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你長大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107天的奇蹟
——諾文狄成功「變臉」回家
◎撰文/黃秀花 攝影/顏霖沼
罹患全球罕見「巨大型齒堊質瘤」的
印尼巴淡島五歲男童諾文狄,
在花蓮慈濟醫院經過三個半月的治療,終於回家了!
「奇蹟!這是上帝恩賜的奇蹟!」
諾文狄的母親美恩多,
在巴淡島碼頭引頸盼望萬里歸來的孩子,
當看到諾文狄那張清秀的小臉,
她激動的淚水流淌不止……




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十分,在印尼巴淡島碼頭,一艘從新加坡駛來、載
著布瑞金和諾文狄父子的船隻緩緩靠近……
多家媒體已架好攝影機捕捉畫面,聚集的
群眾也拉長了脖子張望;當主角一現身甲
板,出關口立刻響起如雷的歡呼聲。

人潮中,一位身著紅色上衣的婦人神情專
注,泛著淚光的雙眼滿是企盼之情;當布
瑞金抱著諾文狄走到她面前,她一把將孩
子接過緊緊摟在懷堙A淚水在同一時間自

雙眼潰決……她,就是諾文狄的母親美恩多。

「奇蹟!這是上帝恩賜的奇蹟!」美恩多仔細端詳、慈愛地撫摸著諾文狄
這張鵝蛋臉、櫻桃小嘴,還有明亮靈活的雙眼,充滿歡喜和感恩的淚水流
淌不止,彷彿是對全世界宣告:我的孩子已經變臉成功,此後再也不會被
人恥笑了!

三年多前,場景同樣是在這個巴淡島的碼頭邊,同樣是來把孩子接回家;
不過,美恩多當年的心情,卻與此刻截然不同……



改變命運的三個半月

三月八日住進慈濟醫院的諾文狄,臉上腫瘤比他的頭還大,一眼失明、不
會說話、無力行走。歷經五次手術,六月二十二日出院時,他有一張鵝蛋
臉、櫻桃嘴和明亮的雙眼,不但能走路,還會跳舞呢!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出生的諾文狄(Noventhree Siahaan),過完周歲生日不
久,父母布瑞金(P. Baringin Jaya Siahaan)和美恩多(Mindo Melati)因為
忙於工作,把他送去給住在北蘇門答臘的祖父母照顧。九個多月後,他們
來到碼頭要把諾文狄接回家;美恩多從婆婆手中接過孩子,看見孩子臉上
蓋了一塊布,掀開一看,巨大腫瘤佔據了整個小臉,彷彿一張「河馬」的
臉,「天啊!這是我們的孩子嗎?」夫妻倆心碎得痛哭失聲。

儘管家貧,但為了把孩子的病治好,布瑞金仍揹著諾文狄四處求醫。然而
奔波多年,卻無法阻止腫瘤愈長愈大;直到二○○三年年底,布瑞金的老
闆把諾文狄的照片交給了慈濟,一群熱心的志工造訪,才為這孩子帶來一
線生機。

今年三月八日,諾文狄和父親布瑞金在新加坡慈濟志工陪伴下抵達台灣,
住進花蓮慈濟醫院。

這時的諾文狄,臉上腫瘤比他的頭還大,也因為腫瘤壓迫,導致他右眼看
不見,左眼只能瞇成一條線;呼吸及吞嚥困難,體重只有十三公斤,瘦小
的雙腿無力行走……不太能說話的他,對外人保持戒心,一旦有人靠近,
就會從喉嚨發出低沉、混濁的聲音,只有爸爸才聽得懂。

經過一連串精密儀器檢查,證實諾文狄罹患的是全球不到百例的「巨大型
齒堊質瘤」(Gigantiform cementoma)。慈院結合小兒、整形、耳鼻喉、
麻醉、影像等十科醫療團隊,由副院長張耀仁擔任總協調,在三個半月中
,為諾文狄施行了五階段腫瘤切除及整形手術。

六月二十二日諾文狄出院時,臉上重達一公斤的腫瘤消失了;右眼重見光
明;舌頭回歸原位,可以吞食液態及軟質食物;經過復健及語言訓練,也
能說出簡單的如「爸爸」、「媽媽」等單字;在營養師照顧下胖了一點五
公斤,不但可以走路,還能跳舞呢!

