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與海盜相遇
◎呂媛菁
漁船鏗鏘的引擎聲,響徹寧靜的高雄前鎮港灣,
看著船隻由遠而近,從小黑點換化成偌大的船身,
岸上民眾再也按耐不住高漲的情緒,
「看到了!看到了!」聲嘶力竭地嘶吼著,
只為證明高順六十六號漁船船員全部平安歸來。




船身進港吃浪起伏,將油墨般的海水掘犁成翻白的浪花;忽高忽低的船桅
,牽動著所有船員家屬的心緒;能夠歷劫歸來,所有船員和家屬內心的感
受一致──感謝天、感謝地、感謝所有一起為他們祈福的人。

「站在甲板上遙望到自己的故鄉,心情也
跟著激動起來!」船長洪博裕說。三十年
跑船經驗,來往海上,足跡遍及五大洲三
大洋,無數次航向海洋又返回陸地,出航
、進港這樣的動作,對他而言早已成為例
行公事;但這次歸來,看到眼前的家園,
由一線扁平的亮白變成真實有如高大的城
堡,不僅讓他血脈賁張,眼眶也不禁泛紅



原本七天可以結束海上作業返港,卻因在印尼北蘇拉維西省(Sulawesi
Utara  ) 北方海域,遇上海盜劫船,猶如電影般的情節,真實地在海上上
演;然一個善念的啟發,讓二十四條人命,在生命攸關的渡頭,平安脫險
……


一把閃亮的尖刀,架在他的頸子上……
他心想:「雖然漁船遭劫的消息時有所聞,
但不會真的發生在我身上吧?」



高雄籍高順六十六號是一艘專門載運印尼、台灣兩地漁獲的運輸船,民國
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六點半,自印尼畢棟港完成貨物裝卸工作後
,結束二十多天的海上搬運作業,離開港口向北航行,準備返回高雄港。

適逢耶誕假期,熙熙攘攘的人群及絡繹不絕的歡笑聲,讓原本平靜的港口
,在閃爍霓虹燈的陪襯下,顯得熱鬧無比。

海上波光粼粼,寂靜無聲,只有達達的馬
達聲,與逐漸被拋在腦後的喧囂繁雜、燈
紅酒綠,形成強烈對比。

洪博裕從船頭走到船尾,四處巡視一番,
確定安全無誤後,一如往常進入船長室內
,翻開昨夜看到一半的印尼文日常用語詞
彙繼續研讀。

十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洪博裕隨著船隻作業到印尼,開啟了他學習印尼
文的機會,一來為工作方便,二來則是自己的興趣。這幾年下來,他的印
尼話能說能寫能溝通,都是靠自己照著書本一字一句學來的;而這個讀書
的好習慣,也成為他在漫長航程中,最佳的精神慰藉。

看看時間,時鐘指著接近十點三十分,該是上床的時間了。洪博裕自十九
歲開始跑船以來,始終維持著規律的生活作息,就連狹小的船長室,也是
整理得井然有序;不到兩坪大的空間,擺上書桌後,走道僅容一人通過,
書籍、衣物、甚至連船上用來對外聯絡的通訊器材、電線等,他一樣將它
們堆放得非常整齊。

下午的漁貨裝卸作業,讓疲累的洪博裕一下就進入甜甜的夢鄉。

忽然間,他感覺到脖子一陣冰涼,驚醒後,發現一把閃亮的尖刀,正架在
自己的頸子上。

「手腳伸出來!錢在那堙H」三名蒙面海盜,操著印尼口音催促著他,並
不時亮出尖刀,逼得他只好乖乖伸出雙手就範。

一陣翻箱倒櫃後,海盜拿了抽屜內所有的美金,走出船長室,留下雙手雙
腳被塑膠繩綑綁的洪博裕。

「這該不是作夢吧!」經過剛剛一陣的慌亂,洪博裕心媢罹B著:「該不
會真的被海盜劫船吧?雖然漁船遭劫的消息時有所聞,但真的會發生在我
身上嗎?」低頭看到自己手腳上的繩索,卻又令他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


「再不開門,就殺掉所有船員!」
為了保全二十三位船員的性命,他走出洗手間,
放下棍棒、舉起雙手投降……



十多名蒙面海盜,是在高順六十六號漁船離開畢棟港後,即尾隨跟蹤。入
夜,再趁著值班船員打瞌睡不注意時,以拋繩勾住船緣,用迅雷不及掩耳
的速度爬上船。每個海盜手上各拿著兩把長短刀,分別前往船艙、船底,
將所有熟睡中的船員分別綑綁起來,破壞船上對外通訊系統,並將船頭、
船尾上的船名塗改,掩人耳目,逃避警方的追緝。

