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從零開始 豐收無價之寶
◎撰文/李委煌 攝影/林炎煌
壯年投資失利、積蓄全無,
還背負一筆龐大債務,
徐有忠再度從「零」開始。
跌倒再爬起,他豐收到人生的無價之寶──
平凡生活,是福;
不計較比較,是福;
家人健康平安,是福;
能付出助人,是福。




「司機伯伯好!」幼稚園堛澈臚l,都習慣這麼喚徐有忠。
擔任娃娃車駕駛近六年,每天上、下午接
送孩子的中間有五、六個鐘頭空檔,他便
用來作志工,關懷貧戶。

事實上,以徐有忠的學經歷背景,不難找
到待遇更佳的工作;但當年退下軍職後謀
職,就希望工作時間能彈性點,「開娃娃
車讓我可兼顧事業、志業與家業。」今年

五十二歲的他,很珍惜這份單純的駕駛工作。

從高階軍官到娃娃車司機,這般經歷與其用搭雲霄飛車形容,倒不如說是
百川注海,奔騰激流終趨於緩,乃至漸行漸穩……


半生積蓄換來龐大債務


徐有忠的父親早年自大陸來台,娶了家住桃園大溪的母親;一家人生活在
眷村,身為士官的父親,薪資並不多,然而食指浩繁,要養大六個孩子可
知多難。

為貼補家用,母親一早就外出幫傭,兄弟姊妹間「大顧小」,在艱苦中相
互扶拔成長;四兄弟體念家計沉重,成年後克紹箕裘,全都做了軍人。父
親教養嚴謹,訓練出孩子一板一眼,典型的軍人性格;徐有忠說起話、做
起事,也習於就事論事。

民國七十四年,徐有忠軍校畢業,輾轉於軍職間;八
年後,他提前申請退役,帶著退休金與積蓄,前往大
陸投資。沒想到意外生變,年底時背著一大筆債務匆
忙返台。雪上加霜的是,背債後三年,他與妻子呂莉
蜜又被人倒會。

多年軍職退伍後原本可舒適度日,難料無常來得快又
急,這一筆龐大負債,讓他們生活驟變;毫無心理準
備下,徐有忠只能硬扛下來……幸在夫婦倆打拚下,
債務已快還清;只是一時的投資失敗,竟需十二年來
償還。

當年跌了這麼一大跤,徐有忠回想起來,慶幸沒有挫敗了意志。「那時決
定用『平常心』生活──畢竟債務得還,日子也得過。」

他也沒有放棄生活堛熙抪R──當志工,且從中得到面對逆境的力量。


人生不喪志就有條路走


「有人在嗎?」這天中午,徐有忠與志工蕭文潭探訪一戶貧困人家,正準
備敲門,發現女主人抱著一歲多的娃兒,在門的另一頭啜泣。

進入斗室,一雙仍就讀小學的兒女,正倚著窗邊引光寫字,間或簌簌地吸
著鼻涕。爸媽哭了,孩子也不好過。

先生投資失敗,失意之餘又胃出血;十多年前換過心
臟瓣膜,如今顧忌經濟問題,不敢返院更換瓣膜,身
體也無法負荷勞動,失業多時頗感無奈;太太照料五
名子女,無法外出工作;迫於家計,日前夫妻倆不得
不將未滿周歲的稚子送人。

「唉,整天待在家,像是個廢人……」瘦弱的先生終
日悶在家堙A心情抑鬱,神情陰霾而自棄地說著。

「不要有那樣的念頭,」徐有忠與蕭文潭分頭對夫婦
倆開導鼓勵,也提及長子將國中畢業,若沒能考上軍

校,或許職校也是不錯的選擇,至少未來已可期待。

志工又提及認識的一戶人家,一位阿嬤照顧著老少三代,樂天知命的阿嬤
說:「不辛苦,那是我該做的!」徐有忠以此鼓勵這對夫婦,天無絕人之
路,若真要比較,自己不會是最艱苦的……


在貧病苦難人身上學會感恩


關懷貧戶的經驗對徐有忠夫婦而言,影響相當大,所見貧病個案,在在提
醒他們懂得「感恩」。

兩人猶記得接觸的第一個照顧戶,是在竹北眷村的一戶貧困人家。案主的
三名子女都患有「黏多醣症」,個個身材矮小、長不大,只有頭變大;徐
有忠夫婦定期探訪,隔幾個月,發現孩子少了一人,再一陣子,又逐一離
世……徐有忠好難接受這樣的景況。

徐有忠也記得在新竹有戶個案,案主的破陋木屋就築在大水溝旁,屋內垃
圾滿溢,遠遠地即可聞到臭味;案主拾荒在外,孩子們的母親不知去向。
志工走進廚房一探,發現食物全都發霉了……徐有忠無法理解發臭、長蟲
的東西怎能吃,不禁心生寒顫。

從那之後,徐有忠開始「惜福」起來,因為有得吃是多麼幸福!如果食物
不慎掉到地上,他總是彎腰撿起、清理乾淨後再吃。

另有位骨瘦如柴的癱瘓女孩,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女孩腳旁還有一隻乾癟
的老鼠屍體……他聯想起佛經中描述的「糞尿地獄」,人間如是苦,不也
形同地獄?儘管惡臭讓人難過,徐有忠與幾位志工二話不說,動手為她清
理環境、更換被褥。

徐有忠說,有一年桃園發生民宅爆炸案,造成十戶受損、近五十人傷亡,
他在急難關懷時,看到慘重的災情,深深感受到「人生無常」,也發現擁
有「家人健康、生活平安」這樣的平常事,也是一種福氣。


