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在拘留室,與愛相會
◎呂媛菁
經過三道厚重的鐵門、層層的關卡,
終於來到位在警局地下室的拘留室;
這個平時用來留置臨時嫌犯的場所,
現在已擠滿大陸女偷渡客……




「為求實現淘金夢,命喪天涯亦無畏……」大部分大陸女偷渡客來台的心
情,顯現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滄桑血淚。

偷渡的背後,無非是為求更好的生活、賺取更多金錢,因此總有人甘願冒
生命危險,前仆後繼、鋌而走險地設法偷渡;但這往往也帶來悲慘的下場


二○○○年六月,英國海關在多佛港的一個貨櫃中發現五十八具中國大陸
偷渡客的屍體,震驚了國際社會。由於台灣和大陸「地緣相近、血緣相親
、語言相近、習俗相似」,自一九八七年開放大陸探親後,隨著兩岸交流
的頻繁,偷渡問題日益嚴重。

近年偷渡來台的大陸女子,不少是「假結婚真賣淫」;也有直接被人蛇集
團控制,一登台就被迫從事特種行業,過著慘無人道的日子。一旦被警方
查獲,則必須坐牢等待遣返。

據海基會大陸地區人民非法入境收容資料顯示,至二○○二年十一月為止
,緝獲收容的偷渡客共一千兩百六十七人,急待大陸方面進行遣返作業。
由於專門收容大陸偷渡客的新竹、宜蘭及馬祖靖廬已經人滿為患,警方查
獲的偷渡客只能暫置於各警局拘留室,總數也高達四百一十一人。

根據統計,平均每位偷渡客在台收容時間約一百七十二天,在拘留室等待
前往靖廬遣返過程中,偷渡客的身心都受到無比的煎熬──一來必須面對
兩岸作業漫長的等待期,二來是數十人擠在不到五坪大的狹小空間,難掩
有家歸不得的愁思,暗夜哭泣聲不絕;大家的情緒明顯不穩定,導致鬧房
抗議事件時常上演。

各警局對拘留室留置的女偷渡客,會為她們打理吃住及生活所需,然而她
們的情緒問題及醫療費用,則讓員警頭痛。

一九九七年六月開始,慈濟志工利用每月一次為員警量血壓時間,順便到
警局的拘留室,關懷這群女偷渡客。除了送些水果、女性衛生用品、禦寒
衣物以及慈濟刊物外,也常講述「靜思語」及為人處事的道理;而為了安
撫她們鬱悶的情緒,偶爾還會帶動簡單的手語教唱。





經過三道厚重的鐵門、層層的關卡,我們終於來到蘆洲警局地下室的拘留
室。這個平時用來收容臨時嫌疑犯的場所,現在已被大陸女偷渡客所佔滿


站在鐵門外的慈濟委員林年桂,輕輕牽起小霞的手,拿起「靜思語」摺頁
,對著牢房內的女孩們講述:「貪,會帶來痛苦,也會使人墮落」、「只
要能張開眼睛,每一天都是我的新生之日,都是我做人開始」的道理。

「可不可以再教我們唱一次『普天三無』?」林年桂每次來,大家就要求
她教唱「普天三無」手語歌。

「普天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普天下沒有我不信任的人……心中煩惱埋怨憂
愁放下了……」

然而,對這些女偷渡客而言,放下心中埋怨、憂愁,卻不是件容易的事。



幻想,化成海上泡沫

十八歲的小穎,從老家四川坐了兩天兩夜的火車才到福州港口,隨即搭上
偷渡的漁船,在海上漂流一天後,摸黑在台灣沿海上陸,立刻就被警方查
獲帶到警局。

「從電視上看到的台灣,生活或環境都很優渥,與故鄉比起來簡直就像天
堂,我想:台灣的空氣肯定也是不一樣!」小穎幻想來台灣隨便找一個工
作,每月應該都能賺上相當好幾千元人民幣的高薪,於是在別人的遊說下
,偷渡來台非法打工。

