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難捨能捨──葛濟捨
◎曹麗雲
台大醫科畢業、外科醫師、紐約病理科醫師、
企管碩士、企業家、財務顧問、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他,擁有一張人人稱羨的漂亮履歷表。
四十歲那年,當規畫的人生目標一項項達成後,
「我想要的一切都已經擁有,為什麼感覺竟是那樣的空虛!
往後的三十年,我要的是什麼?」
找不到人生的著力點,
他夜不成眠,陷入了「中年危機」……




二○○○年九月,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首次在台灣舉行。活動期間,三百
多位來自十二個國家的醫護人員,只要學員長一聲「慈悲喜捨」,便立刻
集合精神抖擻地回答:「誠正信實」;默契之好、配合度之高,至今仍令
人津津樂道。
領導有方的學員長葛濟捨,除了流利的中
英文雙聲帶外,善接變化球的溝通能力,
更是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兩年多來,濟捨變了;除了「變髮」──
西裝頭變成慈誠三分頭外,最大的變動是
,為了做好美國總會副執行長之職,從美
東搬到美西,將在長島住了二十年的家搬

到南加州。而不變的依然是那分愛慈濟、敬上人的精進菩提心。



一張漂亮的履歷表


濟捨本籍浙江,一九五一年出生於高雄岡山。父親是退役的工程師,母親
是位相夫教子的傳統女性,在此單純祥和的家庭成長,濟捨得天獨厚,不
僅聰慧而且神采俊逸,行止從容大度。

他擁有一張令人稱羨的漂亮履歷表──台
大醫科畢業、外科醫師;二十年前移居美
國,改讀病理醫學,成為紐約西奈山醫學
院病理科主治醫師,編寫過醫學健康書籍
。除了醫療專業外,擁有企管碩士學位的
他還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財務顧問,也
曾於美國僑聲電台主持財經節目。

夫妻鶼鰈情深,總是出雙入對,擁有一對子女,家庭幸福美滿。濟捨的人
生,可說是一帆風順,人人稱羨。

但他卻說:「在四十不惑之年,所規畫的人生目標一樣樣達成後,我常於
午夜夢迴中驚醒,想起四十年來所努力追求的學位、金錢、名聲、地位…
…一切都擁有後,為什麼感覺竟是那樣的空虛!想到往後的三十年,自己
要的是什麼?如此輾轉,反覆思量,再也不能入眠……」

濟捨自嘲那是「中年危機」。

十年前,在一次返台的飛機上,眾人皆睡,唯獨他和一位忙著寫資料、氣
質高雅的女士沒睡。濟捨和她閒聊間,聽到她談起「慈濟」。

當時濟捨對慈濟一無所知,只因看到那位自稱「慈濟委員」的人,說起慈
濟是那麼用心和投入,而且臉上泛著莊嚴的光芒,便將身上所有的現金掏
出來,請她代為捐給慈濟。

當她向濟捨要住址、姓名,以便日後寄收據時,濟捨拒絕了。她告訴濟捨
,慈濟每一筆善款都要入電腦,開收據是慈濟「誠正信實」的精神。「誠
正信實」四個字,第一次映入濟捨的心田。



走出中年危機


兩年半後,太太慈喜加入慈濟手語隊,她邀濟捨一起參加一個慈濟茶會,
並告訴他,演講者是黃思賢。

「黃思賢?」似曾相識的名字,原來是飛機上巧遇的慈濟委員,曾向他提
起慈濟美國分會執行長黃思賢很會「說慈濟」。

正巧當時黃思賢奔走美國各地演講,濟捨在長島茶會聽了一場,往後只要
有黃思賢的演講,他一定前往聆聽;並漸漸體會到,慈濟是一個「捨與行
」的團體。

「慈喜在加入慈濟手語隊後,不但改掉了
急躁的脾氣,待人也變得更柔軟。」笑稱
自己是受益人的濟捨說:「剛接觸慈濟時
,覺得這是一個女性化、有愛心的慈善團
體,我只要定期捐款,就是發揮愛心。然
而當參與慈濟工作深入了解後,才知道這
是一個修行的道場。」

為了更了解慈濟,濟捨夫婦一起回台參加隨師行。看到許多人將遇到的人
生疑難雜症請教上人,上人總是用簡單、淺顯的話,解開對方的心結,讓
濟捨更敬佩上人的智慧如海。

隨師行後,濟捨再也不敢說自己讀過幾遍靜思語;而是在每次讀後,反躬
自問:我做到了嗎?

濟捨第一次參加慈濟海外賑災,是到大陸貴州發放、義診。晚上心得分享
時,他看到志工們邊流淚邊感恩能走入慈濟、參與救人的工作。他剛開始
深感不可思議,到後來也同感「哭的感覺真好」!

