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高科技結合愛的醫療團隊
◎黃秀花
透過全方位導航手術系統的引導,
醫療團隊順利避開像蜘蛛網般的血管,
從密密麻麻的神經縫媞C慢摘取,
經過十八個小時的漫長手術,
終於將這顆緊黏腦幹的腦膜瘤摘除。




那天,小妹慧珍臨睡前還跟她鬧著玩呢!怎料到了半夜三點多,巧怡剛爬
上床,卻聽到睡在身旁的小妹大喊頭疼;才一會兒工夫,慧珍先是右半邊
癱瘓,接著出現尿失禁,最後竟然昏迷……

任憑巧怡和媽媽如何拍打都無法叫醒慧珍,媽媽心焦如焚,二話不說,立
刻將十七歲的女兒揹上肩直往樓下跑,送往鄰近醫院就診。



尋找一線生機


到了屏東市區一家醫院,慧珍的瞳孔呈現一大一小,醫師為她照了電腦斷
層,顯示顱內出血兩公分多,立即通知家屬必須轉送高雄大醫院。又一番
折騰後,來到了高雄一家醫學中心,慧珍立即被安排住進加護病房,巧怡
和媽媽則接到一張「病危通知」單,剎時,兩人心都慌了!

在加護病房觀察三天後,慧珍情況終於穩定下來,轉住普通病房。醫師為
她安排磁振造影 (MRI)、腦血管攝影等檢查,發現又有出血現象,且她
的腦瘤長在頭的正中深處部位,壓迫到左視丘和腦幹,這些地方專司右邊
肢體的運動和感覺;醫師說,這個部位的手術危險性很高,小小誤差就可
能導致癱瘓或往生,建議家屬轉送北部大醫院。

要轉到那堜O?巧怡想,與其貿然帶著小妹北上,不如先上網了解醫療資
訊。
她先是看到有醫師用伽碼刀治療腦瘤的例
子,於是透過管道將小妹的檢查報告轉給
該醫師。但醫師看了片子,也是搖頭說:
「已經超過三公分,伽碼刀根本沒辦法治
療。」又說:「腦瘤位置長得太深了,就
算照鈷六十,也沒什麼效果,只是徒增痛
苦。」

連著兩家大醫院的醫師都做了不利的宣判,巧怡傷心卻不絕望,她內心不
斷吶喊著:「一定還有其他辦法可想!」

慧珍在高雄的大醫院住了十多天後,轉回屏東的醫院做復健。那時她仍然
癱軟無力,連坐輪椅都得兩個人左右攙扶才能扛得上去,不過她看來卻極
為堅強樂觀。家人為免她難過,從未在她面前掉過淚,巧怡還故意逗她說
:「走!我們去飆輪椅!」

在復健師耐心輔助下,她的右腳漸漸能動了;於是醫院又幫她照了一次磁
振造影,結果腦部狀況還是如先前一樣不樂觀。醫師告訴家屬:「要有心
理準備,雖然她還那麼年輕……」

「是啊!小妹才十七歲……」巧怡也這麼對自己說。



院長親自回信


兩天後,慧珍出院回家了。並不是家人放棄了,相反地,巧怡仍不死心地
搜集資料,找著找著,竟然讓她發現了一線生機。

「我從報紙上看到有位四十幾歲的婦人,
腦瘤也是長在接近腦幹的地方,花蓮慈濟
醫院的醫師利用全方位導航手術系統順利
幫她開腦成功了!」巧怡說,看到那則訊
息宛如看到救星般,由於報紙篇幅有限,
她又上網搜尋到很多篇報導,接著還上慈
院的網站進一步了解。

消化過相關醫療訊息後,巧怡嘗試地寫了一封E-mail到花蓮慈院網站,沒
想到馬上獲得了回應,而且還是專司腦神經外科的院長林欣榮親自回的信


院長請她將妹妹的檢查片子帶來花蓮讓他看。行前,巧怡為求謹慎,又請
教了幾位神經外科醫師,他們一致認為,慧珍的腦瘤是任何手術都沒法徹
底清除的,而且危險性相當高,只怕一動刀生命將不保。

這樣的提醒,讓巧怡十分躊躇:「到底該不該跑花蓮一趟?如果慈院的醫
師要幫小妹開刀,到底要不要讓他們開?」一個接一個問題盤旋腦際,她
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到底下一步該怎麼走?」

離發病四個半月後,也就是去年十一月初,慧珍有天清晨醒來,突然又說
頭暈吃不下東西。家人載她到醫院掛急診。醫師說她左腦水腫得很厲害,
若腫漲壓迫情形加劇,就必須做引流管;但醫師也再度言明,做引流管只
能減輕痛苦,不能延續生命。

妹妹度過那次危機後,巧怡決心走一趟花蓮;此時,她又上慈院的網站,
看到有位三十幾歲的男士,腦瘤長在腦深部的松果體部位,本來也被多家
醫院判定治癒無望,卻在花蓮慈院順利手術成功。這回巧怡不再猶豫了,
與媽媽商討後,逕自帶著小妹的片子直奔花蓮慈院來。



