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意外的剎那•真情交會
◎葉文鶯
從事發到出院,感恩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在整個過程中,我忘了時間是
怎麼過的,但我們從不覺得孤立無援。——徐豪冠

像是命中註定有個災難我必須去承受,痛苦在一秒鐘發生,在那之後卻是
無限的祝福。——林嘉華

阿里山小火車翻覆,災難讓人措手不及,
無私無求的愛,卻也在剎那間匯聚……




儘管傷口尚未癒合、疼痛猶在,
這場意外卻也使他們感受到台灣社會的愛心。
驚悸過後,他們心中慶幸,也有訴說不盡的感激。



關鍵時刻

「我要唱小熊維尼!」「會有廣告嫌疑喔!」五歲男孩笙哲摟著爸爸,不
理會他的玩笑話直接開唱。
經過五天的治療,徐豪冠、李佩蓉夫婦帶
著兒子笙哲在三月六日早上辦理出院。阿
里山小火車翻覆事故發生時,笙哲因休克
被送到大林慈濟醫院加護病房觀察,回復
活蹦亂跳的他賴著爸爸摘下眼鏡,互頂額
頭比賽鐵頭功呢!

「我們太幸運了!從事發到出院,感恩所

有幫助過我們的人!在整個過程中,我忘了時間是怎麼過的,但我們從不
覺得孤立無援。」徐豪冠說。

當所搭乘的第四節火車翻覆,徐豪冠臉部朝下,看不到妻小何在,只感覺
背上一股來自同車乘客的重壓。等到「上層」的乘客疏散,他看到太太的
手在動,他放心了,抱起兒子先到車廂外。

兒子休克,臉色發紫、四肢僵硬,一位小姐立刻為兒子做心肺復甦術,並
教導徐豪冠為兒子吹氣。才吹兩口氣,兒子輕咳、微喘接著號哭。徐豪冠
說,災難現場一片混亂,他抱著兒子繼續吹氣,手臂拉傷的太太則隨時注
意兒子反應,並一路尋找支援。

搭乘救護車到達急救站,正為傷患包紮的小姐幫他們找到一只氧氣桶。就
這樣,徐豪冠抱著氣息微弱的兒子搭上第一架起飛的直升機。

三月一日晚間在慈院加護病房陪伴兒子,兒子意識清醒,甚至想跟爸爸說
話、玩耍,「多虧蔣、吳兩位小姐先後為兒子做心肺復甦術、找氧氣桶,
否則錯過救命的關鍵時刻,兒子可能腦部受損。」他說。

「慈濟的慰問金是我們收到的第一筆。」徐豪冠說過去也常捐款幫助別人
,二日一早慈濟志工致贈慰問金,這還是他們第一次接受外界的善款,內
心非常感謝。夫妻認為社會上還有更需要的人,因此捐出慰問金。

出院前一天,徐豪冠一家到其他樓層探視與他們「同命相惜」的傷患,給
他們打氣,還送水果到加護病房向護士致謝。徐豪冠希望過陣子再偕妻小
南下,「算是來一趟感恩之旅吧!看看一路幫助過我們的人。」



患難真情

「同學好!」自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的李明庭,見同病房的謝政毅正是
與他同列車廂、同架直升機被送到慈院治療的傷患,不約而同自我解嘲。

兩人互問傷勢閒聊一會兒,李明庭感到口渴,自台北南下照顧的妹妹還沒
買茶杯,只見謝母拿出兩個紙杯,問道:「喝熱的?冷的?」回頭端來兩
杯開水,一杯給李明庭,一杯給他妹妹。

「大概是這麼多巧合,加上我們住台北,父母又沒辦法來,謝媽媽把我們
當作兒女……」李明庭的妹妹說,謝媽媽噓寒問暖且常洗削水果請他們吃
,兄妹在醫院等於有個媽媽照顧,很是開心。

謝政毅左手受傷,左右肋骨各斷三根,性情開朗的他
即使臥床,也有本事讓自己快樂、別人也快樂,算是
苦中作樂吧!不過在敘述這件意外時,謝政毅的態度
卻是嚴肅的。

「摔出車廂外,我大約有一秒鐘失去知覺,像進入黑
暗中,醒來發現太太頭面朝下,趕緊叫她並把她拖到
鐵軌旁,太太一直喊疼,我一直和她說話避免她陷入
昏迷。」

「一位小姐為我包紮傷口,隨後有人用小火車座椅當

作擔架把我們送往平台,那時我的眼睛只能看到天空,爬上平台的坡度很
陡,一定很費力;接著有民眾開著九人座車載我們往祝山等待救援。」

來不及詢問這些救命恩人的名字,謝政毅還提到在山上一位老先生給他喝
了一杯藥草汁。「他說他救過許多人,我便喝下了,或許是心理作用吧!
我覺得很好。」謝政毅說,過去從媒體所接收的訊息往往是負面的,但經
歷這次意外,看到很多人不分彼此在救人,而救護車上的傷患也相互安慰
照顧,來到慈院又有醫護人員和志工照料,他覺得台灣社會愛心豐富。