立刻被抓還算是幸運的,不像二十歲的小霞,一上岸就被人蛇集團軟禁三
、四天,然後被賣到酒店工作。「剛來台灣的時候,被脅迫去做特種行業
,生不如死。被警察抓了以後,我反而覺得很高興,但在這堶惜擗l也是
很難熬,真的很想回家。」小霞說,雖然她脫離了非人的生活,但是欠下
人蛇集團二十萬台幣的債務,回去後勢必會被追討。

對於這些涉世未深的女偷渡客來說,「台灣」是繁華的花花世界、是可以
享受榮華富貴的天堂、是一輩子一定要去的地方,因此甘冒風險偷渡。

在與人蛇集團談妥價格後,她們大部分付出巨額費用,上船前必須交出身
上所有的金錢及證件。人蛇集團利用漁船海上作業的機會,趁著黑夜將她
們從對岸偷渡到台灣;為了掩人耳目,這些偷渡客通常躲在船艙底下,有
的甚至蹲在浸了水的艙底一天一夜。

她們摸黑在茫茫一片的海中央,佝著身子從大陸漁船甲板上跳到前來接應
的台灣籍漁船。小鳳說:「當時既緊張又害怕,因為坐在擁擠的艙底時間
過久,加上暈船,若不小心踩空,隨時都可能葬身海底。」



斗室,拘禁遙遠鄉愁

在拘留室,她們的作息除了刷牙、洗臉及洗澡外,其餘時間都待在舍房
;有些警局則直接在舍房的角落,以木板遮住作為簡單的廁所。

平時她們最大的消遣就是看電視、玩撲克牌,不然就是躺在地板上發呆;
有時幾個人湊在一起聊天,偶爾也會意見不合,發生鬥嘴吵架的狀況。

老家福建的小豔,在拘留室留置超過兩個月,無事可做的她為了打發時間
,只好每天在臉上塗些五顏六色。她笑著說,這些日子沒學會什麼,化妝
技術倒是進步不少。

「我們把妳們當成一家人一樣,希望妳們未來在社會上能有一番成就,雖
然暫時被關在這堙A也要『口說好話、心想好意、身行好事、腳走好路』
,好好思考往後的人生。」慈濟志工賴月娥說。

「每天無所事事是人生的消費者,積極有用才是人生的創造者」,從慈濟
志工口中聽到這句「靜思語」,她們開始利用時間,閱讀《靜思語》、慈
濟相關書籍,有時還彼此分享讀後心得。

十七歲的小敏說:「慈濟志工來看我們已經很感動了,還帶書來。我看到
書的內容,說到志工去關懷別人,最後被關懷的人也變成志工。這種書不
但對我們心靈有益,為人處事的方法也會變得不一樣。我要向慈濟志工看
齊,學做好事,不出口傷人、不看別人不順眼。」

員警說,別看小敏年紀小,剛進來時她脾氣暴躁,可是標準的火爆浪女,
常常跟同舍房的室友吵架,情緒相當不穩定,讓員警很頭痛。不過經過慈
濟志工幾次特別關心輔導後,現在她對人的態度不但和緩許多,有時也會
面帶笑容跟大家打招呼、聊天。

聽到「原諒別人就是善待自己」這句「靜思語」,小萍的感觸特別深。她
說過去自己有很多怨恨,看到別人的生活較好,就埋怨自己的遭遇、討厭
自己的父母,還不顧家人反對跑來台灣,甚至被抓進警局家人還不知道。
小萍說:「還好有慈濟志工的開導,讓我知道不要處處和別人比較,回去
後也要好好孝順父母。」

「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君子量大……」小紅因為沒讀過幾年書,很多字
都看不懂,只好請志工教她。她說:「看了《慈濟》月刊,我知道父母沒
讓我受教育是因為家庭環境不好,我不能怪他們,所以我寫了一封信回家
給父母,雖然只有簡單幾個字,卻表達出我對他們最深的歉意。」



靜思,回饋無私大愛

等待遣返的漫長時間,蘆洲分局的女偷渡客最近忙著摺紙鶴、星星及紙藤
裝飾品。

負責教大家手工藝的兵蓉,雙手更是不停歇地摺,不知不覺腳邊紙鶴累積
的數量已高達上千隻。她還教大家利用廢紙摺疊出紙花瓶,以及用吸管摺
成玫瑰花……栩栩如生的手藝相當精巧。她們準備將這些完成後的作品,
送給慈濟志工及照顧她們生活起居的員警。

