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愛在南非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預見下一個十年
◎歐君萍
有「彩虹國度」、「黃金之都」美譽的南非,
觀光客視野之外,許多原住民長期生活在貧困中;
南非慈濟志工十年耕耘,
從關懷、救濟,到給予職訓、培訓在地志工,
期待從根本改善原住民生活。




蔚藍的海洋,廣闊的天際,還有一望無際
的草原,南非是非洲物產極為豐饒的國家
,處處充滿了色彩和生命力,有「彩虹國
度」、「黃金之都」的美譽;但是生活在
這塊土地上的原住民,卻始終無法和這片
美麗的景致畫上等號。

十七至十八世紀,歐洲殖民者先後侵入南

非,大肆掠奪資源,為了壓制原住民的反抗,英國殖民者和荷蘭後裔於一
九一○年聯合建立了白人統治政權。在白人高壓統治和種族隔離政策下,
原住民幾乎沒有人權可言。直到一九九四年曼德拉當選總統,白人統治的
時代宣告結束,黑白種族隔離政策走入歷史,原本不均的社會資源也開始
重新整合。

然而根據南非人權協會一項報告指出,當時仍有兩千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下
,政府的反貧困計畫僅僅救助了三百萬窮人;大多數原住民仍然不得不忍
受種族歧視的衝擊和被拒絕享受多種服務設施。



一九九二年,慈濟種子落地


約翰尼斯堡( Johannesburg ,簡稱約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也是商業中
心;約堡的第一顆慈濟種子是由現居英國的黃丁霖夫婦播下。

黃丁霖曾長居南非八年,移民英國後,有緣認識慈濟;於是在一九九二年
返回南非視察業務之際,集合當年一同胼手胝足的僑界好友,成立了慈濟
聯絡點。

「旅居南非的僑胞愈來愈多,若遇緊急危
難時,不能沒有同胞的關懷與協助。」黃
丁霖表示,當年他隻身到南非打天下,舉
目無親,歷經不少波折,幸賴一些華僑的
幫助,才慢慢度過難關。「如今事業有成
,我更應對僑界有所回饋。」

一九八九年吳國榮攜眷赴南非協助姊夫黃

丁霖處理商務;不久,黃丁霖夫婦轉往英國定居,南非的慈濟志業也全權
交由吳國榮負責推動。

「我到南非之前,不認識慈濟,也不知道慈濟在做什麼;接下會務後,剛
開始都是看《慈濟》月刊、《慈濟道侶》上刊登的報導,學著台灣或美國
慈濟人的方式來做慈濟。」要在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南非社會推動慈濟
志業,可說是困難重重,吳國榮和二十名會員只好「照本宣科」,參照台
灣、美國等地慈濟志工的工作模式,從關懷收容華僑的「康寧敬老院」開
始,踏出慈善工作的第一步。

隨著志工人數的增加,約堡慈濟人漸漸將關懷的觸角延伸;目前固定關懷
的收容機構有十個,包括:康寧敬老院、晨星殘智障收容所、智障收容中
心、腦性麻痹中心、受虐兒童中心、孤兒希望之家、盲人之家、德蕾莎修
女之家,以及資助小麻雀基金會五十位輕微智障青年學習技藝、補助亞歷
山大慈濟大愛屋六十九戶貧民。



濟貧工作,從約堡擴散


「剛到南非,眼見所及都是白人的高級住宅,根本就不像我們想像中的非
洲國家。可是一到鄉下,原住民沒得吃、沒得住,甚至可能連一件禦寒的
衣服都沒有,真是窮啊!」慈濟委員施鴻祺一九九○年將事業由台灣遷往
南非,在雷地史密斯設廠,並開始在當地推動慈善工作。

「南非的華人很少,要在這堸絲O濟,一切得從零開始。」南非雖是一個
多元種族的社會,但亞洲人僅占百分之三,其中來自台灣的只有幾千人;
施鴻祺曾在雷地史密斯的台商住宅區挨家挨戶拜訪,希望號召更多人一同
參與慈濟。

