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婉君和她的「開喜婆婆」
◎葉文鶯
「阿彌陀佛來接您的時候,您想坐白蓮花或紅蓮花去呢?」
「粉紅色卡水!」
這是心蓮病房一對婆媳的對話。
其實「死亡」這件事也曾讓婆婆驚慌失措,
然而,在婉君用心且全心陪伴下,有了改觀……




每當被人問起名字,這位眼睛大又亮的年輕女孩喜歡捉狹地強調,她可是
「『婉君表妹』的婉君喔!」話雖如此,經常穿著牛仔褲,頭髮挑染後夾
著晶亮髮夾,笑時連眼睛也會笑的李婉君,並不活在瓊瑤式的風花雪月


三十一歲的婉君,生活埵釩雃h現實問題必須面對與承擔。婆婆癌症末期
,先生在台北工作,她將兩個分別才兩歲、五歲的女兒交託娘家父母,隻
身南下專心照顧在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住院的婆婆。

隨侍在側,婉君不但是婆婆心目中的孝順媳婦、開心果,更常客串病房志
工隨時助人,有病人臨終前甚至還叫著她的名字,說:「我會保佑妳」。



開喜婆婆洗貴妃浴


乍暖還寒的三月天,乘著午間日光暖和,婆婆答應去洗個毫不費力,而且
從頭到腳底的泡泡浴。護士推來自動洗澡機床架,三、四位志工協助換床


「老大姊也來幫妳洗澡,好嘸?」正拉著病人床單的志工陳貴枝說。
陳貴枝長病人六歲,曾以自己遇人不淑的
經歷與內心轉折,與這個尚未解脫婚姻之
怨的「老小妹」分享,希望她也打開心門
,原諒辜負她的另一半。斷斷續續進出醫
院一年來,兩位老太太已結成莫逆,並以
姊妹相稱。

包括媳婦、護士和志工五、六人,洗臉、

洗頭加上全身搓洗按摩,像在服侍貴妃沐浴;為了避免病人著涼,還開了
兩盞烤燈。

婚前從事美髮工作的婉君幫婆婆搓洗頭臉,洗好後用布巾將頭髮包起來,
看著身體猶泡在溫水中的婆婆,婉君笑了出來,說:「媽媽變成開喜婆婆
了!」婆婆一聽,嘴角似有浮力向上揚起。

婉君很有本事逗婆婆發笑,更絕的是在她自己也放聲大笑後,卻又故作正
經提醒婆婆,「我們是淑女呢!笑的時候最好『文文仔』笑,眼尾的皺紋
兩三條就好,妳看妳笑起來起碼五六條!」經媳婦這一說,婆婆又顧不得
究竟會出現幾條魚尾紋了!

「乎恁多謝啦!」婆婆被送回病床時,溫柔地向老大姊等志工致謝。

「洗得爽快嘸?」婉君問。

「嗯。」

「是啊,洗一洗比較爽快,要不然咱一年才洗一次,對嘸?」婉君裝作無
意,卻忍不住暗笑。

「一年洗一遍?欲驚人!嘸啦!」明知媳婦又在開玩笑,可是有外人在場
,婆婆真的擔心別人誤會,趕忙澄清。笑看婆婆自我辯白,婉君更開心的
是老人家這天精神好、頭腦清楚。



