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小鎮醫院,有「家」的味
◎黃秀花
咱的病院,咱自己起;
咱的病院,咱來服務;
咱的病院,像咱的厝;
咱的病院,守護咱的健康!




初秋之夜,蟬聲唧唧。一位五十多歲的先
生摀著一側耳朵,匆匆來到剛啟用不到一
個月的慈濟玉里分院新院區急診室。他說
,晚上看電視時,突然有隻蟲子飛進耳朵
,他拿挖耳器掏了許久,始終無法把牠逮
到,蟲子在耳朵媔銇銗s了一整夜,害他
不得安寧。

夜間門診後緊接著值急診班的張玉麟副院長,打開耳鼻喉科診間,戴起手
術用的放大倍數眼鏡,拿起夾子往病人的耳朵探觸;為免處理時病人疼痛
,他事先還打了麻藥;一下子功夫,就輕而易舉地將蟲子夾出。

「這個給你當紀念!」張玉麟開玩笑地對病人說。病人也笑開了!

玉里是個純樸的農業小鎮,這個晚上急診室還算平靜,小毛病來求診的包
括被竹籤刺到手、除草時被菅芒草刺進肉堙K…算算約十來位。



矗立花東縱谷 守護急重症


「我的命是被王志鴻給救回來的!」四十一歲的玉里鎮民吳先生,九月底
專程來到玉里分院新院區,感謝院長王志鴻的救命之恩。

之前他因細菌感染,造成身體壓力遽增、血糖耐受性
欠佳而急速上升,引發酮酸中毒,一度生命垂危;當
從玉里送至花蓮慈院急救時,已呈昏迷狀態,住院一
個多星期,打到第四線的抗生素,才讓高燒退去,一
條命終於保住了。

而將他從鬼門關拉回來的,正是當時人在花蓮總院的
王志鴻。吳先生說,當他被送到花蓮慈院急診室時,
人已昏迷不醒,聽家人描述當天他人還未送到,王志
鴻就已在急診室等候;一路從急診室、加護病房、到
一般病房,都是王志鴻在照顧他。所以,知道王志鴻

來玉里當院長,吳先生專程來感謝他的仁醫仁術。

「玉里分院能由他領軍,相信會是玉里人的福氣!」吳先生對慈濟不計成
本和代價,將好的醫療人才和設施,從花蓮往南延伸到玉里來造福群黎,
表示由衷地感謝。

內科的緊急病患,需要及時的醫療救護;外科急症患者的生命,更是分分
秒秒在與時間競賽。

花東縱谷從花蓮到台東這一條綿延近兩百公里的道路,相當於台北到台中
的距離,原本是急重症醫療欠缺的地段。為了彌補這樣的醫療空缺,三年
前慈濟即在關山成立分院,設置骨外科專科服務;今年九月二十二日,慈
濟玉里分院老店新開張,又有一般外科、骨科、神經外科等醫療團隊進駐
。這兩座矗立在花東縱谷間的醫院,將結成綿密醫療網、相互支援,共同
守護當地民眾的生命。



小鎮醫院 服務高水準


玉里新院區落成啟用後,外科系統的醫師和儀器皆已進駐;尤其是救命在
分秒之間的神經外科,已有張玉麟醫師就好戰備位置。

「神經外科是跟時間在競賽、跟死神在搏鬥的專科,分分秒秒都很緊迫。
」現任慈濟玉里分院副院長、專長神經外科的張玉麟說,不論車禍、腦部
或脊髓受傷者,當受傷那一刻起,馬錶就已按下計時,何時會停止無人知
曉,神經外科醫師的責任是搶在短促的時間內為病人爭取活命的機會。

來自花蓮慈濟總院,今年四月即先往關山
分院支援,九月玉里分院新院區啟用後,
便駐紮在此地服務的張玉麟,從四月至今
,已接連搶救了多起花東縱谷線上的腦外
傷病患;這其中有當地的居民,也有前來
旅遊的觀光客。不久前高雄漁會代表旅遊
出意外事件,便是由張玉麟緊急操刀搶救
回來的。

張玉麟在花蓮慈濟總院服務期間,深感花東地形狹長、幅員廣闊,門診病
人不乏有從南花蓮、甚至台東來求診者。「醫師,歹勢啦!我那麼晚才來
,耽誤到你吃飯的時間!」看到樸實敦厚的老人家氣猶未定的模樣,讓張
玉麟覺得心疼。「我可以想像,這群年老的患者,必定是一大清早就出門
,不論搭火車或公車,都得花掉半天的時間,才能來到醫院;看完診後,
又得匆忙趕去搭車,回到家都已經天黑了。」