「那是大愛電視台報導過的小孩嗎?」六月二十三日布瑞金和諾文狄父子
在中正國際機場候機時,有些旅客看到諾文狄「本人」,開心地圍上來為
他祝福。

飛抵新加坡機場時,也造成轟動。面對前來接機的慈濟志工和等候採訪的
多家國際媒體,諾文狄不但不怕生,還主動和大家握手,不時把手指貼在
臉頰上「裝可愛」,和人打招呼說:「哈囉!」很有「大明星」的架勢。



Bulang——回家!

歡呼聲響徹畢達阿優村,居民聚集在村頭,列隊唱著歡迎歌、一路簇擁著
諾文狄一家人;有人眼角溢淚、有人欣喜若狂,就像迎接「小王子」回家
一般。

從台灣飛新加坡、再轉搭船回巴淡島,諾
文狄在巴淡島碼頭,見到了闊別已久的媽
媽和小他兩歲的弟弟沙烏(Saut Martua)


或許旅途太過勞頓,也或許是因為重回媽
媽溫暖的懷抱,在氣氛熱烈的記者會上,
諾文狄竟然睡著了。待記者會結束,他才

醒來。

上了車準備回家,諾文狄馬上生龍活虎地與弟弟玩起互摸臉頰的遊戲。一
直玩到快彎進村子的小路時,沙烏突然又叫又跳、手指比著前方喊著:「
Bulang!Bulang!」

「Bulang」是「回家」之意。這句話聽來並不陌生,那是諾文狄在台灣時
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剛到醫院、剛開完刀、在加護病房觀察時……儘
管紗布未拆、講話含糊不清,「Bulang」這句話卻已從諾文狄口中吐露過
無數次了。

「Horas!Horas!」歡呼聲響徹整個畢達
阿優村(Bida Ayu),村頭村尾約三十六
戶、一百多名村民幾乎全聚集在一起,列
隊唱著歡迎歌,一路簇擁著諾文狄一家人
;當中有人眼角溢淚、有人欣喜若狂,就
像是迎接「小王子」回家一般。

遠遠望去,樹頭上懸掛一幅寫著「歡迎我們的孩子諾文狄從台灣慈濟醫院
手術成功平安歸來!」的布條,隨風舞動著,給人一種節慶的喜悅。原來
為了歡迎諾文狄回家,在村長號召下,有人先到諾文狄的家粉刷牆壁、布
置彩帶,有人準備餐點,還有人特地向公司請假,前往碼頭接船……

三個半月不見,如今再見,諾文狄彷如變成另一個人,村民們無不感到驚
奇、議論紛紛,不敢相信他臉上的巨大腫瘤竟然就這樣消失了!



上帝的恩寵

宗族長老慎重為慈濟志工披上「Ulos」。一名婦女笑中帶淚地說:「是上
帝透過慈濟的手來救我們的孩子,才讓他有今日的面貌……這表示我們的
上帝也很信任慈濟!」



祖母提前兩天從故鄉北蘇門答臘的瑞多布拉巴(Rantau Prapat)出發,搭
了一天一夜的船才來到巴淡島,為了就是要看寶貝孫子變臉後的新模樣。

「好久未見阿Mon,我很想念他!看到他今天變成這麼漂亮,我好高興!
」「阿Mon」是諾文狄的乳名,六十三歲的祖母提摩希(Tiomsi Br.
Rajaguk)說,當初她在照顧諾文狄時,看著他發病、臉上腫瘤日漸變大
,心堳傮W,雖然也曾帶他求醫,卻始終未見成效;如今孫子變帥、平安
歸來,「真的很謝謝慈濟的幫忙!」

「是上帝透過慈濟的手來救我們的孩子,
才讓他有今日的面貌!」一名婦女笑中帶
淚地說:「這表示我們的上帝也很信任慈
濟!」

從灑米、加冠到披彩衣,宗族長老為諾文
狄進行一連串儀式,代表「去霉運、迎好

運」之意,也象徵新生命的開始。長老也為陪同前來的慈濟志工披上「
Ulos」──一種用麻布編織的披肩,通常只有在結婚喜慶時,才會餽贈給
新人以示祝賀,象徵至高無上的榮耀。