將轉回住家鄰近醫院這天,謝政毅穿著襯衫,還包著紗布的左手便從衣服
下襬伸出高舉胸前,由於肋骨尚未復原,只能傾斜身子緩步行走,謝媽媽
形容兒子簡直就像「祕雕」,母子一搭一唱甚為幽默。

至於李明庭和女友,一個腹部受撞擊造成肝臟裂傷,送到慈院當天便由外
科醫師開刀引流處理內出血,一個則顏面受創嚴重,復原時間較為漫長。

此次出遊雖然掃興,不過李明庭說,他的恩人也不少。先是那位開著九人
座車運送傷患的老司機。「車子開往祝山,我知道自己內出血,開始冒冷
汗、失溫,老司機知道了也就開慢點;到了祝山,一位護士以聽診器診斷
,便讓我先坐上直升機。」或許是年輕的緣故,從山上急救站撐到大林慈
院,李明庭始終保持清醒,適時告知救難及醫護人員優先處理,才保住一
命。

「找機會也要上阿里山尋找恩人!」李明庭已開始想像憑著記憶勾勒、沿
路探問的畫面了!屆時南下,自然不會忘記家住高雄、有緣作伙的謝政毅




沒有抱怨

被直升機送來慈院的林嘉華頭部受傷腫脹,右手五根韌帶斷掉,動彈不得
。除了慈院醫護人員為他治療,志工也拿著濕毛巾為他擦拭臉上的血漬。

雖然搭上那一架因超載而墜地的直升機,傷勢因此加重,但林嘉華沒有抱
怨,反而交代趕來探望的母親,一定要關懷直升機駕駛員的傷勢,「他本
來是要救人,卻連自己也受了傷。」林嘉華非常擔憂。

當外界針對直升機墜地意外大肆爭議,林嘉華卻說:「他們是來救人的,
我相信即使有人疏忽,也是無心之過。」

「在醫院,給我們最大支援的是慈濟,其次還有林務局。」林嘉華的爸媽
加入慈濟會員二十多年,也以兒子一家四口的名義長年捐款護持,不過他
是在去年修習社工學分,聽教授分析台灣宗教團體的特色,才對慈濟較為
了解;歷經這次意外,才知道慈濟志工在做什麼。

住院期間觀賞大愛電視台,林嘉華看到上人勉勵眾人「說好話、做好事」
,經歷這次意外感觸更深。他尤其念念不忘證嚴上人到病房探視他們全家
,並握著他的手為他戴上念珠,「上人的手很溫暖。」林嘉華說,他身上
一向不戴任何東西,包括手錶在內,更別說兩個才三、五歲的兒子,怎可
能乖乖將念珠戴在手上?奇怪的是,父子三人彷彿都將念珠視作上人的祝
福,連日來愛不釋手!

「像是命中註定有個災難我必須去承受,痛苦在一秒鐘發生,在那之後卻
是無限的祝福,我體會到要把握人生、多做好事。」仍躺在病床的林嘉華
希望家人早日康復,一心想進入社工領域的他,更期勉自己早日加入助人
行列。



事故發生那天下午,
大林慈濟醫院由院長林俊龍、副院長簡守信親自坐鎮急診室,
醫師、護士、行政人員有的正值休假或在上班、上刀、上進修課,
也儘可能到位、補足人力,
以專業加上愛心,與志工群一同搶救生命。



各就各位

下夜班才回到宿舍睡兩小時,急診室主任李宜恭接到通知,趕緊向消防局
確認慈院因應小火車事故的任務、傷患人數、傷患送醫途徑等。來到急診
室,副院長簡守信已經就位,商議後將急診空間依傷患後送情形先行調換
,也避免其他急診病患被忽略。

急診室還接到一項任務,是派遣一組醫護人員到水上機場搭乘直升機上山
救援。搭乘直升機風險高,然而休假中的一般外科醫師魏昌國接到電話,
便爽快答應了!

