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伸出雙手,為她們加油!
◎撰文/李委煌 攝影/林炎煌
採訪後記



「專辦越南新娘介紹,數百名純樸誠實、刻苦耐勞。務農、採茶、美髮、
烹飪、會計、護士、教師、祕書、雜工等,各行各業任君挑選,滿意為止
……」
這類廣告在台灣街頭隨處可見,有人稱它
為「買賣婚姻」,認為這樣的婚姻市場,
奠基於經濟的相對強弱。

據內政部的最新統計,截至今年三月,在
台的外籍新娘超過三十一萬人;大陸約佔
六成,其餘多來自東南亞的越南、印尼、
泰國、菲律賓和柬埔寨等地。

在今年二月的一場研習課程中,慈濟北區訪視志工邀請「南洋台灣姊妹會
」(註)義工吳怡佩,針對當前的外籍新娘現象分析。

吳怡佩表示,「外籍新娘」代表的不僅是某一種特定身分的人群,更述說
著台灣特殊的社會現象。台灣六○年代工業起飛,年輕人多赴都市打拚,
農村勞動人口因而下降;之後,隨著工商社會發展,女性亦多不願下嫁農
村勞作吃苦,於是「國際婚姻」便成為農村青年延續傳宗接代責任、彌補
勞動人口不足的管道之一。

而今,社會現象又有了轉變。在社區大學外籍新娘中文班任教的她說,據
她的教學觀察,班上一些外籍新娘的夫家環境都不錯,並非印象中的貧病
殘疾等弱勢族群;近年來,不少高學歷、年輕男性,也紛赴東南亞娶妻。





外籍和大陸新娘的婚姻、生育、教育、人權等問題,在社會上引起諸多討
論。然而,她們實際處境如何?

慈濟中區訪視志工日前擬定了一項「愛在他鄉」關懷計畫,針對苗栗、台
中、彰化、南投等地,近十年來曾受慈濟經濟補助或關懷個案中的「外籍
或大陸新娘家庭」,普查了近兩百八十戶;經志工逐戶探訪後,其中有十
九戶再度列入慈濟經濟補助,三十七戶則列入定期探訪、關懷的對象。

志工深入了解這些個案的處境,發現她們的先生多數為勞工階層,或是失
業在家、健康狀況不佳、意外或疾病往生……「經濟困難」是普遍遭遇到
的問題。

在這次採訪中我們也發現,來自東南亞傳統農業社會的女性婚姻移民,大
多有耐勞耐苦的美德,她們嫁雞隨雞、夫唱婦隨──靠山種田採茶,近海
則補網打魚。而當家中突遭變故或先生往生,則毅然扛起家計重擔,展現
任勞任怨的堅毅韌性。

慈濟長年關懷的蝦女、紅簪與如萍就是這類典型;家鄉令人懷念,眼前生
活又如此艱苦;然而,她們說,既然選擇異國婚姻、組成了家庭,說什麼
也得為了孩子硬撐過去,平安一天是一天;對於未來,她們則不敢多想。





一些外籍新娘回憶剛到台灣那段時光,「幾乎天天哭」,因為與夫家無法
溝通時,就會很想回家鄉。還有,生活媟P受到一些異樣眼光,最教她們
受不了。

「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陳雪慧表示,有人對外籍或大陸新娘存有成見,
認為她們都是「為錢」而非「為愛」而來;而媒體頻頻出現的「假結婚、
逃婚」等報導,更容易使人對她們產生偏見。

事實上,有的外籍新娘的確透過仲介安排,但也不乏經由自由戀愛而嫁到
台灣來的;來自泰國的沙富美就是一例。

沙富美是泰籍華裔,二十年前嫁來台灣;如今與先生劉耀枝在工作、家庭
及環保志工生活中,兩人同行,相敬如賓,好不幸福!

又如彭春財與阮金姍、名倫與秀梅,他們的婚姻品質證明:雖然語言、習
慣、家境各異,只要有心、同心,仍能擁有美滿與幸福。

所有嫁為人婦的女子,心情約莫相同,大抵希望獲得先生尊重、夫家疼惜
;更何況身處跨國婚姻,如何融入在地生活,更是她們的考驗。

若是有一天,你在台北都會、南投茶山、澎湖漁港、街邊巷尾……因膚色
或口音而認出她們,千萬別吝於給予「善意的微笑」與「接納的眼神」,
可知這些對台灣媳婦們會是多麼大的鼓勵!

註:「南洋姊妹會」二○○三年十二月在高雄美濃成立,是台灣第一個由
外籍配偶自發組成的組織,旨在協助改善外籍新娘在台處境、促進社會多
元文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