉笑笑說。

過去那頤指氣使、意氣風發指著裁判鼻子大罵的總教練模樣,如今連自己
都很難想像。他回憶某次球賽,裁判做出一個具爭議性的判決,正在休息
室的他立刻衝進球場,劈頭就是一句三字經!裁判要趕他出去,他吼著:
「你敢,我就揍你!」這些火爆鏡頭立刻進了電視畫面。

「記得那次在球場上和裁判發生衝突隔日,董事長林蒼生便跟我說:『總
教練啊,不是大聲就贏咧!電視的畫面都播出來啦!以前我們說理直氣壯
,現在我們要理直氣和……』」這句話慢慢地在鄭昆吉的心媊倖C,直到
十年後加入慈濟才發酵。

統一獅前任總教練曾智偵,有一次遇上了鄭昆吉便問:「鄭教練,你現在
還會發脾氣大聲罵人嗎?」

「不會啦!你看我現在眼神還有殺氣嗎?」

球員們也感到不可思議!鄭太太解釋說:「過去他打棒球每天都臉色凝重
,現在做慈濟比較容易笑了,每天回到家總是笑嘻嘻的。」

如今,仔細觀察這位「閻羅王」的面容,既沒有刀鋸鼎鑊般的凶惡,更沒
有牛頭馬面的威嚇懾人,只有歲月的留痕與輕鬆詼諧的笑靨。

「精神重於一切,品德重於技術」是鄭昆吉在球場奮鬥四十餘載的座右銘
。待人處事嚴謹的他,從踏入體育界以來,腳踏實地,不收紅包更不涉賭
,讓許多想要從他身上走捷徑的人,總是踢到鐵板;在棒球界發生一連串
的賭博風波之際,鄭昆吉始終保持如清蓮般亭亭玉立的風骨。



從「豪野球場」跑進「善愛世界」


「現在除擔任棒球技術顧問外,做慈濟就是我最大的嗜好了。」鄭昆吉向
來是滿口棒球經,如今慈濟卻成了他的口頭禪,「我才剛起步而已,人家
是走進慈濟,但我是跑來做慈濟的!」
「棒球是豪、野的運動,慈濟是善、愛的
團體。」鄭昆吉說:「做慈濟比較有意義
,所以棒球被慈濟打倒啦!」

打球除了技術,也要善用智慧,鄭昆吉把
打球時努力的精神和毅力用在志工服務上
,讓事情做得更有效率、盡善盡美。

今年五月慈濟三十六周年慶時,花蓮靜思堂外臨時要安排十一層、兩百七
十度、一千五百人以上的坐位擺設,全球慈濟人要與上人合照,鄭昆吉負
責在短短的時間內要完成工作,「快!快!快搬啊!」志工們像是球員般
被他呼來喝去,一下指往這,一下揮往那。

當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時,有人打趣說:「你怎麼那麼兇啊!總教練的
模樣又跑出來啦!」鄭昆吉這才意識到,便向大家道歉:「很抱歉啦,老
毛病又犯了,對大家大小聲真的很不好意思啦!」

「不會啦!你不這樣,做不起來啦!」大家的善解是成就鄭昆吉辦事效率
與自省的最好方法。

一次居家關懷,探訪一位癱瘓在床的老先生,不管大家向老先生說什麼,
他都意興闌珊,但一提到鄭昆吉是職業棒球總教練,老先生的眼睛竟為之
一亮。

行動不便的老先生用腳比畫了起來:「我是二壘手!」「我是捕手。」一
旁的志工看不懂兩人在比畫些什麼,原來他們正在用棒球的術語與暗號作
溝通,長期臥病的老先生一時之間開朗了起來……

鄭昆吉在當教練時,常要求球員──今天打兩支安打還不夠,明天要打支
全壘打才行!這股精神被他拿來用在做慈濟,真是愈做愈歡喜──今天做
一件好事不夠,晚上要再做兩件才覺得夠。

