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穿梭在醫院堛甄聾悃
◎黃秀花
早產兒母親握著他們的手,不斷言謝;
肺癆男孩的祖母微笑地將左右拇指同時彎曲……
志工們例行性的醫院關懷與施藥,
讓繳不出醫藥費的貧民不致喪失痊癒的希望。




若無馬尼拉兒童醫院的相遇,莉亞和瑞秋
不知是否會有今日自由自在的快活模樣?

李偉嵩帶著我們來到兒童醫院,談起雙方
初遇時的情景──
「當時 Alpha 陪瑪莉塔抱著連體嬰坐在診
間外,很多人都投以好奇的眼光。我趨前
問她們有無需要幫忙?」李偉嵩說,每週

四慈濟志工都會固定前往兒童醫院關懷,那天是週二,因臨時要帶一位水
腦症貧童去就醫,才會提前到醫院。

時間就這麼不偏不倚,「總而言之,是因緣際會,還有上人的慈悲,才能
促成分割手術圓滿完成。」對於發現連體嬰,又將她們轉介到花蓮慈院進
行分割,李偉嵩直說是因緣巧合。



「我的孩子要出院了!」


每週二到骨科醫院及崇仁醫院、週四到兒童醫院及肺癆醫院,這樣的關懷
行動,菲國慈濟志工已持續好一陣子。慈濟菲律賓聯絡處醫療組組長李偉
嵩表示,慈濟志工主要是去施藥和關懷,同時也把義診中發現需進一步診
療的病人,轉介來醫院。

由於菲律賓採醫藥分業,民眾到公立醫院看病不用錢,但開刀、藥品、檢
查等卻需自費,這對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十二點二、年國民平均所得僅兩千
六百多美元、百分之三十四人口處於貧困邊緣的菲國人民而言,不啻是一
大負擔。

因此,每每有患者因繳不出醫藥費,而任
由疾病惡化甚至喪命。有鑑於此,菲國慈
濟志工除經常前往偏遠地區舉辦義診,也
到各醫院關懷貧病者,並給予醫療補助。

那天在兒童醫院,我們就碰到一位婦人跑
過來不斷對志工們言謝。「我的孩子今天
就要出院了!當初若不是慈濟的幫忙,我

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名叫  Cynthia 的婦人來自南島禮智(Leyte)省,是位小學老師,丈夫是遠
洋船員,長年不在家,她懷孕六個多月便早產,小男嬰一出生就因呼吸困
難,待在保溫箱一個多月,後來又因腦積水開刀治療。 Cynthia  為了醫治
孩子的病,向鄉民借貸二十六萬披索(約台幣十六萬兩千元),尚不夠支
付每天新增的醫藥費用。

「當時她跑過來抓住我的手,邊講邊哭,就怕我們不肯幫她的忙。」李偉
嵩說, Cynthia  每月薪水是一萬三千披索(約台幣八千元),扣除按月支
付欠款,只剩八千披索,孩子住院期間每天都需藥物治療,累積起來也是
一筆可觀的數字,她已無餘力再負擔。

「像她這樣因病而貧的個案很多。有時家屬講到傷心處,眼神充滿無望,
我們也會不忍地跟著掉淚。」李偉嵩說,慈濟幫忙  Cynthia 一個半月,直
到孩子出院,總共補助三萬多披索,解決了她的困境。

臨出院前, Cynthia  提起孩子的眼睛有問題,李偉嵩於是轉介給菲國慈濟
人醫會眼科醫師史美勝。來到聖路加醫院(ST. Lukes Medical Center),
經史美勝醫師診斷懷疑小男嬰可能心臟瓣膜閉合不全,在未確定心臟狀況
之前,不適合施打藥劑做眼部檢查。因此史美勝建議先找小兒科醫師做通
盤檢查,確定無礙後,再治療眼睛。

我們在診間巧遇一對母女,她們來自三寶
顏,是慈濟志工在義診時發現的個案,轉
介來馬尼拉大醫院看診;由於她們在馬尼
拉無親可依,李偉嵩便將她們暫時安置在
家中。

李偉嵩說,女孩原本眼睛是閉合的,無法
自然張開,且頭痛欲裂,整天無法入睡,

必須吃高劑量的止痛藥才能止痛。經治療一段時日後,逐漸好轉,女孩眼
睛已能開合。

史美勝說,女孩的眼睛埵]長了葡萄體,才會發炎睜不開,現在情況已有
改善,只要持續施打藥劑治療,就能恢復健康。

「因義診而轉介到馬尼拉治療的個案不少,人醫會的醫師都很有愛心,願
意免費幫病患做治療。」李偉嵩說,當志工們看到貧病患者逐漸康復,那
種喜悅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肺癆男孩可以復學了


