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腳
 ˙攝影筆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回精舍過年
◎阮義忠、袁瑤瑤

五代同堂的濃濃年味

連續三年我都在精舍過年,今年格外有滋味,因為我在臘八那天皈依了證
嚴上人。以前有點像做客,如今是回家團圓!

年夜飯桌數回回增加,今年更席開一百三十桌,而最最特別的就是,師公
印順導師也一同圍爐。加上許多一家三代相偕而返的慈濟人,真是不折不
扣的五代同堂。也因為如此,上人顯得格外歡喜,向弟子們說了好幾次:
「今年我也有紅包喔!」

日頭從海上浮起,亮麗的光線照到精舍,將大年初一的早上遍灑光明。上
人陪師公來到大殿前,觀賞喜氣洋洋的祥獅獻瑞。眾弟子在討得吉利之後
,快樂地簇擁著以輪椅代步的師公,隨侍上人在熱鬧滾滾的園遊會繞了一
圈,來到麵包樹下「大愛讓世界亮起來」的攤位。

黃思賢率先示範,在紙箱內投入一張鈔票,大夥兒便齊聲高唱「大愛──
讓世界亮起──來──」!

這個遊戲大家百玩不膩,因為在它的背後,有著上人對所有弟子的殷切期
許:若是人人都能祝福自己,時時擦亮那一念愛與善的明鏡,在人心淨化
之後,社會必定會祥和,世界也就無災難了!

傳統年味在e世代是愈來愈淡了,但我在精舍所感受到的,卻是愈來愈濃




一條璀璨的項鍊

園遊會有六個攤位:「大愛讓世界亮起來」、「民俗節慶」、「慈樂飄揚
」、「慈濟人文」、「孝道親情」以及「慈濟大藏經」。來過節的會眾們
以攻站的方式一一過關,就可用拼圖組成精舍大殿的前景,並在殿前留影
,將所得的拍立得照片在卡片上貼成通關證書。

「慈濟大藏經」的攤位是戶外影音棚,座落於最外沿的草籬邊。由許榮耀
、簡月嬌夫妻發心購置的巨大新式投影設備,在白日也可放出清晰的影像
。這對夫妻在許多年來,負責上人每場開示和所有大型活動的影音控制。
那幕前無數精采的演出,都有著他倆在幕後默默的支援和用心的付出。

螢幕上不時放映著「二○○二年慈濟大藏經」、「盤山過嶺」和「藥師經
序曲」等VCR。此外,海內外的慈濟人還會拿起麥克風暢談做慈濟的心
得。大夥兒坐在咖啡座上聽演講、欣賞節目,溫馨又悠閒。

在一個節目空檔,主持人慈韻帶動大家玩一個遊戲──先是一個人被點名
上台,然後一個拖一個,到後來就成了這麼一大排:右起慈韻(慈濟廣播
節目名主持人)、袁瑤瑤(《看見菩薩身影》和本文共同作者)、李明香
(靜思手語隊創隊元老)、楊美瑳(杜俊元的夫人、高雄公關組和鼓山一
組組長)、簡月嬌、許榮耀和陳重豪(花蓮區慈誠隊)。人人照著口令邊
打拍子邊唱和,十足的菩薩遊戲人間!

他們的個性、年紀、職業和生長背景都不同,站在一起卻是這麼和諧;原
本是一顆顆未經加工的寶石,卻被上人打磨發光、串成一條璀璨的項鍊;
來自四面八方,卻都在慈濟世界找到了適當的位置,在發揮良能為眾生服
務時,體會到珍貴的生命價值。



最好的祝壽方式

每逢在精舍過年都會讓我感受到,慈濟真是名符其實的「天下第一家」。
除夕前幾天,老少菩薩們就陸續雲集,幫忙大掃除、準備年菜或是布置園
遊會。初一上午開始,從全省以及海外來賀歲的慈濟人更是川流不息。其
中最特別的一團,就是「大愛電視台名主持人」呂秀英一家。

呂秀英除了主持「細說慈濟」,也是靜思手語隊員,更身兼「靜思寰宇慈
濟情」、「父母恩重難報經」、「藥師十二願」等手語舞台劇的導演,以
及大型活動的場面總調度;工作這麼忙,卻沒有耽誤身為慈濟委員幹部的
職責。她的能幹常讓許多男子漢自嘆不如;但也因為個性直爽,有時會帶
著幾分「衝」。

