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有愛就是故鄉
◎撰文/李委煌 攝影/林炎煌
在工作、家庭與慈濟路上,他們夫唱婦隨,好不幸福;
即便是跨國婚姻,一樣能成就美滿、幸福家庭。
人親土地就香,只要給予愛、接納和支持,
她們就能在腳下這塊土地找到新生力量,
異鄉也是故鄉。




秀梅的「老媽」──把媳婦當成女兒疼


「那唔?」語畢,秀梅哈哈大笑,臉頰羞紅;「真漏氣!」自覺腔調怪怪
,她又大笑起來……

家鄉在四川重慶的秀梅,嫁來台灣四年,雖聽得懂閩南語,說起來卻生澀
,但性情開朗的她,絲毫不以為意。

端出拿手的涼拌大頭菜,秀梅邊說邊笑邊吃飯,還一連扒了兩碗;雖然食
量不小,但她的身材卻相當纖瘦。

秀梅六年前在香港探親時巧遇名倫,經兩年書信往返後,決定為愛離開重
慶、遠嫁來台。

或許是一般人的成見,以為大陸新娘的配偶都是年紀較大的,因此常有人
「想當然爾」地問秀梅:「妳跟老公差多少歲呀?」甚至連外婆也曾私下
問名倫:「你花了多少錢啊?」令秀梅啼笑皆非。


適應新婚,重病來考驗


婚後第一年,秀梅發現身上時常無故淤青,容易暈眩、臉色發白,經抽血
檢驗後,證實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由於來台才一年,還沒有健保資格,幾次
化學治療的醫藥費竟逾百萬元;秀梅不願
拖累名倫,常吵著要回四川,「要嘛也得
死在家鄉!」

三十多歲的名倫,面對太太罹患血癌、高
昂醫藥費用、一個不可知的未來……朋友
曾勸他就讓太太回大陸好了。名倫說,當

時他慌得手足無措,幸有媽媽的支持。

「我同樣是人家的母親、人家的女兒……」心同此理,名倫的媽把媳婦當
成女兒疼愛,也常跟名倫說:「秀梅嫁來,就是我們家的人……」聽婆婆
這麼說,秀梅很感動,也才安心地待在台灣治療。

第三次化療期間,秀梅幾乎天天發燒,連喝水也想吐。那次療程將近一個
多月,她難過得想放棄。婆婆緊握著秀梅的雙手,要她加油。

十多年前,名倫的媽也曾罹患癌症,能理解抗癌路的艱辛,更知道秀梅生
病後最需要的是家人的支持。

秀梅也鼓勵自己要趕快好起來;她擔心注射抗生素要花錢,不斷地自我催
眠:「不能發燒、不能發燒……」這招果然有效,秀梅的病情日漸好轉。

住院期間,秀梅坦蕩蕩地裸露著因化療而光溜溜的頭,連戴帽子遮掩都不
必,而她的笑聲總是病房堻怳j聲的。

名倫以開計程車為業,媽媽則是娃娃車駕駛,六次化療逾百萬元的醫藥費
,對他們而言負擔甚大。經由醫院社工提報,慈濟志工前往評估,決定每
月提供部分醫療補助。名倫說,這筆錢讓他有喘息空間,否則還真不知該
怎麼辦。

八個月後,秀梅逐漸恢復健康,而且在取得工作證後,開始在夜市賣衣服
賺錢,多少貼補家用。每天上午,名倫先開車載秀梅上班,也順路開始一
天的計程車生意;入夜收工後他再到夜市搭載妻子,兩人一起回家。當全
家人的生活慢慢步上常軌,他們主動請慈濟停止經濟補助。


