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生命無價,以病人為師
◎黃秀花
眼見疾病摧殘、命如風中之燭,
或因無力就醫,遭遇難以承受之痛;
或點滴流逝黃金治療時機,
難以在當地醫療體系尋得對症之道……
「為他找尋生命曙光」愛的接力,
由海外志工手中,傳遞到台灣──
慈濟醫療志業成立初衷,
是為解決「因病而貧」的惡性循環,

因此,醫療理應作為慈善後盾;
慈濟醫院勇於承擔,無分國界、宗教與膚色解除病苦,
且「以病人為師」,研擬治療良方也提升經驗水準。




   
   
   





緣自一段段偶然相遇

當海外志工深入貧困,
發現有人重症危急、醫無所醫時……



每一段因緣,皆起於一個偶然的相遇。菲律賓的莉亞和瑞秋、傑博,印尼
的諾文狄、蘇霏安、哈米迪,以及新加坡潘勁揚、潘姿齊兄妹……他們共
同的身分,是海外來到台灣慈濟醫院求診的小病患;身患疑難雜症、病況
危急,則是他們共通的特徵。

眼見一個個幼小的生命,或如風中之燭,或正遭遇著難以承受之痛,卻無
法在當地醫療體系中尋得對症之道;慈濟志工不忍,為其尋覓得救機會,
而台灣的慈濟醫院,是他們後送病患的希望所託。


因為「看見」,不能無動於衷


二○○三年初,菲律賓分會醫療組組長李偉嵩正在馬尼拉兒童醫院進行定
期貧困個案關懷時,巧遇連體嬰莉亞和瑞秋。「當時,兩姊妹都嚴重發燒
,母親瑪莉塔一路顛簸,搭了十二個小時的車,好不容易才將她們帶到馬
尼拉就醫。沒想到,醫師竟勸她放棄治療……」

痛在兒身、傷在娘心,李偉嵩望著她們母女三人孤立無援的身影,彷彿可
以感受到當時瑪莉塔的心有多痛。

分割手術需要先進完善的醫療團隊,但即使有醫院可以為其手術,瑪莉塔
也無法負擔高昂的醫藥費用。李偉嵩說,馬尼拉兒童醫院雖已協助募款,
但進度有限,連體嬰分割的黃金時間正一分一秒流逝……志工考量這個生
命工程不容延宕,決定求助於花蓮本會與慈濟醫院。

罹患罕見遺傳性腦神經系統退化疾病的新加坡潘氏兄妹,運動功能失常,
四肢、臉部及身體肌肉痙攣扭曲,嚴重時還會抽搐疼痛;特別是姿齊難忍
抽筋頻率加劇,不時發出淒厲叫聲,媽媽必須片刻不離手地抱著。

當找遍了新加坡各大中西醫院,群醫束手無策時,媽媽不得已只好透過媒
體求救:「誰能救救我的孩子啊!」

「連著九天,報章和電視重複報導這對兄妹為病受苦的畫面,再怎麼鐵石
心腸的人,都難以無動於衷。」慈濟新加坡分會執行長劉濟雨說:「設身
處地想:若非為了孩子,有誰願意拋頭露面,對外求援呢?」

因此,當得知花蓮慈濟醫院曾成功治療過類似的腦神經疾病,新加坡志工
便積極扮演「橋梁」角色,盡力奔走,促成兩兄妹來台接受治療。

如果自己孩子遭遇這樣的病苦,我們會怎麼做?

