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來如風塵,往如晨風
◎吳坤佶(花蓮慈濟醫院骨科總住院醫師).口述/黃秀花整理
夕陽雖美,總有沉落的時候;
正如同杏芬的生命雖短暫,綻放的光芒卻如此耀眼。
「來如風塵,往如晨風」,
她這般和煦清涼的生命形象,
將永遠銘刻在我心中。




結識杏芬是緣於去年十一月花蓮慈濟醫院舉辦的「合
心共識營」,當時她是我們組上的隊輔。聽她在營隊
中分享個人參加志工的心得,驚聞她對佛法竟有如此
深刻的見解,令我不由得對她產生崇敬,私底下又跟
她多聊了一些。

不久後,她來到慈院當志工,有天我剛結束門診,正
欲步出診間,突然見她抱了一疊書走過來,包括《三
十七道品講義》、《靜思小語》和幾卷錄音帶,說是
要跟我結緣。

她的真情讓我至為感動,我們在診間外談著談,順著時間便又相偕外出用
餐。用完餐返回醫院途中,在半路巧遇一件車禍,看見一位阿嬤在路邊呻
吟,我們立刻停下車救人。杏芬發揮她志工的精神,不斷安撫老人家和她
孫子的情緒;我則自然反應骨科專業醫師的功用,幫阿嬤固定包紮傷口,
然後送她上救護車。

回到慈院後,我立刻幫阿嬤安排急診掛號,把傷口大致處理乾淨後,再讓
杏芬帶著阿嬤去照X光。之後阿嬤開刀、住院,便全由當天值班的我一手
包辦照顧。阿嬤有糖尿病也是開放性骨折,但是卻意外痊癒得很快,杏芬
只要人在台灣,有空也常來探視關懷阿嬤,我們的交情就從這一點一滴的
互動中逐漸建立起來。



妳的病,考倒了一堆醫師


四月初,杏芬才剛因病回台,我建議她就神經系統的異常狀況住進慈濟醫
院。

來到門診探視,我發現她竟然坐著輪椅,更沒想到,她這次住院身體會敗
壞得那麼快,實在令人錯愕。我非神經專科醫師,站在朋友的立場,只能
就平日與她對談發現的種種病情跡象,隨時反應給她的主治醫師作參考,
其餘的也無能為力。

兩個多月的長期探望,我與她的家人也因
共同對杏芬的關懷,而逐漸有了相互了解
與信任。他們看到我對杏芬的用心,知道
我是個惜情的人,就把我當成是自家人般
看待,做任何治療決定都會與我交換意見
,日子一久,我也彷彿變成他們家族的一
分子。我一心想讓這位朋友、這位慈濟志
工的身體好轉。

杏芬的病情從住院以來,便一直走下坡。院方除了組成醫療團隊為她進行
會診外,也透過視訊系統連線許多大醫院及醫學院的神經內科、免疫科專
家參與討論,卻同樣束手無策。不明原因的病魔摧殘,讓她原本瘦弱的身
子更顯單薄,讓人看了心疼。

有次,我忍不住對她說:「杏芬,妳實在是我們醫師的老師,妳考倒我們
一堆人!」杏芬自知病重難返,便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我這個老師
當得可真辛苦啊!」接著又說:「沒想到我跟你竟然只有短短六個月的緣
分!」

聽她這麼一說,我趕緊插話制止:「不要胡說!要趕快好起來,我再帶妳
去山上喝茶、到海邊看海。」我雖試圖安撫她的情緒,但另方面我的內心
也意識到她病況嚴重,除非奇蹟出現……

又有次,我們在聊天時,她突然提起,希望在往生後捐出大體作病理解剖
,好讓醫師能找出真正的致病原因。

我一聽,心中很不捨,馬上持反對態度;沒想到她接著又說,希望屆時我
也能參與、為她作病理解剖。我仍舊極力地說:「不!」

沒想到,原本沒當作一回事、也無任何承諾之事,竟在事隔兩個月後,變
成了我最沉重的負擔。

六月二十一日,杏芬病重不治往生。在此之前,她已有好長一段時間無法
言語,身體也無法動彈。雖然她不能操控自己的身體,腦袋卻能清晰地做
下捐病理解剖的決定,在她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家屬們早已幫她簽妥捐
贈大體的同意書,完成她最後的遺願。



病理解剖,清楚看見妳的痛


就在她將作病理解剖的前夕,家屬們找上了我,懇求我也能加入解剖的行
列。

面對他們的殷殷期盼,我內心雖有猶豫,卻又不忍拒絕,我明白他們是因
信任我,才願意把他們最親愛的杏芬交付給我;但這對我又是何等殘酷─
─我和她如此熟識,甚至感情有如姊弟般,何忍在她身上動刀呢?

