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道侶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阿嬤帶大的建中新生
◎撰文/邱蘭嵐 攝影/林炎煌
考上建中後,我會用功讀書;
我喜歡電腦,以後想當電腦或資訊工程師。
阿嬤說,不管我以後想做什麼,
一定不要忘了曾經幫助過我們的人,
等到有機會、有能力時,也要去幫助別人,
這樣才不會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

──簡銘傑




「別人念書他住院 癌童簡銘傑小四才上學 二八三
分上建中」

「五歲血癌 失學三年 學測二八三分 父過世母改
嫁 阿嬤拉拔長大 大班到小三 幾乎都住院 老師
當家教 慈濟也幫忙」

……

翻看這些日子的新聞剪報標題,我問簡銘傑:「當大
明星的感覺如何?」

「那有?還不是一樣。」面前這位身高一七三、近視卻不愛戴眼鏡,長相
清秀、不脫稚氣的大男孩很酷地回答我。

簡銘傑今年七月自台北五常國中畢業,九月就要以第一志願進入建國中學
就讀。最欣喜的,莫過於他的阿嬤簡陳雪娥。

簡陳雪娥圓圓的臉、圓圓的身材,笑起來含羞帶怯,待人誠懇古意。對於
旁人一聲恭喜,她說:「現在考上好學校,也要看他日後有沒有用心念。
路,還很長咧!」這句話有點「教條」,卻聽得出她內心的欣慰。



可愛洋娃娃 遇見生離死別


銘傑出生於一九八九年七月,除了有嚴重的新生兒黃疸症,也被診斷出患
有「葡萄糖六磷酸鹽脫氫鋂缺乏症」,即是俗稱的「蠶豆症」,這是一種
先天性代謝異常疾病,當身體接觸到某些特定成分或化學藥品時,紅血球
很容易發生溶血反應,所以需要特別用心照料。

當時,銘傑的爸媽從事服飾中盤供應商生
意,工作非常忙碌,因此將才出生六天的
他託給阿嬤照顧。第一次升格作阿嬤的簡
陳雪娥,為了讓孫子能盡快去除身上的黃
疸現象,每天晨起把他抱到陽光底下作「
日光浴」,直到黃疸症狀完全消除。

在阿嬤的細心照料下,銘傑長得白白胖胖
的,尤其那雙又圓又大、又黑又亮的眼睛

,總令人忍不住稱讚他長得「好像洋娃娃,好可愛!」

銘傑四歲那年的一天早上,爸爸騎機車上
班途中出車禍,肇事者逃逸,等到被路人
發現、送醫,已呈腦死狀態,五天後往生


銘傑的阿公疼子如命,難忍白髮人送黑髮
人的傷慟,每天哭到忘記吃藥,憂傷過度
引發腦中風,長年住在安老院療養。而銘

傑的媽媽也再婚,離開了簡家。

本以為人生的厄運到此總該結束了,怎料,六歲的銘傑因身上常有不明原
因的瘀青,檢查後發現罹患了「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也就是俗稱的「血
癌」。

阿嬤一聽到這個結果,跌坐在椅子上,一哭就哭了兩個多小時。「原本過
來要安慰我的護士,得知銘傑無父無母的身世、如今又患重病,也難過得
陪著我哭。」九年前的那一刻,簡陳雪娥記憶猶新。

銘傑只是個幼稚園都還沒畢業的娃兒,但人世間的生離死別全讓他遇上了




生命危脆 幾度掙脫死神手中


第一次住院作化療,可愛的「洋娃娃」頭髮全掉光了,銘傑看著鏡子堛
自己,號啕大哭,也把阿嬤的心哭得破碎。化療期間,銘傑多處於昏睡狀
態;如果精神不錯,阿嬤就會推他出去曬曬陽光。

多次的併發症與感染,讓銘傑徘徊在生死
關卡。有一次細菌感染,嘴巴破皮,住院
七十八天,每天兩手都要注射五支不同的
藥劑;還有一次得到急性腸胃炎及水痘─
─這是血癌患者很害怕的,因為致命率相
當高;還有一次發高燒到四十一度後休克
,雙手指甲都黑了……幸有醫護人員全力
照顧,才把他從死神手中搶救回來。

銘傑的食欲很好,一天至少要吃上六餐,加上服用類固醇,身材腫得像大
氣球一樣。他對藥物很敏感、很抗拒,每次要服用預防感染的藥物時,總
要兩、三個大人把他捉住、逼他吃下去。直到現在他回台大複診時,主治
醫師周獻堂還清楚記得他當時的叫聲,笑說:「真是嚇死人了!」

每次陪銘傑作化療、守著心電圖「看電波」,都讓簡陳雪娥提心吊膽,吃
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曾經在短短幾天內瘦下九公斤。加上長時間在醫
院「守」著銘傑,陪病床睡久了,姿勢不良造成骨刺的毛病,讓身子骨本
來就很不好的她,到現在還常為此所苦。