「我代表希拉亞•巴達卡(Siraja Batak)族送上一分微禮給慈濟,禮輕情
意重,代表我們整個宗族向慈濟致上最高敬意。」長老語氣懇切地說。村
長羅那帝(Rinaldi M.Pane)也說:「雖然在金錢上,我們的力量微薄,仍
以最誠摯的心祝福慈濟發揚光大、幫助更多人。」

的確,畢達阿優村村民並不富有,他們全
是在一九九三年,印尼政府開放巴淡島、
引進外資後,才從印尼各島遷移過來的異
鄉客,初期以打零工為業,散居各處,住
的是用廢木、三合板及鐵皮屋頂搭建的「
野屋」;後來工作逐漸穩定,才向政府申
請租住現在的房子。

布瑞金曾經說過,他剛到巴淡島發展時,在山腳下隨意搭了一間房子暫時
棲身,每當大風大雨一來,就擔心用廢木為牆的屋子會漏水,也怕黑橡膠
皮屋頂會被強風掀走。三餐也很簡單,摘取路邊的木薯葉,用水煮熟後,
再拌上辣椒和白飯,也算度過一頓。

「住在那樣的房子,沒有電力供應,夜晚只好點著煤油燈,白天醒來,摸
摸鼻孔,常發現媕Y沾滿了黑污!」美恩多憶起這段往事,忍不住笑了,
倒也有幾分回味,「比起從前,現在的生活好太多了!」



阿Mon的嶄新人生

過去,總有不懂事的孩子對著諾文狄指指點點,甚至笑他戴了「面具」,
讓美恩多很傷心。如今,看到孩子擁有一張新臉,「我很感激也很驕傲!
我的孩子終於可以抬頭挺胸面對人群了。」



回到家的諾文狄,是幸福的!

為了歡迎諾文狄回來,住在隔壁的婦人蕊娜(Rina Wati)特地穿了一套鮮
綠色的印尼傳統服飾,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先生也向公司請假去碼頭接船

「我們看著阿Mon長大,早就將他視為自己的孩子。
現在他有了一張美麗的臉,以後再也沒人會瞧不起他
了!」蕊娜最替諾文狄的母親美恩多高興,因為「她
終於可以卸下心中的大石頭啦!」

蕊娜提及,當諾文狄病況最嚴重時,美恩多曾一面拿
著毛巾不斷為孩子擦拭膿血,一面驚慌失措地流淚大
喊:「怎麼辦?怎麼辦?」讓站著身邊幫忙的她,也
不禁鼻酸。那時布瑞金又恰巧外出工作,兩個女人就
這樣手忙腳亂、來回奔跑清洗好幾趟,好不容易才將
血水止住。

在諾文狄赴台就醫的日子,蕊娜也常陪在美恩多身邊。「這三個半月來,
美恩多只要一想到阿Mon就會哭!我總是勸她要多忍耐,孩子治療成功後
,自然就會回來。」蕊娜說,這段期間,志工帶來諾文狄每一次手術後的
最新照片,經過雕琢的新臉一次比一次好看,美恩多才稍感安慰、破涕為
笑。

常扮演「快遞」傳送諾文狄照片的巴淡島慈濟志工邱秋方說:「看到美恩
多那分掛念孩子的心,我想,任何當母親的人都會了解那種心情,也很為
她感到心疼!」

自從在碼頭邊接回孩子後,美恩多的淚水就奔洩不止,好像要把三個多月
來的思念心情,全化為串串淚珠,一傾而出。回到家,美恩多更是片刻不
離手地抱著諾文狄,連小兒子沙烏都起了小小的醋意,也嚷著要媽媽抱抱

對美恩多這樣傳統又溫柔的女人而言,相
信沒有任何事情,比這種真實的擁抱,更
讓她覺得幸福的了!

「第一眼看到歸來的孩子,我是既感激又
驕傲!上帝這次是真的把孩子帶回來了!
謝謝慈濟為我們付出那麼多,為他造了一
張美好的臉,從今以後他終於可以抬起頭

來做人了。」美恩多說起話來輕輕柔柔的,一如她給人的印象;儘管話不
多,卻句句真誠、字字動人。

提起過去,雖然村人都知道諾文狄的病情且抱持同情的態度,但有時候她
帶諾文狄出門,還是會有不懂事的孩子對著他指指點點,甚至笑他戴了「
面具」。那種異樣的眼光教她感到相當難過。而今,愛子終於擺脫掉難看
的面貌,重新昂首面對人生,怎不教她感動呢!





