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喘息志工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只要人人多一點雞婆
◎陳柏州
患者的家屬笑了!
雖然每星期只有短短四小時的服務,
但他們已感到滿足,
因為有人給他們支持、鼓勵和陪伴,
他們可以利用這短短的時間稍微休息或抽身,
不再感到孤軍奮鬥的無力感。




「『空氣怎麼會這麼新鮮?哇!花朵真好看!……』對長年臥床的重癱患
者來說,能夠吸到一口戶外空氣、欣賞大自然的花草美景,是一件奢侈且
難得的事。聽到他們驚奇且衷心的讚歎,才發現,平常我們輕易擁有的都
應該珍惜,能夠欣賞一朵綻放的花朵、聆聽小鳥的吟唱都要感恩呢!」

花蓮慈濟醫院居家護理師林金蘭,一見面就分享這分「珍惜心」,說要感
恩生活中唾手可得的平常事。

童年住在台南龍崎鄉下的林金蘭,喜歡回高雄大寮山上的外婆家,她往往
得走一整天的路,走得全身發軟,一雙小腿既痠又麻。發起喘息志工服務
兩年來,一路跌跌撞撞,她發現,這股耐力與堅持竟來自兒時走路的經驗
──只要有恆心,即便用雙腳也一定會到達目的地。

累計至今,喘息志工的服務對象已經有二十五位。對每位案家狀況如數家
珍的林金蘭,在居家服務過程中,按摩、復健、捶背、換尿袋……信手拈
來熟巧動作自然流露。

兩年來,她感念最深的,是參與喘息服務的所有志工。「有了志工的投入
,才能讓照顧患者的家屬獲得適當的休息,患者也因此能擁有更好的照顧
品質。」






民國八十一年國內推廣居家護理,當時在慈院急診室擔任副護理長的林金
蘭,報名了衛生署在台大醫院舉辦的長期居家護理訓練,回到慈院後她即
擔任居家護理師至今。
一頭栽進居家護理實務近十年的林金蘭,接觸個案無
數,常看到臥床或半臥床的患者出院後,家屬因欠缺
完整的照護知識,患者回院率相對提高,病情更隨之
加重;有些家屬不得要領,累得腰痠背痛甚至倒下;
有些家中必須騰出人手日夜照料,打亂了原本的生活
步調,生活品質下降,經濟也陷入困境。

林金蘭說:「像重癱臥床的人需要灌食、倒尿、洗澡
、翻身、拍背、抽痰等,每個環節都要細心照料。看
到照顧者每天重複做這些工作,身心疲憊,犧牲了他
們正常的社交,生活幾乎與外界隔絕,讓人心生不忍

。」

「如果不能為這些家庭做一些事,將來一定會後悔!」兩年前,這樣的念
頭在林金蘭心中出現。她開始發起「喘息志工」組織,以花蓮慈院的中風
、頭部外傷、糖尿病、脊椎損傷、呼吸道疾病等,需後續照顧的半癱與全
癱患者的家庭為主要服務對象。

喘息服務( RespiteCare),是源自一九七○年美國對失能及心智障礙的非
機構式服務;提供主照顧者一個短暫、間歇性的照護協助,紓解他們照顧
上的負荷。

「目前我們的喘息服務包括提供患者身體衛生護理、洗浴、如廁、餵食及
陪伴等。」聲音雖細但動能無限的林金蘭,於居家護理部張貼招募志工海
報開始,逢人就說地親身傳播鼓吹,也透過電話、電子郵件宣傳理念,並
邀請識與不識的朋友共襄盛舉。

萬事起頭難。除了志工招募不易,喘息服務如何進行?時間多久較適合?
照顧者的需求是什麼?收案對象如何評估?志工背景、專長、特質如何建
檔分類?訓練課程如何擬定?……一連串的問號在林金蘭的腦中盤旋回繞






第一次招募志工時,林金蘭原先構想以專業護理人員為主,但他們受限排
班無法同時來參與,且要自備交通工具、利用自己的休假、沒有任何補助
津貼……而有實際上的困難;然而,卻有四十五位來自各單位的成員,包
括醫院護士、技術員、復健師、行政人員,以及民眾報名參加,這讓抱著
有多少人就做多少事的林金蘭相當興奮。