「志工遇到無力就醫的病患,大都安排就近接受治療;病情較重大者,則
在境內找尋設備精良的大型醫院;只有像諾文狄這類罕見重症,找不到醫
院有把握承擔,才會向花蓮本會求援。」慈濟新加坡分會社工林祖慧說。

二○○三年底,新加坡慈濟志工赴印尼巴淡島探視男童諾文狄時,有人難
掩驚訝,躲到屋外拭淚。「當時,諾文狄的母親正幫他換衣服,不小心碰
觸到嘴部的巨大腫瘤,化膿的血水立即不斷滴落,令人心疼又心驚!」志
工楊淑元回憶。

諾文狄連小小的感冒,都沒有醫院敢為他治療,遑論已讓他呼吸窘迫、吞
嚥困難的巨型腫瘤。「試想,如果自己孩子的臉上也長著巨大腫瘤,為人
父母者會怎麼做?」林祖慧表示,志工那分救人的熱忱和病童雙親並無二
致,「到花蓮慈院試試看」成為他們唯一的選擇。

而與諾文狄同樣來自印尼的哈米迪,因先天腦組織缺損,致使腦及腦膜膨
出壓迫鼻部、形成兩顆明顯的腫瘤。由於病灶深達顱底,情況相當複雜。
志工透過花蓮本會與慈院共同評估,促成他來台就醫。




當病人來自全球各地

慈濟醫院勇於承擔,召集跨科團隊、共商療治之道。


當年為解決「因病而貧」所發展的慈濟醫療志業,可謂以慈善起家;因此
,花蓮、大林慈濟醫院對於能成為全球慈濟人濟貧扶難希望之所繫,皆深
感責任重大。

花蓮慈院院長林欣榮強調,慈院醫療團隊經過十八年努力,各方面技術已
臻成熟;二○○二年通過評定成為醫學中心後,更應效法美國梅約醫院(
Mayo Medical Center),發揮團隊力量、科技與人文並進,勇於接受來自
海內外的重症病例。

近年來,經慈濟志工轉介來台的海外病患
人數漸增,且多為棘手的頭頸部和神經病
症。專長腦神經外科的林欣榮指稱,慈院
至今累積相當經驗,每每在事前召集跨科
團隊,縝密評估、研擬解決之道;待確認
有信心可以成功治癒或改善其病症後,就
勇於承擔、接受考驗。

以罹患纖維性再生不良症的印尼少年蘇霏安為例,林欣榮表示,這是他所
遇過頭頸部腫瘤中最困難的手術病例之一。蘇霏安的腫瘤腫大程度已破壞
嗅覺、壓迫左右眼,若不接受治療,一年內恐有雙眼失明的危險。

因此,慈院醫療團隊首先為其除去壓迫視神經的腫瘤,以保住視力;接著
再深入顱底,如「掘草」般一一除去細部腫瘤,再取大腿肌肉填補巨大腫
瘤切除後所留下的空洞。

手術進行了二十一個小時,分別由神經外科、耳鼻喉科、整形外科醫療團
隊數十名醫師接力完成;讓這個渴望上學念書的少年,擁有一張比較正常
的臉。


重建患者基本生活功能,也貼心設想其外觀。


面對幾位罹患巨大腫瘤的病患,除了功能性的重建外,醫療團隊也很注重
美觀,希望為病患作最貼心的設想。

印尼少年哈米迪今年六月在花蓮慈院接受
腦室腹腔引流術,將腫瘤積水放出後,再
以顯微手術施以顱底重建。整形外科主任
李俊達為他雕琢鼻骨及修補眼窩時,特別
將之前被腫瘤推擠開的兩眼距離,由五公
分拉近為三公分,以使鼻梁更尖挺、眼神
更集中。

而新加坡潘氏兄妹在植入晶片、施以腦部深層刺激手術後,開始接受復健
治療。妹妹姿齊的身子不再扭曲抖動,可以平躺、坐起,還能練習幾個單
字發音。哥哥勁揚的緊繃肌肉,在晶片放電刺激下漸有舒緩,還能和醫護
志工玩猜拳遊戲,也可自己練習推輪椅遊玩,原本因抖動致使講話含糊不
清,如今也清晰許多。


