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Salamon Alaykom,願平安降臨於你!
◎馬儁人(大愛電視台「大愛新聞雜誌」製作人)
阿曼諾拉在廢土堆堭艇X幾張孩童的照片,
他說他好愛這些阿富汗孩子,
他收養他們、免費教他們念書,
豈料好不容易逃離家鄉戰火的他們,
還是被地震奪去性命!
他為這些孩子流的淚水,比為自己父親流的還多……




兩千年的古城、四萬多條人命,不到一分鐘就消失無蹤。就差這麼幾天,
這些人、這些歷史遺跡,永遠都盼不到下一個新年的到來。

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五點二十七分,伊朗南部古城巴姆(Bam
)發生芮氏規模六點六的強烈地震,讓經年戰亂頻仍的中東地區再添一場
悲劇。



口念「撒朗馬尼昆」,雙手合十


慈濟緊急勘災賑災小組包括醫師、護士、
志工等十一人,雖然擔負的不是第一線搜
救任務,卻在七十二小時的黃金救援時間
內,分別從台灣、約旦與土耳其趕抵重災
區。

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四點踏上伊朗土地,
之後的十多天,慈濟勘災小組以巴姆鎮東
南方的巴拉瓦特(Baravat)為重點關懷區

,租了一輛四十五人座大巴士,一邊勘災、一邊深入帳棚間發放物資,同
時提供醫療服務。

所有賑災物資,包括台灣帶來的十二大箱急救醫療用品及家庭醫藥箱、在
當地採購的一般生活用品,另外毛毯、罐頭食品與爐子等,由慈濟約旦分
會空運而來。這得感謝志工陳秋華憑著在約旦王室服務的好因緣,而得到
王室哈希米慈善組織的協助。

約旦空軍 C-130 運輸機運送過程長達六小時,陳秋華與約旦籍志工阿布湯
瑪斯擠在吵雜貨艙的帆布椅上。那滋味筆者體驗過,當時只覺得能背起降
落傘往下跳還更快活。

陳秋華長年住在阿拉伯世界,很了解跟穆斯林的互動方式,他口念伊斯蘭
的「撒朗馬尼昆( Salamon  Alaykom,阿拉伯語:願平安降臨於你)」,
雙手則來個佛教的合十,既親切又讓人好奇,連一起參與的伊朗軍人孟素
都跟著學。

胡光中從土耳其趕來,挾著一九九九年土耳其地震的
賑災經驗,讓勘災小組如虎添翼;他穆斯林的身分,
更是親切地與伊朗人民打成一片。

最後伊朗的紅新月會(紅十字會在伊斯蘭國家的稱呼
)志工也來了,與大家一同雙手奉上救災物資,深深
地鞠個躬,讓行動不便的災民不再抱怨吃不到東西、
喝不到水──因為慈濟來到之前,災區物資的發放方
式是開著大卡車隨機往路邊丟,跑不動的老弱婦孺只
能窩在帳棚堜磭銵C

醫療小組跟著車子每到一地就進行義診,災民無論身痛或心痛,無論清晨
或半夜,都能得到慈濟醫護人員的細心看護。

為了要跟國際救援行動接軌與整合,領隊謝景貴與王運敬不斷參與聯合國
或是當地政府的協調會議。賑災不能蠻幹,重建更要尊重當地民情與法規




每日清晨穆斯林的第一次禮拜


慈濟勘災小組在伊朗華僑胡玉琇女士的幫忙下,在她巴姆鎮友人的工廠借
了一塊空地紮營,三頂帳棚不但是團員棲身之地,到了夜晚更搖身變成花
蓮慈院郭健中醫師與涂炳旭副護理長的義診中心。

慈濟駐紮的營地,聚集來自伊朗各地的志工,每日清
晨穆斯林的第一次禮拜是令人動容的;逼近零度的寒
風,掃得椰棗樹嘶嘶作響,卻掃不去他們虔誠的宗教
情懷。

讚頌阿拉、讚頌先知、讚頌什葉派景仰的伊瑪目( 
Imams,即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阿里與其嫡系後裔)
,教長高亢地唱頌古蘭經文;想起在地震中往生的同
胞,個個不禁痛哭失聲,捶胸頓足。

