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善關懷,三十八年如一日
◎撰文/李委煌 攝影/顏霖沼
訪視交流道



尋聲,救苦去

無奈的慨嘆聲,發自暗角;
一個提報,就代表一個沉重的家庭,
或是一個失意的靈魂……

他們將心比心,將眾生苦當成自己事;
天之涯、海之濱,只要有人提報,
再怎麼辛苦,說什麼也要找到他。



信義區是台北市精華地段,在比鄰的大樓
縫隙間,有座老舊的磚瓦古厝,厝外搭了
間殘破違章,陳先生一家三口與所有家當
就「塞」在媕Y。

少有人敢走進這不到三坪的髒亂空間,慈
濟訪視志工黃錦淑、黃齡葦初次造訪,也
幾乎控制不住那股作嘔感……

多年來,她倆關懷過的貧、病、孤、殘等案家已難計數;但親身探訪這戶
人家後,心堣握ㄖK感到訝異:「沒想到在大都會堙A竟存在著這樣的暗
角。」

對於慈濟訪視志工而言,所謂「看」個案,可不是隨意看看,然後對觸景
感懷一番;而是對遭逢人生困難的案家,能有設身處地的同理心,並實際
予以陪伴、關懷與支持,為改善案家當前苦境,作最尊重、最理想的設法


於是,讓癌末病患得以安然溘逝、傾聽獨居長者的孤寂、理解單親教養的
心酸、協助癱瘓者接受現狀、鼓勵貧窮無奈者再站起來……一路曾陪伴過
的這些案家,或許故事說來不到十分鐘,但在每個人物、每戶家庭背後,
卻是志工經年累月的將心比心。

二○○三年,全台慈濟各分支會處理的個案將近一萬件,除慈濟委員與社
工主動發掘之外,也有案家自行尋求援助,或案家親友、鄰里村長、社福
機構、醫院、健保局、社會局、區公所、衛生所、總統府等機關所提報與
轉介。

每則提報的個案,皆由各地訪視志工就近進行關懷與評估,他們為貧病奔
波的忙碌不難想像,每個個案也充滿挑戰。

有些案家臨時急缺醫療費、喪葬費、註冊費、修繕費等,志工評估確定有
緊急需要,會儘速提供「急難補助金」。也有些個案雖不需要經濟援助,
但需要陪伴,志工就會適時給予精神關懷與心靈支持。

有些個案的情況不是短短幾個月可以改善,則列為長期經濟補助的「照顧
戶」,或許一幫即是十餘年,補助時間長短視案家處境改善與否為考量,
而停濟的標準在於「案家生活得以自立」。

一般說來,大多數照顧戶在經過兩、三年的補助後,便能因家中工作人口
重返職場、親友資助等因素,使家庭經濟獲改善而「停案」,不再需要定
期給予金錢補助。

無論經濟補助給多少、給多久,慈濟訪視關懷的功能,其實就像是支「拐
杖」般,待案家能從困窘中重新站起時,這支拐杖便能再給別人使用,繼
續發揮它的濟助功能。




評估,看問題

眼見不一定為憑,
實地親訪探詢才能趨近全貌。
有人三餐不繼,亟需錢糧;
有人精神空虛,缺愛澆灌;
能對症下藥,伸手相援才能奏效。
於是,
他們挑燈討論、細細研究,
不願漏救一人。



慈濟接獲的個案提報類型,包括因病而貧
,或是生活突遭變故而陷入困境,也有的
因私人債務糾紛,或僅是「看起來很可憐
」……不論每月補助多少錢或毋須經濟援
助,訪視志工必會親訪評估,確實了解案
家困境,提供最適切的協助方針。

然而,即便是親訪,也不一定能順利得知

案家真實處境。有些案家與人互動疏離,或不願讓人清楚家庭概況,志工
往往得多次探訪,「輾轉」探問鄰人、里長、案家親友或管區警員等,才
得以「拼湊」出案家問題真面貌。志工們也不諱言,有些案家背景複雜,
實非慈濟以經濟補助或精神關懷能夠解決的。

