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關懷愛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醫護第一線
◎黃秀花
站在醫療第一線的醫護人員,
要如何使愛滋患者獲得妥善的照顧,又能保護自己不被感染?
「在照顧上是要隔離病毒,而不是隔離他這個『人』!」
具十六年照顧愛滋病患經驗的台北榮總感染科督導蘇逸玲說。
「了解愛滋、同理愛滋,建立對愛滋病的正確觀念,
才能做好第一線的照護。」
花蓮慈濟醫院副院長王立信說。




星期四一早,花蓮慈濟醫院社工師吳芳茜照例開著車
去接小資,回醫院看診兼做復健治療;這每週一次的
溫馨接送情,已持續好幾個月了。

小資是個愛滋病人,在花蓮慈院接受治療已近兩年,
病情一直控制得很好。從發病住院到出院後居家關懷
,乃至於定期接送他回院看診,慈院醫療團隊的一路
陪伴,讓小資點滴感受在心頭,因此每次做復健時,
他總是特別賣力且專心。

如今小資的身體功能逐漸恢復中,雖然左手仍顯無力

,但雙腳已能拿著助行器行走。那天,芳茜來到小資家門口,驚見他正用
雙手吃力地套上毛衣,過程雖艱辛,卻是很大的進步,令人看了欣喜不已




找回對抗疾病的信心


現年二十七歲的小資,原本是位美髮師,兩年前因為發燒、淋巴結腫大等
症狀,來到慈濟醫院就醫,被診斷出罹患愛滋病,而且併發了愛滋常見的
伺機性感染──肺結核。

主治醫師王立信立即施以抗結核病的藥物治療,把症狀控制下來;然而,
或許因為對愛滋的恐懼,或許是藥物造成的副作用,小資的情緒陷入極度
不穩中。

「他常以哭泣來表達內心的不安!」曾照
顧過小資的慈院護理人員江惠莉說,當時
他就像小孩一樣,十分欠缺安全感,不是
突然大哭大叫,就是一定要人在身旁作伴
;當病況轉趨惡化時,他更是自暴自棄,
一度還曾割腕自殺。

所幸在醫療團隊的全力照顧下,他的病情

漸有起色,人也開朗許多,方才找回對抗疾病的信心。

但就像很多愛滋病患一樣,小資沒有不舒服症狀就不按時就醫;等到他出
現癲癇、失憶、失語、視力模糊、左半邊身體癱瘓等症狀,再回慈院求診
時,王立信醫師為他做了腦部切片檢查,證實是弓形蟲侵犯腦部造成的病
變,這也是愛滋病患常見的伺機性感染。

小資在慈院住院期間,獲得了很多友情的支持,這一點一滴都是支持他繼
續活下去的力量。

由於小資的父母很早就離異,兄弟姊妹也各奔西東,長久以來他都與祖母
相依為命,祖孫兩人感情深厚,但祖母年歲已高,且因中風半邊身體癱瘓
,行動不甚方便,遑論還要照顧染病在身的孫子。

護理人員看在眼堣Q分不忍,遂主動代為擔起所有照顧之責。從幫小資餵
食、洗澡、換尿布、到清理大小便,可說竭盡所能、全心全意。

有段時間,小資對藥物過敏,一吃藥就吐,胃口盡失,護理人員便買來冰
牛奶等清涼食物,讓他增加食慾;為了讓小資增添點生活樂趣,她們也曾
邀請他最親的祖母來到醫院,和志工們一齊幫他慶生,讓小資感動得熱淚
盈眶。

對症治療一段時間後,小資很規律地配合醫囑服藥,使腦部的傷害程度減
輕,病情獲得控制,醫師宣告他可以出院,只需定期回診做追蹤治療。



「愛」讓生命重現曙光

這天,小資回來門診時,主治醫師王立信親切地問道
:「最近有常運動嗎?」「看東西會不會模糊?」「
身體還會不會抽筋?」

「一切都很好!」小資神色自若、對答如流的模樣,
證明病情已大有起色,讓王立信覺得很滿意;接著,
他又拿起聽診器靠到小資的胸膛聽了聽,說了一聲:
「很好!呼吸很正常!」

「下次來,記得要做抽血檢查,順便再驗個檢體,看
有無寄生蟲感染。」王立信叮嚀著。

從小資的目光看出他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王立信起身握著他的手為他打
氣:「你要堅強地活下去喔!我一定盡全力幫助你的!」醫病雙方對望了
一眼,眼神中傳遞的盡是溫情與鼓勵。

