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週「修」二日
◎李委煌
慈濟志工發展趨勢


上班族工作花去了一整天,怎還會有時間做志工?
「我總有下班時間,還有輪休啊!」
一天同樣只有二十四小時,
上班族志工卻像是比人多了一倍。




現代上班族大多「週休二日」,然而許多人卻是愈玩愈疲、愈睡愈累,最
後心神便擺盪在「週一倦怠、週五期待」之間。慈濟上班族志工則「週修
二日」,將服務人群當作休閒,愈「修」愈感到歡喜。



另類「度假」


林傳義,職業是百貨公司保全人員,兩班制工作全年無休,甚至偶遇輪值
全天班,當天更須工作十二小時。這樣的工作型態,上班得排班,休假也
得排假,很不方便臨時調動。
對一般上班族而言,工作時間像是被綁住
似的,打卡成了一種動彈不得的命運;但
林傳義不僅沒讓它成為限制,反而善用了
排班與休假特性,預先將未來做志工的時
間安排好──三、四月份各有六天排休,
他全都選擇到慈濟「度假」──五天回花
蓮慈濟醫院當志工,一天在社區做資源回
收。

昨晚值班至夜間十一點,今天下午兩點才上班,一早林傳義就來到慈濟台
北分會,繳納會員交的善款。對他來說,午班工作像是多了個上午假,他
利用來做環保、交善款,時間安排得很充實。

事實上,不只三、四月份排休而已,林傳
義加入慈濟多年來,幾乎都將休假排做志
工去了:每年,他會安排八至十次到花蓮
、嘉義大林慈濟醫院當志工,每次約四、
五天;每隔一個半月回靜思精舍當志工,
每次約三天;再加上社區資源回收工作或
機動勤務……算下來,的確所有排休全「
修」了!

過去曾在公司任主管職的他,個性孤僻、不理人也不說笑,指揮員工甚至
會口吐「三字經」,當場對人發飆而不留情面,工作之餘就是睡覺、看電
視。這幾年做志工下來,不僅變得面有笑容,也會主動招呼、幫忙同事,
而做資源回收也成了他下班後的最佳運動。

利用上班空檔做志工,林傳義忙碌得歡喜又自在,遇休假真正在家休息,
他反而感到渾身不對勁呢!



志工哲學


像林傳義這般有心的上班族其實相當多,他們甚至輪流請假或累積休假,
好方便投入較長期的賑災與活動。

以九二一地震後慈濟援建五十所中部重建區學校為例,為加快工程速度,
上班族志工們即是利用週末假日,或是輪流請假、累積休假,到工地做小
工或鋪連鎖磚。

周政雄從事業務工作十八年了,今年才四十歲的他,已有十多年志工經驗
;雖然每天上下班須打卡,但由於工作多在月中出差、月底收款,周政雄
便善用其間空檔,機動安排志工活動。

同樣做業務的張益城,比周政雄還年輕,十二年前開始做慈濟時,他才二
十五歲。由於業務工作時間彈性,九二一地震後,足足有半年時間他都待
在希望工程工地幫忙,公司每週一次的業務會議再趕回台北開會。

儘管花那麼多時間做志工,但因為有心而
真誠,張益城在公司的業績依舊排名第一
。由於做的是藥品業務,他的客戶多是醫
師,常聽張益城歡喜地分享人生與慈濟,
不少醫師也紛紛加入慈濟會員。

早年他一週約做四個小時志工,現在則幾
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除睡覺外,生活都是慈

濟。他的哲學觀是:做事業要有志業真誠之心,做志業則要有事業打拚之
勁,兩者取得平衡,人生才算圓滿無憾。

也許有人會說:「至少他們工作穩定,但我還有貸款得付哩!」林傳義不
諱言,他甚至還負債兩百多萬元,只是參與慈濟後,他不再為錢所困,因
為錢總有還清的一天,千萬不要因此想不開。

曾經失意的林傳義說,他有一次在醫院當志工時,為供病理解剖的往生病
患助念,望著那安詳、無牽掛的表情與被刀畫開的軀體,一種覺悟感湧上
心頭:「人生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心靈充電


當慈濟志工也已十多年的楊麗穎表示,事業上難免遭遇煩憂與壓力,她已
習慣將做志工當「休閒」;每每空檔,便將手邊工作「淨空」,好好珍惜
單純的志工時光,返家後,也與家人多了些心靈分享與話題。

從中她深切體會到,人生不該只是為生活忙碌,如何讓工作、休閒更有意
義,正是她長年做志工的初衷。

李維潔三年前受證慈濟委員時才二十六歲
,身為上班族志工的她,很擔心自己因忙
於工作而變得冷漠,尤其當時工作與合約
有關,合約背後,往往隱藏著商機與廝殺
。參與志工服務後,她發覺人間有情有美
,工作之餘做志工,生命有了寄託,職場
上的人事煩憂也比較容易平衡。慈濟對她
來說就像是個「清涼地」,來到這兒做志

工,讓她的生命不致失衡。

同為上班族志工的施淑靜說,週休二日對她相當珍貴,參與慈濟後雖然睡
覺時間變少,但夜堛犒瓻o更甜了。

許多人常好奇,上班族工作花去了一整天,怎還會有時間做志工?其實這
就是時間哲學──善於利用,時間似乎「愈用愈多」,因為每分每秒都善
加把握。也因為如此,看在旁人眼堙A同樣的一天時間,慈濟志工像是做
了更多的事。

將參與慈濟活動當休閒或度假,這種充滿歡喜與意義的另類休閒,讓上班
族志工得到「心靈充電」,有助於繼續面對職場的競爭與挫折。那,上班
族到底能做什麼志工呢?

有人利用上班前,到慈濟會所擔任清掃的「福田志工」;有人在週末假日
擔任「對帳志工」;社區堨i做「環保志工」;晚上有活動可當「文宣志
工」……





從小就立願當「好人」的謝景貴,七年前放棄年薪數百萬的工作,在三十
五歲時「跳槽」至慈濟服務;一般人薪水是愈跳愈高,他則選擇反其向而
行。

那麼多上班族投入慈濟志工,他認為是當前人心嚴重物化後的「反作用力
」,也是人們本具的善心在吶喊。

相較於當前社會主流價值,謝景貴以為,志工的利他與奉獻反顯得「稀有
」,然而,誰知現今的稀有,不會變成未來的「主流」呢?

「做志工?要有錢、有閒才有可能吧……」面對這樣的疑問,上班族志工
用實際的付出,提出最有利的反證。

下班後那兒去?大家一起做志工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