「你做慈濟比你做總教練還沒有空咧!」現在朋友看到他都這樣說。



從「翹腳等咖啡」到「彎腰服務人」


「慈濟改變我的習氣、啟發我的悲心,讓我口說好話、手做好事、腳行好
路。我不再是過去罵人的野球教練鄭昆吉,而是慈濟人鄭昆吉。」

過去開口就是三字經,現在滿口都是感恩;過去在外面工作打拚,家堻
交給妻子,現在回到家不會再翹腳看電視,而是學會放下「身段」做個新
好男人。

過去的鄭昆吉對自己很自負,源於在棒球
世界的訓練下,除了德行球品外,一切看
實力的現實價值觀,讓他有了踏實嚴峻的
個性,從來也沒想到人生的後半段,會來
做志工……

鄭昆吉感恩著自己的「質變」:「以前做
總教練,都是被人服務,翹起了腳來,咖

啡就到了;現在做慈濟都是在服務別人,但我覺得彎下腰服務人比坐著翹
腳被人服侍還更高興呢!」

「過去穿上球衣,贏了比賽就有掌聲,但如果打輸了呢?」從總教練的位
子轉到貴賓席,後又再落到一般觀眾席。如今的鄭昆吉得失不再緊繫於心
,他穿上慈濟的衣服,默默地做環保、做志工,雖然沒有鎂光燈的聚焦,
但他發現自己做得更加起勁、更加歡欣。

「我不是總教練,我是慈濟人喔!」與三五好友一起在觀眾席堿搥帣y,
鄭昆吉輕鬆的言談中也不忘自我「推銷」一下。

三十年前,一支飛越高雄球場的全壘打,擊沈了來訪的日本隊,也開啟了
鄭昆吉璀璨的棒球生涯;在歷經了社會榮耀之後,鄭昆吉走進了慈濟,這
次他期許自己在心靈深處,同樣擊出一支漂亮的生命全壘打。




挑戰病魔

◎撰文/葉文鶯


「謝絕訪客,勿超過十分鐘」,大林慈濟醫院一間病房門上,張貼著鄭昆
吉的兒子所寫的「告示」。

不過,大林慈院人文室主任潘燕欽和我還是敲門進去了。鄭昆吉躺在病床
上向我們合十問好。在熟識的潘燕欽面前,鄭昆吉老實說出他目前不喜歡
太多訪客,因為他化療之後有點恍惚,記不得人家,恐怕失禮。

今年六月間,鄭昆吉常常感到頭痛無法入睡,檢查後發現罹患肺癌,並轉
移至腦部;在大林慈院手術後,接受化療與放射線治療。鄭昆吉的妻子說
,鄭昆吉能夠接受病情,並且下決心跟它拚了,也準備開始練習走路。

鄭昆吉本來八十三公斤,到大林住院時是六十八公斤,現在只剩六十六公
斤。在病房,唯一的消遣就是看大愛電視台。鄭太太說,鄭昆吉最喜歡看
上人開示,有時晚上若還沒有看到上人開示,他是不休息的;如果鄭太太
想要休息,鄭昆吉會說:「上人還沒有就寢,我們怎麼可以先睡呢?」

鄭昆吉說,從六月生病到現在十一月了,他的目標是十二月要好起來,然
後帶領台南一群師兄組成醫院志工,每梯十個人,每個人都做一週志工;
如果只能做三天志工,那麼一梯就要有二十個人……

鄭昆吉就是這樣一個事事要求達到自己目標的人。

「師兄,你對自己的細胞會不會太嚴格了點?你能不能跟他們對話,對他
們慈悲一點?」我說。鄭昆吉笑笑,他說他要奮鬥。

原本我擔心,鄭昆吉這麼風光的人物無法接受這個挫折,但沒想到他很樂
觀,在做了最壞打算後,接下來就是義無反顧,放手一博。他說,住進加
護病房等待找出病因時,他已經寫好遺書,而且也跟孩子們交代過了不能
傷心和流淚。

「我是運動員,有一股強烈的好勝心,以前九點開賽,我們球隊七點就準
備好了;九點一上場,馬上就要對方措手不及。」過去比賽爭勝的目的是
要獲得觀眾的喝采,但這次向病魔挑戰,他是心心念念要再走出去做慈濟
。他說他與靜思精舍常住師父還有約,明年周年慶要回去當「機動組」。

「很好,你今天最清醒,繼續保持,明天你要起來練習走路。」鄭太太說


「對,明天我會更好,明天我就是鄭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