一位拾荒的老嫗,以回收的紙板為家。志工經人提報前往訪視,才知她有
家、有錢、孩子也事業有成。志工不忍她年紀老邁還要餐風露宿,但老人
家說,她就是習慣這樣的生活,甚至還將回收所得的錢寄去給孩子。令人
感到莫可奈何……

對訪視志工言,所謂的個案初訪評估,並非探問案家隱密私事、對著戶口
名簿邊問邊寫;而是像朋友般「閒話家常」,如「吃飽沒」、「穿得暖不
暖」、問問孩子功課、聊聊生活瑣事等,案家處境便會在閒聊中漸漸成型
。這樣的方法雖很平常,然對案家而言卻是最溫暖、最尊重、也最信任的
方式。而初訪結果也是評估是否給予補助的重要依據。

既有評估,就有標準。像是家庭工作人口多、親友支持系統健全、政府補
助款或民間保險給付足以維持家計、求助事項特殊、案主語多不實或防衛
心過重等……是否讓其通過經濟補助申請?志工在評估時會格外謹慎。

這天,是慈濟北區每月一次的「新個案研討」聚會,各區的志工代表切磋
訪視所見,每則個案經由眾人討論、凝聚援助與否的共識。桃園訪視志工
莊福源,即簡報了「盧先生」的初訪情形和補助建議。

拾荒的盧先生,去年底因車禍右腳踝骨折,迄今無法外出掙錢;術後每週
回診一次,每月光交通費就逾千元;又子女皆患有精神性疾病,謀生著實
不易。在求助無門下,盧先生主動致電慈濟尋求援助。

莊福源等人初訪後,認為其處境確有所需,乃向基金會回報,先緊急補助
一萬元。莊福源認為,七十歲的盧先生雖領有老人年金,患有精神疾病的
大女兒也領有殘障津貼,但扣掉每月五千元房租,一家人生活所剩有限…
…莊福源估算,若慈濟每月能補貼五千元,或可稍緩一家生活窘境。

志工們一致了解莊福源的看法,於是將該案呈報為慈濟「長期照顧戶」。

慈濟慈善經費來自十方捐獻,面對身處弱勢、逆境的個人、家庭或機構,
功能在「補政府的不足」,而非「一肩扛下」。因此志工在評估與協助的
過程中,會將社會資源納入考慮,例如:協助案家申請勞保費、協助辦理
助學貸款、平宅登記協詢等;以分工合作方式濟助貧病。




再見,話家常

上月揮手道別,轉眼一月再相見。
登門拜訪,閒話家常,
家中小兒也認得——「阿彌陀佛」又來啦!

一時落難、家計困難,
家庭有需要,受照顧也是不得已。
莫憂愁、莫失志,
待來日,處境改善、生活自立,
善的循環,就由你做起。



慈濟開始從事濟貧工作,可回溯到三十八
年前、民國五十五年。

慈濟第二個慈善個案,是患有青光眼已近
失明的婦人盧丹桂,由於家境貧苦,由慈
濟補助五千元協助開刀治療。然手術結果
並未讓她重見光明,慈濟開始按月提供盧
丹桂一家人白米與兩百元。生活基本需求

已無虞,沒想到盧丹桂竟因與先生口角,一時想不開而自殺身亡。

這個消息讓慈濟志工訝異萬分,苦心協助頓成一場空……然而,也因為這
則個案,讓證嚴上人驚覺,提供經濟補助或許能解決案家眼前的問題,但
日後家庭可能出現的問題也不可輕忽,定時追蹤關懷實有必要。

自此,慈濟訪視有了照顧戶「複查」制度。從過去每三個月一次,到現在
的每月一次;在提供案家經濟補助的同時,也給予精神鼓勵,並了解「生
活是否改善」、「經濟補助是否足夠」等狀況,必要時調整濟助金額,直
到案家困境解除,生活得以自立為止。

