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共濟弭災疫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把我從地獄拉回天堂的貴人
◎梁美華口述/徐水整理
在人潮熙來攘往的台北東園市場,一群慈濟志工手抱花束穿梭義賣;在旁
的一角,一位面容清秀姣好,臉上有個小酒窩的小姐,笑容可掬地不斷點
頭叫賣:「買花、買愛心花喔!一束一百元……」「小姐,要買花嗎?有
漂亮的玫瑰花、桔梗、非洲菊……」

站了好久都乏人問津。終於,有位太太停在她面前說:「妳不是仁濟醫院
的護士嗎?」那位太太從她手中選了一束粉紅色的非洲菊,她高興地直說
:「感恩妳,功德無量!」

她叫梁美華,民國七十九年畢業於慈濟技術學院在職進修班,在花蓮慈濟
醫院服務四年,後來因為想家回到台北,在離家近的仁濟醫院服務至今。

今年四月二十九日台北仁濟醫院爆發院內感染封院,梁美華因照顧罹病的
同事而成為SARS疑似病例。一趟鬼門關走過,她心中感觸良深——



我是SARS病患,今天能夠重生,是因為我很幸運遇到慈濟的貴人。 

十多年前,我離鄉背井到花蓮慈濟護專(現在的慈濟技術學院)念書,異
鄉遊子的感觸特別敏銳,總覺得社會很黑暗,沒有什麼人可以信賴。一次
偶然機會遇到慈院志工游月鶴,她說如果我假日不喜歡待在花蓮,可以去
玉里找她。有一天我就真的去拜訪她。

她到車站接我,還留我在她家過夜;感動之餘,我就把心堛漫U圾一股腦
兒全倒出來。「我想在慈濟醫院服務的每個人,應該是很有佛教精神才對
,但事實並不是這樣……」

她開導我:「團體那麼大,不可能都是十全十美。慈院啟業才五年,像五
歲的小孩,我們不要苛求太多。美華,好好地做,去感受慈濟的真、善、
美……」

她的善解感動了我,我第一次發現——沒領薪水的志工,比我們領薪水的
員工做的還歡喜、快樂。

在她家,我們無所不談,第二天我要回花蓮時,她還為我準備一個便當。
以後她每次來醫院當志工時,都會為我帶東西;我們素昧平生,讓我很感
動!她也帶我回精舍,向常住師父介紹我是她的「女兒」,讓我覺得很溫
暖,心慢慢打開,對同事的防衛也解除了。
那時我在慈院三西病房服務,常看見委員
、慈誠志工很莊嚴、很慈悲,內心就種下
一顆追隨的種子。回台北工作後,我天天
看大愛電視台,幾乎從不轉台,那充滿真
善美的故事常讓我掉淚,甚至看到廢寢忘
食;我想走慈濟路是對的,所以開始參加
見習委員培訓。

社區內的志工林如金很精進,每有活動都會找我參加,我也常跟隨慈濟人
醫會去偏遠地區義診。然而,有時當身體做得很累時,凡夫心就起來了—
—我為什麼要對別人這麼好、付出這麼多?

這次感染SARS治療、隔離期間,我有很多時間看電視、看書,上人說
:「手心向下是助人,手心向上是求人;助人是快樂的,而求人是痛苦的
。」我終於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的意義——能付出就是福。


輪到我照護罹病的同事,
當時一心只希望他們盡快康復,
沒有想過自己是否會被感染。



我在仁濟醫院五樓病房區工作,我們這層樓有六位同事因為照顧SARS
病患而病倒,輪到我照護他們。我一心只希望同事盡快康復,沒有想過自
己是否會被感染。

當時醫院經驗不足,除了發給N95口罩,我們沒有其他防護裝備,也沒
有被教導任何針對SARS的防護知識,就這樣開始工作。

照顧罹病同事兩天後,我發覺喉嚨不舒服,感覺四周空氣很糟,很想盡快
逃出醫院……

回到家,我想馬上吃足夠營養的東西並且休息,體力應該就會恢復。然而
,我看著東西卻吃不下,躺在床上也睡不著,腋溫達到三十七點六度……
於是我打電話給護理督導,告訴她我發燒了,要請假。督導卻叫我立刻回
醫院掛急診。