這天,志工到訪時,布瑞金一家人正坐在地上享用午餐,吃的只是簡單的
白飯,配著一鍋用椰漿、辣椒和黃豆發酵餅熬煮出的菜餚,卻吃得津津有
味。那種滿足感並非來自食物的本身,而是一家人能團聚在一起吃飯的幸
福況味!

回到家才短短幾天,諾文狄在媽媽的教導下,很快地
就學會了很多話。美恩多還教他練習走路、發音及寫
字,偶爾也教他唱聖歌。布瑞金很有決心,表示要給
諾文狄受很好的教育,以彌補過去失去的一切。

對於諾文狄而言,失去最多的就是「時間」,因為自
他一歲多發病後,至今已整整四年過去了,這段時間
他的成長遲緩,落後一般孩子很多,必須急起直追,
才能迎頭趕上。

朝陽灑落大地,射出萬道光芒,依偎在母親溫暖懷抱

的諾文狄,也和早晨初升的太陽一樣,正等待時間淬礪、雕琢……


................................................................................................................................


勇敢又聰明的孩子

◎撰文/黃秀花 攝影/顏霖沼


從到院檢查、手術、住院休養到出院,諾文狄總共在花蓮慈濟醫院住了一
百零七天,醫護人員和志工,非常疼愛這名遠道而來的小病患。

對一個才五歲大的孩子來說,離家置身在
陌生的國度,可以想見諾文狄是多麼想念
母親和弟弟;而且一次次手術和侵入性治
療,身體的痛加上思鄉之愁,他是如何熬
過來的呢?住院期間負責照顧諾文狄的護
士黃云美說:「諾文狄是個又勇敢又聰明
的孩子!」

來自馬來西亞的黃云美,從慈濟大學護理系畢業後,就留在花蓮慈院服務
;由於同樣是離鄉背景、她又懂印尼語,因此與諾文狄父子互動頻仍,她
甚至還撰寫病房日誌,為他們記錄這段時間的生活點滴。

黃云美所說的「勇敢」,是指諾文狄總共動了五次刀,每次手術都留下很
長很深的疤痕,可他還是撐過來了,真教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力。「我
想,就算是大人都難以忍受那種痛楚,更何況他還只是個稚嫩的孩子!」

說到「聰明」,黃云美讚歎:「諾文狄的學習能力很強,不論是教他或是
他自己從旁觀察,總是很快就學會了很多事!」舉凡操作電視機、手提音
響,諾文狄在大人的指導下,馬上就能摸熟電器按鍵、操控自如。當護理
人員來幫他換藥、清理傷口時,他也會機伶、主動地遞上棉花棒。這般貼
心,讓護士阿姨們感動極了!

五次手術都擔負麻醉重任的麻醉科主任石明煌,也對諾文狄堅韌的生命力
感到佩服。

「像他這麼小的孩子,卻要忍受那麼大的痛楚,真是極大的磨難!」石明
煌表示,諾文狄罹患的疾病相當罕見,對醫療團隊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所幸這個孩子很能忍痛,經過那麼多次手術,每次都很爭氣地恢復良好
,才讓醫療團隊更有信心進行下一階段手術。

「以一位醫師的眼光來看,我覺得諾文狄手術後變得很漂亮,因為所有的
功能都有了!」石明煌說,人的美醜是主觀的判定,但他認為諾文狄術後
,眼睛看得見、嘴巴可進食,雙腳經過復健後,也能慢慢行走、還能跳舞
,生活的所有基本功能都恢復了,可預期他將來的人生一定不同了──可
以到學校讀書、踢足球等,就跟一般孩子沒兩樣。想到此,他就很為諾文
狄感到高興。

手術過後的諾文狄,確實變得很不一樣,他很活潑、也愛跳舞,只要聽到
熟悉的音樂,身體就像上緊發條一樣,自然地隨著節拍搖頭晃腦、扭腰擺
臀,十足「搖滾小子」模樣,常逗得旁人笑彎了腰。而這可愛的舞姿,在
他離台前,一路從慈院歡送會、至靜思精舍向上人告別、在機場送別……
為眾人沖淡不少依依離情。