不要叫我「大陸妹」


生病期間,慈濟志工陳美利常來探視關懷,很讓這家人動容。秀梅說,過
去她以為人與人間都是現實的,「沒想到還有這麼好的人……」

有時,陳美利會帶著秀梅一家人當志工,探訪慈濟照
顧的貧病殘困者,讓名倫的媽媽、秀梅分享自身的抗
癌路。

秀梅曾拜訪過憂鬱症患者、癱瘓者與單親爸爸,除了
為他們的窘境感到心疼,也驚訝:「台灣竟有這麼多
窮人?」

身為么女,秀梅自幼受寵、個性率直,甫來台灣,曾
經相當不適應,「一出門就要錢,做什麼都要錢……
」她說。此外,她對於「大陸妹」這三個字很敏感,

認為帶有負面意味,因此,每當有人問她是否為「大陸仔」、「大陸妹」
時,她常會情緒性的回應。

見秀梅說起話來「得理不饒人」,陳美利與她分享上人法語「得理要饒人
,理直要氣柔」。秀梅聞言,紅著臉頻頻點頭。

因為固定收視大愛電視台,秀梅對證嚴上人生起孺慕之情,也認同慈濟志
業,時常把這樣的感受和工作地點隔壁攤的店員分享,沒想到因此竟招募
到兩名會員,令她極為開心。

秀梅知道自己脾氣差,也少為他人著想,一場重病讓她認識慈濟人,耳濡
目染之下,她願意改變自己,也一併減少物質欲望,「人生無常,身體健
康最重要。」

目前,婆婆加入慈濟委員培訓、擔任環保志工;名倫開計程車雖忙,也參
與慈誠隊見習。秀梅會順手帶回店堨嵿顗瘧_特瓶交由婆婆處理,偶爾也
在慈濟活動中擔任香積志工,以家鄉拿手好菜與大家結緣……


為愛遠嫁,幸福就好


每三個月,秀梅仍需返院進行骨髓穿刺,以檢測血球指數是否正常;這聽
來就令人直冒冷汗,秀梅卻笑說:「習慣就好了。」笑容的背後,秀梅心
堥銋磢器D,同期治療的病友,有許多人都往生了。

這三年來,名倫和媽媽陪著秀梅共同走過抗癌之路。陳美利曾告訴名倫:
「秀梅是你們家的菩薩,因為她的這場病,讓你們三個人的感情更凝聚。


秀梅喚婆婆為「老媽」,那是一種默契、接納與親膩。「老媽」喊久了,
名倫覺得,秀梅真像是媽媽的親生女兒,「我反倒像是入贅進來的。」

「要惜福啊!」名倫的媽說,婚姻之路走來不易,如果小夫妻有爭執,她
會站在媳婦這邊。而名倫也謹記媽媽的勸勉:他和秀梅一起走過那麼大的
苦痛,未來可別像一般夫妻般,在吵吵鬧鬧中度過。

名倫開車生意時好時壞,收入總拿不準,加上分期付款的醫藥費用,經濟
有些捉襟見肘,他有時會自責無法提供秀梅舒適的生活……反倒是性情開
朗的秀梅,總會善體人意地說:「反正兩人還年輕,錢再賺就好。」名倫
說,夫妻是互相的,彼此能多些「善解」、「包容」,許多問題就會迎刃
而解。

秀梅憶起要嫁來台灣之前,其實家人是反對的。「對方有錢嗎?」爸爸雖
這麼問,但還是叮嚀她:「只要妳幸福就好……」

有疼愛自己的先生和婆婆,秀梅慶幸自己果真幸福!



春財和金姍──以珍惜作承諾


在彭春財居住的南投草屯那個村莊堙A約有十五位外籍新娘,他續弦的妻
子阮金姍,是其中最年長的一位。

兩年前,阮金姍三十歲,就憑媒人一句話:「那個人是『阿彌陀佛』喲…
…」直覺眼前這個望來兇悍的男人「應該是個好人吧!」就答應了這門婚
事。而和她一樣嫁來台灣的女孩,大多方值雙十年華。

阮金姍的老家在越南西寧省、鄰近柬埔寨
的一處貧村,距首都胡志明市約兩個小時
車程。家鄉的房子,屋頂覆著椰子葉,牆
壁則以竹枝編成;她與家人鎮日忙著種稻
、花生與玉米,有時在烈日下彎腰半天,
收入僅有台幣二十五元。