這個共有三十九位榮董、七位慈濟委員的大家族,是到目前為止,我所知
道的最大菩薩家庭。在過年期間,火車票、機票都一位難求的情況下,總
共有二十六位家族成員於初一傍晚由台北風塵樸樸地開車回來。

初二是呂府大家長呂傳銘老先生的八十歲大壽,兒孫選擇了一個最好的祝
壽方式──回精舍過年。初二清晨,一家大小,就連小朋友也在四點鐘就
起床參加早課,將誦佛功德回向給呂老先生。除此之外,所有成員相偕前
往園遊會攤位攻站過關。他們不是應景,而是身體力行表達對上人的敬、
父母的孝,更以身作則,給了下一代千金不換的愛的教育。

初二早上,全家浩浩蕩蕩地參加了志工早會,呂媽媽心得分享時,緊張地
除了感恩上人之外,幾乎說不出別的話來。然而,她握著麥克風、漲紅了
臉的模樣,卻勝過千言萬語,贏得所有人熱烈的掌聲。會後上人誇呂媽媽
能幹,把兒女帶得那麼好;呂媽媽卻說,其實是上人會調教。

呂秀英蹲在兩位母親前方,一位是生身母親,一位是慧命的母親。只見她
笑瞇瞇地,露出前所未見的溫柔。



慈濟歷史上非凡的一章

只要上人在會客室一坐定,就會有一波又一波的弟子前來拜年,而讓我印
象十分深刻的,是一位瘦瘦小小、戴著毛線帽的僂背老人。上人一見他到
來,便立即從座位起身迎上前去,彎下腰關心地問道,你最近好嗎?

每當看到上人和小老百姓相處的情形,就會讓我感動不已。他們在上人心
目中的分量往往勝過達官貴人,而無論在世俗的眼光中他們是多麼不起眼
,上人總能看到每一個人的非凡之處。

大多數人挨近上人,總是巴不得在他身邊逗留久一點,而這位老榮民卻是
和上人互給了一個紅包之後,轉身就走。雖然駝到腰都直不起來,他的動
作卻異常敏捷,在徠師父的帶領下,咚咚咚咚地走到師公的寮房,又是拱
手拜個年、呈上紅包後調頭就走,腳步快到讓人跟不上。我還在穿鞋子,
他已經走到了長廊的另一頭。從鏡頭中看去,那背在身後的雙手和別人不
一樣,空空地朝上兜著。

原來,他在花蓮海邊撿了十三年玫瑰石,背就是這麼撿彎的,雙掌也是這
麼兜慣了石頭。在漫長的歲月中,他頂著烈日吹著海風,辛辛苦苦撿石頭
所賣的錢,卻捐作善款圓了一席慈濟榮董。他此生有四次差一點死掉卻都
僥倖逃過,所以認為上天有事要他做;一心想行善,卻不知如何著手,總
覺得積蓄交給上人最放心。也正因為如此,他那原本單薄的力量,在匯入
大愛的長河之後,起了無可限量的作用。

他就是大愛劇場「橘色黃昏」的主人翁,今年已八十八歲的陳才。他的事
蹟感動了很多人,使之起而發願、無私付出。他平凡的一生,已成了慈濟
歷史上非凡的一章。



守之不動,億百千劫

上人常說,他最喜歡的句子就是《無量義經》中的「靜寂清澄,志玄虛漠
,守之不動,億百千劫」。

記得慈濟三十五周年慶,姚仁祿在布置靜思堂博覽會時,指著一面牆上的
這四個句子問我:願不願意用照片來表現它的意境?若是可以的話,整面
牆都讓我來發揮。那時,我直覺地回答:「這可難囉!」

這些文字是什麼意思呢?上人講述經典時曾開示,「靜寂」即心不動念,
心靜,意志即清淨,心能平靜,智慧就會明朗,判斷力也會增強。大菩薩
的精神清淨明朗,可以很正確地判斷是非,因為他們心境寬闊,志玄虛漠
、毫無貪求,凡事只要有利於大眾,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菩薩的心
是以為眾生服務為目的,這種志願並非短暫的,而是從初發心開始,經過
億百千劫都不會退轉。

年初二傍晚,上人從會客室走出來,在觀音殿的窗旁停下腳步,靜靜地望
向外面。背光下,上人的身影和窗框線條形成單純至極卻又浩大無量的意
象;微亮的地板反射著飛逝的光陰。

「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這十六個字浮現在我
的腦海堙A使我毫不遲疑地拿起相機、框取構圖──用我的眼睛、也用我
的心,虔誠地留下這幅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