粉紅色蓮花卡水


「媽,雖然身體愈來愈不聽話,但是腦筋要愈來愈清楚喔!」

「媽,暗號咧?」

「阿彌陀佛!」婆婆正玩弄護士用橡皮手套吹成的汽球,以開展她纖瘦的
指頭,使彼此不受壓迫,同時認真聽著媳婦講話,答得不假思索。

「媽,這就是阿彌陀佛。我們常念阿彌陀佛,祈求祂那天到來時能來接引
,好嗎?」婉君自婆婆床頭取下一張小小的佛像,湊到她跟前。

「好啊!人老了自然走到那堙C」老人家笑瞇瞇,對往生去處一點也不擔
心。

「阿彌陀佛來接您的時候,您想坐白蓮花或紅蓮花去呢?」

「粉紅色卡水!」婆婆答得毫不遲疑。想像著航向另一世界的工具,竟也
足以讓她高興半天。

婉君說,婆婆喜歡粉紅色。她的小女兒長得活潑可愛,婆婆替她取了綽號
叫「椪粉」,也就是粉紅色的意思。

其實「死亡」這件事也曾教婆婆驚慌失措。約在半年前,婆婆住院時聽見
隔壁病床的對話。

「到這埵禨|,就是癌症末期已經沒辦法醫治的病人……」無意間得到的
「宣判」,老人家傷心淚流不止。

於是,除了服侍婆婆生活起居,婉君也設法幫助老人家面對生死。

「我本來也不懂,都是想到什麼問題就向
志工請教。」婉君說,婆婆能接受佛法,
因此她以「輪迴」的觀念告訴婆婆,不要
戀棧日漸衰敗的身體,每個人都有個往生
歸處;而如果婆婆的心願是往生西方,念
佛一定可以幫助她到達阿彌陀佛的淨土。

自從婆婆建立了往生的目標和信心,活著

的每一天便不再存有恐懼。婉君也常以婆婆的經驗,與其他病人分享。

一位阿嬤也將西方淨土視作最後歸宿,不過她對婉君說,她老了又不識字
,不知能否順利到達極樂世界,「婉君,妳能不能帶我去?等我們到了那
堙A妳再坐車回來。」

「好啊!如果您先到了那堙A也要記得幫我登記喔!等我在世間的責任完
了,我也要去。」就這樣,阿嬤也安了心,臨終前還念著婉君的名字,說
要保佑她呢!

「千斤萬擔,子女可以幫忙負擔,但是身苦病痛,要自己承受。」不久前
,病房住進一位老太太,當女兒告知她病情,老太太也是放聲大哭。那晚
,竟是婉君的婆婆隔著布簾婉勸。



公婆情感接著劑


臨終病人若能獲致心靈的平靜,才有可能走得了無牽掛。婉君嫁入婆家便
知悉公婆之間的嫌隙。

「公公過去不顧妻小,而且對他們施予暴
力,婆婆一個人帶五個孩子又要做粗工。
當孩子生病,公公不但沒拿錢給孩子看病
,還說那是女人家的事。雖然我也覺得公
公不對,但身為媳婦不能對公公不敬。」

婉君以平常心對待公公,在婆婆病情轉壞
之後,更鼓起勇氣充當兩老情感裂痕的接

著劑。有一天,婆婆病危被遷至廳堂,她看得出公公躊躇著趨前探視,那
時,她去拉起公公的手走近婆婆身邊。

「媽也跟了您一輩子,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祝福她吧!」

「媽,爸現在已經懺悔了,請您原諒他好不好?」婉君接著對婆婆說。

記得那天,公公連吃飯都在掉淚。

「我先生小時候體弱多病,今天能夠長大成人,我最應該感恩婆婆,因為
有她,我才擁有一個好先生。現在我回來照顧婆婆,等於是幫我先生孝順
媽媽,也使他沒有後顧之憂。」

「娘家爸媽也都支持我回南部照顧婆婆,這段時間都是他們幫我帶小孩。
」說到這堙A婉君或許是思念孩子與感恩父母的情緒交疊,竟有些哽咽了


偶爾乘著婆婆有其他家人照顧,婉君得以稍微走開,她一定不計勞累奔回
台北,陪陪父母、先生和小孩,順便把家堨散z乾淨。

「雖然我也曾經想過再度投入事業,不過目前對我來說,讓每一位家人都
適得其所,才是最重要的。」


※※※


婉君不但深愛家人,在病房也不吝惜為人服務。記得第一次在心蓮病房遇
見婉君,正值她要幫一位女病人洗頭。

在病房照顧婆婆,才一聽說隔壁有病人想洗頭,婉君就閒不住了!「婆婆
這邊沒事,我跟她說我想過來幫隔壁一位太太洗頭,她還催我快點來呢!


護士將洗頭機器推進病房,婉君戴起手套接手。只見她熟練地操控機器,
並調整那位太太的病床高度,病人舒舒服服地躺著洗頭,乾淨清爽而且不
打濕。

「很高興自己也能像慈濟人一樣在病房當志工。」婉君說,她做美髮工作
近十年,幫人家洗頭是她的專業,雖然很多年不做了,不過技術沒有退步
很多。

心蓮病房「婉君表妹」的懂事,特別教人記得她今年才三十一歲!


編按:婉君的婆婆已於三月二十九日在家中安詳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