此時,分別被綁在船上各角落的船員,有台灣籍、印尼籍、菲律賓籍及大
陸籍,大家口中念念有詞,依著自己的宗教信仰,祈求奇蹟出現,平安度
過一劫。

其中,台灣籍的廚師因為和海盜抵抗,手掌不慎被劃傷,鮮血直流;但顧
不得手上的傷口,他跪在甲板上帶領著其他船員,齊誦「觀世音菩薩」名
號。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洪博裕心想如此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他開始試
著用牙齒咬咬手上的塑膠繩,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綑綁在手上的繩子,就
這樣硬是讓他給咬斷了。

掙脫束縛的他,第一個動作即是起身將船長室的門鎖上,拿起衛星電話以
最快的速度撥回台灣。「我們在阿拉呼海域 (Arafura Sea)被海盜劫船,
現在……」

話還沒說完,門外已經傳來陣陣敲打聲,顧不得講到一半的電話,洪博裕
馬上丟下話筒,拿起一旁的鐵棍,準備與撞門的海盜對抗。

七、八名彪形大漢將門鎖破壞後,以長刀直接從縫隙中插入,意圖致洪博
裕於死地。但身高不到一六○公分的他,身手卻非常矯捷,奮力閃躲刀鋒
之餘,還不斷用自己手上的鐵棍,揮打海盜的長刀。畢竟寡不敵眾,海盜
終於破門而入,洪博裕只好躲進船長室內的洗手間。

退居到最後一道防線,又和海盜對峙了三個小時,最後對方一句「再不開
門,就殺害船上所有人員」,徹底瓦解洪博裕的鬥志。

「不只是二十三條人命,連帶也會影響到二十三個家庭;為了保全自己性
命而犧牲他們,我實在作不出來。」於是,他走出洗手間,放下棍棒、舉
起雙手投降,唯一的條件就是希望海盜不要傷害船上其他的人。

再度被降服後,洪博裕被海盜綁得更緊,這次換上堅硬的麻繩,不僅把他
的雙手雙腳綑綁得更紮實,還用膠布蒙住他的眼睛和嘴巴,最後再將他反
綁在航海室內的鐵柱上。如此的手法,就算他有三頭六臂,恐怕也逃脫不
了。


「慈濟?我聽過,在馬來西亞幫助很多窮苦的人。」
海盜首領說完,不但放棄殺人滅口,
還削了一粒蘋果餵食三天未喝一滴水的他……



挾持了三天三夜,海盜害怕聯絡同夥前來接應的行跡敗露,於是將綁在航
海室內的洪博裕移到船長室。在解繩的過程中,洪博裕發現海盜中有印尼
人、也有幾人是操著馬來西亞口音,於是他嘗試著用印尼話和他們對談。

「船上還藏有公司準備的臨時備用金,如果你們答應不殺害船員,我可以
告訴你們藏放的位置。」洪博裕對海盜們誘之以利。海盜們應允。

拿了錢的海盜,態度有些改變,語氣也和緩許多。洪博裕於是順勢開口:
「我知道你們之所以當海盜,是為了家計生活,冒著風險也是逼不得已…
…」

海盜聽了這些話後,亦有所感,於是幫他鬆開眼睛的膠布及腳上的繩索。

根據幾天下來的觀察,洪博裕猜想操著馬來西亞口音的海盜首領可能是馬
來人,試探性地問他:「『慈濟』你有聽過嗎?」沒想到對方馬上回答:
「我聽過,他們常在馬來西亞幫助窮苦的人。」

洪博裕於是馬上說:「我也是慈濟人!其實,我們辛苦賺來的錢,並非全
部用在自己的身上,有些也用來幫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慈濟的話題,
讓海盜首領起了善念,不僅放棄了殺人滅口,還起了悲憫心,削了一粒蘋
果餵食三天未曾喝過一滴水的洪博裕。


假使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
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
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難。

──《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只要出海,洪博裕每天一定會定時打電話回家;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妻子
李英蘭,還在為今天尚未接到先生報平安的電話而輾轉難眠。凌晨兩點,
電話響了,公司總經理吳政豐告知她漁船在海上被挾持的消息,然而由於
通訊系統被切斷,船上所有人員生死未卜。