這群志工來自全國各地,有神職人員、有醫師、有廚

師,他們滿懷愛心來此為受難者準備食物、衣被及民生用品;充分展現伊
朗同胞的手足之情。



一張嵌在牆上破碎的臉


抵達國際救援單位集中的巴姆鎮體育場,迎面而來的是一張嵌在牆上的破
碎的臉。隨隊翻譯顧朋解釋,這是一位伊朗民族英雄的畫像;這小男孩法
哈米戴(Fahmideh)在十四歲時就成為兩伊戰爭的抗戰烈士。

然而,再怎麼英勇也抗拒不了大自然的摧殘,殘磚破瓦從畫像的臉部撕下
。如果他還活著,那撕裂他的可能就是淚水甚至是血水。

巴姆鎮的廢墟,有些看起來原本應該是不錯的別墅,顯示發達的生意人不
少。勘災過程,我們遇到一個叫穆罕默德的老先生,他哭坐在地上,望著
眼前頹圮的樓房,還有那些被搶得所剩不多的家當。

穆罕默德說,他原來做的是羊毛出口生意,擁有大約台幣兩千萬元的資產
,算是相當富有的。本來妻子建議他早點退休,買幾棟房子置產享受人生
的後半輩子,他沒聽妻子的話,想再多做幾年,沒想到地震不但毀了他的
倉庫,更讓宵小有機可趁,搶去大半庫存品,現在連運送羊毛的貨車也沒
了。

穆罕默德說,他已經收了客戶的訂金,卻沒辦法交貨……這在伊斯蘭教來
說是非常不好的!因為失去信用,他擔心死後不能在天堂取得一席之地。

傷痛還不只如此,甫成家的兒子全家身故,女婿也喪生……望著在寒風中
亂捲的羊毛,穆罕默德的哭聲更加悽涼。

不少災民甚至不願意領取救濟品,畢竟從富裕到一無所有,差距是多麼大
呀!自尊心也不是短短幾天就能放得下的。



終身教育家阿曼諾拉


在這次地震中,阿富汗難民的故事可能更加令人心酸。故事要從巴姆鎮前
教育局長阿曼諾拉•阿斯卡里(Amanollah Askari)說起。

阿曼諾拉是受災戶,父親與姊姊慘死,他帶著傷痛的母親來慈濟營區求助
;抓了藥、安了心,地震的心情故事也緩緩道來;說的不夠,還邀約我們
去他震毀的家園瞧瞧。

那是一個半毀的學校,擠得很,要在小小
帆布棚內煮餐熱食著實不可能。廁所尤其
糟糕,糞尿已擠出各糞池,缺水可能是一
個原因,地震恐怕也破壞了原有的下水道


拾起瓦礫堆中的課本,阿曼諾拉終於放聲
大哭;他說,這些課本的小主人有百分之

八十不見了!

阿曼諾拉是個終身的教育家,十多年前由教育局長退休下來,仍繼續辦了
兩所迷你中學,他擔任男校校長,太太則是女校校長。

他要我們先看看女校。圍牆垮了,鐵門還在,門還是加了個鎖,表示這是
他的資產,他還要回來重整。

四千五百萬里爾(  Riyal ,約台幣二十萬元)貸款辦的學校,如今只剩斷
垣殘壁,白紗窗簾在風中詭異地扭動。

阿曼諾拉的父親是個農夫,辛勤工作了一輩子,把自己的地捐給政府建學
校。這樣的善舉卻得不到上蒼的眷顧,學校毀了,老先生也死於地震。

老先生的家租給一群來自阿富汗的難民,他們好不容易逃離家鄉的戰火,
原本以為可以在異鄉安身立命,誰知人生無常,地震還是奪走他們的性命


阿曼諾拉在廢土堆堭艇X幾張孩童的照片,他說他好愛這些阿富汗孩子,
他收養他們,還免費給他們上家教,如今孩子不幸走了,他為他們流的淚
水,比為自己父親流的還多。



永遠被扣兩分的學生


廢墟堆上傳來幾陣吱吱叫聲,翻譯顧朋指著屋頂上一個完好的鳥窩說:「
看,人住的房子都毀了,鳥卻還有家可以回。」

就在此時,突然來了一次餘震!那感覺和
台灣地震的搖晃完全不同,簡直像撞車,
還帶了「轟轟」的聲響,挺嚇人的。對於
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那天強震的感
受,我們已經不需要再問災民了。