「要台商來參加茶會很容易,但要他們捐
錢,往往會被拒於門外。」在南非推動慈
濟初期,施鴻祺碰了許多釘子;不過他並
不灰心,反而投注更多心力,甚至有一次
從約堡下了飛機,他便巡迴南非各大城市
舉辦慈濟茶會,半個月後才回到雷地史密
斯的工廠處理公事。

「有一次我到約堡辦茶會,無意中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廣告寫著『慈濟人回
娘家』,原來那是吳國榮刊登的廣告,他想藉此把一些散居在南非各地、
曾是慈濟會員的華人,找回慈濟在南非的『家』。」

因為那則廣告,施鴻祺才知道約堡已經有慈濟人在推動濟貧工作,於是主
動跟吳國榮聯絡。

「團結力量大!」吳國榮形容自己彷彿沉溺在大海中,突然找到一根救命
的浮木,做慈濟從此有了方向和準則;於是他與施鴻祺一起在約堡、雷地
史密斯兩地推展慈濟志業,逐步將大愛種子播撒在窮困的原住民部落。



不畏艱險,深入服務原住民部落


「十年前的南非,華人非常少,光靠我們約堡幾位台商做慈濟,力量實在
太小;所以一聽說德本有位張姓台商很喜歡幫助貧苦的原住民,我二話不
說趕緊去拜訪他。」施鴻祺「歸隊」之後,吳國榮又積極將慈濟愛的種子
向南播種。

「吳國榮和黃丁霖從約堡開了將近七小時的車到德本來看我,一到我家,
就對著桌上供奉的西方三聖頂禮,還喊我『張師兄』,真的把我嚇了一大
跳!」張敏輝回憶道。

一九七二年,在台灣針織廠工作二十年的張敏輝,以技術員身分隨廠前往
非洲史瓦濟蘭;一九八一年轉往南非德本開設成衣廠。在非洲二十多年的
生活經驗,讓他深刻了解南非原住民的貧苦。

「我以前也很想做救濟工作,只是不知道方法。」加入慈濟後,張敏輝經
常帶領廠堛滬鴞磳蟑工,和慈濟志工一起進入貧困的部落發放,到孤兒
院、老人院慰問關懷,也在偏遠的山區學校頒發清寒獎學金。即便曾在探
訪貧戶時,遭劫車歹徒槍傷,仍不改他將原住民朋友視為親眷、長期關懷
的初衷。

一九九三年七月,慈濟委員莊美幸從台灣來到德本靜養,養病之餘也在德
本展開濟貧工作,德本的慈濟會務從此愈來愈有規模。

「莊師姊一直想要幫助街頭上無家可歸的人,但她只是家庭主婦,語言不
通加上地緣不熟,所以我主動幫忙;沒想到這一幫,就把我牽進慈濟大家
庭了。」潘明水於一九九○年移民南非德本,本著幫一位弱女子行善的「
英雄主義」心態開始接觸慈濟;然而做著做著,現今的潘明水不但為原住
民設立了五百多個職訓班,且培育出多位祖魯族志工,還搖身一變成為祖
魯人口中的「勇士」!



台灣愛心衣,溫暖數萬貧民心


施鴻祺說,南非彷若天堂與地獄的結合──有文明先進的都會,也有鐵皮
屋稀疏散置的鄉村原野,貧富差距懸殊,社會問題嚴重。

約堡雖是南非最大的商業城市,然近幾年失業率高達近五成,治安嚴重惡
化,所有商店除超市外,都裝有鐵柵欄,柵欄外僱有專人把守;在絕大多
數城市都是購物黃金時間的夜晚,約堡卻沒人敢冒險開門營業。