這個晴天霹靂的訊息,讓李英蘭的腦袋突
然一片空白!強忍住悲傷、激動的情緒。
已是慈濟委員的她,跪在證嚴上人的法相
前誠心祈禱,並冷靜地告訴自己:「要堅
強,因為明天還要面對接踵而來的事宜及
安慰更多的船員家屬。」

天還未亮,公司外面就有不少家屬前來詢

問。掛心失蹤家人的安危,大家的情緒都非常激動,有的人直接破口大罵
,甚至懷疑公司救人的態度不積極。

同時是家屬也是公司員工,李英蘭不僅要按耐住自己擔憂的情緒,還要負
責安撫心急如焚的家屬。「我告訴他們公司一定會盡全力把所有人救回來
;但有的家屬不相信,最後我只好說出:我的先生也在船上,他是船長,
他一定會保護所有船員的安全。」不少家屬看到李英蘭如此堅強,態度因
此轉變,還反問是否需要支援。

李英蘭想起《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中說:「佛告無盡意菩薩,
善男子,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
,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假使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
鬼國,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
難……」

於是,她告訴所有船員家屬:「不管你們信仰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或道
教,希望大家回去後,都能以最虔誠的心祈求諸神保佑家人平安,也要保
佑其他人都安全。我們要以最真誠的心,讓心願上達天聽。」

李英蘭的一番話,不僅讓家屬有如吃了一顆定心丸,連帶也感染住家附近
的民眾,在一場慈濟的社區歲末祝福活動中齊誦佛號,一起為所有船員祈
福。

失去音訊的幾天當中,洪博裕兩名還在念書的子女,在家中的客廳點起蠟
燭,希望藉由燭光指引光明,讓爸爸找到回家的路;他們徹夜不眠,只為
了不讓蠟燭的燭火熄滅。

出事後,親戚朋友紛紛打電話來慰問,面對大家的關心,李英蘭感謝之餘
,也請求大家能將關懷化為善念,一起祈禱漁船、人員能平安歸來。


船長夫人看到全體船員平安歸來,
幾天來的情緒、眼淚,終於宣洩而出;
同時,也深刻體會到:
「好事要做起來囤,不能做來抵。」



眾善的力量,冥冥之中似乎讓事情有了轉機。由於印尼軍警已在海上展開
搜捕行動,被挾持的第四天早上,海盜將船上所有財物搜括殆盡,在同夥
的接應下,跳船離開。

發現甲板及航海室一片靜默,洪博裕悄悄地掀開被膠布蒙上的眼睛,確定
四下無人後,鬆了鬆手上的繩索,簡單的扭動一下,旋即掙脫成功。

他馬上起身四處巡視,確定海盜已經離船,正慶幸所有船員皆平安無恙,
才要鬆一口氣時,走進航海室又赫然發現眼前矗立一座荒島,立刻轉舵扭
轉方向,才免除撞山的悲劇。

歷經重重危機,在緊要關頭逃過一劫,洪博裕相信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但
在茫茫大海中,所有對外通訊器材全被海盜切斷,衛星導航系統也遭破壞
,船隻陷入孤立無援中。

洪博裕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倉庫內有兩具受託帶回台灣修理的衛星電話。
找出故障的電話,姑且一試,沒想到竟能發出訊號,附近的漁船接收到他
們的訊號後,馬上前來救援。

接到全船平安的訊息後,李英蘭第一個念頭,就是分別前往船員家屬的家
中道謝,感恩他們幾天下來不斷的祈禱,「代我謝謝你們的主耶穌、謝謝
聖母瑪利亞、謝謝王爺……證嚴上人告訴我們,善是不分宗教的,因為有
了善的力量才能讓大家化險為夷。」李英蘭說。

知道船員被挾持多日未進食,有的則是受傷失血,擔心他們營養不良,李
英蘭也買了一些中藥材,準備為大家補一補。

民國九十二年一月七日下午五點,接獲漁船即將進港的消息,高雄區慈濟
委員不僅準備了湯圓、麵線,為他們壓驚,慶祝他們重生,更前往港口迎
接大家平安歸來。

船未停妥,洪博裕就急著和大家握手,按耐住激動的情緒,他說:「能夠
歷劫歸來,心中有無限感恩。」

看到慈濟人帶著三層的大蛋糕,前來家中為船員「慶生」,李英蘭幾天下
來的情緒、眼淚,終於宣洩而出,抱著慈濟委員痛哭,感謝他們幾天下來
的陪伴;也感恩馬來西亞的慈濟人,因為他們的努力,讓海盜萌生善念,
放了所有船員一條生路;同時,也讓她深刻體會到:「好事要做起來囤,
不能做來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