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共濟弭災疫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藍色愛心網
◎李委煌
志工參與防疫送愛行動一個半月來,
看到的不是疏離,
而是「愛心大團結」、醫護人員的生死與共,
大家相互伸援、彼此打氣;
志工所做的,只是在這條愛心鏈中,
盡力給大家加油鼓勵……




四、五月間,跟著北區志工出入做隨行記
錄的楊芳嬌,為慈濟大藏經寫了二十多篇
報導,用文字見證了慈濟這期間針對SA
RS防疫送愛的歷程。

「都是慈濟救了我!」回憶記錄點滴,她
忘不了一位護理人員曾這麼說。這位護士
自認是位幸運兒,因為每天都接到志工的

打氣電話,直到她隔離完畢為止……

楊芳嬌說,每通從外頭撥進「防疫送愛協調中心」的電話,都是對慈濟信
賴的求援;她看著羅美珠、金晉卿、何瑞真等志工一一耐心地回答、智慧
地反應以及敏銳判斷,不由得感嘆急難處置實在不容易。

五月十二日護士節,羅美珠與幾位志工,同時使用五支電話撥給五位護理
人員,表達祝福、感恩、支持,並在電話這頭播放「誠心祈三願」音樂,
隨後大夥於電話兩頭一起唱歌祈禱……

當歌聲撥動心弦,楊芳嬌忍不住落下淚來;羅美珠心疼前線工作者的壓力
,遂和著旋律以輕語安撫對方,說著說著不由得也哽咽起來……

楊芳嬌說,自己投入志工已超過十五年,做慈濟人常讓她引以為榮。



勇氣來自一股使命


頭髮已花白的黎逢時,是慈濟北區慈誠隊大隊長;而一身台灣純樸婦女模
樣的羅美珠,則是三重地區的資深慈濟委員。這次慈濟為SARS疫情而
設在台北分會的北區「防疫送愛協調中心」,兩人分屬總召集、副總召集
之職,負責與北區各慈濟服務站間的訊息統籌。

事實上,黎逢時與羅美珠都已經當了阿公
、阿嬤,如果脫下制服,很多人恐怕很難
將印象中的「召集人」和他們親和慈祥的
臉龐聯想在一起,他倆自嘲說,不過因為
性子急,所以才會當「著急」人吧!

像那天,羅美珠領著數名志工,將八十台
手提式CD音響,送往隔離醫護人員暫住

的替代役中心;她問護理人員:「妳們還缺什麼嗎?」只見對方紅著眼說
,她們不缺物品,卻需要媒體的支持,因為他們自電視新聞所見,多是對
醫護人員的負面報導。

走出中心,羅美珠便主動與等待在外的媒體記者招手;不一會兒,攝影機
、麥克風、錄音機等全都靠了過來,羅美珠遂將醫護人員的心聲一字一句
說了出來。

勇氣不過是來自一股使命,她說:「總不能充耳不聞吧!媒體有沒有興趣
是一回事,但聽到了總得幫醫護人員表達心聲。」

事實上,慈濟服務站設於和平醫院外期間,羅美珠每天都值班駐守,因此
醫護人員的無奈心情,以她現場所見並不難理解。

既肩負召集任務,協調中心或服務站的每通求助電話自不能馬虎;在第一
線的醫護人員只要提出任何需求,羅美珠都得立即評估,並儘速調度物資
與人力,以最短時間完成任務。

面對SARS疫情,大家都是「第一次」碰到;羅美珠說,她也有許多壓
力。像有的志工親友極力反對他們到和平醫院外的服務站值班,也有志工
久戴口罩會心律不整。基於疼惜志工之情,以及理解親友們的關心與壓力
,她自然不敢隨便找人幫忙。

羅美珠強調,志工的動員與出入安全也需
要特別留意。「慈濟擁有眾多志工群,若
沒有做好安全防護,一旦有人因此感染S
ARS,豈不成了龐大的感染源?」因此
慈濟精簡了抗SARS的人力動員,並強
化全球志工防疫知識,以避免任何感染的
可能。

那段時間,羅美珠回到家都已過了晚上十一點,每天在和平醫院外出入,
就算自己沒掛慮,總也得替家人想;她將隨身包包放在牆角,然後趕緊洗
澡、洗衣,並刻意與先生孩子「保持距離」,連最愛的孫子也不敢去探視


