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與SARS競賽
◎李委煌
SARS疫情讓和平醫院突遭封鎖隔離,
許多人除身著的衣褲外,可謂孑然一身;
有人擔憂家中老小,有人掛念飼養的貓犬……
慈濟成立服務站、設立安心專線,
志工扮演「愛心郵差」,
展開「使命必達」的快遞任務。




SARS疫情,讓許多人惶惶終日,因為
不知敵人隱藏在那兒。

四月二十七日,和平醫院封院第四天,林
姓看護工的太太為見病危的先生一面,奮
力衝向和平醫院警戒線,甚至在上前安撫
她、為她戴上口罩的慈濟志工面前跪求…
…婦人的哀號聲,聞者莫不掬一把同情淚



那天,慈濟委員吳瑞清剛好是「慈濟防疫送愛協調中心」設在院外服務站
的值班志工。



我是不是得了SARS?


五月三日,吳瑞清一如往昔外出,卻不知自己正是此刻電視畫面一再重複
播出的主角之一。原來,林姓看護工的太太出現了發燒症狀、緊急送醫,
也因此當天圍繞在她身旁的記者、志工、警察等人,可能都有需隔離之虞
;而吳瑞清正是其中一位。

當晚,多位志工紛紛致電關懷;儘管所有在現場值班的志工都依規定做好
防護,但為求謹慎,並力行證嚴上人「自愛才是真正愛人」的叮嚀,吳瑞
清決定即日起足不出戶,自行隔離一段時日。

沒想到第二天晚上十點多,吳瑞清竟開始發燒……

「怎麼辦?昨天我還跟許多人見面呢!」她愈往壞處想,心頭就愈忐忑。

考慮或有入院隔離可能,她趕緊翻出保險單,並將家中各種繳費憑單、如
何轉帳等資料打點妥,隨即在先生陪伴下前往醫院急診室。

所幸經診斷沒有大礙,醫師讓她返回家堨薿均C「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不過能回家,表示狀況不會是最壞的。」身為慈濟人的吳瑞清,時時刻刻
提醒自己要保持樂觀。

五月五日,她主動跟衛生單位通報,沒多久就收到「居家隔離單」。隔離
期間,志工們捎來濃濃的關心,光提供的蔬果食品就塞滿冰箱,兩週都吃
不完。



惶恐、焦慮、不安感彌漫


去年十二月,中國大陸廣東順德市一家野味料理店人員因「非典型肺炎」
症狀死亡,之後,此一「恐怖肺炎」、「奪命肺炎」就像瘟疫一樣迅速蔓
延開來,越南、香港、新加坡、加拿大、台灣……今年三月十五日,世界
衛生組織(WHO)將之定名為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全
球已有三十多個國家籠罩在其陰影之下。

台灣於今年三月發現第一起病例,截至五月二十二日,「極可能病例」已
上升到四百八十三人,更有六十人因而死亡。

「我是不是得了SARS?」這樣的心情,相信許多人都不陌生──也就
是自覺發燒時,會馬上聯想到SARS,卻不敢貿然就醫,擔心不論是不
是SARS,恐怕一入院就會遭到隔離;但若不趕緊就診,萬一是SAR
S豈不延誤病情……於是,心情就懸掛在這之間擺盪。

尤其免疫力差、經常生病者,這陣子更是痛苦,因為喉嚨癢了不敢咳,發
燒了也不敢輕率求醫。當慈濟設立「安心專線」後,類似的惶恐即時有所
聞。

內湖一位先生來電說,他近來喉嚨痛、流鼻水,卻遲遲不敢就醫,但如常
上班的結果,就是不斷擔心會傳染給同事;若再加上家人、朋友等,他幾
乎快要崩潰了!

一位婦女則自苗栗來電,她說女兒發燒、呼吸困難,但診所認為是呼吸道
感染,她只好讓女兒繼續上學……她坦承,自己內心其實充滿焦慮,猜想
若是SARS怎麼辦?

整個社會的惶恐不安由此可見;而媒體大幅報導、網路上各種偏方、Q&
A、評論、口罩功能……資訊多到令人無所適從,也更加焦慮。

而部分人們更因為強烈的恐懼與不確定感,以致過度自我保護,甚而對外
採取排斥、抗議、謾罵的負面情緒與行為;證嚴上人因而呼籲,SARS
疫情終會減緩,如何防範冷漠、歧視、猜疑、嫌忌、恐慌等「心靈SAR
S」,其實更為重要。



愛心郵差,使命必達


隨著人口密度激增與交通運輸便利,地球村宛如交流頻繁的小鎮,鎮埵
任何一點變異,都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面對全球SARS,沒有人
可以置身事外。