在醫療上,醫師負責的是看診和開刀,志工扮演的則是撫慰人心的角色。
李偉嵩說,在義診時,常有人會把他當成醫師,稱他是「Dr. Lee」;起初
他會一一解釋「我不是醫師,是志工」,後來他想,志工的功能是關懷病
人、逗他們開心,也算是心理醫師。

「能讓病人笑,就是最好的仙丹!」李偉嵩說,透過言語開導,讓病人的
心情紓解,病也就好了一大半。

李偉嵩住家附近有很多貧困的違章建築戶,他在加入慈濟前,就經常關懷
他們,送些米糧、食物和柴火等;過年過節也會發送紅包睦鄰,耶誕節時
還邀請貧戶孩子到自家工廠開Party。自一九九五年加入慈濟後,則致力於
醫療救助,也曾為這些貧困鄰居舉辦過義診。

「只要以誠待人,相信不論貧富、華人或
菲律賓人,大家都能融洽地相處在一起。
」李偉嵩堅信,自己對人好,人家也會對
自己好,收到的回饋不是有形的財富,而
是無形的快樂。

他舉一位長期關懷的肺癆患者為例,當初
那名男孩被醫師判定是肺癆第四期,治癒

無望,而通知家屬帶回。後來慈濟介入關懷,幫他支付每天高達一千多披
索的醫藥費,治療了一個多月後,硬是把男孩的生命給搶救回來。

「他是個很孝順的孩子,為了照顧患肺癆的母親才會染病,才十九歲的年
紀,如果就這樣走了,真的很令人不忍!」李偉嵩說,現今男孩還在持續
服藥中,經七個多月的調養,已胖了六公斤。

男孩的家境清寒,父母很早就離異,他和母親、姊姊、外祖母住在一起,
全家經濟就靠二十來歲的姊姊在橋下向來往車輛兜售鮮花,每天收入約一
百五十披索;一家四口住在不到四坪大的房子堙A吃睡都在同一處,後來
母親過世,就只剩祖孫三人相依為命。

那天隨志工楊鎧萊等人前往探視,男孩告訴來訪的志工,他即將復學了,
現正在準備中學考試;每個月他都會定期回肺癆醫院做追蹤檢查,請志工
們放心。

男孩的祖母發現來訪的志工中,獨不見李偉嵩的身影,便關心地問起他來
。當志工告訴她,他因連體嬰之事上電視台接受訪問,老人家興奮地說:
「我在電視上看過,知道這件事……」信奉天主的她還舉起右手表示敬意
,又比了拇指說「謝謝」,最後再同時比了左右拇指說「非常謝謝!」



為孩子舉債的婦人


看到濟助的對象生活大幅改善,李偉嵩自是感到欣慰;但有時人生真的很
無奈,當協助的個案最後不幸往生了,他也會難過好一陣子。

李偉嵩提起,曾有位婦女生下一個體弱多病的孩子,三天兩頭就得帶著孩
子進出醫院治療,積欠醫藥費用一萬零五百披索。為了償債,婦人去幫傭
,月薪兩至三千披索,開始工作前,她已向雇主先預支了五百披索。

有天孩子的病況突然惡化,醫院聯絡不到婦人,於是委託慈濟人協尋。當
志工費了一番功夫找到婦人,卻在載送她到醫院的途中,接到孩子已經往
生的消息。

這項噩耗不僅讓身為母親的她傷痛欲絕,就連陪在身邊的李偉嵩都忍不住
要掉淚。

事後,慈濟除了幫她償還積欠的醫藥費外,還補助她喪葬費,讓她可以好
好安葬孩子。

說起小孩,李偉嵩有諸般的感慨!在菲律賓八千多萬人口中,兒童佔了四
成,約三千萬人,生育多、產檢卻不普遍,以致很多婦女在產前都不知孩
子的狀況,甚至懷了多胞胎也無法得知。

產下連體嬰的瑪莉塔就是一例。志工們最近又獲報──在馬尼拉一家私立
大醫院,有一婦人產下了三胞胎。婦人準備了八千披索來生產,若是自然
產、孩子又平安的話,錢是足夠的;然而分娩時,醫師卻發現是三胞胎,
必須剖腹接生;孩子出生後,又因感染住進加護病房治療,八千披索根本
不足以支付龐大的醫藥費。

當志工聞訊前往探視時,婦人並不在醫院,聽人說她拖著產後虛弱的身子
,返回家鄉籌錢去了。待志工次日聯絡到她時,政府已答應補助她一半的
錢,不足的部分則由慈濟幫忙支付。





在菲國採訪的這幾天,跟著志工走訪多家醫院關懷,發現受慈濟救助的個
案不少,且每個個案補助的醫藥費用都是幾千幾萬披索。「一次支付那麼
多錢,善款夠用嗎?」我納悶著。

李偉嵩說,他剛加入慈濟時,也曾有過這樣的疑問,但實際做了之後,就
會發現這似乎不成問題。正如上人所言:「古井水取不乾!」用心去做就
對了,善款自會在需要時,匯入慈悲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