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尊敬的先生,您好
◎撰文/孫晉興口述•李老滿整理 相片/孫晉興提供
捐髓約半年後,
我輾轉收到一封來自四川成都的信,
信上寫著:「尊敬的先生,您好……」




十年前,我和太太一起去中和市秀朗國小
,參加慈濟骨髓捐贈驗血活動。動機很單
純:因為做好事可以救人。

事隔多年,搬到新店定居。期間,一位要
好的同學得了白血症,去醫院探望時,發
現探病者表情比病人還苦。生性頑皮的我
,便一個笑話接著一個講。

同學笑得好開心,他的妻子卻躲在角落暗泣。原來,同學已經一年八個月
沒笑過了!我好震撼、好難過。

隔壁病床也住著我的同學,他的父親因白血病往生,而我的父親也罹患了
肝癌。種種病苦,真令人無奈。


這次真的輪到我


幾年前的一個夜晚,慈濟志工來電說,我太太骨髓配對成功了!

這是我家面臨的第一次「大危機」。如何「危機處理」呢?太太心意已定
,但我們有兩個孩子,她還是不免有一絲絲擔心。我「安慰」她:「別擔
心!萬一妳怎樣了,我會續弦。」

就這樣,我「正氣凜然」地陪太太接受第二次精確的比對。

又是一個夜闌人靜的晚上,一位志工來電說:「很抱歉,您太太第二次配
對不合。」我有些快意、也有些失落,一池吹皺的春水終歸於平靜。

民國九十年七月,又是一個夜堙A再度接到志工電話:「孫先生,恭喜您
配對成功……」

「喔!是我嗎?去做第二次比對,沒問題!」有了太太上次經驗,我話回
得很爽快。

兩個星期後,接到了志工來電:「孫先生,恭喜您確實配對成功了!」

父親知道後說:「去去去!那是你的光榮!」

母親有些猶豫。我問母親:「有朝一日,我得了不治之症,若您知道有人
可以救我,您會去跪求他嗎?我相信您一定會的。現在這世上只有我能救
那人一命,況且證嚴上人提倡骨髓捐贈時,也說不會為了救一個人的生命
而犧牲另一個人。所以,捐髓是不會傷身體的。」

母親終於點頭,讓我放心地進入捐髓前的各項程序。


一身兩命,不再頑皮


我在一所大學擔任教官,是個健壯的男子漢,吃了一週的葉酸、鐵劑和藥
丸,還拉了一個星期的肚子。同學戲謔說:「我看是人家要捐髓給你喔!


生性浮躁的我,騎車向來不落人後;一天,我開始認真想到:「有一個人
在等待我的骨髓,他會不會擔心我有沒有好好保護自己?要是有一天他接
到電話:台灣的捐髓先生因車禍往生了……」

警覺到有一個生命在我身體延續時,我變得小心、謹慎,也不頑皮了,打
網球時會告訴對手不要往我身上打,我現在可是「一身兩命」啊!

最終的時刻來臨了!抽髓手術前一晚幻想的場景:太太溫柔深情的擁抱吻
別——沒有!一雙兒女跪在面前立誓好好孝順母親——沒有!躺在手術台
上,就像電視演的一樣:醫護人員告訴我每一個流程後,便做全身麻醉…
…我才想著:堂堂活跳跳一條龍的革命軍人豈可輕易被麻醉?結果,三秒
不到我就不省人事了!

甦醒後感覺腰部緊緊的,喔!捐完啦?睜開眼,志工們如親人般的笑臉一
一展現眼前,好窩心、好溫暖!真謝謝他們陪伴我完成這一生「最重大的
工程」。

這看似例行而固定的媒合節奏,卻是傳遞著每一個生命息息相生的交融;
它改變了我的人生,更昇華了我的生命情操!


純真一刻:我哭了!


捐髓約半年後,收到一封四川成都的來信,信上寫著:

「尊敬的先生,您好!我是接受您骨髓捐贈的華西附一院白血病患者。我
非常高興地要告訴您:今天我出院了!感謝證嚴上人創造慈濟世界,每日
每時關心天下蒼生。感謝世上有先生這樣高尚、無私、善良的人。」

這輩子不曾有人(包括我的學生在內)用這樣一連串形容詞看待我——尊
敬、高尚、無私、善良;我還真有點受寵若驚!

其實,要說感謝的人應該是我,因為許多
志工默默地付出,才成就這段捐髓因緣,
豐富了我的人生!

記得捐髓後,志工帶我進入靜思精舍。一
向伶牙俐嘴的我,在上人面前變笨拙了,
那大概是我這輩子最純真的時刻:我哭了
!英雄不輕彈的淚水痛痛快快流出,我懺

悔著、悸動著——原來,我也可以這樣良善啊。

平凡的我能有如此不平凡的感受,要感恩上人、感謝所有慈濟人的付出;
讓不曾感受的愛,在生命中滋長;讓揚棄已久的善,在生活中著根。這微
妙的境遇,穿透了我平靜的生命,我感覺自己是付出最少、卻收穫最多的
人!

有時,想到四川成都有位年輕母親的血型變成和我一樣,個性或許也會像
我一樣無厘頭,我作夢都會笑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