「濟捨原是以知識分子的角度在看事情──他觀察到生命的苦難,及種種
生活上的無奈,卻沒有選擇餘地的苦楚。」帶領此一賑災團的德旻師父說
:「他是很有福報的人,一直生活在美國的天堂,一切人間的美善他都擁
有,如非參與賑災,怎會想到世上的暗角,還有這麼多苦難的眾生?在貴
州心得分享時,他就哭了;回精舍向上人報告時,他也哽咽到良久不能言
語。」

因投入而深入,濟捨體會到上人對眾生的慈悲大愛,以及慈濟人無所求的
付出,他在慈濟找到生命的著力點,從此擺脫空虛,走出「中年危機」。



捨事業全心投入志業


一九九七年,濟捨接任長島聯絡處負責人,夫妻倆決定結束經營多年且很
成功的事業,全身投入慈濟志業。長島聯絡處在濟捨夫婦用心推動下,很
快地於一九九九年升格為長島支會。

為了因應美國慈濟會務的快速成長,讓全美近八萬名慈濟人能得到更好的
服務及輔導,二○○一年初,上人慈示在洛杉磯設立「慈濟美國總會」,
任命曹惟宗為執行長、葛濟捨為副執行長。

雖然當時濟捨恭敬地答應了上人派給他的任務,但想到總會設在洛杉磯,
要扮演好副執行長的角色,勢必要搬離住了二十年的長島到洛杉磯,濟捨
說:「我有一點擔心慈喜不同意,因為她的家人都在紐約。」

「我跟旻師父說出我的擔憂。他告訴我:人的一生當中,能為理想做事很
難得,而理想能以行動付出是幸福的。旻師父還親自打電話給我太太,請
她支持我。」濟捨表示:「我實在很有福報!因為慈喜不只成就我要做的
事情,而且隨著我一起做。」

「濟捨脾氣好、修養好,給我很大的空間。」慈喜還透露了一段他們之間
的小故事:「我們搬到加州後,他常常七早八早起來煎蛋、做早餐。有一
次我嫌他煎的蛋太老,不好吃,他不但沒生氣,第二天反而起得更早,蛋
也煎得更嫩些。」

「問他為什麼起得那麼早?他竟說,不早一點起來,我就沒機會為妳做點
事了!」慈喜充滿幸福地表示:「他的修養和貼心讓我非常感動。」



單純心面對複雜人事


「上人派我擔任副執行長那個晚上,我睡不著覺。我並不擔心面對挑戰,
而是想到在還沒有建立愛的存款前,如何去凝聚大家的力量?又如何去推
動總會的工作?」濟捨說出他當時的煩惱。

上人則慈示他:「對內要細心、對外要簡單,用愛把大家的心凝聚起來。


「對內要細心,我能夠了解;但對外簡單,我就不太能夠了解。」濟捨說
:「繁複的人事,怎麼能夠簡單?我反覆想了一個晚上,到清晨四點才入
睡。」

「後來我想,是因為我太在乎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堙A會有很多人注意我的
一舉一動,而產生了一些煩惱心。這才體會出上人說『對外簡單』,其實
就是以一顆真誠、單純的心,去面對人事物。」濟捨很堅定地說:「對外
簡單,不正是『菩薩道直故』嗎?」

「『用愛把大家的心凝聚起來』,其實也是慈濟最重要的內涵。愛不是用
嘴巴講的,而是要用行動去表示。所以我經常提醒自己,要讓周圍的人感
覺到我的真誠和關心。」濟捨誠懇地表示:「無論推動任何事,我一定會
對整件事作充分的說明,讓大家感覺到我的真誠。從接下這個工作後,我
一直都本著這個原則去做。」



千金難買的智慧


談起做慈濟印象最深刻的事,濟捨首先提到援建薩爾瓦多大愛屋。

「薩爾瓦多援助方案,由美國總會負責。當初我們預估成本時只計算了材
料費,未將人工和行政費用考慮進去,所以動工時的花費超過了原先的估
算;後來,我們想到的解決辦法就是在材料上做變更,希望盡量把成本降
低到預算範圍內。」

濟捨向上人稟報,上人卻不同意。上人說:「這個房子的設計太不人性化
了。如果是你,你要不要去住?」

「我跟上人說,可是這樣子會增加成本。上人卻告訴我們:要以災戶的需
求作考量,而不要以省錢為考慮;建大愛屋就是要建到讓當地災民願意住
,而且住得舒適。」

原本也是為了省錢,大愛屋的電只接到屋外的電線桿。「因為我們想,如
果居民有錢時,不會在意接電到房子堛漕漱@點費用;如果沒錢,就算我
們幫他們接進去,他們也不會用。」濟捨說。

此舉,又未獲上人同意。「上人說,災戶如果有需要用電,一定會想辦法
解決電費;可是我們做的,一定要做到設計完善,隨時可以用。」

上人的細膩指點,讓濟捨拳拳服膺。「我原先以為尊重生命只是醫療上的
名詞,實際上尊重生命是包括了生活和精神上的尊重,最重要的是維護生
命的尊嚴。上人真的是面面顧全,真正的尊重生命!」