內科加護病房護理長陳妙文正在院內上進修課,聽見院內大量傷病患廣播
,已經坐不住地站起來請示老師能否前往支援。

待過急診室,後來一直在重症加護病房服
務的陳妙文說,危急時刻正可以訓練應變
能力,是護理人員很好的挑戰。雖然救護
車上路後又被通知折返醫院,有人說臨時
改變救援計畫是那架直升機墜落,「無論
真實與否,救護人員就算因為救人而遭遇
危險,也在所不惜!」陳妙文說。

麻醉科主任賴裕永被通知留在院內待命,後來加護病房通知他去為一名受
傷病童插管,以維繫肺功能運作。賴裕永評估孩童狀況,考慮插管的不適
,決定密切觀察至必要時再做。接著他到急診室關心傷患搶救情形,擅長
打細針的他一現身,正好派上用場,幫一位孩童打了針。此外,內出血、
骨折等病人必須動手術,麻醉科內也開始進行前置準備。

回到急診室支援的魏昌國幫病人照超音波,一位病人認為應無大礙想先行
出院,魏昌國醫師勸他稍候再做第二次超音波,以確定沒有內出血等變化
,才放心讓他出院。

「弟弟對不起,叔叔要先幫你打一針。」整形外科醫師黃介琦前一天徹夜
在手術室上刀,接到緊急通知時顧不得休息也到場支援,面對眾多皮開肉
綻的外傷病人,特別是大受驚嚇的病童,自然表現出外科醫師的溫柔。有
人看著親友撿回性命,浮腫的臉雖然留有一處處針針密縫的痕跡,卻禁不
住說:「縫得真漂亮!」

護理部急重症單位督導呂欣茹腦海始終停留著一個畫面──醫師、護士將
病人接進急診室,止血、縫合、檢查、治療後,病床上的傷患交由志工照
料觀察。

「大量傷病患若是集體食物中毒,症狀單純且多有準備證件;但是重大災
創傷病人症狀複雜,既無法立刻得知病患身分,治療後的狀況也較不穩定
,必須時時注意變化,幸好志工幫忙!」呂欣茹還說,特別是急診室的生
離死別場面,志工輔助醫療專業,將關懷做得更完善。



溫馨團隊

平常,急診室白班護士含護理長有六名、醫師兩名;因應這次重大傷病患
卻出動十七名醫師、六十多名護士,還有大批志工。三月一日那天,護理
部包括主任在內有近三十名護理人員到花蓮參加營隊,本應擔心護理人力
不足,但在上課、休假的護士紛紛來支援,白班護士下午交班後也來幫忙
,一般病房支援護士的配合度也很高。

「林俊龍院長不但照顧傷患也關心同仁。」呂欣茹說,那天忙到晚上,林
院長三番兩次勸請醫護人員輪流用餐。為了讓大家安心舒適地用餐,院長
特別找到急診旁一間辦公室讓他們用餐,呂欣茹等人進去吃飯時,麵已盛
好放在桌上。

「院長說:麵我添好放涼了,不燙口,你們慢慢吃吧!說完才將門輕輕帶
上。」呂欣茹到現在還記得那碗麵的滋味,「很香、很飽,吃了以後體力
還可以再戰!」

心蓮病房護士蘇雅惠四點下班前,才得知
院內下午兩點多的大量傷病患廣播是因阿
里山小火車翻覆。下班後本來要去運動,
她和同事苑菁、小玲都選擇到急診室。

「醫護人力很多,我想我不一定要做護士
的工作。」蘇雅惠到病床邊安慰傷患,並
協助建立傷患名單、問清楚傷患之間的關

係。

五歲男童與媽媽、阿姨搭乘直升機到院,陪在身邊的阿姨突然告訴小朋友
要去確認媽媽的傷勢,一時落單、臉部受撞擊腫脹流血的男童害怕得直發
抖。

「弟弟,不要怕!」蘇雅惠貼近男童的臉,以冰袋為他消腫。

「你喜歡皮卡丘還是哆啦A夢?」蘇雅惠與孩子童言童語,希望分散他的
注意力。

「我喜歡哆啦A夢。」說到自己的偶像,男童的精神提振了起來。

「阿姨也跟你一樣喜歡哆啦A夢喔!」

見男童因受驚嚇而褲子沾滿大小便,蘇雅惠哄著男童,與志工一同為他更
換乾淨的褲子,剛開始這孩子以為是要打針,再度驚惶哭泣。

「來,現在阿姨要跟你玩一個遊戲,我們來比賽誰比較勇敢,較勇敢的那
一個人,哆啦A夢會很喜歡他喔!」在為男童量血壓前,蘇雅惠用遊戲的
方式化解男童的緊張,結果他不但沒有哭,反而在量完血壓後,關心地問
:「哆啦A夢真的會喜歡我嗎?」

在醫院工作,人生無常的景象不時在眼前上演,但醫院上下通力合作予受
災的人溫情,這一分同甘苦的團隊默契令人動容。蘇雅惠說,她更高興在
變動無常中,仍有機會助人。

誠如呂欣茹所說,災難英雄不會只有一個,而是一個個幕後的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