每天睡前,羅美珠也會收看新聞,以了解SARS疫情的最新發展。她認
為「無知最可怕」,對SARS多一分了解,就能減少一分無明的恐懼。
事實上,她也忙得無暇思考或害怕,因為每天天一亮就得開始思考今天要
做的事。



當機判斷的智慧


儘管親友也是護理人員,早已百般叮嚀她,不要靠近和平醫院。志工金晉
卿依舊到和平醫院外報到,進行院外服務。
  
值班第一天,整天戴著N95口罩,天氣又相當炎熱,她不禁感到呼吸困
難;過兩天,氣溫驟降、接著又下起雨,加上服務站位置迎著風向……即
便想吃水果、喝飲料補充體力,也令人心寎鯇炕C總之,外在環境不斷地
考驗著她的耐性。

因此,當她發現羅美珠一天至少在現場待上十四個小時,每每望著她忙進
忙出的身影,都會覺得很佩服。

「算算,每天上午七點半到晚上九點半,
若沒有勇氣與愛心,誰能挺得住呀!」

與金晉卿輪流值班的志工何瑞真,在慈濟
於和平院外設立服務站時,即主動表達參
與意願,她心想:只要做好洗潔、防護措
施即可。

頂著炙陽、整天坐在棚下接電話,值班四、五天後,何瑞真開始感到身體
不適,且有些發燒;經診治後發現是腸胃發炎,隔天身體就恢復了。為求
慎重並讓人放心,她在家休養幾天後,又趕忙投入志工服務。

何瑞真說,許多醫護人員、看護、病患、家屬等突然被隔離,什麼東西也
沒帶,於是求助慈濟。志工認真、貼心地思考:「若換成是我被隔離,會
需要什麼東西呢?」

在設身處地下,牙刷、洗髮精、梳子、拖鞋、免洗內褲、換洗休閒服等,
裝有十餘樣物品的「生活包」,就被志工「研發」出來了;而內含有《經
典》雜誌、《慈濟》月刊等多樣文宣刊物的「祝福包」,隨後也跟著出現


何瑞真說,有金門善心人士熬好的藥,就這麼直接寄來;來自埔里的幾車
甘蔗,隨時準備要行駛北上;而咖啡、蕃茄汁等飲料,也從高雄寄送來台
北;也有許多人提供抗SARS「祕方」……

由於接聽了許多電話,何瑞真知道,這些祕方、物資的受理與否,可得有
當機判斷的智慧。以祕方為例,志工顧及受贈者體質、分配與安全性問題
,只能予以感恩並婉拒……

即使只是接聽電話,每一通都考驗著判斷的智慧。

有時院內醫護人員來電,傳來的盡是疲累聲調,何瑞真只得在電話這頭給
予鼓勵打氣,感恩他們為病患服務、維護大家健康的付出。「慈濟代表所
有人感謝您們!」她發現,雖然只是小小的讚歎,也可以感到對方的聲音
「不太一樣了」……

在協調中心一旁,慈濟支援各醫療院所的物資,每天
都有志工忙著打包。負責整理的葉信正說,慈濟對援
外物品要求頗為嚴格,以「祝福包」內的刊物為例,
外觀過舊或日期太久的就不送出去﹔若封面上有灰塵
,志工也不忘擦拭乾淨。

而「生活包」堛漸蘤◥A也分幾種不同尺寸,希望男
女體型不同者,都能取得合身的衣服。而最大宗需求
的口罩,由於來自全球各國,連非洲突尼西亞製的都
有。葉信正說,志工都慎重挑選品質佳的才提供,以
示尊重。

一人被隔離在醫院,其他家人也可能需居家隔離;對慈濟社區志工系統來
說,只要對方提出援助需求,志工幾乎可「包辦」一家大小事情,如送餐
、購物、關懷等。

葉信正說,慈濟志工不只「有求必應」,而且辦事效率極佳;和平醫院臨
時要求冰塊、冰櫃等,志工才一下子就調度送去,令他們感到訝異。

打包來自全球愛心人士的物資,葉信正心堣]覺得很感動!





隨著北區疫情趨緩,慈濟協調中心的志工值班服務也在五月三十一日告一
段落;一個多月來,羅美珠只為私事「請假」過一天半。

期間,與許多醫護人員頻繁聯繫,彼此卻是素昧平生;電話那頭親切地喊
著「羅姊、師姊……」大家像已熟識許久。

回憶疫情,羅美珠看到的不是疏離,而是「愛心大團結」、醫護人員的生
死與共,大家相互伸援、彼此打氣;志工所做的,只是在這條愛心鏈中,
盡力給大家加油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