張玉麟指稱,長途往返已經很辛苦了,更不用說所花費的交通成本,少說
也要好幾百元,交通費甚至比診療費還高。若只是如此,那也罷了!偏偏
有很多車禍受傷或急症的患者,往往因距離太遠,送達花蓮時已錯過黃金
的救命時刻。

張玉麟感慨地說,玉里距離花蓮、台東各一百公里,鎮上缺乏神經外科醫
師,每當他看到病患因送醫不及而喪命,心中就有著無比的痛楚。這正是
他選擇來到玉里分院服務的主因,他希望運用在神經外科方面的專長,讓
這樣的遺憾能減少一點,為病人多爭取一些活命的機會。

「玉里分院雖是小醫院,但我希望它能達到醫學中心的水準,甚至就像是
縮小版的醫學中心一樣。」張玉麟舉和神經外科息息相關的電腦斷層(C
T)檢查設備為例,玉里分院的CT可以做到橫狀、縱狀、矢狀等三切面
、三度空間掃瞄,讓深部的影像清晰顯現,使神經外科醫師更精準無誤地
進行手術。



全新風貌 貼心依舊


四年多前慈濟接手鴻德醫院,成立玉里分院。受制於院區建築物老舊、空
間不大,難以發展外科手術治療,因此以落實社區醫療為重點,承接社區
健康營造計畫,帶動鄰近鄉鎮民眾注重衛生保健的觀念;此外,醫護也常
下鄉往診、關懷貧病個案。

今年九月二十二日移居新院區後,玉里分院褪去了老舊的面貌,煥發出全
新的亮麗風采,蓄勢待發地準備好好展現實力、服務里民。一週的義診服
務後,第二週病房和手術房即全面開放,短短幾天之內,住院病人便佔了
二十二床。

院長王志鴻表示,考量玉里地區兩所醫院──玉里榮民醫院、署立玉里醫
院並無內科的次專科醫師,因此新院區啟用後,特別從花蓮總院調派心臟
內科和腸胃內科醫師來駐診;在外科系方面,包括一般外科、骨科、婦產
科、神經外科等,也都有醫師駐地服務;並增設加護病房、產房及二十四
小時急診服務,全天候為民眾的健康把關。

像某日門診時間,一位從東里來的徐姓婦人帶著兩位喊著腹痛的女兒來求
診。當天輪診的小兒腸胃科醫師朱家祥問明病情後,懷疑兩姊妹可能胃出
現問題,於是立刻安排照胃鏡,短短幾分鐘之內,就找出了病因。

「妳們兩個都感染了幽門螺旋桿菌,胃有點發炎。不過放心,吃兩週的藥
後,細菌應該就能消滅掉。」朱家祥還特別叮嚀徐母,要督促兩位女兒每
天按時服藥,千萬不能中斷,以免讓細菌產生抗藥性。

看診兼做檢查,只花去一個小時,徐母對於玉里慈院的效率感到很滿意。

新院區還提供外科手術服務,使得一些原本被民眾忽視、認為小毛病的症
狀,徹底獲得了解決。

家住大禹里的六十五歲黃老伯,左腋下一顆脂肪瘤存在已久,偶爾還會發
痛。老人家不在意,兒子多次催促他到花蓮動手術,他卻嫌麻煩;乘著玉
里新院區開業,新增了外科手術服務,兒子立刻帶著老爸來開刀。

「在玉里開刀,卡方便啦!」黃老伯說,兩年前他曾因右腳骨折到花蓮慈
院動手術,兒子為了照顧他,常得花蓮和玉里兩頭跑,不僅耗時耗錢又耗
力;如今他在玉里分院開刀,兒子還可以回家煮飯送過來給他吃,車程也
才短短五分鐘而已。

家住東里的周先生是位伐木工人,明明工
作時跌傷造成手臂骨折,他卻沒放在心上
,直到傷口處發炎紅腫了,才來掛診求醫
。醫師診斷過後,手術是無法避免的,周
先生還很「萬皮」地說:「我做粗重的工
作,受傷是常有的事,這一點點小傷,不
算什麼啦!」說著,他還翻開衣服,讓大
家看他的背後,果真一條條的傷痕清晰可

見。

自認是「千錘百鍊之身」的他,其實若不儘早開刀治療,手臂的紅腫情形
將會惡化,後果就不堪設想了。鄉下人或許真的很能忍痛,但若小毛病不
治,忍到變成大問題,那可就麻煩了。