這天上午,桃園志工莊福源隨手帶了簡單食品又來探望腳傷未癒的盧先生
;躺在被窩堛瑪c先生看見志工到訪,連忙挺腰坐起,聊聊自身近況。

莊福源詢問盧家女兒關於戶口遷移與父親健保事宜,並叮囑她外出代為辦
理:「父親行動不便,妳幫忙去健保局代辦好嗎?」有點精神障礙的女兒
,回應頗為冷淡。

其實,莊福源當然可以幫忙跑腿,但他特意請女兒協助,盼能鼓勵案家學
習解決問題。莊福源也對她說,要多疼惜來自印尼的弟媳,因為弟弟也有
精神疾病,弟媳一人賺錢養家很辛苦……

志工不只關心案家生活,對家族間的情結也找機會關心,期盼能拉近一家
人疏離的親緣。

莊福源表示,若能協助尋找出案家家境問題的來源,對於長遠的未來,才
有希望可盼。他也估計,慈濟將會陪伴盧家好一陣子,才能協助他們突破
困境。

許多訪視志工是家庭主婦、上班族,他們定期上課研習,熟悉社福資源與
相關法規;也常相互叮囑:不要融入個人主觀的成見。曾經,莊福源在進
行個案訪視時,也曾遇到旁人對他說:「這樣壞的人,你們還幫忙他?」
「他活該啦,不必管他!」……

然而,只要案家真正有困難,也有人提報給慈濟,不論他的背景為何,訪
視志工一定會前往了解。至於適不適合慈濟幫忙?又或是能不能幫得上忙
?則需仰賴智慧評估。

台中沙鹿曾有一個案總是亂丟糞便,連兄弟、鄰人都不敢靠近。在台北辛
亥路,癱瘓的榮民伯伯說什麼也不願離開獨居的小屋,大小便失禁的他,
長年不曾洗澡,眾人拿他莫可奈何。還有一位罹患軟骨症的婦人,家中的
地板、床鋪上沾滿糞便,全家彌漫著一股尿騷味……

早年,志工出訪若遇到類似個案,大家二話不說,立即動手清理。然而,
隨著時代改變,為避免不必要的糾紛,如今志工若評估需要協助案家大掃
除時,一定會經過充分溝通、徵詢當事人同意後,再商請鄰里村長或管區
警員陪同進行。此外,若評估需要,志工也會為案家修繕破屋或搭建新屋






助人,樂無憂

幽暗古厝,傳出歡樂聲。
老人話匣子一開,任時光流轉當年。
此刻,沒有助人與被助,
笑談中暫忘人間悲苦與哀愁……



「那戶阿伯現在如何?」

「賣甘蔗的先生現在怎樣?」

「腳骨斷掉的那位呢?」


(相片/莊福源提供)

許多個案幾乎就是志工的「厝邊鄰居」,莊福源每次開車外出,時常會想
起社區堥漕ルL關懷過的案家。即使有些個案已停案而不再補助,莊福源
仍三不五時前往關懷,像問候親朋好友般親切互動。

十多年的訪視經驗,讓莊福源面對案家已不會陷入感傷,而是期許自己盡
力,不去煩惱這段路可能有多長。

莊福源曾以開車為業,生活並不富裕;也曾想著:「我都需要人救濟了,
那還能去救別人?」然十幾年的訪視,讓他從做中學、學中悟──一場車
禍、一個疾病、或負擔家中生計者突然無法謀生,垮下的可能就是全家人
……

莊福源看盡世情悲歡聚散,也看盡人間無奈希望;如今他懂得要「自我祝
福」──畢竟能夠幫助他人,表示自己有餘力、有福氣。

慈濟特有的初訪、評估、研討、開案、關懷、停案等濟助過程,歷經三十
八年發展,在與其他慈善、社福團體長年合作互動下,獲得肯定與認同。
只要貧病孤殘仍存在,這樣的訪視工作就會一直持續下去;志工濟助的腳
步,也將永不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