事到臨頭,還是要逼著自己向前。六月二十三日解剖當天,在醫院志工的
佛號聲伴隨下,我勇敢站上定位。

坦白說,要劃下第一刀時,我的情感隱隱作祟,實在難以下刀;後來我不
斷告訴自己不能辜負杏芬的付託,便忍痛拋下所有對她的感情,開始動刀
。一劃刀下去,曾在維也納受解剖訓練所累積的職業本領全跑了出來,我
熟練俐落地操刀,處理得也很整齊,取出內臟後再取脊髓,一切順利完成


在取髓的過程中,我發現到她脊髓膜和脊髓腔的軟組織黏在一起,從腰椎
第一、二節開始黏住,我用手指頭慢慢將它分開,那部位應該就是她七年
前自屋頂跌下的受傷之處,雖然曾打過鋼釘,骨頭也長出來了,但病理的
痕跡仍清晰可見。

我是一個骨科醫師,我很清楚知道那部位沾黏有多麼地痛,臨床上碰到這
類病人,我們會幫他動手術把沾黏的部分鬆開,讓神經不再壓迫,痠痛的
情形便可改善。

如今看到杏芬的情況,我只能說她很能忍痛,或者可以說,那痛已經變成
一種習慣,忍到後來她就不覺得痛了!至少在我認識她以來,從未聽她喊
過那部位會痛;又或者她真的能忍人所不能忍,拖著痛依然做慈濟。



旭日東升,像妳充滿陽光的一生


完成病理解剖後,我隨同家屬送她的遺體到山上火化,翌日又同家屬到七
星潭,將她的骨灰撒向太平洋。

清晨四、五點的七星潭美極了!看到太陽從東方的海
平面逐漸升起,是那麼地燦爛和煦,如同杏芬生前給
人的感覺一般,總是充滿著陽光。

如果說,這趟將骨灰撒向太平洋之旅,是我跟杏芬的
一次美麗相約,也未嘗不可!記得在她生病期間,我
曾說過要帶她上山下海,如今竟以這種方式來實現先
前的諾言,想起來雖有些悲戚,卻也有些情緒全部釋
放後,帶點苦澀的美感。

看著朝陽,也令我想起了落日,生命有始有終,人生

本不就如此嗎?

夕陽雖美,也有沉落的時候;正如同杏芬的生命雖短暫,綻放的光芒卻如
此耀眼,就以她生前無時無刻不在為慈濟志業奔忙、為社會人群奉獻,我
相信,縱使她的生命已逝,卻也能幻化成最美麗的雲彩,為世人所景仰和
懷念。

「來如風塵,往如晨風。」這是我對杏芬的感覺,一如她生前一樣,總是
風塵僕僕地來,做了很多好事;然後走時,又如早晨的風一般清涼,讓人
感覺餘味猶存。

我想,那應是一種遺德吧!我會深刻記憶在心中,並以她為學習的榜樣。





此身非我有,用情在人間

◎黃秀花


人生長短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寬闊深厚,
她的生命雖然只有五十年,
卻以慈悲喜捨圓滿了這趟人生旅程,
對社會、對人群有貢獻,
這真的是「好命」。

──證嚴上人



「我是摔進慈濟的!」魏杏芬對自己加入慈濟的因緣,作了如是的註解。
七年前的那一摔,讓她身受重創,差點就此倒下;但也因那一摔而加入慈
濟,從此廣結善緣。



一場病,改寫人生劇本


七年前的魏杏芬,和夫婿從台灣移民美國德州阿靈頓,也從知名會計師事
務所的高階主管,轉為家庭主婦。除了操持家務,她也幫忙開業行醫的先
生經營中醫診所,日子過得單純快樂。

她原本認為,一個女人能如此就已足夠,沒想到一場意外,卻改變了她的
人生。

那次,她不慎自屋頂摔下,造成脊椎骨摔碎一節、三
節彎進去、骨盆裂開、後腳跟骨碎成八塊,整天躺在
床上動彈不得。身為慈濟委員的大姊特地從台灣赴美
,照顧她一個多月,並常在她耳邊說慈濟事、讀靜思
語給她聽。