血液檢驗結果出來,我的白血球降到只有三千三百;而且,SARS相關
症狀包括:頭痛、肌肉痠痛、咳嗽……一項一項在我身上顯露出來。院長
告訴我:「美華,妳要住院治療……」

想到自己白血球只剩三千三百,剎時,我有面對死亡的感覺……而那些我
之前照顧的同事知道我病了,難過地跟我說:「對不起!都是我們傳染給
妳的。」我說:「沒關係,你們也是照顧病人才得病的。」


我們每走一步,後面就跟著噴灑消毒水,
我難過得掉下淚來,
我的身體真有這麼毒嗎?



持續打類固醇、打點滴,我每十五分鐘就得跑一次廁所。我想是及時治療
的緣故吧!我的X光片顯示肺部正常,其他檢查也在正常範圍。因此在四
月二十九日封院後,我和幾個狀況比較正常的「疑似」SARS病患,被
通知將送往松山醫院,其他六位SARS「可能」病患則送往榮總。

「醫院要封鎖」這個消息讓大家都很害怕,加上一群記者擠進來採訪,情
況看來真的很嚴重……我跟同事說:「我們快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菩
薩會保佑大家的!」

我們依規定洗了澡,穿上兩套隔離衣、戴上雙層手套、雙層口罩,等待救
護車來接。一輛輛全副武裝的救護車來了,一車只載一位病患,還有一位
加護病房護士隨車照顧;來來回回數趟,輪到我時已經深夜十二點了。

救護車內密不通風、濕氣很重,我好像進入地獄,快呼吸不過來了……我
實在很佩服救護車司機和隨車護士,患難見真情啊!我衷心感激他們。

抵達松山醫院,深夜的馬路上靜悄悄地,街燈昏暗,我的精神也昏昏沈沈
。松醫的護士出來接,吩咐我們電梯不能碰、東西不能碰,我們每走一步
,後面就跟著噴灑消毒水……我感覺自己像歹徒一樣被押著走,而這條路
,正是通往地獄的道路……我的心情錯綜複雜,似真似幻地步入九泉……

直到被帶到負壓隔離單人病房,門關起來,我才回到現實。我想開點窗戶
透透氣,警哨馬上吹起,護士立刻進來關窗;我們的大小便,要用消毒水
浸泡三十分鐘才可沖掉;我的換洗衣服不夠,想向護士借臉盆來洗衣,她
說:「親愛的,還洗?妳的衣服要丟掉!我們會給妳新的。」送便當也是
開一個小縫塞進來,就像電影堿搢鴘漕c房一樣,而我就是其中的犯人…


我難過得掉下淚來,我的身體真有這麼毒嗎?那一刻,我的身心都受到巨
大創傷。


我感覺離地獄好近,整夜無法入睡,
把電燈開到最亮,
深怕一熄燈,惡魔就會來抓我……



我的情緒跌落到谷底,感覺只要一熄燈,惡魔就會來抓我,所以我不敢睡
,整夜把電燈開到最亮……我,想到自殺。

就在我情緒最脆弱的時候,慈濟委員林朝富打電話進來。我聽到林爸爸的
聲音,哭得很厲害,因為很感動還有人關心我!我知道我不會下地獄了…
…林爸爸說:「妳哭成這樣子,怎麼幫人?」淑芬媽媽也說:「妳要比別
人更勇敢!」

慈濟志工問我需要什麼?我說想喝蕃茄汁,松山區的志工就加好幾倍送來
,讓我可以把蕃茄汁當水喝;他們每天晚上在松山醫院外面唱歌祈禱,我
雖然看不見,但透過電話可以聽得見。