在另一間病房,就有一名婦人被自家豢養的狗給咬了,起先她也不以為意
,沒想到傷口愈腫愈大,只好來找醫師幫忙。醫師為她打了抗生素後,紅
腫情況已有改善,但她有糖尿病,傷口本就較難癒合,為了安全起見,醫
師還是把她收治住院治療。



咱的病院 咱來服務


家住東里的陳賢德老先生,今年初在台東池上附近發生車禍,造成全身多
處骨折、胸部積血,被路過的慈濟關山分院骨科醫師潘永謙發現緊急帶回
開刀,才保住一命。老先生術後恢復狀況良好,現在每週固定到離家更近
的慈濟玉里分院做復健,那天他拄著拐杖來到玉里新院區,做完復健後,
又順道瀏覽了展列於牆上的畫作,邊走邊讚歎:「真像一座藝術館!」

捐出這三十六幅水墨畫給醫院的,是從台北移居到瑞穗虎頭山上的藝術創
作者高敬圍。在其繪製這些畫作的一個多月時間,幾乎足不出戶,每天埋
首於畫室堙A忙到無暇去整理田地;玉里分院管理室主任黃馨嬌還帶著員
工去幫他清除田堛甄灝鞳C

除了捐畫贊助醫院,高敬圍還前來醫院做志工、服務病患,空檔時間也為
民眾導覽畫作,讓民眾更能深入畫作的意境。「民眾看了畫後,覺得欣喜
,對病情也會有所幫助。」

藝術家以捐畫護持醫院,一群社區媽媽則靠手藝籌募建院基金。早在一年
多前,新院區剛動土興建時,這群社區媽媽即在志工林秀枝的帶領下,綁
粽子、做饅頭、草仔粿、蒲葵扇等義賣,也有人送來自種的高麗菜、金針
、西瓜、南瓜等農產品供作義賣。

「當初我們試著用紅豆、綠豆、薏仁等材料來包粽子,為討吉祥,取名為
『福粽』。原本還擔心銷路不好,沒想到一推出後,不僅在花蓮地區大受
歡迎,連台北和高雄都有人來訂購,真是太高興了!」社區媽媽葉秀蓉欣
喜地說:「大家實在太有愛心了!」

首波義賣結束後,社區媽媽們又陸續推出多種深具地方特色的產品義賣。
三民里里長夫人吳佳陵特別栽種具觀賞價值的「玩具南瓜」贊助建院,她
說:「慈濟願意到偏僻的鄉下蓋醫院,身為在地人的我們自當好好護持、
盡力幫忙。」

先後遭逢婆婆意外往生及自己甲狀腺開刀住院,更令吳佳陵覺得有一所完
善的醫院在玉里,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每當想起婆婆因車禍造成腦外
傷,送到花蓮去已來不及了,就讓我有很深的遺憾!」

而今這樣的憾事應不致再重演了!玉里慈
院新院區啟用後,「距離」不再是玉里小
鎮急症患者之痛,「交通」也不再是民眾
就醫的障礙,空間拉近、時間變長了,醫
者當可把握住黃金時刻,全力搶救生命。

地方民眾的熱烈護持,不僅於建院期間;
新院區啟業後,他們也延續在舊院區的志

工服務。

「民眾到醫院看病,若有相熟的人為他們服務,他們會覺得比較親切。」
家住東里的徐增次常在醫院服務台幫忙,協助民眾掛號、提供諮詢等服務
。有些來看病的民眾,因為與他相熟,就會向他提供意見,他也會立即向
院方反應,作為改進的參考。

本來在台北做大樓管理員的王祥雲,今年六月退休回到玉里,剛好趕上了
從舊院區搬到新院區的忙碌期,年已七十六歲的他,還不畏辛勞地幫忙搬
運物品;新院區啟用後,他又擔負起維持來往車輛交通動線的重任,每天
在戶外日曬奔走,他卻不覺得辛苦,還說做得很快樂呢!



老幹新枝 合心協力


為了方便白天有工作的人就醫,玉里分院的夜間門診從晚上六點開始,一
直到十點才結束;另外還開有晨間門診,從清晨六點服務到八點,以方便
早起的民眾先看完診後,再下田工作。

儘管多開了晨間和夜間門診,需要增加醫師、護理、檢驗、藥局、掛號等
人員服務,人事費用相形增多;但張玉麟強調,慈濟是以服務為主,不以
營利為目的,雖然院方有提供二十四小時急診服務,但由於農村居民經濟
條件不是很好,掛急診得花費一百五十元,看一般門診只需要五十元掛號
費,可減輕民眾很多負擔。

