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陳老師退休後的進修課
◎撰文/李委煌 攝影/林炎煌
訪視臉譜


健康難得,要把握好手好腳付出;
光陰有限,要珍惜每個機會多為他人做點事。

——陳文學




車行於阡陌間,路邊堆有許多秧苗,等著被栽入田
堙C雖知條條小徑皆互通,然一陣繞來迴去後,即
便是南投竹山土生土長的在地人陳文學,仍尋了好
一會兒,才覓得潘先生棲身的這處工寮。

工寮堥S水沒電,被妻小遺棄的潘先生,住在這兒
已年餘,三餐是由好心人士提供。

透過戶政事務所幫忙確認身分,陳文學日前才為潘
先生送來健保IC卡,此回則與志工廖梨珠、陳寶
琴送來營養品與家庭藥箱,還準備了手電筒,讓潘
先生夜間能夠照明。

罹患心血管疾病、胰臟腫瘤與憂鬱症,潘先生帽子低掩、雙頰凹陷、靜默
不語。隨著志工的鼓勵勸慰,他才略為點頭,表示「贊同」或「有理」。

陳文學要他放寬身心,別把心思全用來憂愁病症,潘先生不時被逗得笑了
起來,「你們都是好人。」難得他抬起頭來這麼說著。

工寮面對著八卦山脈,前方不遠處即是濁水溪,幾棵木瓜樹立於一旁,暖
陽耀射下麻雀啁啾。若非為貧病所磨,住在這兒真如人間仙境。

隨後,志工們又來到一棟三合院前,路旁是一大片茶園,案主楊太太早在
門口守候。

身體不佳的楊太太,獨力撫育三子,平時幫人採茶種花,賺取微薄薪資。
孩子因輟學關係,算是工作人口,因此不符低收入戶資格。一年半前,慈
濟開始關懷楊家,每月給予經濟補助。

「孩子都乖,家堣]算平安了。」志工們鼓勵楊太太,孩子已十七、八歲
了,漸漸能分擔家計,眼前生活雖清苦些,但未來家庭的希望,是可以期
待的。


一生成長、付出都在家鄉


陳文學今年六十四歲,七年前從竹山國小教職退休。一生的成長、學習、
付出與回饋都在竹山,教過的學生不知凡幾;許多關懷的案家或志工,也
都尊稱他一聲「老師」。

陳文學向來關心貧窮學生的就學問題,過去若看到報章雜誌上有報導機構
提供獎助學金,就會趕緊剪下來,甚至為學生奔走申請。這源於陳文學幼
時拮据的家境,每到繳學費時,父親設法籌錢;所以那種因家貧而繳不出
學費的辛酸,陳文學自能同理。

身為慈濟訪視志工,陳文學的責任範圍包括南投竹山、鹿谷、水里、信義
、集集等九鄉鎮。由於九二一大地震、桃芝颱風的勘災經驗,他對這些地
方非常熟悉。

車旋繞於山谷,沿途是成片青綠的茶園,陳文學說:
「桃芝颱風那時,這塊地成了一片汪洋。」行經木屐
寮附近,又指指隆起的路面說:「這堶鴠賑O平坦的
。」

陳文學的太太楊美,志工資歷比他更深,十多年前衡
量三位兒女都已成家,因此結束三十五年的裁縫事業
,全心做慈濟。陳文學提前退休,就是為了陪太太當
「全職志工」:訪貧、收善款、助念、開會,生活竟
比當老師更忙。

陳文學說,九二一地震後,慈濟志工在鄰里間做地毯式訪視,車子駛到地
裂路毀之處,就下車徒步行走,挨家挨戶評估受災情況並發放急難慰問金
;當時的訪視工作,每天都讓他忙到半夜。地震風災過後,像是喪葬急難
、住院醫療、失業家貧等,需要訪視的個案都會增加許多。

竹山多山,案家散居各地,門牌就算只相差一號卻可能得翻往另一個山頭
才找得到。陳文學說,查看門牌不一定快,「問人反而比較快!」

一路訪視就是不斷找路,可能攀上這個山頭,也可能旋下那個山谷。而每
回外出,志工們會自備午餐飲水,因為山中訪視個案,用餐時間難掌握,
想買食物充飢可不容易。


退而不休,隨時準備好出發


所謂「退休」,一般人常聯想到生產功能的停止、身體機能的衰敗、消費
享福的開始。陳文學說,他也曾閱讀退休規畫相關書籍,不外乎就是理財
、休閒與投資這類東西,他覺得很沒意思。

陳文學說,他生活所需不多,不抽菸、不喝酒,只要「吃點汽油」──指
訪視時開車所需油資;因此對於目前所擁有的一切,他已覺得滿足。

由於孫子都已經上國中了,陳文學認為,以他這個年紀做粗重活兒不太適
合,若要辦活動,年輕人又比較在行;「看來看去,做訪視工作最好。」
特別是有急難需要關懷,他任何時候都可配合出動。

退休前,陳文學每天傍晚五點後下課回家,總會與太太相偕漫步於山道。
退休後兩人更忙,散布的時光就少了;「忙歸忙,我們心堳o很歡喜。」
現在兩人都是全職志工,看個案、助念、開會常並肩出入,相處、分享的
時間更多。

「以前,常是他忙他的,我忙我的;現在
,則是他幫我,我幫他。」楊美說。

最近,陳文學剛幫潘先生安排住院治療,
又忙著在稅捐處等地奔走,還透過台中和
台北地區的志工接力,領回潘先生原設籍
在台北的身分證明,為無親可依的他辦理
戶口遷移。「有了相關證明,潘先生才有

機會申請低收入戶補助。」

陳文學明年滿六十五歲後,就是社會定義中的「老人」了,相較於山中原
住民部落個案,年齡都小他許多,卻因酗酒、中風、車禍衍生家庭問題,
留下許多遺憾;陳文學在為個案奔走時,常自惕要珍惜、要付出、要感恩






退休前生活面對的是學生、家長,非常單純;退休後做慈善訪視,接觸形
形色色的人生,讓他深覺「時間有限,要好好珍惜」。

看遍各類貧病個案,陳文學想想自己──慶幸能這麼有福報,好手好腳做
訪視,除了能幫助貧病殘疾、關懷案家心靈外,也發揮了自己生命的功能
與良能,回饋社會。

難怪陳文學要滿意地說:「這就是最好的退休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