簡家的經濟靠銘傑的大伯駕駛遊覽車支持著,雖然銘傑有健保,但醫藥費
還是必須向人借貸才夠。當祖孫倆正經歷人生最殘酷的考驗之際,慈濟人
出現、扶了他們一把,讓他們的生命有了轉機。

簡家成了慈濟照顧戶,每個月收到經濟補助;志工更三不五時到訪,給予
鼓勵與安慰。這對外表堅強、內心卻苦不堪言的簡陳雪娥來說,支持著她
勇敢往前走。



阿嬤的心願:從照顧戶變成助人者


從小學入學第一天直到四年級上學期,三年時間,銘傑過著一週住院作化
療、五天在家休養的日子;註了冊、開了學,卻從沒踏進學校一步。幸有
醫院社工人員、五常國小林雯如老師和同樣任教於該校的慈濟委員駱純美
,時常來為他加強功課。

銘傑在三年的治療後漸漸好轉,只需每四
個月回診一次。簡陳雪娥記得第一次帶他
回學校上課,經過榮星花園,他頂著稀稀
落落的頭髮,高興得邊走邊「打拳」;看
著孫子這活潑的模樣,她開心地為他拍下
幾張相片。

「不過,因為長期吃藥的關係,銘傑的記
憶力減退很多。第一次考試考得很不理想

,他一看到成績後放聲大哭,連導師都和他一起哭……」

社會上點點滴滴的愛,讓簡陳雪娥曾經跪在菩薩前發願──如果孫子的病
情能有效控制住,就要帶他一起作慈濟志工。因此當銘傑恢復正常作息後
,她不僅主動要求停濟,並接受慈濟委員培訓。

「因為孫子的病情穩定,讓我可以放心地利用時間來回饋社會、與眾生結
好緣。最重要的是,讓我從慈濟照顧戶,變成可以幫助別人的慈濟委員。
」今年六十八歲的簡陳雪娥說。

因為「慈濟情」溫暖了簡陳雪娥那段悲慘歲月,所以她更把握「慈濟緣」
──環保、助念、關懷獨居長者等慈濟活動都不錯過,「因為我聽上人說
:分秒不空過,步步踏實做啊!」



祖孫做環保 「付出好幸福!」


乖巧聽話的銘傑,從小學五年級開始即利用假日與阿嬤一起做資源回收,
有時也會號召同學參與。「阿嬤教我要多做公益,回饋給需要幫助的人,
所以我要多做慈濟。做環保其實很簡單,一點都不會累;而且看到阿嬤開
心,我就開心!」

已經進入青春期的銘傑,有時候會因為阿嬤管教太嚴
而和她頂嘴,但過不了多久,態度先軟化的一定是他
。我常看到銘傑附在阿嬤的耳邊講悄悄話;熟識這對
祖孫的人都知道,銘傑非常依賴阿嬤,兩人的感情很
親密。畢竟,世界上要能一人兼作爺爺、爸爸、媽媽
身分的阿嬤沒幾個。

日前一位志工送了銘傑兩本《靜思小語》作為考上建
中的禮物。我問他對那一句靜思語最有感受?他耍寶
地說:「有一句字數不多又好記,就是『能施與的人
,比受施的人更有福』。」

突然,他充滿稚氣地說:「七歲的時候,阿嬤有帶我去見師公,我覺得師
公好偉大,就像菩薩一樣。現在,我如果有心事,會偷偷對著師公的照片
說喔!」

曾和慈濟人去關懷獨居長者的銘傑還說:「他們無依無靠,真的很可憐!
比起來,我有這麼多人愛我、疼我,我是幸福的人!」

阿嬤在一旁補充:「是啊!師姑、師伯都好疼他,因為他不只是大家的好
幫手,平常在家也會幫忙燒飯、洗衣,自動自發念書。」





「如果有一天阿嬤老了,你會怎麼辦?」

「我會當阿嬤的左右手,照顧她。」

當銘傑說完這句話,我轉頭看看他的阿嬤,臉上湧現羞怯的笑容與很多滿
足、感動的表情。

「進建中後有什麼打算?以後想做什麼?」

「我一定要用功讀書。伯父希望我以後讀電機,但我喜歡電腦,希望以後
當電腦或資訊工程師。」銘傑坦率說著。

「不管他做什麼,只要他不要忘了幫助過我們的人,等到有機會、有能力
時,也要去幫助別人,不要辜負大家的期待就好了……」阿嬤對自小在眾
人呵護下長大的銘傑,只有這個單純卻深切的期望。

如果說是簡銘傑啟發了簡陳雪娥的善念,不如說是簡陳雪娥改變簡銘傑的
人生、引發他的善心。「知足、感恩的人最有福!」我心堣仱_這樣的感
動與感觸,也衷心祝福這對祖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