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風勁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迎著陽光過日子
◎撰文/張晶玫 攝影/陳裕炎
她行動不便,靠著微薄收入養活子女,
一家三口住在不到十坪的鐵皮屋;
她沒有自怨自艾,每天朝著光明努力,
簡單過日子,用最大的愛陪著孩子,
只希望他們成為有用的人,也能幫助別人。




小小不到十坪的鐵皮屋,住了一家三口。
客廳既是臥房,又是廚房兼浴室;空間雖
然侷促,但各項家具物件都適得其所地擺
放整齊。地板、門窗打掃得很乾淨,廚房
的排油煙機甚至亮得像一面鏡子。

下午四點,夕陽悄悄地斜照著這條安靜的
巷子,阿鳳領著小禹、小宜兩個孩子在家
門口整理回收物。別人不要的廢紙、瓶瓶

罐罐,在他們眼堳o很重要,「這些可以賣錢,讓媽媽買菜。」小宜天真
地說。

就像慈濟許多的照顧戶一樣,阿鳳有著坎坷的人生──肢體不便、丈夫早
逝、年幼的孩子嗷嗷待哺……度過一天又一天必須堅強的晨昏。





阿鳳原本擁有雖不富裕卻很幸福的家庭,直到丈夫罹患糖尿病,歷經失明
、洗腎,生活因此一步步陷入困境。一九九七年,這一家人成為高雄慈濟
人關懷的個案,接受長期經濟補助迄今。

一九九八年阿鳳的丈夫往生,留下她與年
僅七歲的兒子及五歲的女兒。當時才三十
歲的阿鳳因肢體殘障──右手萎縮、雙腳
不良於行,沒有公司願意聘用,只好以撿
「紙批」(廢紙箱)維持家計。

「師姊,妳們真辛苦喔!」這天,阿鳳看
到熟識的慈濟志工來訪,一邊歡喜招呼著

、一邊拿著小板凳,緩緩、艱難地走出來。由於屋內無法容納太多人,大
家很自然地或坐或蹲,在家門口聊了起來。

有著甜甜圓臉的小宜,拿著一堆剛洗好的衣服,從門堥咫F出來,要到對
面巷子去曬衣服。那晾衣架,比小宜的身高高出太多,她熟練地踩在小板
凳上,手伸得老高,將衣服一件一件地掛上去。

志工沒有伸手幫忙,只微笑看著這日漸長大、乖巧得令人放心的孩子。已
經十一歲的小宜始終笑瞇瞇的,臉上的汗水和濕衣服上的水滴,一起在陽
光下閃閃發亮。

學校剛月考完,志工關切問起小宜的成績
。「國語九十八、數學九十三、自然九十
六、社會九十五、健康一百……」就讀國
小四年級的小宜很有自信地說著。

六年來的相伴,志工對這個家庭再熟悉不
過。兩個孩子也很難得,平時就在一張既
是餐桌、也是書桌的矮圓桌上看書、作功
課。阿鳳拿著一本自己看得懂、附有注音

的書,在一旁靜靜地陪著。

問識字不多的阿鳳,看得懂小宜的功課嗎?她靦腆地笑著說:「注音還可
以啦!」

「多虧有勤聰師姊幫小宜『補習』功課,她的成績才會這麼好。」阿鳳娓
娓道出一段「付出不求回報」的故事──





從阿鳳的家走上大約一百公尺,拐個彎,就是志工陳勤聰開設報關行的家
。小宜和讀國小六年級的哥哥小禹,每天放學後並不是直接回家,而是走
向這間報關行。

兩個孩子坐在辦公桌前寫功課,陳勤聰戴起老花眼鏡,看著孩子寫字、檢
查功課。那時還是上班時間,一旁洽公的電話總是響起。

孩子把學校老師規定的功課寫完了,還要寫陳勤聰去書局買回來的測驗卷
。「這題會寫了吧?已經寫三次應該要會了!」陳勤聰將小禹和小宜當作
自己的孩子嚴格教導,剛開始還引發小禹小小的反彈。

「有時我也覺得自已太嚴格了,會稍微調整一下。還好孩子們都會善解。
」陳勤聰不好意思笑著說。

陳勤聰比較忙的時候,報關行職員也會幫忙檢查作業;兒子謝安邦是大林
慈濟醫院醫師,如果放假回來,就是這兩個孩子最好的家教。

看完書、寫好功課,陳勤聰還為這兩個正
在發育的孩子準備點心、飲料,有時會讓
他們吃飽飯再回家。

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阿鳳最感恩的人是陳
勤聰──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天下父母心,

父母的希望全在孩子身上,但是,當環境磨人,為人父母力不從心,那是
多麼令人遺憾的一件事。

這時,有人伸出一雙手,毫無條件地付出幫忙,讓孩子縱使生活條件不如
人,至少能在學業上揚眉吐氣。

陳勤聰給阿鳳的,並非只是付出時間、精力、耐心那樣簡單的定義,而是
點燃她對未來的希望。





幾天前,志工楊滿足送來了這個月的生活物資;這天又來訪,是為了送交
捐款收據。阿鳳接過收據,又拿出了這個月的善款繳交。

楊滿足回憶起九二一大地震賑災期間,慈濟志工在綠川街上沿路勸募,正
要去修理鞋子的阿鳳,將皮包媔有的一百多塊錢,一股腦兒地全倒進她
的勸募箱堙C

「不要捐那麼多,妳不是要修鞋子嗎?而
且還要留一點錢買菜啊!」楊滿足拉著阿
鳳的手急急說著。

「沒關係,修鞋的老闆不會跟我拿錢。我
想幫上人……」

「對她而言,那一百多塊錢,不知道可以

用多少天!」事隔四年多,楊滿足彷彿還沉浸在那場感動中,眼中泛著淚
光。

阿鳳說,這只是能力所及的一點點心意,她最大的希望是有朝一日,也能
和大家一樣,穿上藍天白雲制服作志工。

眼前的阿鳳,令我想起佛經中「貧婆布施」的故事──

迦葉尊者托缽時遇到貧婆,她悲嘆自己有心卻無力供養。

尊者說,布施的意義不在有形的物資,而是虔誠的心。

貧婆聽了很歡喜,就從身上的破衣撕下一小塊布捐出……

阿鳳平時也在孩子就讀的學校當圖書館義工,雖然搬動沉重的書本和來來
回回地走路,常使她原本已蹣跚的腳步更形艱難;可是,只要有回饋社會
的機會,她就會把握住,活得感恩且知足。





現在的阿鳳,依舊行動不便,依舊一家三口住在十坪不到的鐵皮屋堙A也
依舊以資源回收的微薄收入,捐款助人。

不論生活如何艱難,她沒有選擇自怨自艾,而是用最大的母愛陪著孩子、
朝著光明努力地活下去。「只希望能把孩子養大,將來可以成為『慈濟老
師』、『慈濟醫師』,再去幫助別人的孩子。」

這是阿鳳一生最大的希望,而這希望,已經被點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