生命有許多不可掌握的因素,醫師盡力就是。


幾乎參與每場跨國醫療手術的麻醉部主任石明煌,負責在手術中掌控病患
呼吸、血壓、心跳等生命指數,因而深刻感受到「生命只在呼吸之間」。

「每場手術都是愛的接力,也是壓力的傳承!」石明煌在諾文狄手術中負
責第一棒,必須在兩分半鐘內做好麻醉,才能讓耳鼻喉科進行插管,重建
諾文狄的呼吸道。

麻醉劑量的使用雖有專業經驗為依據,但是,諾文狄才五歲,加上腫瘤壓
迫導致他的呼吸很淺。石明煌擔心,麻醉劑量若給太多,會對呼吸造成抑
制;若給太少,又怕不足以應付手術全程之所需。

「一開始對病症不熟悉,不了解腫瘤特性,我很怕麻醉時手一捏,就把腫
瘤捏壞了!」石明煌說,面對手術的艱難,他選擇先「認輸」──將內心
最不安、最沒把握之處,事前提出來與醫療團隊討論。

手術當天一早,石明煌來到靜思堂祈禱。「生命中有很多不可掌握的因素
,盡力就是。」腦海堿藒M浮現上人這一段話,他說:「當下,內心感到
很平靜。」

石明煌說,他盡其所能在事前做好各項準備,正式上場時盡力而為,「雖
然還是會緊張,但那是一種踏實的緊張,而非慌張。」所幸團隊默契極佳
,手術過程較預計快速且順利完成。


以病人為師、有機會治療罕見病例,以後會更有信心。


面對諾文狄臉上的巨大腫瘤,身為主刀者的耳鼻喉科主任陳培榕也抱持著
戒慎的態度。根據文獻資料顯示,此類腫瘤手術的出血量很大,因此首階
段手術他決定採用最保守、最安全的作法──以鉀鈦磷雷射刀切除部分腫
瘤。

成功的首次手術經驗,讓陳培榕更了解此
腫瘤特性;第二次開刀時,他便大刀闊斧
進行。「在動完五次手術,讓諾文狄成功
變臉後,壓力才全然釋放。感覺很輕鬆,
彷彿經歷過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如今諾
文狄出院了,我的心堨R滿了回味與歡喜
。」

手術完成後,諾文狄的雙眼可以看得見、嘴巴可吞食,經過復健,雙腳漸
能走路,甚至會跳舞。可預期的是,他將不再封閉、自卑,未來也可以跟
其他孩子一樣到學校上課、踢足球……石明煌表示:「覺得很安慰、有成
就感。也因為諾文狄來求醫,我們才有機會接觸到這樣的罕見病例!」

陳培榕也說,行醫十七年來,從未深入看過位於腦和鼻腔之間的那片蝶骨
(Clivus),但在為蘇霏安手術時,總算見識到了。

「以病人為師,是我經歷這次手術的心得。」陳培榕表示,他從蘇霏安手
術中獲得很多寶貴經驗,「見過大海之後,就不覺江河可怕了!以後面對
類似的病人,我會更具信心。」




醫療面前沒有國界

如果沒有被發現,他們的人生該怎麼辦?


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盧麗珊,是星洲首位採訪諾文狄的媒體記者。在
她的報導中,記錄著諾文狄如何被慈濟發現、轉介到台灣接受治療以及術
後平安返家的過程。

今年六月二十三日,出院後的諾文狄搭機返家,過境新加坡樟宜機場,盧
麗珊看到他,激動得差點哭了出來。「第一次見到諾文狄,他的小臉被巨
大腫瘤所盤據;這次回來,竟能看到左臉頰上有個小酒窩。」

「諾文狄變得很開朗,他知道大家愛他,所以也自然地用熱情來回應,做
一些可愛的小動作。我終於看到他的笑容了!」

盧麗珊表示,諾文狄臉上的腫瘤,讓她體
會到貧窮的無奈:「諾文狄生長在那樣的
貧困環境堙A不但無力就醫,也找不到治
療的方法,只好任由腫瘤持續增生。假如
慈濟沒有發現諾文狄,他未來的人生該怎
麼辦?」

回顧過往,盧麗珊也曾好奇存疑:「諾文

狄是印尼人,又患有罕見疾病,新加坡慈濟志工為何要大費周章,將他送
到台灣的慈濟醫院接受治療?」

「救人怎能分地域?」慈濟新加坡分會執行長劉濟雨說,新加坡與巴淡島
只有一海之隔,慈濟志工發現了諾文狄,豈能見死不救?