老家地上蓋的學校,只剩幾張破桌椅,黑
板上歪斜的字是地震前一天老師留的──

「明天要考試,同學要自己帶測驗紙到學校,沒帶的一律扣兩分。」

顧朋低聲在一旁說,這些學生恐怕永遠都要扣兩分了。

阿曼諾拉哭得更傷心,他蹲在地上,雙手在臉前翻開向上,那是伊斯蘭式
的禱告。一旁的我們,只想讓空氣凝結起來。

伊朗國營電視台報導,大約一萬名學童和一千三百名老師在地震中死亡,
約六千名兒童成為了孤兒。

聽說慈濟的證嚴法師非常關心孩子的教育,阿曼諾拉說他願意動員以往教
育局長任內的人脈,配合慈濟對學校的重建。

學校的禱告室堙A一堆「莫賀」(  mohr ,波斯語,即印章之意)七橫八
束散落一地,這是伊斯蘭什葉派特有的聖物。

他們認為先知當年在確立禮拜儀式時,額頭頂的是實實在在的土地,所以
什葉派認為,所有的禱告都應該用一塊土做的莫賀來頂禮;也因此這是教
徒隨身攜帶之物。

只是這樣的聖物,在大地震動奪去人命之後,又回歸於它原屬的塵土。



兩千年波斯古城風華,瞬間湮滅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一九七九年獨立建國。史
稱「波斯」。公元兩千多年前,波斯偉大的統治者大流士在波賽波里斯(
波斯古都城)的宮殿留下這麼一段銘文:

「大流士祈求阿胡拉和諸神保佑,使這個國家、這片土地不受仇恨、敵人
、謊言和乾旱之害。」

翻開伊朗史,我們發現這樣的祈求終究沒能實現。兩千多年前,「安息國
」的統治者建立巴姆古城,她曾引領過絲綢之路的風華,也看盡人類貪婪
與殺戮的戲碼;阿拉伯人、蒙古人與阿富汗人都曾佔領這片土地。

城堡內的建築從早期的拜火教祭壇,到七世紀伊斯蘭教傳入後建立的清真
寺;變的是城內建築,不變的是城外晶潔的雪山,還有那駝黃大地上排開
的白楊樹。

擁有這樣壯闊的歷史遺產,伊朗人是自豪的。隨行的志工兼翻譯亞瑟說,
地震喪失親人固然傷心,但是珍貴史跡慘遭毀滅,才是最令人難過的事。

勘災小組回程路上,又經過巴姆鎮體育場邊的民族英雄畫像;他只剩下一
個眼睛,看著災後路上過往的人煙。似乎沒人有餘力幫他闔上眼睛。



阿克巴的眼淚,心靈的地震


身為聯合國非政府組織(NGO)新聞部會員,慈濟的救援速度之快算是
有目共睹的。阿克巴的眼淚是最佳的證明。

這位伊朗人是慈濟雇用的巴士司機助理,
當志工挨家挨戶親自把賑災物資送到災民
手中時,阿克巴總是熱心地參與並協助。
有一回他再也忍不住,躲到車後痛哭失聲


經志工關懷詢問,阿克巴才說,慈濟人從
大老遠跑來,做的都是伊斯蘭教義告訴穆
斯林要做的善事,他不想質疑伊朗政府做

了多少,但是慈濟的真情讓他感動不已。

元月九日勘災行程暫時告一段落,慈濟一
行人即將離開駐紮的營地,卻被這些日子
以來陪伴、協助我們的伊朗人團團圍住,
大家抓住僅剩的一點時間,即使是比手畫
腳也要聊上兩句。

七嘴八舌之間,顧朋非常慎重地為其中一
位每天幫慈濟看管行囊的伊朗朋友翻譯他

的臨別心聲,他說:「跟慈濟道別,心情上的震撼,不下於實際的地震!


這群台灣來的慈濟志工和伊朗當地志工素昧平生,不同的種族、不同的宗
教,做的卻是相同的事;這就是「有難同當」吧!