這波SARS疫情對專家或世人,都是前所未聞的;同樣地,對慈濟志工
而言,也是全新的援助經驗。和平醫院封院第二天,四月二十五日慈濟即
成立防疫送愛協調中心,並陸續在和平醫院、仁濟醫院、松山醫院等地設
立服務站,提供院內人員及居家隔離者生活、心靈所需。

小至送紙內褲、衣架、膠帶、代熱摩托車、送水果,大至送冷藏櫃、電視
機等,不論那兒有需求,志工獲報後必努力達成;四月二十七日起也開放
「安心專線」,提供被隔離者尋求協助、心情抒發……也有民眾打電話進
來提供「祕方」、送梅醋、大悲水、捐自種地瓜葉、捐款、為志工加油等


在被隔離者慌亂無助之際,一些平日可能微不足道的小東西,從志工手中
輾轉傳遞進來,別具溫馨。除了致贈物資,志工也透過祝福卡片、電話問
候等方式,將關懷「間接」遞交給對方。

SARS疫情不像一般災難,慈濟志工可以大量群聚、近身撫慰;然無論
在醫院、替代役中心等集中隔離點,都不乏有慈濟志工身分者,分頭進行
著「安心」服務。

和平醫院B棟急診科主任張裕泰,是慈濟
人醫會志工。封院之初,千餘名醫護、醫
技、病患、家屬、看護等被隔離在院內,
有人擔憂家中老小,有人掛念飼養的貓犬
;由於事出突然,許多人除身著的衣褲外
,可謂孑然一身。也被隔離在院內的張裕
泰想到了慈濟志工,於是與在家隔離的太
太許玉暄聯絡,請她尋求慈濟協助。

那時,慈濟早已在院外設立了服務站,只是內外訊息傳遞尚未有效建立,
因此許玉暄便扮演起「橋梁」角色。在她居中聯繫下,志工將「安心條」
遞入院內,讓大家依序填入「需求事項」、「地址」、「電話」與「聯絡
人」等,好扮演「愛心郵差」,展開「使命必達」的快遞任務。

五月五日甫結束居家隔離,許玉暄隔天即戴著口罩、懷抱五十朵白玫瑰親
蒞慈濟台北分會。她說,送花感謝志工是她結束居家隔離後第一件想做的
事。

隨著和平醫院淨空,隔離人員陸續解禁,慈濟援助對象也從院內隔離者,
逐漸轉往台灣各收容SARS病患的醫院,補給其所需的物資;另外,也
應台北縣市衛生局等單位邀請,電話關懷萬華、板橋、汐止、永和等地居
家隔離者。

正如慈濟防疫送愛協調中心總協調黎逢時所言,雖然SARS防疫送愛行
動迥異於以往急難救助模式,但慈濟志工隨經驗調整步伐,不變的原則是
──讓所有民眾安心。

台灣志工為SARS奔波,海外志工也以實際行動表達關懷,大家除了響
應證嚴上人呼籲的「五月齋戒」,以身口意清淨來祈願SARS遠離,也
積極在各僑居地採購口罩、耳溫槍、蜂膠、洗手液等,緊急送回台灣;讓
台灣慈濟志工發送給急需的第一線醫護人員及警消人員使用。



助人,讓他們勇往直前


SARS疫情堪稱是「攸關性命」之事,雖然有人選擇排斥遠離,也不乏
以行動付出的愛心人士,除了醫護、防疫人員,還有各界志工。

志工羅美珠負責慈濟的物資、人力協調,慈濟四月二十六日至五月四日在
和平醫院外設服務站,她每天都戴上口罩坐鎮站內。當時院外氣氛可說是
「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曾經靠近和平醫院的人,都可能被旁人視為「
瘟神」。

儘管已盡可能做好防護,為保護家人,她每天晚上回到家,都會脫下全身
衣物單獨清洗,並且把自己從頭到腳梳洗乾淨,甚至「刻意」與家人保持
距離……一種助人使命與關愛親人的牴觸,考驗著她的慈悲與智慧。

期間,羅美珠曾在夜媮蚋鄐炾慼A而決定起身翻出札記本,寫下心頭想對
孩子說的話:

「萬一我也不慎感染SARS,你們要了
解媽媽的心情,我在慈濟做得很歡喜,畢
竟這都是媽媽想做的事……」

SARS疫情帶給國人的不安,一樣引發
羅美珠對生命、對親情的無常感。

全家都是慈濟會員的林為凱,今年三十七

歲,擔任公車司機已四年餘,親友眼中的他,熱情而有義氣。四月二十五
日和平醫院封院第二天,站長詢問他載送醫護人員上下班之願意,他毫不
猶豫就答應了;但唯恐父母擔心,獨自在外居住的他,選擇不讓他們知道