看完門診的小資特別來到病房區「訪友」,見到相識的護理人員,立刻就
能喊出她們的名字,逗得一群護士笑呵呵地圍繞在他身旁,聽他一首接一
首唱著歌曲……

一場回診看病,也像是探訪老友的省親記,主客雙方都笑開了臉。

眼見小資的病情獲得控制,人也變得精神十足,主治醫師王立信欣慰地表
示:「他是個很成功的個案,證明愛滋病患只要儘早跟醫師合作,還是很
有希望!」

長期照顧小資的護理人員江惠莉也說:「他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對
於任何一個愛滋病人,我們都不該放棄!」

眾人的愛心滋潤,是幫助愛滋病人打開心門、重燃生存希望的一帖良劑。
對小資而言,罹患愛滋病後,他的人生從黯淡無光到漸露曙光,甚至對生
命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這何嘗不是大家共同努力所造就的成果!



血液、體液是主要感染媒介


然而,在現代社會堙A因為對愛滋病的認識不足或誤解,多數人一聽到「
愛滋」,仍不免心生畏懼,甚至將愛滋病人視為罪人、怪人而存有排斥觀
念;其實只要正確認知它的傳染途徑,就會發現愛滋病人沒有那麼可怕。

愛滋病毒主要藉由體液接觸感染。一位愛滋帶原者,其血液、精液、陰道
分泌物及乳汁等,都有可能是病毒的傳染媒介;感染途徑主要經由性行為
或血液傳染,如接受被愛滋病毒污染的血液、共用注射針頭或消毒不良的
醫療設備;此外,一個帶有愛滋病毒的母親,也會經由母體垂直感染產下
愛滋寶寶,或餵哺母乳傳染給新生兒。

由此可知,愛滋病絕非同性戀或性工作者的專利。根據聯合國最新報告指
出,愛滋病患者正從過去同性戀、吸毒者和性工作者,擴散到婚外性行為
。以歐美為例,最初發現愛滋病時,男同性戀者的確佔大多數,但目前全
世界愛滋病患中,已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是異性戀者;而在台灣,異性戀
患者也有逐漸攀升的趨勢。

根據衛生署資料,一九八六年台灣發現第一宗國人感
染愛滋的病例,患者是位男同性戀;但到了二○○一
年三月的感染統計,異性戀者佔愛滋總人口的百分之
四十五,亦即台灣有將近一半的愛滋患者並不是同性
戀。可悲的是,很多無辜女性是因配偶的濫交受感染
而不自知,甚至產下愛滋寶寶。

所以,愛滋防治不是少數人的工作,應該全民參與。

雖說愛滋病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傳染病,其傳染
速度已遠遠超過中世紀的黑死病鼠疫,每天全球的帶

原者都以好幾萬人數在增加;但一般民眾也不必過於恐慌,除非直接碰觸
感染源,否則是不會有被傳染的危險。

美國艾倫戴蒙愛滋病研究中心主任何大一就指出,愛滋病毒無法在空氣中
存活,同時怕熱、怕消毒藥水,即使它進入胃腸道,膽汁也會分解愛滋病
的脂肪包膜加以破壞,使它失去感染能力。

他強調,除非體液、血液直接接觸,例如性交、共用針頭、輸血或母子垂
直感染等,病毒才能傳播;生活中的握手、擁抱、一起吃飯是不會造成傳
染的,如果不放心,只要在餐具或衣物上,加上漂白水消毒,即有很好的
防護效果。



做好基本防護,染病機率並未高於其他傳染病


站在醫療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要如何使愛滋患者獲得妥善的照顧,同時又
能保護自己不被感染呢?

「了解愛滋、同理愛滋,建立對愛滋病的正確觀念,才能做好第一線的照
護。」花蓮慈濟醫院副院長、亦是感染科主治醫師王立信說。

王立信指出,目前並無任何證據顯示,醫護人員比一般人更容易感染愛滋
病;據了解,目前雖有醫護人員罹病,也是個人因素感染,與照護病人的
工作無關。

但是否在照護愛滋病患上全無風險?王立信表示,醫護因照顧而感染愛滋
病毒的機會雖然不大,但因愛滋病人常有伺機性感染的疾病如結核病,仍
然可能對醫護人員造成危害,一旦抵抗力不夠,就可能會被傳染,不可不
小心。

王立信進一步指稱,其實愛滋病和B型、C型肝炎的傳染途徑一樣,都是
透過血液或體液傳染,就感染管制上,應與防範B肝、C肝的觀念一樣。

若要認真追究,很多病人都可能有B肝及C肝病毒,只是不被知道而已;
因此他建議醫護人員,要把所有病人都當成有潛在的傳染危險,不論病患
有無B肝、C肝或愛滋病,都要避免直接接觸他們的血液或體液,假如需
要碰觸時,做好防護是有必要的。