「面對他的出院,心中雖然不捨,但只要想到他媽媽可以看到久別重逢的
兒子變得健康活潑,我想,一定會很幸福。」經常到病房陪伴諾文狄的志
工張紀雪說。

臨行前,布瑞金特地帶著諾文狄到社服室向志工們道別,大家爭相和父子
倆合影留念;在一大群穿著黃色背心的大人們包圍下,諾文狄的身影顯得
很小,不過卻很搶眼。

「不同於剛來時的生澀模樣,現在阿Mon變得很活潑,對著鏡頭還會比出
『ㄚ』的動作。」兒科護理人員從病房一路陪著他走下來大廳;從醫院一
直護送到機場的病房督導張玉芳說:「阿Mon很得人疼!我們都捨不得他
走!」

耳鼻喉科主任陳培榕看到親手操刀、雕塑出來的諾文狄,展現全新的樣貌
,整個壓力都釋放了,在歡送會上,他不時微笑看著諾文狄,流露無比歡
喜。

由於「巨大型齒堊質瘤」會隨年齡增生,
諾文狄臉上切除的腫瘤未來仍有可能復發
,諾文狄父子出院前,醫療團隊總協調張
耀仁副院長一再叮嚀布瑞金,要注意觀察
孩子臉形的變化,當地慈濟志工也會定期
前往幫他測量頭圍,密切觀察腫瘤是否復
發。

「如果孩子臉上的腫瘤復發,我們還是會再為他治療,你不用擔心。」張
耀仁副院長的一番陳述,傳達了慈院願意陪著孩子一直走下去的決心,布
瑞金聽了哽咽地說不出話來……

布瑞金陪伴諾文狄在台就醫期間,慈濟新加坡分會每個月濟助五十萬元印
尼盾(合台幣兩千元)給美恩多作生活支出;布瑞金回家後,一時還沒找
到工作,親自接送他們來台就醫的慈濟新加坡分會執行長劉濟雨表示,在
這段青黃不接的過度時期,會繼續給予這家人關懷和經濟補助。

劉濟雨強調,雖然諾文狄已成功手術回家,志工們的辛勞全化為喜悅,但
這場愛的接力還未完,新加坡和巴淡島志工仍將持續關懷這家人,陪著諾
文狄一起成長。

新加坡分會社工林祖慧也說,她會結合巴淡島志工每月定期到諾文狄家兩
次,幫他測量頭圍、顏面、嘴巴等尺寸,並拍照、製成圖表寄回台灣,好
讓慈院醫療團隊掌握他的健康狀況。

面對慈濟人的好意,布瑞金自知責任加重了,不能總是依賴別人的幫忙,
更激勵自己要打拚,讓妻兒過得更好。美恩多也主動向慈濟志工提起,希
望能在慈濟舉辦義診或發放活動時作志工,為像諾文狄同樣受苦受難的貧
窮病患,盡點心力。




諾文狄的健康日記

記錄人:林祖慧
記錄日期:二○○四年七月十四日


身高:91公分、體重:13.7公斤,鼻尖部圓周:46.5公分,沒有腫瘤增生
的跡象。

胃口很好!早餐吃了綠豆湯和牛奶,午、晚餐吃飯配湯。印尼人用餐習慣
是白飯配辣味佐料,而諾文狄在慈院養成了喝湯的習慣;媽媽說,阿Mon
很堅持吃飯要配湯呢!

以前因為嘴部的腫瘤過大,諾文狄控制不住口水,直往外流;現在腫瘤切
除了,媽媽訓練他吞口水,但他偶爾還是會忘記。講話咬字比較清楚了,
有時和弟弟玩得起勁,嘰嘰呱呱說個不停。

行動能力進步許多!自己可以走五步,如果有媽媽扶,可以走十步以上。
他還是很喜歡熱門音樂,從早到晚跳個不停,跳累了就睡覺。可能遺傳到
爸爸的繪畫細胞,他也很喜歡畫畫,趴在地上在圖畫書上著色。

晚上七點睡到隔天早上五點,大約十個小時,有時半夜會爬起來要喝奶,
喝完又繼續睡。

臉上的傷口復原得很快,手術疤痕幾乎不明顯。另外,諾文狄的胃造廔口
、胸前的希克曼導管及喉嚨氣切導管拔除後的傷口,布瑞金也按照慈院護
理人員的教導定期上藥。

諾文狄偶爾會流鼻涕,還能吹泡泡;或許因為天氣炎熱,背上長了痱子,
我們提醒媽媽幫他勤洗澡、換穿乾淨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