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比親人還親的緣
◎郭成兵
「我是養父母帶大的,他們的善意善行,
早已是我生命中的親緣;
台灣妹妹捐的骨髓流進了我的身體,也融合成我的親血緣了。
我的生命是大家給的,它凝聚著無數人的心血。」
從生命經歷堙A
章黛深深體會到比親緣還親的奇妙因緣。




章黛,一位典型的江南女子,眉如黛山,眼似清潭。採訪她的時候,她剛
和先生去臨安雙溪旅遊歸來,臉上還留著五月陽光輕吻的痕跡;說起泛舟
的驚險刺激,快樂溢於言表。

她現在是十足的運動迷:每週做三次瑜珈,每次一個多小時;週休二日必
去戶外活動,或打羽毛球,或玩乒乓球,或爬山。

這樣的她,一點兒都看不出三年前被確診為急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二○
○一年四月十一日,章黛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接受台灣慈濟骨
髓幹細胞中心送來的骨髓移植,經過一番生死掙扎,終於得以康復。



烏雲一點一點遮住陽光


二○○○年二月,杭州的天氣有些陰冷,風雨陣陣襲人。

那時章黛二十七歲,心堨縞R滿陽光。她在浙江省送變電公司物資設備處
負責材料統計工作,每天看到成千種材料被管理得井井有條就很開心;幹
活總喜歡一鼓作氣,常常做到精力透支為止,職位也快可以晉升了。和先
生已領了結婚登記證,東跑西跑地看房子;等房子買到手,就可以穿上婚
紗作新嫁娘了。

春節時,她開始感冒;不同往常的是,這回拖了一個多月未癒。起初,她
自己在家找點藥吃,後來才去公司醫務所開了點藥;慢慢地,病似乎好了
一點。

五月一日,放七天長假,章黛和先生開心地去江蘇玩。不料旅途中咳嗽不
止,洗澡時也發現身上出現不少小紅點。

五月五日,章黛到浙醫一院內科看病,醫師開了血液常規化驗單,要她去
驗血。章黛抽了血,和先生一起等化驗結果,但是等了好長時間,化驗單
一直沒送出來;眼見比她後來的人都取單子走了,她不免有些著急。

一會兒,檢驗師神色凝重地出來問:「誰是章黛?」向她要了病歷後,還
問了她一些問題。章黛感覺不妙,只見化驗單上寫著:「異常細胞百分之
四十六。」檢驗師關切地建議她改掛血液科。

她和先生食不知味地嚥下中飯,下午章黛到血液科就診並作了骨髓穿刺,
預定五天後取報告。

先生等不及,找了醫師朋友先詢問結果。五月八日,該是上班的時候了,
先生看著她,小心翼翼地說:「妳身體不太好,今天就不要去上班吧!可
能今後要停止工作一段時間,妳要有心理準備啊!」

「我得了什麼病?」章黛問。

「嗯……」先生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可能要做化療吧……」

「是血癌嗎?」聰明的章黛一下子就猜到了。

先生看著章黛,點點頭。



愛,支持度過艱辛化療


五月十一日,章黛住進浙醫一院血液科病房,她的病歷上明確寫著「急性
粒細胞白血病」。

此時的她,除了知道血癌很可怕外,對這種病的具體知識和治療過程中的
艱險一無所知,以為自己這麼年輕,平時身體這麼好,做幾次化療就會好
的。

讓她擔憂的倒是她的養父母。兩歲時,她的親生父親去世,她被母親遺棄
,養父母抱養她,疼她愛她,到她十七歲考上大學後,才告知她實情。

知道章黛得病的消息,已經退休、仍在外做零工的養母,在很短的時間內
安排好家務,從衢州趕到杭州來照顧她;不久,父親也提前退休來到杭州
。章黛知道,父親其實是很在乎工作的,但為了她,卻犧牲了工作的快樂


得病後,章黛的同事也都來鼓勵她,每次都精心準備了好多故事、笑話讓
她開心,並且分擔她全部的工作,盼望她痊癒後仍能回到崗位。此外,單
位還承擔她大部分的醫療費,使她的治療有堅強的後盾。

「為著我的家人、同事,我一定要好好配合治療,快快好起來啊!」章黛
這樣想。

但是,開始化療後,她才深深體會到化療的痛苦。不到一個月,她就開始
掉頭髮;原本一頭長長的烏黑秀髮,拿著梳子一梳,就掉下一大把。隨著
化療的深入,她開始不停地嘔吐、腹瀉,心臟出現早搏,血壓也不穩定;
甚至有一段時間,肝臟檢查也出現了陰影。章黛對化療的信心在動搖,內
心的痛苦與日俱增。

