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陪母親散步
◎莊淑惠
「在藥物與運動之間,我們選擇陪母親散步……」
走在綠蔭茂密的棧道,高母忙碌地用枴杖掃落葉,
任誰也無法想像她曾罹患嚴重的失眠與幻聽。




早晨陽光灑在綠意盎然的天母古道。來往散步、運動人群中,兩個中年男
子陪在一位年邁、纖弱的婦人身旁,偶爾攙扶、偶爾問安。

母子之間平實、真摯的情感,相信羨煞不少獨自散步運動的老人!





「在藥物與運動之間,我們選擇陪母親散步……」這是大愛電視台公益廣
告「孝順」中,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口白。畫面是慈濟委員高明善及大哥
高銘宗,陪伴九十高齡的母親在綠蔭盎然的林間步道散步……
每天上午八點,高銘宗讓母親喝完一杯紅蘿蔔加芹菜
打成的生機果菜汁,高明善便開車從北投出發前往天
母附近古道,約莫散步一個半小時,再開車回家休息


下午兩點,兩人又帶母親到士林芝山岩走林道、爬階
梯。登上芝山岩需走一百二十個階梯,對九十歲的高
母而言,卻一點也不困難。

看她瘦小身影,雙手抓著階梯扶把,瘦弱的小腳一蹬
一踏的,幾乎是一口氣就走上階梯頂端。

蔭下稍作休息,高母繼續走在綠蔭茂密的棧道,手上的柺杖不時將地上落
葉移出步道外;原來,這是高銘宗為了讓母親散步時,不會胡思亂想而想
出的辦法,當母親一邊散步一邊做環保,心思便能集中於當下。

不需柺杖助行的高母,輕鬆地步下芝山岩林道階梯,高銘忠說:「媽!妳
像姜太公釣魚,離水三吋!」手中握著柺杖的高母,呵呵笑著。

即將上車回家囉!高母仍樂在其中地撥開地上的落葉或小石粒;不需旁人
攙扶,也沒有喊累或那媯m痛,看到高母健康的樣態,任誰也無法想像她
曾罹患嚴重的失眠與幻聽症。





高家五兄弟均在陽明山竹子湖出生、成長,父母從事務農工作。竹子湖聞
名的海竽,第一個種植、培育成功者即是高銘宗父親;精通農藝的高父,
也曾將日本第一代高麗菜在山上培育有成。

子女成家立業後移民美國,一次高父赴美度假,搬東西不慎造成脊椎受傷
,大家才驚覺看似硬朗的父親,卻患有嚴重骨質疏鬆症。

為了照顧需復健的父親,高家兄弟輪流返台陪伴在父
母身邊。高父不喜歡悶在家堙A高銘宗便帶父親上陽
明山,除了輪椅,還帶著棉被、草席,隨興地以大地
為床,在大自然中午睡。

新鮮空氣、充分運動,加上藥物治療,高父很快地卸
下身上沈重的復健鐵衣;直到六年前,八十六歲的高
父因感冒誤診,造成腎臟衰竭而往生。自高父離開人
世後,高母幻聽情形日益嚴重。

她常對兒子說:「有人按電鈴找我」、「有人拿東西

給我」,兒媳們開門一看,根本沒人在外;漸漸地,大家對高母的幻聽不
再當一回事,當然也惹得高母發脾氣或整晚不睡覺。

高銘宗只好每晚睡在客廳的沙發上,負責陪伴半夜起床的母親,帶她到門
外確定沒人,才能讓她安心入睡。

有一回,高母慌張地說,高銘宗在停車場被人打傷,要大家趕快去救他;
當時戶外下著大雨,明知不可能,媳婦仍帶著她到空無一人的停車場,確
定高銘宗真的不在那堙C

因幻聽、幻覺嚴重而住院的高母,出院後開始吃鎮定劑治療她的病情與失
眠,但服用鎮定藥丸讓她的身體變得虛弱、無力,下床或走路時常搖頭晃
腦。

看到母親吃藥後,身體愈來愈糟,全家接受高銘宗的提議:每天帶母親到
戶外運動、散步,希望透過呼吸新鮮空氣與適當運動,改善母親的病情。

戶外散步初期,高母走累了,會靠在別人身上休息;回去後,晚上還是不
肯睡覺。用心的高銘宗不斷調整散步時間,直到高母散步回家不太累,晚
上肯睡為止。

如今,高母每天早、午兩次散步,已經不再喊累了;運動加強了她的心肺
功能,改善了她氣喘的毛病,也促進她的腦部血液循環,讓神經細胞退化
減緩,晚上幻聽、失眠現象改善很多。





高明善是慈濟西雅圖聯絡處負責人,近年來卻將大部分時間留在台灣照顧
母親,他說:「大哥很會照顧老人家,他不僅是母親的特別護士,還研究
食療,希望透過自然的方式,讓母親身體維持健康……」高家兄弟一致推
崇大哥高銘宗對母親的用心。

已六十歲的高銘宗,退休後的生活,只做兩件事:一是拜佛,二是照顧母
親。

「照顧生病的父母親後,讓我對醫學、營養學產生濃厚興趣……」高銘宗
勤於看書補充醫學與生機飲食知識,並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高母沒有牙齒協助咬食,高銘宗用機器將飯粒打碎,在飯堬K加開刀病人
飲用的高單位奶粉安素(emsure),香甜的味道,以增加母親的食欲。

發現高母血壓升高,高銘宗在料理時,減少鹽量,將黑醋改為白醋,用洋
芹、紅蘿蔔榨汁,讓高母天天服用,血壓也顯著下降。

為改善高母便祕問題,高銘宗用山藥、馬鈴薯、紅蘿
蔔、蘋果等新鮮蔬果榨汁,全家也跟著飲用,腸胃不
適都有了顯著改善。

擔心高母罹患骨質疏鬆症,高銘宗學會皮下注射,幫
她打針補充鈣質;目前也請了一位外籍看護,輔助他
照顧母親日常起居。

罹患老人失智症的高母,言行常常不合邏輯,情緒也
時好時壞。看到母親莫名的起煩惱心,高銘宗耐心地
跟她溝通,反而讓她情緒更不佳,後來才發現要用包

容、善解的心,看待母親的行為,並盡量轉移她的注意力。

「照顧老人的過程,也是一種人生經驗,對自己身、心都有幫助。」高銘
宗覺得自己受益匪淺。





蟬嘶、蟲鳴的芝山岩,樹蔭下,微風徐徐吹來,高母走在蜿蜒棧道,忙碌
地用柺杖掃著落葉,身旁外籍看護想扶她,她一點意願也沒有,卻要求看
護一起掃落葉……

「生命在呼吸之間,運動就跟我們呼吸一樣,不能停……」高銘宗堅持每
天帶母親出門運動,即使天雨,仍帶著母親去百貨公司或大賣場,走一走
、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