經過懿德爸爸媽媽的安慰、作伴,我的情緒穩定了下來,甚至是一百八十
度轉變——我不再開燈睡覺,開始打電話關懷隔壁房的病患,介紹她看大
愛電視台及撥打慈濟安心專線;「需要什麼儘管說,慈濟會幫助妳。」

松醫的護士覺得很奇怪,我怎麼突然像變了個人似地,精神好、體溫也降
低了?她當然不知道,是慈濟給了我強大的精神支柱。

情緒與病痛成反比,我不怕死神的召喚了!

而且,我因為病情穩定可以出院,轉往陽明山至善園隔離。


往至善園的路上,陽光從車窗縫隙微微透進來,
我彷彿到了天堂,
感受到自由、滿足,生命充滿希望!

  

我們仍舊穿上全套防護裝備、包裹密實地坐上車,往陽明山出發。一路上
陽光從車窗微微透進來,讓人感覺到自由、滿足、生命充滿希望!

來到至善園,看到慈濟在園區外設有服務
站;進到病房,處處可見貼有「慈濟關心
您」標誌的收音機、電風扇……深深感受
到慈濟的祝福無所不在。

和去松山醫院時的心情相較,此刻我就像
來到天堂,打開窗戶,可以看見藍天、聽
見鳥聲,最重要的,是慈濟志工的陪伴—

每天八點多,還是一群人在門外給我打氣,不斷地送蕃茄汁、綠豆湯。我
到那堙A就陪我到那堙K…

這分恩情,真不知道怎樣報答!姊姊提醒我:「把慈濟大愛精神傳承下去
,就是報恩。」真的,大恩不言謝,我要更精進啊!




每當大愛電視台播映祈禱歌曲時,我的家人會跪下幫我祈禱;甚至朋友也
幫我祈禱……沒有這點點滴滴愛的力量支持,或許我的生命不會延續到今
天。

這次的病,讓我感受良深:人怕死,動物也怕死,牠們有活的權力;如果
我們少吃葷,就能少殺害一條生命。所以我們要響應慈濟推動的齋戒。

五月十三日離開至善園,又在家隔離一段時間,我現在已經完全復原了!
我的內心充滿感恩——是慈濟的愛,把我從地獄送上天堂,能夠活下來﹔
我身上有一半是慈濟的血,慈濟使我重生。

人生多美妙!「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菩薩道雖難行,但
我立定志向精進向前行,把握分秒、步步踏實做,讓佛法與慈濟清流遍滿
人間。





慈濟委員林如金感言:
  
美華的命總算撿回來了,又回到我們身邊!
  
當她在松山醫院,病情和情緒起伏不定的時候,我們的心也隨著她每次講
電話的語調而起伏;我們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聽到她哭,心堳傿h、很
急,卻只能請她配合醫師、謹記上人的話和大家的祝福。也用心想她需要
什麼、怎麼打發時間?盡力供應她所需。

一切都是好因緣。美華本來就是個精進的孩子,相信這次事件讓她成長許
多;而我也從中學到很多,警惕自己在菩薩道上不懈怠,繼續無所求地付
出。



慈濟委員林朝富感言: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也就是佛說的「人生無常
」吧!

知道美華在松山醫院情緒非常低落,我很難過,但因為隔離,不能在她身
旁膚慰,剛開始實在不知如何給她最好的幫助。每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唯一
,所以我們不斷用電話和美華聯繫,陪伴她、鼓勵她。

後來想到上人的法照和精舍,是慈濟精神的象徵,所以就將相片隨著物資
送進去給她,希望能讓她安身、安心。

「人生貴相知,何必論親疏」,作別人的貴人是最幸福的。在陪伴美華的
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當遇到逆境時,要歡喜受、笑口常開;能夠如此,
相信就能增強身體的免疫力,讓病痛自然消除——這分求生的意志力,大
概就是免疫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