由於勤務機動,林為凱用餐、休息全在車上,方便隨傳隨到;每每載完小
夜班醫護人員後,回到家已近午夜兩點。

常有人問他:「不會怕嗎?」林為凱說:「怕就不來了。」

一週後,母親輾轉得知此事,不但沒有勃然大怒,還說:「果然沒有白養
他!」

九二一大地震時,慈濟會員林崇堯每天看著慈濟志工奔走災區,自己因為
工作在身,只能藉捐款表示支持;面對這次SARS疫情,他知道不能再
錯過了,當台北市衛生局開始招募志工,他立刻報名,當天立即入院,拿
起拖把,為和平醫院忙碌的B棟感染區做清潔消毒工作。

此外,大林慈濟醫院風濕免疫科吳正欽醫師、花蓮慈濟醫院王立信副院長
等人,也都先後自願北上至松山醫院馳援……



自愛愛人,轉化觀念


SARS來自病毒感染,目前尚無有效疫苗,因此一旦罹病後,唯一對治
方式就是隔離治療,避免蔓延;而針對與疑似SARS病患接觸者做居家
隔離,也是預防社區感染的重點。

然而,隔離衝擊了事業、家庭、商機等社
會價值,因此不少人「談隔離色變」,甚
至不願意配合。為因應此恐慌心態,證嚴
上人表示,隔離是一種功德,也是「自愛
愛人」的負責態度,因此應轉換心態,當
作是難得的靜修機會,好好善用時間。

志工吳瑞清在居家隔離期間,就勤讀了許

多上人開示書籍與影帶,愈讀心愈安,甚至有餘力為別人「安心」。

慈濟委員張敏如是和平醫院的技術員,在基河國宅隔離時,每天都可以收
看大愛電視台,也有時間安靜地抄經、讀經。她說,自家社區就有十多位
慈濟委員,隔離期間孩子都由樓下志工照顧,她一點都不擔心。

志工林宗明因從上海返台,依規定也必須進行十天居家隔離,但他認為短
暫「失去自由」這十天,就像是老天送給他的禮物,讓他有更多時間和家
人相處,還可以好好保養身體、好好讀書、好好思考人生的路……「十天
一下就過去了,不過是人生中極短暫的一剎那,有什麼放心不下的?」他
說。

遵循上人叮嚀,當志工自己需隔離時,大多數人都能像吳瑞清、張敏如、
林宗明般自在自律,以身作則示現「自愛愛人」的隔離態度。



如何化解人與病毒之戰


隔離只是SARS治標之道,台灣流行疾病學專家何美鄉,曾提出她的忠
告:「要與SARS完全隔離是不可能的,只要一個噴嚏、一個不小心沾
上別人唾液的指頭……」她認為,國人終究要「面對SARS、與SAR
S共存」。

正如隔離衝擊了社會價值,SARS疫情的持續蔓延,也前所未有地刺激
了國人對政府決策、醫療衛生、志工服務、媒體報導等問題的省思。

「SARS病毒的散播溫床,就是人們的自私、驚慌與脆弱之心。」上人
擔心國人在面對疫情時,不但未能同舟共濟、彼此關懷提醒,反而以懷疑
取代互助,以要求別人作為自我保護;因而希望大家在這波SARS疫情
中,除了提高「防疫警覺性」,強化衛生習慣照護好自我健康、防堵疫情
蔓延之外,更要用愛去關懷社會。

上人呼籲全球慈濟志工,除需積極於社區宣導防疫
,更要為願犧牲短暫自由而配合居家隔離者、為守
護全民健康而付出的醫護人員,給予全心全力的支
持與感激。更進一步地,上人亦盼慈濟人由自身做
起,以一分虔誠、謙卑之心,提倡齋戒護生,藉人
間祥和之氛圍化解人與病毒之戰。

一位大學教授說,人類面對SARS,最有效的策
略就是「生態平衡」;一位醫師也說,對抗SAR
S最重要的方法就是「懂得愛人」。這些人咸認為
,病毒本身即是大自然的一環,真正可怕的不是微

生物,而是人心。

SARS病毒會散播,「愛」也會蔓延。當善惡力量在拔河時,人們能做
些什麼呢?

SARS除藉由飛沫、接觸傳染外,無形中也依附人心的恐懼、無知、自
私或冷漠作溫床;於是宗教家說,要讓黑暗消失的最好方法,就是將光明
帶入。

SARS危機帶給人們的,不再只是惶惶終日,也漸漸出現轉機——因為
大家開始意識到,「生命共同體」將不再只是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