大姊的一番好意,原本她是聽不進去的;直到大姊返
台,她為了打發時間,才找出大姊留下的慈濟錄音帶
來聆聽。

「一口氣在千般用,無常來時萬事休」、「此身非我

有,用情在人間」……上人的話,讓剛與無常擦身而過的她有如大夢初醒
。「大難不死,難道我這一生要交出一張空白成績單嗎?」就這樣,她積
極治療重新站起來後,走進了慈濟,發願要善用多出來的生命。

七年來,她與夫婿曾敦化一手建立了慈濟阿靈頓聯絡處,接引有心人一齊
投入,定期探訪老人院、訪視個案、急難救助,及協助國際救援等。扎根
穩固後,他們又將觸角伸向十幾個國家,參與慈濟國際賑災發放,並廣赴
各地分享心得,也因此結了很多善緣。

今年三月,夫妻倆完成阿靈頓會務的交接傳承後,準備返台定居。他們從
阿靈頓出發,開了幾萬公里的路,花了十八天的時間,沿途停靠美國各州
的慈濟聯絡處分享心得,並一一跟當地志工道別。

沒想到才剛回台,魏杏芬就因不明怪病住進花蓮慈濟醫院。



牽了手的手,菩薩道繼續走


四月九日住院後,她的病情便急轉直下。一開始是神經系統出問題,手腳
不聽使喚,後來連說話都沒力氣,醫療團隊盡了全力,卻始終找不出病因


儘管說話已氣若游絲,魏杏芬依然吃力地說著:「我要生生世世追隨上人
」、「不捨大家對我的不捨」、「我要病理解剖」……聽得曾敦化禁不住
躲進浴室婺僭瑑h哭。

「杏芬,妳不是要和我白頭偕老嗎?我們不是共同發願要牽手走慈濟菩薩
道嗎?」曾敦化傷痛地吶喊著:「杏芬啊,加油!願大志堅,撐過來,好
嗎?」

「看著她獨自承受著病苦的折磨,我多麼想代她承擔啊!」眼見妻子竟至
無法言語,曾敦化差點要崩潰,心碎、不捨都難以形容他心中的悲慟!捱
至最後,醫療宣告罔效,他在病榻旁,唯一能做的就只是陪伴。

結褵二十七年來,他的臂彎就是她的睡枕,這樣的習慣一直延續到她住院
,除了她住進加護病房,無法隨侍在側外,他幾乎片刻不離;因為他了解
,她是那麼膽小怕黑。

但是這七年來,她為了成就他在慈濟道上精進,常放他單飛到各地賑災,
自己卻孤獨承受沒人陪伴的漫漫長夜。每思及此,他的心就隱隱作痛。

「杏芬妳累了,妳就休息吧!別忘了,妳是上人的貼心弟子,生生世世追
隨上人,上人的法髓深植在妳的慧命之中,等待好因緣,乘願再來……」
六月二十日曾敦化在日記上寫下這段話,隔天清晨,魏杏芬安詳往生。

陪伴妻子走完人生最後一程路,曾敦化表示,他要把對妻子的愛轉化為對
眾生的大愛;說著,他摘下別在襯衫上的委員證,翻開背面夾有一張妻子
的照片。

原來,先前夫妻倆就已發願,要永遠追隨上人做慈濟,如今雖然她先走了
,但「慈濟雙迎」依然存在──法號「濟迎」的他,仍將帶著法號「慈迎
」的她,繼續行走慈濟菩薩道,永不退轉。



短暫人生,做得多、行得遠


雖然,魏杏芬只有短短五十年生命;但誠如上人所言,這七年來,她已交
出一張很亮麗的成績單,又寬、又廣、又深、又厚;雖然生命短暫,卻做
得多、行得遠,一點也不空過。

外表嬌弱,卻能言善道的她,生前常隨緣助人,宛如天使化身一般。應邀
前往馬來西亞分享心得,搭機返台後,魏杏芬曾因在機場看到一對夫妻吵
架,而停下腳步努力勸解,終使夫妻倆言歸於好;在花蓮慈院的心蓮病房
,她曾幫助一位癌末病患化解生命中的怨,讓他含著笑離開人世;當骨髓
捐贈急需人手幫忙時,她也挺身而出協助送髓到大陸。七年來,到處都有
她行善的身影。