薩爾瓦多慈濟一村快蓋好時,因為薩國政府限於稅制,無法同意慈濟建大
愛屋「免稅」;然而上人卻非常堅持要免稅。濟捨說:「我當時想如果薩
國政府不免稅,我們就不建慈濟二村,災戶不就沒房子住了嗎?這樣好像
不是很慈悲!所以我勸上人做一些妥協,譬如先蓋以後再退稅。」

「上人則耐心跟我們解釋:務必讓薩國政府非常清楚我們所堅持的原則、
為什麼要這樣堅持的目的;慈濟來建大愛村是為薩國人民,也希望帶動薩
國政府官員一起做。假若薩國政府真的為他們人民好,一定會慎重考慮而
同意。如此,不但嘉惠災戶,也能嘉惠未來在薩國做慈善工作的非政府組
織。」

「上人的眼光真的非常遠大!而他的智慧正源自於深層慈悲。」為薩國蓋
大愛屋的經驗,讓濟捨覺得自己很幸運能跟著上人做慈濟事。「雖然我是
不支薪的志工,而且所有的開銷都是自付,可是在為慈濟工作的過程堙A
所學到的是『千金難買的慈悲與智慧』。」



濟貧同時還要教富


九一一驚爆事件發生,慰問金發放的方式,又是另一個例子。

「那時候受災的大概五、六千人,受傷約三千人,再加上周圍被波及的人
,總計約一萬人。我們本來計畫慰問金的發放是:往生者家屬五百元,受
傷者三百元。結果上人指示,不管是往生或是受傷的,通通都發一千元慰
問金。」

「一萬個家庭乘以一千元,就是一千萬美
金。我們一下子能募得到那麼多錢嗎?於
是,我趕緊打電話請示上人,希望上人能
夠改變心意。我向上人解釋,雙子星大廈
很多財務公司,員工年薪都是十幾二十萬
,甚至上百萬。他們那麼富有,不會差這
一千元。」

「但上人的回答是:就是因為他們有錢,在剎那間變得一無所有,所以我
們才要發這筆慰問金讓他們可以應急。我一聽傻住了!怎麼跟我們的想法
正好相反!」

濟捨說,事實證明上人是對的!「當時我們以為每一個人都會來申請,而
且每一個申請的人都會把錢用掉。事實卻不是如此,美國總會後來幫助了
三千戶受災家庭,總共花費兩百多萬美元。」

「來申請的人,除了原本就貧窮的人、因災變而失業者、外裔人士外,也
有律師、有財務公司副總經理,那一千元對原本較富裕的人來說,的確是
非常重要的應急金;幾天後不但有人把一千元歸還,甚至還另外再捐款。
這不正是上人所說的『教富』嗎!」



為人醫志工催生


二○○二年二月一日,濟捨接任洛杉磯慈濟義診中心執行長。

義診中心於一九九三年成立,至今十年。濟捨表示,以義診中心四千五百
平方英尺有限的空間,每年大約服務一萬多人次的病患,差不多已經飽和
了;如何讓現有的義診中心更上一層樓、為求診者做更多的服務,是一項
挑戰。

於是兩年多前,添購了牙科醫療巡迴車,就像義診中心的延伸,能夠到達
比較遠的地方義診,如加州中部的佛瑞斯諾 (Fresno)、北加州的萬佛城
,甚至南達聖地牙哥 (San  Diego) ,到墨西哥邊界的提娃那 (Tijuana)
跟墨西加利(Mexicali)服務。

如今,醫療巡迴車所做的義診,也到了飽
和狀態。濟捨於是進一步深思:怎樣才可
以做得更深入?他想,或許可以在一些定
點設立像衛星式的醫療站,來做比較長遠
的服務。

除了慈濟美國總會的會務、義診中心的推
動外,全美各地人醫會也是濟捨要用心、

用力之處。

濟捨認為要推動人醫會,必須要建立人醫會的組織、成立人力資源資料庫
。他開始馬不停蹄地到各分會,如德州、北加州、芝加哥、紐約、新澤西
等地,辦茶會說明人醫會的意義、人醫會做的工作,以及目前人醫會的運
作狀況,皆得到不錯的回響。

「德州分會的修碧師姊、北加州的美娟師姊、芝加哥的慈恩師姊……他們
都願意承擔各分會人醫會總幹事的職務。」濟捨滿懷歡喜和感恩地說:「
每一個分會成立了人醫會後,都積極在招募有愛心的醫師和醫療志工。」

有人看到濟捨努力為人醫會的醫護志工催生、增產,不禁打趣地說他似乎
改行當起「婦產科」醫師了!

濟捨為美國慈濟醫療志業的用心溢於言表,本業醫師的他,談起對醫療志
業的展望,可說是「滿腹經綸」。為了苦難病患,他那為天下眾生的慈悲
大愛,如清泉汩汩湧現。

上人說:「有機會能捨、願意捨,就是有褔報的人。」慈喜、濟捨這對有
褔報的慈濟道侶,正如上人所賜給他們的法號一樣──慈悲為懷常歡喜,
濟世救苦煩惱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