醫師聯合會診


巧怡從屏東搭早班火車來到花蓮慈院,當天整個候診區都坐滿了人,志工
看她候診已久,便走過來問她要不要喝水?並陪她聊天、紓解她心中的壓
力。到了午餐時間,又有志工端來點心請候診民眾食用。「慈濟醫院給人
的感覺真的很溫馨!」她想:「小妹若來慈院開刀,應該會受到很好的照
顧。」

下午一點多,終於輪到她了。一進診間看到五、六個人在媕Y,其中穿白
袍的醫師就有兩、三位,後來才知道這是慈院的特色──讓神經內外科和
放射科醫師聯合會診,好隨時交流意見、討論病情。

林欣榮院長和放射科主任李超群看過她帶來的片子,問明詳細情況後,李
超群主任拿了一個腦部模型為她解說。

李超群表示,慧珍的腦瘤已壓迫到腦幹,腦水腫很嚴重,必須盡快處理,
否則眼睛隨時可能失明,意識也會慢慢陷入昏迷。「以我們醫院的設備和
技術,這是可以開刀治療的!」他還特別強調:「若要開刀,愈快愈好!
」林欣榮院長也持相同看法。

巧怡步出診間,前往放射科把帶來的片子掃瞄到影像傳輸系統後,內心仍
澎湃不已,她很難形容那樣的心情──不開刀,情況會愈來愈惡化;開刀
,只怕會有後遺症……

輸完片子,巧怡不放心地又往診間跑一趟。林欣榮院長很能理解她焦急的
心情,再次做了一番說明。他說,因為慧珍的腦瘤有五公分大,已嚴重壓
迫到腦幹,且位置偏左,導致右手右腳癱瘓無力;若不盡早清除,不僅會
影響聽、說、吞嚥等能力,還可能將腦幹擠壓到變形,造成呼吸、血壓、
心跳異常,更嚴重點就是腦死;所以開刀勢在必行。

聽到醫師們這麼誠懇用心地解說,巧怡的眼淚幾乎流了下來,就在她進入
診間之前,一整個早上都是忐忑不安的,好像在等待宣判似地。林欣榮院
長拍拍她的肩膀說:「不會有事的!妳放心把妹妹帶過來吧!」

出了診間,巧怡立刻電告媽媽。聽到從花蓮傳來的好消息,媽媽起初還不
敢相信,又聽到女兒說開刀有九成的把握,她高興得幾乎不能自已,立刻
就跟公司請了長假。



十八小時的手術


十二月二日晚上,慧珍先到放射科做術前導航影像,以整個頭部作定位,
每隔零點一公分掃瞄一張,共掃瞄了兩百多張影像,以利翌日精準手術。

三日上午八點,慧珍被推進手術房,由林欣榮院長親自率領神經外科醫療
團隊聯合開刀。

林欣榮表示,慧珍的腦膜瘤很硬、且緊黏腦幹,若硬
剝,腦幹就會壞死,而此處又有很多血管,以及密密
麻麻的神經,要進行摘除著實不易。所幸慈院有全方
位導航手術系統,透過它的導引,從神經縫媞C慢摘
取,才可將腦瘤清除;雖然手術時間長,卻能安全地
達成任務。

手術一直進行到半夜兩點多才完成,總共進行了十八
小時。

經過漫長的等待,總算讓家人盼到了好結果!慧珍一

開完刀,手腳馬上就能動了,右眼也可睜開,左眼因原先的腫瘤已壓到左
視丘,還無法完全張開。

醫師們說,在視神經和腦幹中間的殘餘腦瘤,因為過於貼近腦幹,手術危
險性過高,醫師打算用立體定位 (SRS)電療,亦即採用低劑量的放射線
,集中在一點多公分的殘餘腫瘤加以照射燒灼,讓腫瘤細胞逐漸分裂縮小
。腫瘤清除後,腦壓減輕,估計三個月後左眼就能慢慢恢復。

「就算她全癱了,我們也願意照顧她一輩子。」巧怡說,開刀前醫師就曾
分析過手術風險,對於手術的結果,一家人都很滿意;起先她很擔心小妹
醒來後就沒法聽和看,沒想到她意識清晰又能動,原先的擔憂頓時煙消雲
散。家人也已做好心理準備,要陪著小妹一起走過漫長的復健之路。

翌日清早,家人再度進入加護病房探視,慧珍已能言語,且精神恢復得很
快。「我實在難以相信,小妹開刀到半夜,第二天早上精神就這麼好!」
巧怡十分感恩慈院醫療團隊為搶救小妹所付出的一切。「我可以想像得到
,在手術房內的所有醫護人員,是如何不眠不休地協助病患與生命拔河。


「他們真是一群良醫良護!」慧珍的媽媽很慶幸女兒能來到慈院,又能碰
到良醫為她診斷和治療。「賦予我女兒生命的所有醫師、護士及志工,我
都要感恩。她的生命是慈濟給的,以後她好起來,希望她能回饋做善事。







