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願、善念
  •和平、愛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四月安曼,晴空中「會笑的飛機」
◎陳秋華、王俊富、馬
拉格娜母女三人,
是少數獲准入境約旦的伊拉克難民,
歷經艱難一路逃難,身上盤纏早已用盡,困居難民營中,
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先生團聚的願望,
成了遙不可及的夢想。
然而,一群素不相識的人,
竟然讓她「美夢成真」……




相較於伊拉克映著烽火的天空,四月初約
旦的春天,充滿無限生氣,公路旁開著黃
色小花的草原,不但是沙漠牧人跟羊群的
綠洲,更是洗滌訪客心靈的一畦夢田。

然而,距離安曼三百公里外的羅威德 (
Ruwayshed)難民營,卻是另一番景觀,
簡陋的帳棚區除了礫漠黃沙,只有藍天穹

蒼為伴。



咕嚕咕嚕喝下水,孩子滿足地笑了


羅威德難民營是由紅十字會所設立,專門收容第三國家的難民,目前有五
十六戶共兩百六十六位難民,以婦孺居多,其中五歲以下的小朋友就有六
十二位,佔了將近四分之一。

四月一日,約旦慈濟志工來到這媯o放。
負責這個難民營的紅十字會人員告訴我們
,許多到伊拉克境內打工的外籍人士,在
戰爭開打後都被被各國大使館接走,例如
菲律賓、印尼等;然而這群蘇丹、索馬利
亞、巴勒斯坦人卻不願回國,因為他們覺
得自己的國家比這媮棤獺C

這堛疑囓虧D常缺乏物資,尤其晚上氣溫遽降,難民多無保暖衣物,而且
煮沸後的水,小朋友喝了照樣拉肚子。雖然紅十字會每天提供給每位小朋
友一瓶礦泉水,但顯然不夠,尤其最近白天天氣逐漸炎熱,小朋友經常發
生脫水現象。

在我們參觀醫療站時,一位三歲的小男孩因為脫水被送進來,我們馬上將
隨身攜帶的礦泉水打開給小男孩喝,沒多久小男孩就慢慢甦醒過來。小男
孩的眼神讓人不捨,無情的戰火讓無辜的生命飽受威脅,令人心痛。

這個難民營情況大致如下:食的方面,有紅十字會提供食物、英國天主教
慈善團體協助煮食;衣物部分,難民所攜帶的衣物普遍不足以保暖;醫療
方面,由約旦紅新月會和馬來西亞一個慈善組織負責醫療站的運作;教育
方面,聯合國兒童福利組織 (UNICEF) 負責辦學校,但是缺乏文具用品

了解了此地難民的需要,三天後,二十六
位約旦慈濟志工出動五部車子和三部卡車
,載著三千瓶礦泉水、十六箱衣物(每箱
約有二十二件大衣或夾克)、兩百八十公
斤糖、二十八公斤茶葉,以及五十份文具
用品(每份含四枝鉛筆、四本筆記本、兩
支削刀和兩個橡皮擦),再度來到羅威德
難民營。

我們先到作為學校的帳棚區關懷小朋友,看到小朋友在燠熱的帳棚內讀書
識字,令人不忍。一位媽媽帶著孩子走上前來問我們:「我的孩子好渴,
您們有沒有水?」我們馬上開了一瓶礦泉水給她,只見小朋友咕嚕咕嚕一
下子就喝完了,臉上泛著滿足的微笑。

接著開始發放衣服,讓大人們自行挑選喜
歡及合適的衣服。沙漠氣候日夜溫差大,
午後可以高達攝氏四十度,入夜卻可能沁
寒入骨;有好幾位巴勒斯坦難民拿到衣服
後,一直跟我們說感恩。戰爭的殘酷,不
但讓孩子受苦,也讓大人們飽嘗內心煎熬
之苦,看得出來有些人都是受過教育的,
但是因為戰亂而成為難民,連給小朋友遮

身蔽體的衣服都沒有。看得出他們眼中流露的無奈和無助。

我們將糖、茶葉和礦泉水送給每一戶家庭,同時也將上人的關懷和祝福傳
達給他們。有好幾戶家庭收到物資之後,眼中泛著淚水,一直跟我們說謝
謝。

天氣非常炎熱,加上風沙滾滾,我們的白褲都變成黃褲、黑色夾克變成黃
色夾克、藍色背包變成黃色背包,但是每個人的心中,都是滿滿的愛。



小小遊戲場,難民營堛漣祤痐扆


在這片荒漠無垠的邊境,雖然飄盪著許多難民的悲歌,但是一個小小的遊
戲場,卻成了悲苦難民營中,一個暫時忘卻煩惱和憂愁的快樂天堂。

四月十一日中午時分,慈濟志工再度來到
羅威德難民營,為小朋友帶來鞦韆、溜滑
梯跟翹翹板。一抵達難民營,眾人立刻著
手組合,幾刻鐘不到,一個小型遊樂園在
難民營出現了!