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曾於一九八七年提出全面防護措施(
Universal Precautions),提醒醫療工作人員在照顧上切實遵行。其主
要措施包括:照護前後要洗手;接觸血液、體液、黏膜等要戴手套、穿隔
離衣、戴口罩及護目鏡;預防被針頭等尖銳物品扎傷;急救時避免施行口
對口人工呼吸;醫護人員若有傷口,應避免直接與患者接觸等。

醫護人員若能做好基本防護,則不論是幫愛滋病人看診、檢查、開刀或護
理,感染機率都不會比照顧其他疾病來得高。

至今為止,台灣曾發生過三起護士扎針、抽痰不慎,讓愛滋病人的血液、
痰液濺到眼睛黏膜的例子,但經過預防性的用藥以及一年半的追蹤後,愛
滋病毒(HIV)檢測都呈陰性反應。因此,醫療人員在照顧上是需要小
心,但也不必過於擔心。



要隔離病毒,而不是隔離「人」


「在這種大家會小心謹慎防範的地方,其實反而是最安全的。」台北榮總
感染科督導蘇逸玲說,早期在榮總曾發生過醫師不願為愛滋病人開刀、護
士害怕進病房的現象,但隨著愈來愈多人對愛滋病有正確認識,這樣的情
況已漸漸減少了。

已有十六年照顧愛滋病患經驗的她,強調「職前教育」的重要性。她談及
,早期被分派來照顧愛滋病人的護理人員都是她親自帶著做,先是指導照
顧技術,接著教她們如何與病人交談、了解病患心理;如今在榮總感染科
仍沿襲這樣的習慣,當新進的護理人員看到經驗老到者的正確示範,恐懼
感就會大大減低。

「我常會跟護理人員講,我們照顧上是在隔離病毒,而不是隔離他這個『
人』!」蘇逸玲說,除去對疾病恐懼的外衣,其實愛滋病患與一般病人無
異,他們也需要被尊重與關懷,特別是因其常被社會貼以「同性戀」、「
性濫交」、「毒癮」等烙印,以致他們內心更顯敏感與無助,醫護人員在
照護上應多用鼓勵的話,以減輕病人心靈的痛苦。



及時治療控制病情,可以重返社會貢獻


而事實上,得到愛滋病也不見得就沒得救,在醫療科技愈益發達的現代,
醫界在治療愛滋病上也迭有突破。

王立信表示,美國從一九八一年發現首例愛滋病以來,愛滋病死亡人數逐
年攀升;但自一九九五年華裔何大一博士研發出雞尾酒療法後,愛滋病的
死亡率已持續在降低中;就臨床經驗上,以雞尾酒療法治療愛滋病,是可
以殺死體內大半的病毒,而使病患的病情獲得很好的控制。

他並以小資為例強調:「即便患者血液中的CD-4(淋巴球輔助細胞)
小於三百時,才開始治療,都不會嫌晚。」因此,他呼籲所有愛滋病患切
勿諱疾忌醫。

王立信指稱,多數經過雞尾酒療法治療的愛滋病患,甚至都可以出院回家
過正常人的生活,有些還能重返工作崗位繼續服務社會,只需定期回門診
做追蹤治療即可。

轉個角度看,就像很多慢性病患一樣,愛滋病患者只要按時持續服藥,病
情就能獲得控制,一樣可以享有很好的生活品質;唯一比較遺憾的是,愛
滋病毒只能控制,卻無法根治,故患者切忌停藥,因為任何一次忘了吃藥
,都可能造成抗藥性產生,不可不注意。

蘇逸玲亦肯定地說,在榮總就有很多愛滋病人因得助
於雞尾酒療法,而得以回到社會貢獻心力,其中不乏
在藝術創作上有特殊才藝者;也有病人在身體狀況漸
恢復後,還回來榮總感染科做志願服務。

「你們潛力都那麼棒!不活著出去多可惜啊!」一向
快人快語、又具古道熱腸的蘇逸玲總是這麼對住院的
病人說,藉以激勵他們對抗疾病的勇氣。

另一方面,她也嘗試組織愛滋病友聯誼會,希望透過
病患間的相互加油打氣,以及號召家屬們的共同參與

,讓親情和友情的力量共同灌注,以使愛滋病患增加生存的契機。

而在生活照護上,蘇逸玲也發現,愛滋病人的生理疼痛大多可以控制,卻
常常吃不下飯,以致身體愈來愈瘦。此時,她便會教導用一些中藥材,如
用黃耆、紅棗及枸杞子煮湯喝,可以增加免疫力;若病人口腔黏膜病變,
痛得吃不下東西,也可把水果打成汁。