在與花蓮總院的聯繫上,張玉麟說,總院是玉里分院的最佳後盾,當有大
量傷患出現,分院的人力無法負荷,必須轉診到總院治療時,透過PAC
S影像傳輸系統,很快地就能將病歷、X光、CT等檢驗報告傳到總院,
等於病患在玉里分院就已開始在接受治療了。

再者,新院區啟用後,仍須仰賴總院提供大量的醫師人力,除了維持以往
調派各科資深的主治醫師來輪診外,總院也選派了骨科醫師林紹錚、一般
外科醫師伍哲遜、心臟內科醫師陳郁志、腸胃內科醫師易志勳、復健科醫
師王舜光等,來到玉里駐診服務,希望能全天候照顧到民眾的需要。

「他們都是總院遴選出來的優秀醫師,年紀雖輕,卻很有衝勁,也很有服
務的熱忱。」張玉麟說,可預見的是未來工作量一定很大,除了院內看診
和開刀外,走入社區服務也是玉里分院發展的一大重點。

婦產科醫師詹文宗表示,以玉里為中心,加上鄰近的瑞穗、卓溪、富里等
鄉鎮,婦女人口加起來有七萬六千多人。「我希望多加強偏遠地區婦女健
康保健常識,包括生育年齡層、更年期婦女,甚至對在學女生傳達正確的
兩性知識。」曾前往非洲大陸擔任駐外醫療使節團長的詹文宗,對於服務
偏遠地區民眾並不陌生。

已舉家遷至玉里居住的他強調,只要醫院有需要,他都會隨傳隨到。「我
的宿舍距離醫院只要一、兩分鐘腳程,一有狀況,我立刻就可出動幫忙。


走入社區是大家一致的共識。而事實上玉里分院在舊院區時代,即持續在
做這樣的關懷行動,往診、健檢、辦醫學講座、打流感疫苗等。跟隨玉里
分院走過四年寒暑的內科醫師張鳳岡,長久以來都參與了這項服務,年逾
七十的他,跟著大夥一起跋山涉水,精力不輸年輕人。

看到老幹新枝奮力向前衝的拚勁,張玉麟表示,玉里分院新院區是剛從地
底冒出來的建築物,何止是醫師,包括護理、醫技及行政人員等,全員都
很齊心向上,努力想營造出像「家」一般親近的醫院。




貼心往診

◎黃秀花

週三下午,張鳳岡照例帶著護理人員外出往診,隨行
的還有四、五位志工;這天他們前往富里鄉幾個偏遠
村落關懷貧病者,車子穿過高山、越過群嶺,可謂名
符其實的「盤山過嶺」。

「盤山過嶺」一曲首段,描寫的是早年花東偏遠地區
民眾求診時,必須一路顛簸、翻山越嶺到醫院。而今
隨著醫療環境的改善,這樣的場景已不多見;但慈濟
玉里分院為了照顧偏遠地區行動不便的貧病者,由醫
護人員主動出擊,翻山越嶺到鄉間往診,足跡遍及玉
里、卓溪、富里、瑞穗等二十幾個村落。

擔任下鄉往診服務的醫師張鳳岡,四年來如一日,年已七十二歲的他,上
山下海都一樣步履沈穩,步步走得踏實。



盤山過嶺,往診到家


「唉呀!螞蟻在咬你的腳呢!」來到富里鄉東里村陳老伯家,張鳳岡看到
他雙腿的腳趾頭已全潰爛,心生不忍地勸告他:「不要再喝酒了!」

陳老伯今年六十九歲,比張鳳岡還年輕,但看起來卻老得多。由於兒子遠
在台北工作,他一人獨居,於是以酒為伴,長期喝下來,引發痛風性關節
炎,腳趾關節處長出一顆顆的結石;加上又有糖尿病,以致傷口節節潰爛
、難以癒合。一度曾嚴重到無法行走,志工便將他載往玉里分院給骨科醫
師診治。

當病情嚴重時,他曾努力戒過酒,但情況稍有好轉時,他又故態復萌,讓
往診人員相當頭疼。副護理長劉素雲用生理食鹽水和碘酒為他清理消毒傷
口;張鳳岡則囑咐他,一定要再回骨科診療,不然傷口會繼續惡化。「謝
謝你們這麼關心我!」送大家出門時,陳老伯終於點頭同意再到玉里分院
看診。

「其實醫院並不遠,但不少村民還是諱疾忌醫。」張鳳岡無奈地說,下鄉
往診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幫助偏遠地區民眾發現身體的疾病。小毛病,當
場可解決;大問題,就得催促他們趕緊就醫;若碰到病患情況危急,更要
立刻將他們送醫。