阮金姍說,她現在到工廠摺茶葉盒,每摺

一個台幣九角,一天可以折摺百個,日薪有六百多元,幾乎是在越南工作
一個月的薪資。「台灣賺一天,買菜後還有餘錢;在家鄉賺一天,有時甚
至連買菜都不夠。」因此,剛開始阮金姍跟著擔任慈濟志工的彭春財去關
懷貧病個案時,會有種「我家鄉生活比他還窮困」的不解。

和先生安心度日,阮金姍當初來台灣的不安和恐懼,如今已然遠逝。她與
先生都懂得珍惜,雖然相差二十歲,但說起話來拍去推來,像極了小情侶


也曾聽說和他們相同家庭背景的不幸故事,彭春財說,既然作了決定,就
要負責,和妻子要相互包容,「不能像年輕人般,不高興時說換就換……
你對人家好,人家自然會對你好。」



富美用心愛大地──二十載異鄉成故鄉


劉耀枝與沙富美兩夫婦,每個週末固定出現在台中東勢的一處慈濟環保回
收站。

五十五歲的劉耀枝,黝黑、瘦小、結實,他頭戴斗笠,頸繞著毛巾,手套
著一雙厚棉手套,握住鐵鎚使勁地敲碎回收玻璃瓶;個頭比先生大一號的
沙富美,則在一旁卸貨、倒物與分類。純樸而不擅言辭的兩人,是典型的
實幹型環保人物。

出生於泰國的沙富美是泰籍華人,二十年
前嫁來台灣。那年,劉耀枝三十四歲,隻
身前往泰國旅遊,因問路之緣而結識了二
十四歲的沙富美,兩人僅能以閩南語溝通
;然而因緣奇妙,讓原本無意結婚的兩個
人,在短時間內互許終身,開展跨國婚姻

劉耀枝曾經是個四海為家的遠洋船員,工作之餘,生活就是菸、酒與麻將
。九二一地震後,親見慈濟志工在災區奔波的身影,他的生命觀起了微妙
的變化,開始參與慈濟活動,並帶著太太、孩子來到「希望工程」學校鋪
設連鎖磚、前往回收站做環保……他將下班後與假日的時間全都拿來擔任
志工,與昔日的酒友、牌友漸行漸遠。

沙富美在事業上與先生一起打拚,在志業上也有了共同的信仰與依皈。每
天下班後,她會在工廠做回收,有時請先生開車來載,有時則裝在麻袋
自己搭公車帶回。儘管勞力工作辛苦,讓沙富美的雙手長滿了硬繭,但她
依舊無怨無悔,什麼苦都願意吃。

因為,先生在受證為慈誠隊員後,肩負起慈濟環保志工幹事之責,生活中
除了工作就是環保。劉耀枝自嘲,投入慈濟環保工作後,彷彿也回收了自
己;沙富美則說,以前先生三天兩頭都不見人影,「現在,每天都回家呢
!」

在工作、家庭與慈濟路上,兩人可說是夫唱婦隨,好不幸福!劉耀枝笑說
,常聽人提起「外籍新娘」,他覺得好笑,因為家中這個和他相敬如賓、
相互疼惜二十年的老婆,「如今已是外籍『老』娘了!」





證嚴上人曾呼籲慈濟志工多關心離鄉背井來台灣的外籍勞工與外籍新娘,
以「天下一家親」的寬闊胸襟,給予疼惜愛護,作為他們身心靈的依靠,
讓他們感受到「人親土地香」。

證嚴上人強調,只要身邊人給予關懷,外籍新娘也能隨處感到「鄉土香」
,從而對腳下這片土地產生出如故鄉般的情感,忘卻身處異地的徬徨……

秀梅、金姍與富美三人,分別從大陸、越南與泰國遠嫁來台,彼此既互不
相識,處境也各不相同,卻同樣受家人與慈濟人的疼愛,在腳下這塊土地
找到新生力量。

對她們來說,只要有愛,異鄉也是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