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帶著微笑乘願而去
◎葉美玉(加拿大)
一場在將來回憶中只剩傷心的意外,
因為器官捐贈的結果,
讓他們多了一分溫暖的安慰。




「好!」邦邦的爸爸含著眼淚回答我。

「別人救不了邦邦,那就讓我的邦邦去救別人!」邦邦的媽媽幽幽說完後
,忍不住哭了!

我緊緊摟住纖弱的她,內心的震撼不知如何用言語來形容。當我向這對夫
婦提出可否捐出邦邦尚可用的器官來幫助人,沒想到他們立即的回應竟是
如此感人。



千斤壓頂的意外


邦邦今年二十一歲,是加拿大艾德蒙頓 ( Edmonton )一家學院的學生,
六月四日為了修理半路拋錨的汽車,不幸被滑落的千斤頂壓傷,經過幾個
小時才被人發覺,送到當地 Royal Alexandra醫院時,腦部因缺氧太久,昏
迷不醒。

邦邦的爸爸在他出事第二天已從台灣趕來。原本我並不認識他們一家人,
只因與華航總經理周艾先生有約──由於華航免費協助慈濟運送防疫口罩
回台灣,我們幾位志工欲前往致謝;可是在前一晚周先生來電希望將約會
延後,並告訴我有位台灣友人的孩子發生意外,隔日一早要去接機並幫他
轉機到艾德蒙頓。我覺得周先生的朋友此刻應該會需要有人協助和關懷,
或許我可以幫得上忙,便徵詢他可否一起去接機。

第二天,我和另外兩位志工劉義雄、陳芍芍帶著行李來到溫哥華機場,見
到邦邦的爸爸一臉焦急和不安,我除了自我介紹和表達關心外,並告訴他
若有需要,我們可以立即陪同他搭機到艾德蒙頓。他表示當地有朋友可以
照應,我趕忙遞上名片並留下手機號碼,方便他隨時聯絡,又叮嚀他照顧
好自己的心,陪伴太太一起幫助邦邦度過險境。

第三天下午,我從手機留言媗巨鴩麂鼓漯赤巡L助的聲音,因為邦邦的狀
況很不樂觀,他希望得到我們的協助。

我立刻回電答應,並找到志工劉義雄、陳秀娥,安排了最快到達的班機,
一起來到艾德蒙頓。

見面第一眼,看到的是邦邦的媽媽傷心欲絕的模樣,我心疼地摟住她,讓
她痛快地哭出來。再看到邦邦更讓人心疼──挺直的鼻梁、濃密的眉毛和
睫毛,一百八十五公分高的身材,練就了一身美好的肌肉,醫師卻宣布他
永遠不會醒來了!

身上插了許多管子的邦邦,雙眼緊閉,渾身不斷抽搐,連病床都在晃動,
得靠打嗎啡和鎮靜劑讓其暫時舒緩。看到孩子受這樣的痛苦,邦邦的父母
也從捨不得他走,轉為忍痛求菩薩帶他走。這之中含藏著多麼無私的愛!
只要邦邦得離苦,做父母的寧願承受失去至愛的悲。

偏偏正常的心跳和血壓呈現出二十一歲強韌的生命力,在大家不間斷地助
念聲中又度過了兩天一夜。於是大夥兒又開始商量,或許需要做長期陪伴
邦邦的打算。



悲痛昇華成大愛


這時候劉義雄向我提議,萬一邦邦不幸往生,如此年輕的身軀就這麼沒了
多可惜,何不建議邦邦的父母考慮捐贈器官,幫助需要的人。

我也十分贊成,但該如何向邦邦的父母啟口?心中很是惶恐。當我抱著忐
忑的心說出想法,出乎意料地,他們讓我見識到什麼是智慧與大愛。

邦邦的媽媽在他耳邊輕輕地說:「邦邦,對不起,我們想要讓你跟著菩薩
走,放心地去吧!你那麼愛你的同學、你的朋友,相信你一定也會愛更多
的人,也會願意用你的器官來幫助別人……」

邦邦的爸爸也輕輕在他耳際說著:「邦邦,你本來就是菩薩,在人間做得
好,所以菩薩才會選你回去。我們很愛你,永遠依然如此,我們希望你能
用身軀去救更多的人。我們會尊重你的想法,如果你願意,就請你跟菩薩
早一點走;如果你不願意,我們還是會尊重你的決定。」

聽著,聽著,我悄悄拭去了忍不住的淚水……父母用這樣的至情來愛孩子
,來成全他做救人菩薩,我內心吶喊著:「邦邦,你何其有幸,有這麼智
慧的父母!」

可惜因為氣胸,邦邦只能捐眼角膜和皮膚、肌肉組織。當我剛聽完醫師的
說明,只見劉義雄從病房那頭匆匆跑來說:

「美玉,他快走了!」

「誰快走了?」我一時會意不過來直問。

「邦邦啊!」

「怎們會這麼快?」我脫口而出,馬上跑回ICU病房。見到邦邦的嘴角
帶著微笑,就這麼走了,前後不過十分鐘而已!

所有的人都覺得這是邦邦用行動來表達他的決定:他願意當救人的菩薩。

在安詳的佛號聲中,兩個小時後,邦邦被推進了手術房。

邦邦的媽媽說:「原本,這件事以後的回憶只有傷心,現在見到這樣的結
果,回憶中將多了一分安慰,我們知道邦邦是去做菩薩了!」





感恩邦邦讓我參與了他的人生,更感恩我能走進慈濟,讓我時時看到人生
最美的情境,不但結了很多善緣,也豐富了心靈的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