有次,張鳳岡一行人到卓溪鄉古風村往診,就碰到一位獨居的原住民老人
,因天寒在家媬N炭火取暖,不慎引發一氧化碳中毒,偏偏他又有氣喘宿
疾……來到他家,正好撞見他奄奄一息,大家趕緊用救護車將他載回玉里
分院急救,才保住了命。

「鄉村人口中,老人佔了很高的比例。或
是獨居無人照應,或是子女欠缺對疾病的
敏感度,致使小病拖成大病,甚至變成殘
疾。」張鳳岡感慨地說。

富里鄉永豐村就有一位七十多歲的林老伯
,去年十月去看他時,他的腳趾有痛風結
石,但潰爛情況還不嚴重;張鳳岡不斷叮

嚀他要戒酒,且要天天清理傷口及敷藥。但他還是繼續喝酒,傷口也不太
搭理,以致情況愈來愈惡化,最後竟感染蜂窩性組織炎,造成左小腿血管
嚴重阻塞壞死。為求保命,醫師只好為他截肢。

對截肢之事,林老伯耿耿於懷,卻坦承還有「喝少少的酒」;又言先前到
花蓮動了白內障手術,現在眼睛看東西清晰多了,「連小螞蟻我都看得見
呢!」他洋洋自得地說。

下鄉往診多年來,看到一些民眾身體出了狀況,卻仍繼續喝酒、嚼檳榔等
,屢勸不聽,讓張鳳岡感到相當惋惜。

在富里深山部落,就有位五十多歲的原住民,獨居在隨意搭設的帳棚堙A
吃喝和煮飯都用水溝堛漱禲A外表也不怎麼修邊幅。要找他,得走過長長
的田埂,才能到達他的住處。

「這樣的生活方式,對城市人而言簡直不可思議;他卻怡然自得,酒照喝
、檳榔照嚼,什麼都不在乎!」張鳳岡說,換個角度思考,他活得輕鬆、
無牽掛,也未嘗不可;只是,不懂得好好保養自己,身體搞壞了就逍遙不
起來了!



隨傳隨到,病人安心


七十二歲的張鳳岡其實並非東部人,而是受花東好山好水的吸引,於六年
前從中部移居到玉里行醫。玉里慈院成立四年多來,他從不間斷地下鄉服
務偏遠民眾,不論清晨或夜晚,隨時找他,他都樂於配合。他待人親切、
服務熱忱,因此贏得了很多員工的敬重,尊稱他為「張伯伯」。

「有急事找張伯伯,他從不說『不』。」護理長高翠萍說,張鳳岡是個很
慈祥的長者,只要病人有需要,無論多晚多早,他都一定會爬起來。

「他是我們玉里分院之『寶』!急診室有他在,我們就很安心。」高翠萍
指稱,在玉里分院草創期,由於駐診醫師不多,張鳳岡又住在醫院宿舍
,每每隨 CALL 隨到;而且他很少離開醫院,即使不當班,有事離開玉里
,也一定會跟急診室報備,回來後又會再來通報一聲,是很有責任感的醫
師。

「跟我們一起看個案那麼久了,即使奔波了一整天,他也絲毫看不到疲態
。」長期和張鳳岡一起搭配看個案的志工張澄淇說:「雖然他年紀比我們
大,但體力卻很好,我們甚至都還不如他呢!」

張澄淇還說,張鳳岡往診之前,都會先把
個案的背景和病況仔細研究過,很具內科
醫師細心鑽研的精神;且只要一聽說有新
個案需立即評估,即使不是固定的往診時
間,他也會馬上跟著志工去看。

玉里分院管理室主任黃馨嬌回憶起,三年
前象神颱風來襲,在秀姑巒溪演習的北市

消防局有十幾位消防隊員失蹤,她詢問張鳳岡是否願意前往協助救人?他
一口就答應了。於是他們一行四人半夜十二點開著救護車往奇美部落馳援
,天雨山路落石不斷,駕車的管理室副主任王文健整路默念著佛號……一
路上雖然驚險,卻總算平安返回了。

「即使明知有危險,張醫師也願意配合前進,這分救人第一、奮不顧身的
精神,很值得晚輩學習。」黃馨嬌說。





陪同玉里分院走過四年七個多月的舊院區歲月,張鳳岡跟著大家一齊同甘
共苦。在颱風夜,與同仁在風雨中搶救病人;當病人有急症,他半夜爬起
來救人;偏遠地區民眾有需要,他醫療箱一提就去往診。如今新院區啟用
後,他仍一秉以往服務的熱忱、精進不懈。

對病人而言,他是位好醫師;對同事而言,他是個好伙伴,也是大家最敬
重的長者。難怪有人會以「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來形容他是玉里分院
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