「應該提供什麼樣的喘息服務?志工需要
什麼樣的訓練?如何與案家需求配合?…
…剛開始,吃飯的時候想,睡前也在想,
有時一個人邊想邊做到三更半夜,小孩還
小需要照顧,先生有時也會抱怨我:為什
麼要淌這混水?」來自家庭的壓力動搖不
了林金蘭,然而初期工作推展上的不易─
─訓練場地無著落、師資難覓、欠缺經費

……一度讓她備感挫折、沮喪,所幸以智慧及毅力,一步步化解困難。

在慈院專業護理師、醫師與物理治療師的合力下,先是傳授喘息志工認識
居家常見疾病、觀察生命徵象,協助病人上下床位與翻身擺位等肢體運動
,鼻胃管等管灌配方以及呼吸胸腔運動、抽痰等等,更包括意外預防處理
、身體清潔舒適技能等;林金蘭則分享喘息服務的意義、志工服務倫理守
則等。讓參與的志工不僅學到各項照護知識,也學到溝通技巧與自我情緒
的管理。

接著,按照志工的能力、可服務的時間與合適的個案,四到八人為一組,
在資深護理志工隨組協助下,於民國九十年六月十九日展開服務。

啟動後的喘息服務,慈濟技術學院師生在物理治療系及護理系老師帶領下
主動加入,利用週休二日進行服務;而第二梯次志工招募時,更吸引了六
十位志工報名。目前,喘息志工群已近百人,每月約八十到一百人次投入
服務。





第一次帶喘息志工到案家服務,林金蘭會先讓志工與病患家庭相互熟悉,
並當場示範患者需要的服務。

為了完整記錄喘息志工成立運作的點滴,林金蘭還自掏腰包添購筆記型電
腦、照相機與攝影機。一次家中遭竊,小偷偷走了這幾樣值錢的設備,林
金蘭心疼的不只是電腦與攝影機,更是硬碟媕x存近一年喘息志工心路歷
程的紀錄,包括設計好的各種表格、喘息志工受訓過程心得、家屬的意見
等。

「這些都是我平常做到三更半夜,一字一字打下來的心血。」足足難過好
長一段時日,曾盼小偷歸還檔案的林金蘭才願意接受現實,重新來過。

「患者的家屬笑了!雖然每星期只有短短四小時的服務,但他們已感到滿
足,因為有人給他們支持、鼓勵和陪伴,他們可以利用這短短的時間稍微
休息或抽身,不再感到孤軍奮鬥的無力感。志工跟家屬間也像朋友、家人
般關愛、相互體恤。」

這樣的苦心,林金蘭覺得很值得。當志工將一位長年臥床的張媽媽抱上輪
椅推到外面的公園時,她深深地呼吸著新鮮空氣,衷心讚歎每一朵盎然的
花朵。一位長期照顧脊椎損傷先生的黃媽媽說:「如果你們早點出現,相
信我先生可以進步得更好。」

喘息志工介入後,緩和了被照顧者與家庭成員間的關係,病人因而獲得更
好的照顧品質;相對地,再住院率也降低,無形中節省患者家庭的醫療支
出與社會成本。林金蘭感到欣慰的是,兩年來喘息志工出入平安順利,還
傳遞了人與人之間的互愛與同心。





在大愛電視台與地方媒體的報導下,林金蘭接到民眾打電話到醫院鼓勵,
也有其他縣市的人表示要加入喘息志工,「但我都告訴他們,若能在自己
的社區就近照顧,免去舟車奔波最好!回想小時候大家相互幫忙的農村社
會,很讓人懷念,但時代進步,人與人之間感情變得淡薄,若能在社區推
動喘息服務,社會就會更安定。」

慈濟醫院的喘息志工已走過兩年時日,如今政府與地方衛政、社政單位更
積極介入推動喘息服務(註);未來,喘息志工的服務將會因應民眾需求
而轉型,「只要多一點雞婆」,林金蘭相信自己和喘息志工都可以再做得
更好。



註:

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可向設籍地之衛生所及長期照護管理
示範中心申請居家服務,服務內容包括家務服務(衣物洗滌修補、居家環
境改善、家務文書服務、餐食服務、陪同代購用品、協同就醫等)和身體
照顧(協助沐浴、穿脫衣物、進食、餵藥,以及肢體關節活動、翻身、上
下床、拍背、陪同散步、協助使用輔具等);受理單位將視其家庭收入、
失能等級,核定服務時間及補助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