若是病患順利出院,蘇逸玲還會指導家屬包括食衣住行等照顧法則,諸如
多用鹽水嗽口可預防感冒、衣服要穿得暖以免受寒、冷氣機濾網要常清洗
、不要養寵物以防被其他病毒侵襲等……所有她想得到的居家保養之道,
全部傾授而出,儼然是位慈祥又熱心的老大姊。



讓生命永不喪失希望


「永遠要給病人希望!」是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即使病人已病入膏肓
、瀕臨死亡邊緣時,她還是要給他希望。

給他什麼希望呢?有著宗教悲憫情懷的蘇逸玲說,是給病人往生極樂世界
或回到天主身邊的希望,也就是灌輸他們「死亡不是終點」的觀念。

在她所照顧的愛滋病人中,年紀才三十出頭的阿榮,對於自己染上重病感
到難以釋懷;而隨著病情逐漸惡化,他的意志更是消沈。

「你得了愛滋病,並不會馬上就死亡啊!最起碼你還比其他突然發生意外
往生者,有更多時間去做生涯規畫啊!」蘇逸玲想傳達的訊息是,生涯規
畫不只限於求學、就業、退休,而應涵蓋到臨終前的準備。

因此她很認真地告訴阿榮:「生命的意義不在它的長短,而在於活在世間
是否能無愧於己、是否對社會有所貢獻、對父母知所報恩?」

後來阿榮出了院,聽從蘇逸玲的話,回到他農村的家鄉與父母同住盡孝道
,並繼續從事裝潢業;雖然最後他還是不敵病魔走上死亡一途,但臨終前
他卻寫了一首詩來感謝她,信中敘述著,是因她的當頭棒喝,才使他在最
後的人生路上開啟了智慧。

「即使他死了,卻也悟到了!」蘇逸玲說。

人生有來有往,這是蘇逸玲多年來照顧愛滋病人的領會,不管最後病人是
平安活下來或者走向死亡,她都懷抱著「陪他們走一段」的心態,給予信
心和鼓勵。



※※※


什麼是愛滋病?


愛滋病是從英文AIDS的發音翻譯過來的,醫學正式名稱為「後天免疫
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yndrome);是被愛滋病毒(H
IV)感染所引發的疾病。

「後天」是指此病非與生俱來;「免疫缺乏」是指愛滋病毒會摧毀人體免
疫系統;「症候群」是指病人會出現一系列的症狀。

某些病菌隨時在等待機會去侵犯身體已經被愛滋病毒破壞的人,這就是所
謂的「伺機性感染」;伺機性感染是愛滋病人死亡最直接的原因。愛滋病
毒不是直接致人於死,只是讓人虛弱,然後讓肺囊胞蟲或肺結核菌伺機把
病人殺掉。只要避免伺機性感染,並且維持身體狀況良好,仍有活命的機
會。

愛滋病毒會躲在病人的免疫細胞堛纗F十多年而不引起任何症狀,這就是
「潛伏期」;最後會破壞人體內重要的免疫細胞:T4淋巴球。在這之前
,帶原者也許不會發病成為愛滋病患,但是病毒還是會在體內繁殖,並經
由血液或體液傳染給別人甚至自己的胎兒。

愛滋病的症狀相當複雜,大致可分為三類:

一,因免疫系統受損,所引起的各種伺機性感染:其中以肺囊胞蟲肺炎最
嚴重;其他包括肺結核感染;口腔白色念珠菌感染;弓形蟲感染侵犯腦部
引起嚴重頭痛、痙攣、昏睡等;帶狀泡疹、單純泡疹引起的皮膚病變;隱
孢子蟲感染引起嚴重下痢;巨細胞病毒感染引起視網膜病變造成失明等。
二,伴隨而生的腫瘤:如卡波西肉瘤。三,因神經系統受侵犯所引起的神
經精神症狀:如記憶力喪失、精神錯亂、癡呆或是性格改變等。

由潛伏期到發病的時間從六個月到十年以上都有可能。發病後還可存活多
久?在已開發國家平均是兩年,開發中國家則是六個月;近年雞尾酒療法
發明後,若經由適當的治療且持續服藥,有可能存活得更久且維持不錯的
生活品質。(資料來源:中華民國預防醫學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