一九九四年南非總統大選後,失去政權的白人,也逐漸捲入高失業率的漩
渦;因此慈濟的發放名單中,白人亦不在少數。

施鴻祺表示,南非慈濟人曾於一九九四年
自台灣募集兩貨櫃的衣物進行發放,此舉
嘉惠了近兩萬名亟需暖衣的貧窮人士,引
起很大的回響;一件舊衣,對貧窮的人而
言卻彌足珍貴,因此施鴻祺結合台灣慈濟
志工楊亮達等人,於翌年再度發起募集舊
衣的愛心活動。

由台灣民眾熱心捐贈的舊衣計十五個貨櫃,在南非的德本、約翰尼斯堡、
東倫敦、伊麗莎白港、開普敦、雷地史密斯等地及史瓦濟蘭共和國進行發
放。

「這次冬衣發放,將慈濟人的愛心由線擴及到面,也真正將慈濟不分種族
、宗教的大愛精神傳遞出去,讓慈濟在南非的腳步踏得更深、更紮實。」
施鴻祺說。

而那次發放,也讓剛認識慈濟的潘明水投注全副心力。「因為要發放那十
五個貨櫃的舊衣,我才有機會深入德本鄉村的原住民部落,了解他們的窮
與苦,於是興起協助原住民婦女開辦裁縫職訓班,進而帶動她們從受助者
變成助人者,奠定慈濟在南非本土化發展的基礎。」

張敏輝則說,各地志工在那場大型發放後,彷彿一列加滿煤炭的火車,在
菩薩道上疾駛了起來。



培訓本土志工,關懷自己同胞


經過十年的努力,南非從原先只有二十個會員,成長至今日擁有兩千多位
會員;從約堡跨出慈善第一步,如今足跡遍布南非七大城市,包括第二大
城開普敦、司法首都布魯方登等地的志工人數都在成長中,會務也愈見規
模。慈濟南非聯絡處遂於二○○三年初正式升格為分會。

「南非慈濟人的凝聚力很強,我們絕對貫徹上人說的『合心、和氣、互愛
、協力』八字箴言。」南非分會負責人施鴻祺說,目前約堡慈濟志工做得
最有成績的是機構關懷,德本的職訓班和祖魯族社區志工已有台灣經驗的
雛形,而雷地史密斯的志工則在教育志業的推動上不遺餘力。只要任何一
個聯絡點舉辦大型活動,南非所有的慈濟人一定全體總動員,相互支援。

約堡聯絡處負責人簡菘伯說,約堡的慈青人數眾多,但很多人在畢業之後
,就返回台灣或到美國工作,因此他們想帶動更多有能力助人的原住民朋
友成為慈濟志工,才是長遠的考量。

「未來十年,我們希望在各級學校認養成績優秀的原住民孩子,不僅在學
業上給予學雜費用補助,也能將愛的種子植入他們的心田,期待他們將來
步入社會後,再將這分無所求付出的愛散布出去。」簡菘伯說。

施鴻祺信心滿滿地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南非定是一塊充滿愛心的土地





慈濟南非分會各聯絡據點服務項目


約翰尼斯堡 Johannesburg

.每個月提供十所機構食物和民生物資
.冬令濟貧發放

雷地史密斯 Ladysmith

.興建六所慈濟小學
.每月貧戶發放
.每星期街頭供食
.關懷托兒所、孤兒院、殘障院
.開鑿三十八口水井

德本 Durban

.成立五百二十四個職訓班
.原住民社區志工培訓
.定期援助聾啞學校經費與民生物資
.關懷殘智障收容所

普利多利亞 Pretoria

.定期慰訪孤兒院
.冬令濟貧發放
.資源回收與環保

布魯方登 Bloemfontein

.關懷孤兒院、殘障院、精神療養院等
.冬令濟貧發放

開普敦 Cape Town

.街頭流浪者、收容所、貧民區、難民營慰訪與發放

新堡 Newcastle

.冬令與耶誕發放
.關懷老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