「幸虧我碰到一個非常好的醫療團隊!」章黛說,「在我身心最困難的時
候,是醫師及護士的關愛鼓舞著我,他們待我如家人,這奡N像是自己的
家一般。」

金愛雲護士長特別善於察言觀色,只要發現章黛心情有點兒不對,馬上就
會過來開解;護士們更是像小姊妹般,只要有空就會過來聊天;醫師則不
厭其煩,耐心地告訴她疾病和治療的知識;查房時,林茂芳教授細心地發
現章黛的牙齒不好,擔心化療後免疫力低下會增加感染機會,於是及時調
整用藥……

這些體貼及關懷,讓章黛暫時忘記了疾病,也增強了戰勝疾病的信心。



跨海而來的救命骨髓


在化療的同時,骨髓配對的工作也開始了。章黛在大陸的中華骨髓庫配髓
未成功,養父母透過種種途徑在章黛的親屬中尋找相符的骨髓,也找不到


直到十月的某一天,浙醫一院骨髓移植中心護士長打電話來說:「妳在台
灣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配型成功,而且幸運地配到了兩個。」這一瞬間,
章黛渾身顫抖不已,激動萬分。

二○○一年四月二日,章黛要進無菌層流室了。她握著母親的手,久久捨
不得放:「媽,您一定要堅強,我也會堅強的!我不會辜負您們的愛。」

母親說:「妳不要擔心我們,妳是我們的乖女兒,要好好加油!」章黛向
母親做了個勝利手勢,揮揮手,勇敢進了無菌室。

六天的殲滅性化療,雖然引起嚴重嘔吐、腹瀉,但是章黛忍受住了。

四月十一日晚上八點多,台灣捐髓者的骨髓在兩位慈濟志工的護送下送抵
浙醫一院骨髓移植中心,立即植入章黛體內。

骨髓移植三、四天後,章黛開始發高燒;接著,食道出現多處潰瘍,吃飯
、吃藥、嚥口水,就像利刃割喉,而不停分泌的口水,每天都要吐出三、
四大茶缸。

為她施行骨髓移植手術的黃河主任及時為她打氣:「不要沮喪啊!發熱是
正常的,過兩三天就會好的。」這話讓章黛的心頭一下子輕鬆不少;經過
兩三天的期盼,燒果然退了。

黃河主任又對她說:「食道潰瘍也不要怕啊!過個三五天就會好的。」但
這次彷彿不靈,她很著急;黃河主任又對她解釋:「要有耐心啊!病都有
高峰期,過後就會慢慢好起來的。」十幾天後,她的食道潰瘍果然好起來
了。



非親緣的奇妙際遇


三十天後,章黛順利移出無菌室;兩個月後,她出院回家休養,仍然得到
浙醫一院骨髓移植中心醫師、護士無微不至的關心。

休養期間,章黛完全遵從醫師的指示,十分注意飲食和休息,少量地做些
家務;常到公園散步,保持心情愉快,並服用中藥調理身體。

接受移植八個半月後,章黛回到離開一年多的工作崗位;起初從事輕量工
作,再漸漸增加到與正常人相近的工作量。當單位交給她到湖州、嘉興出
差的任務時,她十分高興:自己終於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不需要同事特別
照顧了。

二○○二年六月,她開始參加羽毛球、乒乓球或爬山等體育活動;二○○
二年十一月,她開始練瑜珈,堅持至今。

從生命經歷堙A章黛深深體會到非親緣的奇妙關係:「我的父母是非親緣
,但他們的善意善行,早已是我生命中的親緣;台灣妹妹捐的骨髓流進了
我的身體,也融合成我的親血緣。我的生命是大家給的,它凝聚著無數人
的心血。」

除了感謝父母、醫療團隊、公司同事,她也感謝台灣慈濟的大愛;她好想
對捐髓給她的台灣妹妹親口說聲謝謝,但台灣妹妹託人帶信來說:「不要
謝我。施,比受更有福啊!」

章黛對這句話非常感動。她對杭州慈濟志工鄭雪琴說:「如果有做志工的
機會,我一定要盡自己的力量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章黛喜歡這句歌詞,她帶著感恩的心情,
在生命的風暴過後,迎來了彩虹。



走過病苦的體會•章黛

保持平常心,沒有任何事是理所當然。
你得到一點兒,就有一點兒快樂;得到很多,就有很多快樂;
萬一得不到,也不要抱怨、沮喪,平靜地接受它,盡力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