「慈濟志工及員警對我們都很好,我們要多做一些手工藝品來表達對他們
的謝意。」兵蓉說。

慈濟人的關懷行動,除了讓這些偷渡客受到感動外,也讓員警深感佩服。
蘆洲分局長吳家林表示,早上才和慈濟委員聊到,因為氣候變化,擔心拘
留室內的女偷渡客無衣物禦寒,下午慈濟人馬上就送來大批的保暖衣服;
知道她們心情沮喪、無助,還送上慈濟刊物並舉辦一場小型的愛灑人間,
撫慰她們的心靈。

對於生活上的小地方,慈濟人也相當細心。由於偷渡客每人平均一天的伙
食費為一百元,因此不是搭警局的伙食,就是員警為她們買便當。慈濟人
擔心她們營養不均衡,每次探訪就帶些水果、餅乾,尤其知道她們因缺乏
運動普遍有便祕問題,還貼心地為她們準備香蕉,也定期為她們剪頭髮。

除了情緒問題外,她們的醫療費用也讓警方感到相當棘手。吳局長指出,
不少女偷渡客來台從事特種行業,罹患性病比率相當高,嚴重到需要就醫
時,只好由三名警力戒護到醫院看病;但因她們不具健保身分,又無力負
擔高額費用,這筆錢不是由警局支出,就是戒護的員警私底下先掏腰包墊
付。

婦產科醫師李俊偉從慈濟人口中得知警方的困境,便主動為患病的女偷渡
客義診──每星期二的下午,空出門診時間為她們診療。李醫師表示,他
是受到慈濟人付出無所求的感召,加上聽到員警自掏腰包為她們付醫藥費
,於是主動發心義診。





「樹上的小鳥,有媽媽來陪,我有家難歸,媽媽呀,您不要流淚,兒已心
碎!」

這首大陸歌曲,描述一位吸毒犯在獄中想念母親,好不容易等到探親的日
子,看到白髮蒼蒼的母親蹣跚前來,馬上衝過去跪在地上懺悔……

每當小華想家唱起這首歌時,大家就哭得呼天搶地,員警也束手無策。

尤其在愈近年節時候,她們的情緒特別難以控制,有時思鄉情緒一起,幾
乎所有偷渡客都大哭大鬧吵著要回家。

值班員警說:「偷渡客看到慈濟志工來,就像看到救星一樣。還好有慈濟
志工的關心,讓她們感受到一點母愛,大家的情緒才稍微緩和下來。」

「看到她們,我就想到自己的女兒,年紀相仿卻有著天壤之別的命運,心
疼之外,也令人惋惜她們的遭遇。」慈濟志工余秀燕第一次到拘留室關懷
時,即有如此感觸,每次探訪她一定告訴她們:「走錯一步並不代表走錯
一生」,鼓勵她們勇於開創未來嶄新的人生。

「聽員警說,他們即使回到大陸,仍會被人蛇集團控制,可能一輩子都翻
不了身……」慈濟志工賴月娥說:「有時想想也很無奈,因為這次去探訪
看到的女孩,下次再去,可能已經換一批人了。我們能做的,就是付出一
點點的關懷、一點點的鼓勵,紓解她們的心,為她們打打氣。」




遣返前的一紙傳真



師姊,您好!

感謝您對我們的關心。

在拘留所中,有您們這些慈濟菩薩的關心,讓我們感覺到一種親人的關懷
、慈母般的愛護──為我們包餃子、送水果,發紅包給我們,又拿佛經給
我們抄寫,生病的時候,也對我們很關心,真不知該怎樣感謝您。

師姊,告訴您呀!我身上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是您們拿來的,穿在我身,
暖在我心啊!

師姊,我無以回報您們的關愛,只有在心中默默地祈禱──好人一生平安


師姊,我為您祝福──笑口常開,心中無煩惱。

最後,我會把您們這分愛傳播下去,回大陸後我要把所有的愛播灑給身邊
的每一個人,讓世界多一分我的愛心。

感謝您,是您們讓我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美好的事物。

感恩、感恩、感恩、感恩……


小紅

二○○三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