「她所代表的就是慈濟志工的典範!」曾與她一起在路邊救過人的花蓮慈
院骨科總住院醫師吳坤佶表示,魏杏芬為人豪爽,又富正義感,像是個行
俠仗義的俠女。

三妹魏杏娟表示:「二姊自七年前從屋頂摔下,日後雖然復原,但腰椎仍
時常痠痛,雙腳也相差有兩三公分高,她有一腳的鞋內是墊高的。不過幸
好七年前那一摔,沒要了她的命;她多活了這七年,把全家都帶進了慈濟
。」

「每次她回台,只要有人找她演講,電話一來,不管多遠多晚,她都一定
準時前往,從不放棄任何一次散播大愛的機會。」

學醫的兒子曾嚴毅在陪伴過程中,目睹母親整個病程變化,他心痛地表示
:「媽媽為我上了一堂寶貴的生命課程!她的這場病,把身體每個部位的
病痛都示現出來,最後連身體都捐出作病理解剖,這一切好像是在教導我
:將來當了醫師,要以同理心去面對每個病人。」





魏杏芬的大體在完成解剖後,醫師初步診斷是「急性廣泛性腦脊髓炎(註
)」所致病。遺體火化後,一部分骨灰供奉於慈濟大學大捨堂,一部分則
由家人撒向大海。


五彩繽紛的晨曦,
透露著新生的歡愉,
遠處海面船隻點點,
就將開啟妳新的航程。

在七星潭海邊,曾敦化如此祝福著妻子──乘願再來,追隨上人度化人間



註:

魏杏芬的主治醫師徐偉成表示,急性廣泛性腦脊髓炎(Acute de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是自體免疫疾病引起的脫髓鞘 (demyelin)發炎反應。
位於大腦白質的髓鞘 (myelin)一旦發炎,就會破壞腦部組織而影響神經
功能,造成肢體無力、言語不清、神智不清、無法行走,最後昏迷不治。
目前醫界尚無法完全治療此種疾病,只能利用類固醇來緩解部分發炎情形
,但病情仍會繼續惡化,就算情況穩定,也可能變成類似植物人狀態。






絢爛溫柔的朝陽昇起

◎曾敦化

六月二十一日清晨七點十分,在佛號聲中
、在所有祝福中,妳安詳往生,寶相莊嚴
,面帶微笑。在妳的雙手寫「慈濟」、雙
腳寫「慈濟」,是我們共同的默契,要生
生世世追隨上人做慈濟。

大清晨,晴空萬里,青山翠綠,白雲繚繞
,鳥語花香,所有的親人伴隨著妳,帶妳

回歸心靈的故鄉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志工菩薩們分列兩旁,上人在大殿
前接引妳。杏芬!妳已來到上人身邊,上人給了妳好多、好多的祝福,在
這邊,以隆重莊嚴的儀式護送妳;在那邊,有個福慧家庭高高興興地迎接
妳。妳真有福報啊!

看著妳帶著笑意的寶相,我想起妳在五月二日叮嚀我一定要機靈一點,要
寫好喔──

佛在世時我沉淪,
佛滅度時我出生,
懺悔此身多業障,
今見如來金色身。

原來妳早已預言此時此刻。

再回助念堂,醫師團隊、志工菩薩……一波波如海浪波濤般前仆後繼地為
妳助念與祝福,真為妳多年來在慈濟菩薩道上的努力,感到欣慰。

六月二十三日,在「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的佛號聲中,完成了病理解剖
;妳成為大醫王的老師,妳的大捨也成為醫學研究的寶藏。

下午,大體火化,塵歸塵土歸土。智慧的杏芬啊!妳藉假體來修真,進住
了「大捨堂」,圓了妳的願;而妳也成為海外慈濟人第一位住進「大捨堂
」的菩薩。

杏芬,當妳萬緣放下的時候,妳可能會放
心不下我,也捨不得我。我要告訴妳,我
會照顧好我的身體,我會身心健康,我會
身在慈濟、心出家;我要緊緊跟隨上人,
生生世世與妳在菩薩道上相遇、相知、相
惜、相護持。

六月二十四日清晨五點,當妳的骨灰正要

撒向大海之際,東方突然升起一輪絢爛溫柔的旭陽,那是東方琉璃如來的
光。五彩繽紛的晨曦,透露著新生的歡愉,海面船隻點點,開啟妳新的航
程,從此海闊天空任妳遨遊;菩薩遊戲人間,來去自如,乘願再來,追隨
上人度化人間。

杏芬菩薩啊!妳的身體流著大愛感恩的血液,妳的每個細胞都有慈濟的D
NA;妳以大智慧圓滿福慧,妳以大慈悲慈愛天下蒼生,妳以大喜捨將長
情大愛永存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