原本無所事事、在帳棚周圍遊蕩的小朋友
,突然看到顏色鮮豔的玩具,全都湊了過

來。一時間,笑聲立刻迴盪在正午熱氣蒸騰的營區內。小朋友歡喜的笑容
和跑來跑去的樣子,讓旁邊的大人看了也笑呵呵。

三天前剛從伊拉克逃出來的十歲女孩瓦法瑪,帶著妹妹荷本出現在遊樂場
。瓦法瑪說,她在巴格達的家被炸毀了,媽媽拉格娜帶著她和妹妹奔波逃
難,終於來到約旦。

正當我們聊著,天上出現一架美軍B-52轟
炸機,在晴空中拉出幾條長長的凝結尾。
瓦法瑪用阿拉伯文喊著:「飛機,飛機,
炸伊拉克……」天真的小臉上帶著些許驚
恐。

瓦法瑪帶著妹妹排隊領取慈濟志工發的蠟
筆跟畫簿,興奮表情一覽無疑。我們請她

隨便畫些東西,不料,小手握著的紅色蠟筆,卻勾勒出一架飛機往建築物
丟炸彈的恐怖景象……

戰爭,已給了這些孩童心靈永難抹滅的傷痕。



會微笑的飛機,載著一家人團聚


儘管上千伊拉克難民聚集在約旦邊境,然而獲准入境的卻寥寥無幾,因為
沒有持第三國有效簽證的,一律不准進入約旦。

由於瓦法瑪的爸爸那比爾,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U.A.E.)打工,因此她
們母女才有資格拿到簽證,過得了檢查哨,成為少數能夠入境約旦的伊拉
克難民。然而,千里迢迢來到羅威德難民營,她們身上盤纏已經用盡,要
到阿布達比(Abu Dhabi)和父親團聚的希望,變得遙遙無期。

我們決定贈送機票給母女三人,讓她們一家人團聚
。旅行社知悉,也以最便宜的價格賣給我們。

四月十六日下午,拉格娜興高采烈地帶著兩個女兒
,從羅威德難民營搭上開往安曼市區的巴士來與慈
濟志工相會。

車子開動了,拉格娜才發現護照還被押在邊境關防
!夜色已暗,車不肯等人,母女三人只好下車,拖
著沉重的行李回到涼颼颼的帳棚。

隔天一大早,我們接到通知,母女們已經拿回護照上路了,但是難民營主
管單位不准巴士中途放人,她們必須被戒護直達機場。於是我們直接到機
場等候。

早上十點半,終於在安曼機場外盼到人,荷本第一個衝下車,看到我們就
興奮地喊「慈濟」!

離下午三點的班機還早,我們帶她們到慈濟約旦聯絡處,除了招待她們享
用一些家常菜,母女三人還洗了個熱水澡。

拉格娜跟我們談起了逃難時的經歷。

雖然她們一家人符合入境約旦的資格,但
在這兵荒馬亂時期,約旦軍警卻無緣無故
把她們擋在邊境外。老家已被炸毀,拉格
娜說,她拚死也要把兩個寶貝女兒送到丈
夫那兒,因此她們餐風露宿了整整四天四
夜,經過連番苦苦哀求,約旦邊防終於同
意放行。

好不容易在黃沙滾滾的帳棚中求得棲身之地,惡劣的生活環境卻讓人難以
忍受,因為難民營提供的食物營養不均衡,飲水也不足,荷本的臉上出現
了潰爛的情形……

事實上,那比爾也曾飛來安曼想見家人一面,但結果是一樣的──伊拉克
人多半被拒絕入境。

聽完她們的故事,約旦籍志工阿布拉希亞用阿拉伯語跟她們介紹慈濟,兩
姊妹興奮地一會兒喊「慈濟」,一會兒認真地畫著卡片,有時她們還會高
興地唱起歌來!

瓦法瑪畫了一條橫槓,下面掛了四個小圓圈圈,她說那是家中廚房煎炒用
的平底鍋;中間畫了一個媽媽做的大蛋糕,上面還插了蠟燭;蛋糕下面用
阿拉伯文寫著「感謝慈濟」;畫紙最上方是彩帶,下面還有兩個愛心在飛
揚……

妹妹的畫堙A也有蛋糕、蠟燭,不同的是,妹妹還畫了兩個大太陽,一個
在右上方,一個藏在山中央;在群山環繞中,有一架會微笑的飛機在翱翔
,飛機上面還有一個冰淇淋……我們問她:為什麼冰淇淋會在天上?妹妹
笑笑地回答:因為冰淇淋甜甜的很好吃呀!

此時,電話已接上遠在阿布達比的那比爾,我們告知他飛機班次;母女三
人也輪流向他報平安,卻顯得異常鎮定。大概是近「親」情怯,不太敢相
信美夢即將成真吧!



※※※


一路逃難,拉格娜早已身無分文,離開約旦聯絡處時,志工們湊了兩百美
金給她們當路費。

此時,拉格娜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地流了下
來,她說,慈濟的救命之恩,她們將永遠
牢記在心……

來到機場,沒想到問題又來了!拉格娜一
家在入境約旦時,邊防竟忘了蓋入境章,
沒有入境紀錄,要如何從約旦出境?

媽媽緊張地眉頭深鎖,不知情的兩個小寶

貝卻興奮地巴著電動扶梯爬上爬下,因為她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這樣有趣
的東西;搭飛機更是令她們雀躍不停!

我們立刻聯絡難民營防部隊指揮官,請求證明她們的身分。謝天謝地,機
場海關總算同意放行。

送她們出關時,拉格娜一家人獻出阿拉伯式的熱情,小女孩出了關,又跑
回來一再和我們親吻擁抱說再見。

我們猛力地和她們揮手道別,直到母女三人消失在出境大廳的盡頭。此刻
,淚水模糊了我們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