「只要眼能及、腳能至之處,有苦難眾生,慈濟都會盡力幫助。」劉濟雨
強調,之後協助新加坡潘氏兄妹來台就醫,也是「救其所當救」。

生活在富足的新加坡社會,盧麗珊從不知道身旁原來就有人需要幫助;多
次與慈濟志工接觸、從刊物中了解慈濟所做的一切,她說:「我看到了人
情的溫度!」

「如今想來,自己是患上了『城市人的冷漠症』!」盧麗珊說,慈濟大愛
不分國界、宗教、種族,給予她很大的啟發,更令她思考:「過去自己對
苦難視而不見,是否心胸太狹隘?是否也滋長人心冷漠的『毒瘤』?」


以愛為出發點,就能帶動善的循環。


菲律賓莉亞和瑞秋的母親瑪莉塔說,她是天主教徒,又是窮苦人家,卻能
得到佛教慈善團體的幫助,讓兩個女兒在台灣成完成分割手術,她心中實
在有無限的感恩。「慈濟付出無所求,這是多麼美的團體啊!」

而諾文狄返鄉時,村民們總動員熱情幫忙,他們之中有基督教徒、天主教
徒、伊斯蘭教徒,證明人性本該互助,無分宗教。

海外志工轉介個案回台,一併承擔醫療費
用。如蘇霏安由印尼分會支付、哈米迪由
新加坡分會全數吸收,潘氏兄妹則有當地
「關懷基金會」協助募得約台幣四百萬元
基金,超出費用由新加坡分會承擔;而諾
文狄情況特殊又緊急,則由花蓮本會以慈
善基金支付。

一念善心起,帶動眾多愛心挹注。就如慈濟新加坡分會在決定協助潘氏兄
妹來台就醫時,新加坡慈濟人醫會護士黃春卿即自費隨機來台、隨行照護
;當地救護機構「生命之光」,也義務提供救護車接送兩兄妹往返機場;
中華航空公司新加坡辦事處則贊助免費機票。

而菲律賓連體嬰和水腦症男嬰來台,菲律賓航空公司也給予免費機位──
在在說明了以愛為出發點,就能帶動善的循環。




醫療願作慈善後盾

慈濟醫療志業終極理念──生命無價。


扮演「推手」角色的海外志工,為當地罕見或難治病症患者找尋到生命曙
光,對此,劉濟雨詮釋:「因為有偶然的相遇,才能成就生命中的必然,
從而改變他們的一生。這一切都是因緣!」

他說,若非有緣,諾文狄怎麼會在錯失一次義診機會後,被鍥而不捨的慈
濟志工於一年後的一場茶會中,憑著一張照片又被發現?身處偏遠離島的
民丹島少年哈米迪,也因在一間名為「慈濟宮」的寺廟負責引導信眾參拜
禮儀,才被志工發現、輾轉協助來台就醫……

「這應該就是緣分吧!」石明煌醫師也有同感。他表示,無論病患來自何
方,本著「尊重生命」、「大愛無國界」的理念,慈院醫療團隊都是同樣
付出愛心、全力照顧。

證嚴上人開示:「慈濟為病人的付出,是認定『生命無價』,只盼能守護
病人的健康,並且啟發大眾將無形的愛心,化作利益眾生的有力作為。」
上人表示,錢財無常但慧命永恆,有健康的身體才有機會開啟慧命、付出
愛心。

花蓮慈院院長林欣榮也說,慈濟醫療志業的成立初衷,正是要照顧弱勢者
,「慈院願作全球慈濟志工最好的後盾,不分國籍、宗教、種族,全力搶
救病患。」

林欣榮說,面對海外慈濟志工後送病患來台的信任,慈院醫療團隊雖承受
著壓力,「但我們一定全力以赴、盡力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