伊朗自西元一九七九年何梅尼革命以來,政治上一直自外於國際社會,其
實一般伊朗人民是渴望與外國人接觸的。還記得慈濟勘災小組剛抵達伊朗
時,部分團員對古波斯帝國的認識少得可憐,那一點點印象竟然是《倚天
屠龍記》中冰清玉潔、聰慧過人的聖女「小昭」;以及那隨時矗立街頭,
以嚴肅目光盯著路人的何梅尼畫像。

才不過兩個星期,什葉派伊斯蘭教的神祕感已不再縈繞大家心中,大夥兒
樂於跟本地人擁抱親吻臉頰,傳遞波斯式熱情,即使被伊朗男人的鬍渣刮
痛也在所不惜。



巴斯塔米永恆悲壯的樂聲


回到首都德黑蘭,喧囂擁塞的車陣是特別的歡迎儀式;路邊到處可看到不
加蓋的水溝,晶瑩剔透的雪水潺潺地流動著,那是幾天前大雪的殘影。

匆匆走在街上,一棟看來精緻幽靜的建築吸引著我們,中間蛋型的尖塔矗
立在喧鬧的市集堹S別顯眼。顧朋開玩笑地說,那在軍事衛星監視下,看
起來很像一座核子飛彈發射器,難怪伊朗老是要被美國警告。

原來這是兩百五十年前卡加爾 (Ghajar)王朝伊斯蘭長老占諾拉比丁•札
希洛里斯蘭(Zainolabeddin Zahiroleslam)的墓室。負責看門的人說,現在
整修期間不開放,但他可通融讓我們進去瞧瞧。

打開精雕刻飾的木質大門,閃入眼簾的是數不盡的玻璃片拼貼而成的拱形
大廳,白色大理石棺顯示伊斯蘭長老的尊貴地位;棺槨外掛著一塊金屬牌
子,讚頌長眠於此的聖人。

牌子上綁著一些細小的繩子引人好奇。原來在伊朗的傳統堙A遇到無法解
決的事情,就找個繩子在相關物品上打個結,總有一天阿拉會幫你解開這
個結的。回想起來,這樣的結,我們在巴姆城廢墟的破門檻上看過,也在
幾部壓扁汽車的門把上看過。

市集一家唱片行傳來陣陣悠揚卻又帶點悲壯的波斯音樂。有位顧客拉加比
( Rajabi )熱心地向我們說明,那是他的好友,也就是伊朗名歌星伊拉吉
•巴斯塔米(Iraj  Bastami)的遺作,他不幸在這次大地震喪生了!巴斯塔
米的音樂,長期以來歌誦的就是深層的宗教情懷,也描繪出伊朗同胞悲苦
的一面。

拉加比說,更令人厄惋的是,巴斯塔米本來計畫到歐洲巡迴演出,要為聯
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 )募款,只是這樣的善舉,永遠沒辦法實現了


此刻,縈繞耳邊的樂聲更加悲壯,巴斯塔米這樣唱著:

「我感覺到真主的存在……人生就像一齣戲,你要認真地去感受真主的愛
,若無法感受,你不只會心痛,這齣戲演得也毫無意義了……」

(編按:慈濟伊朗第二梯次賑災小組共十人,已於元月二十二日抵達伊朗
進行大米發放準備、醫療及學校重建規畫等任務)




*慈濟伊朗震災援助一覽表

一、急難救助發放明細(2003/12/29∼2004/01/09)
品名 內容 數量 備註
家庭醫藥箱 居家常備內外用藥品 100個 另包括花蓮慈院捐贈之
抗生素、消炎藥、腸胃
藥、皮膚藥及醫材等
毛毯   1600條  
生活包 牙刷、牙膏、洗衣粉
、肥皂、婦女衛生用
品、男女內褲、襪子
1200份  
義診 含巴拉瓦特、學校小
帳棚區、路邊義診等
逾200人次  
二、中期援助規畫
大米發放 巴姆鎮及巴拉瓦特八
萬多人三個月所需
2500噸 預計三月二十日伊朗新
年前發放
醫療院所援建 巴姆鎮緊急醫療派遣
中心
1所 預計三∼六個月完成
物資發放 毛毯、家庭醫藥箱、
家庭食物箱、暖爐、
睡袋
   
學校重建 評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