摘除掉腦中的定時炸彈,慧珍短短兩週後就出院了。回到屏東,她固定到
附近一家醫院做復健,做完復健,中午回家小憩一番,就起來練習寫字,
傍晚四、五點再到公園練習走路。現在她左右手皆能動了,之前腳板向內
翻的現象也不復見。

今年元月十四日,慧珍由姊姊陪同回到花蓮慈院做電療。事隔才一個多月
,她長出了茂密的頭髮,臉上也顯得神采奕奕,若不是頭上開刀的疤痕還
有左眼有點睜不開外,簡直看不出是個剛動過腦部大手術的病人。

「她現在正在苦惱,是要用右手還是左手寫字?」巧怡笑著說。原來慧珍
自右半邊癱瘓後,便改用左手寫字;而今右半邊恢復正常,變成兩隻手都
能寫了。

說著,巧怡還是不忘對花蓮慈院的仁心仁術大表讚賞。她說,在小妹回診
的前幾天,就接到神經外科主任蘇泉發親自來電,提醒她們要記得回來做
電療;來到慈院做立體定位、置放架子前,蘇主任也解釋得很清楚,讓她
們安心不少;做完放射線治療後,蘇主任頻頻叮嚀:若有不舒服反應,就
馬上請醫院通知他。

「慈院醫療團隊全程照顧之情,我們難以回報,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巧怡說,小妹生了這場病,不僅讓家人的感情更為綿密,也讓他們見到人
間處處有溫情。

在花蓮慈院,他們感受到的是,在高科技的醫療技術背後,還有可貴的醫
療人文,那種視病如親、無微不至地照顧之情,最教他們難忘。



※※※


全方位導航手術系統

◎黃秀花

花蓮慈濟醫院去年引進的第二代全方位導航手術系統
,已順利為超過五十位腦瘤患者清除腦部腫瘤;此項
系統突破傳統模式,不僅誤差小、手術時間短,也更
安全,堪稱是「小而美」的手術系統。

全方位導航手術系統是根據軍事導航系統研發而成,
將人腦當作地球,定位標示當作衛星,大腦病兆區作

為攻擊目標區,如此一來,顯微鏡與螢幕配合追蹤進行手術,必能確中目
標。

慈院院長林欣榮表示,相較於第一代導航系統是半自動化設備,必須藉助
另外的螢幕,靠肉眼來判斷操作;第二代導航系統因有可放大兩百倍的顯
微鏡,內含抬頭顯示器,故能更精準無誤地找到腫瘤所在處,予以燒灼清
除。

採用全方位導航系統進行腦部手術,事先需在患者的腦部貼上定位標示器
,再接受電腦斷層或磁振造影的掃瞄,將數位影像轉載電腦程式計算,準
確模擬三D人體,醫師手術前無須將患者腦袋打開,即能透視腦內結構及
深部的病兆區。

手術時,以顯微鏡觀看,紅外線攝影機會自動偵測手術刀或燒灼器所在位
置,且在電腦螢幕與顯微鏡標示出病兆區,因此醫師分分秒秒都知道手術
刀或燒灼器的位置,可精確且放心地進行手術。

而傳統神經外科手術靠醫師個人經驗,依據檢查的片子概估病兆區,從錯
誤中修正,手術過程不如全方位導航系統精確;而且,人體是立體結構而
非平面,傳統手術需要豐富的經驗和較長的時間,稍一不慎就會傷到其他
部位的神經,而產生後遺症。

林欣榮表示,花蓮慈院是全台第二家擁有這套手術系統的醫院。自去年購
入後,首位受惠的病患是惡性腦瘤第四次復發,在慈院醫師精湛的醫術佐
以導航系統協助下,一路從腦瘤外圍循線精確地將整塊腦瘤取出。自慈院
運用導航系統順利為腦瘤患者手術成功後,陸續就有許多難治的腦疾病患
聞風而至,其中不乏有腦瘤長在深部貼近腦幹部位,還有位於腦下垂體附
近,在顱窩處的基底動脈處長腦瘤者,甚至達十幾公分之大、橫跨在前、
中、後顱窩的腫瘤……都能在慈院神經外科的醫療團隊合作下,有效地清
除。

林欣榮指出,隨著醫學檢查、診斷、治療工具不斷發明進步,現代醫學不
再只是追求治癒患者,在治療同時,更要強調對患者侵入性小且安全的醫
療模式。例如,經由一點五公分的傷口,取出六公分的腦瘤,在以不傷及
其他部位為原則,需花上十幾個鐘頭,一小塊一小塊慢慢去取,且要拿得
非常乾淨,才能達到「小而美」的境界。

此外,花蓮慈院神經醫學科學中心設有整合性的特別門診,由神經內外科
及放射科醫師聯合看診,全方位照顧癲癇、腦血管疾病、神經肌肉疾病、
運動障礙如巴金森症等需要精密手術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