年少善念在慈濟萌發


徐有忠和妻子會走上關懷貧困急難者這條路,是因為加入慈濟志工行列的
關係。

自幼,徐有忠便喜愛佛寺堛熔躟Y、肅穆與寧靜;這分對佛教的嚮往,就
像顆等待萌芽的種子,靜靜地擱在他生命一角。就讀軍校放假時,他會到
附近的「華嚴蓮舍」,陪伴舍埵洫e的孤兒;十八歲時,皈依佛教。

軍校畢業後,徐有忠任職聯勤總部,在一
次陪侍長官外出開會的空檔,他逛進一旁
的「普門文庫」(慈濟文化志業中心前身
),隨手翻閱了架上一本《慈濟》月刊,
得知證嚴上人正在籌建醫院,但無論是財
力和人力都極為匱乏。徐有忠心想:「這
位師父很可憐。」

徐有忠借來上人開示的錄音帶聆聽,發覺帶子一拷再拷、品質很差。這又
讓他頗感心酸,詫異這位出家法師沒有多少資源,卻立志做大事。因此,
只要有機會,他就會抽空來此走走、了解慈濟,像找到延續當年皈依的初
衷,熱情地想為上人做點事。那時是民國七十五年,同年花蓮慈院落成啟
業。

徐有忠向朋友介紹慈濟,短期內就募到了四十八位會員,每月把善款匯往
花蓮慈濟。只是,他私下的募款行動遭到保防官懷疑約談。他誠實告知是
有感於慈濟的善行、法師的悲願;反而獲得軍中同袍的傾聽與接納。

民國七十六年,徐有忠考入國防部中山科學研究院擔任公職,正常上下班
的工作型態,讓他有更多時間了解慈濟、為慈濟勸募。

匯了近五年善款、跟許多人介紹過慈濟,但徐有忠未曾見過證嚴上人。直
到民國七十九年,他隨著「慈濟列車」到了花蓮靜思精舍,一處既熟悉又
陌生的心靈故鄉。

回憶與上人第一次見面的往事,徐有忠對
於上人平實的態度與話語仍然印象深刻,
當時看著清瘦的上人發的願那麼大,不禁
跪了下來,情不自禁地落淚。

臨走時,上人勉勵眼前這位年輕人「要多
用心,要常回來」。徐有忠穿上鞋準備離
去時,耳畔似乎還回盪著上人的諄諄叮嚀



那年三十多歲的徐有忠,常利用週末假日帶著太太呂莉蜜,隨志工關懷貧
病個案;他是桃園區慈誠隊隊員第二號,和第一號的楊慶鐘常在假日結伴
回花蓮當志工。當時靜思精舍的男眾寮房以鐵皮、木板搭建,通鋪空間有
限,大家頭腳交錯、勉強安歇,耳媮棸本D著房門開闔間的嘰嘎聲響。

兩個大男人也常相偕赴台北開會,車上帶著饅頭果腹,為做慈濟早出晚歸
。累雖累,但徐有忠說,每每做志工後回到家,他都會感到滿心歡喜。


金銀財寶比不上一顆高麗菜


從最初的看個案、收善款,到受證成為慈濟委員、慈誠隊隊員,徐有忠還
曾承擔慈濟快樂兒童精進班的副班主任,為孩子的人文教育奔波;數年後
接任「訪視」幹事工作,這項關懷貧困急難者的工作,他做得最久也最有
感情。

訪視中看盡貧病苦難,再回頭看看自己的人生以及負債的挫敗,徐有忠說
:「感恩,人平安回來就好了。」

同樣赴大陸投資,別說失利,有些台商甚至命喪他鄉;而他雖賠了錢,「
但原本可能欠更多的。」他慶幸將損失減至最小。

徐有忠夫婦也體會到「錢夠用就好」,而兩人身強體
壯,錢再賺就有了;更何況,金錢財富生不帶來、死
不帶去。當心態調整後,儘管身陷逆境,仍能保有內
在的清明。

最令他們欣慰的是,負債十多年來,他們依舊能做慈
濟,「接觸慈濟近二十年來,看到有些同伴因病逝去
,有些因私務而無法再投入,除了慨嘆世事無常外,
也慶幸自己有福氣,仍能平安、恆持做著慈濟。」

前陣子,徐有忠、呂莉蜜前往桃園縣復興鄉參與慈濟

義診,巧遇一位曾接受他們關懷的個案,「感恩你們!」對方興奮地嚷著
要將滿車自種的高麗菜全數送給志工。盛情難卻下,志工們決定全數買下


做了十多年訪視,已忘了曾關懷過多少案家,「前腳走,後腳放。」徐有
忠謹記上人教誨,付出無所求;別說一車的高麗菜,那怕只是送他一顆,
也足以讓他感到「一切都值得了」。





走過人生歷鍊,徐有忠真心覺得:「生活平安最重要,沒什麼好計較的。


一雙兒女很乖巧,兒子小學畢業時即回花蓮慈院當志工,如今長大成人,
還曾配對成功、捐贈骨髓。

餘暇時分,徐有忠喜愛園藝與歷史,前者可與花草對話,後者則可與古人
神交。

開娃娃車接送孩子,徐有忠抱持著做志工的心態無怨投入:「一樣是服務
,卻還有薪水可領。」

徐有忠還記得,當年他從軍校畢業與授階典禮那天,前來觀禮的父親告誡
他:「人有上台的一天,也會有下台的一天。」對甫踏出校門、初服公職
的年輕人言,尚難理解此語之意。

如今,他已了然於心,也正用行動來詮釋他的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