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不怕吃閉門羹
◎呂媛菁
被忽略、被欺騙、被遺忘,
讓許多獨居長者封閉心門,對人築起一道高牆,
志工以愛和關懷卸除他們的心防……




「咦,這堣ㄛO虎林街七十巷?怎麼隔壁卻是福德街三百巷?」同樣一道
門,卻掛著兩個街名不同的門牌號碼:還有只是一個階梯之隔,門牌號碼
卻差了六十多號……這是慈濟志工初期關懷台北市四獸山區獨居老人最大
的困擾。

三年前慈濟基金會和台北市社會局合作,共同關懷照顧獨居長者;信義區
慈濟志工負責關懷松隆里、中行里、松友里的獨居老人。家住松山商職附
近的蕭秀月,接手的幾件個案都是住在四獸山違章建築中的獨居老人;她
說,剛開始對地形不熟悉時,常常會被門牌誤導,明明李爺爺家隔壁就是
宋爺爺,兩人的地址卻差很多。
「第一次拜訪這個地方的時候,一位好心的榮民伯伯
看我找得滿頭大汗,自告奮勇要幫我帶路。」蕭秀月
說,後來這位熱心帶路的榮民伯伯也成為志工長期關
懷的對象。

很多軍中退伍下來的榮民伯伯,當初基於便宜買下了
山坡上的違建,如今年紀大了,縱使此地生活環境愈
趨惡劣,他們還是無力搬遷。「事實上,隨著年齡、
身體疾病的增加,住在這堛漲悀H家撒手人寰的比例
也正逐漸增高。」蕭秀月說。

而這也正是令長期在此關懷獨居長者的志工,最感遺憾與不捨的。黃鳳月
回憶起日前往生的馬伯伯……






由於過去曾發生不肖分子假冒社工人員,來此騙取老榮民的積蓄,馬伯伯
也是受害者之一,因此他對陌生人存有高度戒心;慈濟人的到訪關懷,他
常常都是擺張臭臉,對志工的噓寒問暖也充耳不聞、視而不見。

為了博取馬伯伯的信任,志工們採取密集拜訪關心。有時因馬伯伯外出而
撲了空,他們便坐在門口等到他回家;鍥而不捨的精神,終於讓馬伯伯為
志工打開了門。

志工注意到馬伯伯家堛犒q燈壞了一直沒有修理,馬伯伯推說沒關係,但
擔心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和痛風的他因屋內昏暗的光線造成意外,志工於
是提議幫他換個燈泡,順便清掃環境。幾番溝通下,馬伯伯才終於答應志
工的要求。

黃鳳月說,屋子整理乾淨後,馬伯伯面露開心的笑容,那情景至今仍在她
的腦海中縈繞。

一次例行的居家關懷,發現馬伯伯痛風發作,全身水腫得厲害,於是五、
六名志工有的抬手、有的抬腳,就這樣半拖半推吃力地將馬伯伯從二樓扛
下送醫。

住院期間,黃鳳月放心不下,常利用上班午休的空檔,到醫院探望馬伯伯
,在病榻旁陪他聊天,「那天我還告訴馬伯伯說,我要回花蓮慈濟醫院當
志工,回台北後再來看他。回來後我連衣服都來不及換就直奔病房,沒想
到病床上已經空無一人,護士跟我們比個地下室的手勢,我的眼淚就開始
不聽使喚了。」

黃鳳月一到地下室的太平間,看見馬伯伯孤零零地躺在那堙A心中更是難
過與不捨,「一個人隻身來台,死後還是孑然一身……」

三年來的持續關懷,讓原本冷漠拒絕關懷的馬伯伯,主動參與慈濟愛灑人
間活動及環保回收工作,最後因肝腫瘤而畫下生命的休止符。馬伯伯的一
生,令她有無限心疼。






同樣住在山坡違建的獨居老榮民胡孔修,在被假冒的社工員騙錢後,堅守
三不政策──不與陌生人接觸、不講話、不開門,讓前來關懷的蕭秀月足
足吃了半年的閉門羹。

「每次都只能在窗戶邊看看胡爺爺。」蕭秀月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胡爺
爺,身體羸弱得有時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一直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大小便索性也在上頭解決。她實在不忍看下去,便自掏腰包買了一些營養
補給品擺在門口,隔著窗戶對胡爺爺說:「爺爺,我沒有惡意,這是給你
吃的營養品。」幾次下來,胡爺爺已經會主動開門,跟志工交談了。

有天夜堙A胡爺爺半夜起床燃燒尿片差點釀成火災,因此被社會局人員強
制送到安養院;還來不及跟胡爺爺道別,蕭秀月隨即又從鄰居的口中得知
,他往生了……

關懷獨居老人已有四年的時間,蕭秀月對於胡孔修感到最心疼,她說:「
胡爺爺被騙錢後,就害怕跟人接觸,也讓他對人產生不信任感。而令我不
忍的是,獨居老人已經很可憐了,為什麼還有人要去欺騙他,造成他晚景
更加淒涼?」

慈濟志工將獨居老人視為自家長輩,以愛和關懷卸除他們的心防,用持續
而綿密的互動打開他們的心門,與長者們培養出有如家人般的濃厚情誼。
蕭秀月說:「走入獨居長者世界的路有艱辛、有挫折,有心疼、有不捨,
但也有歡樂和令人難以忘懷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