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阿嬤的「自由業」
◎撰文/郭慈烘 攝影/鄭建福
以前,阿嬤布滿皺紋的臉龐,
有著訴不盡的「苦」;
如今,拾荒不只顧肚子,還為了幫助苦難人,
她的臉上總是展現出孩子般的笑顏。

喪子喪夫,日子雖然艱辛,她卻看到還有人比她困苦;
粗重的工作換來助人的善款,阿嬤從不喊累,
「我的生活過得去,現在也還做得動,
而且靠自己其實很自由啊!」
年近九十的老人家,用行動寫下一個「手心轉向」的動人故事。




陽明山山腳下,一間不及人高的破舊矮屋,深藏在幾棟公寓後;不用抬頭
,就可以看到拼湊的鐵皮屋頂上,壓著木頭和磚塊。

兩部放著紙板的推車,分立門的兩側,好像守衛著這個家的老主人劉阿順
阿嬤,以及與她相依為命的十六歲孫女。

這天,三位慈濟志工照例為她帶來了每月生活補助金。阿嬤突然表情鄭重
地說:「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們商量。」

阿嬤緩緩說道:「我在大愛電視上看到很多人過得比我還艱苦,還聽了你
們常跟我分享的貧苦個案。我想了想,自己再節儉些,每個月可以捐一點
錢來幫助別人。」

志工們好感動又好心疼。廖慈龍說:「阿嬤!您要幫助人,這分心實在偉
大。不過,這樣會不會造成您生活上的困難?」

「這些只是一點點。」阿嬤掏出兩百元說:「這個數目只是暫時的。以後
我紙板多撿一些、多賣一些,我再多捐一些。」

這些錢,不知道得讓阿嬤走過多少棟大樓、撿多少紙板才能賺來;而這一
念心,又是多麼令人佩服!



省吃儉用,另有打算


回首阿嬤的一生,都是在「窮苦」中打轉。

老伴在世時,每天清晨六點多,夫妻倆就出門撿拾破銅爛鐵。中午回家吃
過飯後,下午兩點又出門工作,直到晚上六、七點,天黑了才回家。

阿嬤七十六歲那年,唯一的兒子突然過世。之後媳婦離家,留下四歲的孫
女,兩老只得挑起撫育之責。未料不久阿嬤跌斷了手臂,休養期間無法撿
回收物,一家人生活陷入困境。經人提報,成為慈濟長期照顧戶。

七年前,阿公因嚴重氣喘住院,一個多月後往生。八十二歲的阿嬤悲痛之
餘,還是得打起精神出去拾荒。在政府與慈濟補助、兩位養女和左鄰右舍
的幫忙下,日子拼拼湊湊總算過得去。

每回慈濟志工來訪,總是噓寒問暖,關心孫女的近況,分享上人的開示和
志工活動中所看見的感人個案。阿嬤聆聽的眼神媮`是充滿感動。

儘管生活依然貧困,阿嬤卻想盡辦法省吃儉用,原來她另有打算──她也
想當手心向下的人。

今年元月,阿嬤成為「慈濟會員」;九月主動要求慈濟停濟,結束十二年
的生活補助。雖然如此,志工仍常來探望。



生活簡單,知足最樂


入秋的十月午後,有微涼的寒意。

「阿嬤!」廖慈龍一邊喊道,一邊推開虛掩的斑駁大門,幾位志工也跟著
踏進小庭院。個子瘦小的阿嬤立即從左側昏暗的房間堨X來,引領大家到
客廳。

「請坐!請坐!」一位正在擦拭凳子的七十歲婦人招呼著,五、六張凳子
頓時將窄室塞滿了。阿嬤笑著介紹:「她叫作黃素琴,是我養女的大嫂,
就住在附近,真多謝伊來幫忙!」

志工將帶來的禮物輕輕放在一旁的小桌上,接著遞上前個月的善款收據:
「阿嬤,您生活過得這麼簡單,還發心每月捐錢,真正了不起!」

「這些只是淡薄仔啦(一點點)!」阿嬤又從口袋取出兩張紙鈔。這個月
,阿嬤竟然捐出一千一百元!

阿嬤表示:「我想自己的生活還過得去,捐出這些錢,可以給更需要的人
。看到別人過得辛苦,自己的心肝也會很痛啊。況且這些是本分事,不做
不行!」阿嬤眼角布滿魚尾紋,清明的目光在昏黃的燈光下閃爍著。

志工跟阿嬤說明:「這一百元是用孫女名義捐;這一千元分別捐入大愛之
友、國際賑災、建設基金。阿嬤真是和全世界都結了善緣喔!」



鄰居好心,阿嬤感心


時鐘敲過兩響,阿嬤準備出門做回收,志工們起身告辭時再三叮嚀:「您
要多小心喔。」

阿嬤身手靈活地推著一部推車,黃素琴戴著斗笠、推著另一部跟隨在後。

對街雜貨店的年輕人何文釗,看到阿嬤走過,豎起大拇指表示:「阿嬤很
勤勞,每天都做回收,實在令人尊敬;所以店堛滲箱、寶特瓶、鋁罐都
特別留給她。阿嬤平時也很關心我,我爸媽不在時,她還會送便當給我吃
呢!」

經過幾畦種著空心菜、茭白筍的菜園,園間三、兩隻白鷺鷥佇立,阿嬤無
視於這分閒逸風情,愈走愈快。迎面一位騎著腳踏車的中年男士停下來招
手。

在附近公司上班近二十年的王文琪說:「這附近的人幾乎都認識阿嬤。我
們公司的紙箱、紙板固定會送給阿嬤。如果量很多,我就直接送到阿嬤放
回收物的空地。」他指著前方說。

來到空地前,阿嬤和黃素琴先卸下推車上的紙板,又推著空車來到轉角一
家水果店前。

阿嬤熟悉地鑽進只能容身一人的空間,取出一張張已拆平的紙箱;黃素琴
接過來放在推車上,放滿後,再推到空地上堆放。待所有的紙箱都載完後
,阿嬤拿起掃帚前後打掃,連一小片紙屑都不放過,才和店家稱謝道別。

正在顧店的林先生說:「老闆有交代,店堹板都要留給阿嬤;如果有人
來收購,賣的錢也要給她。以前都是阿公和阿嬤一起來,阿公過世後,阿
嬤就說她要繼續完成阿公的任務。」

阿嬤滿懷感恩地說:「要不是這些好鄰居留給我,我真的是沒得撿,感謝
大家的好意。」





以前,覺得阿嬤布滿皺紋的臉龐,有著訴不盡的「苦」;如今,拾荒不只
顧肚子,還是為了幫助苦難人,阿嬤的臉上總是展現出孩子般的笑顏。

兩位養女多次要接阿嬤同住、安享老年,阿嬤的回答是:「我現在還可以
做,等到不能做了再說吧!而且,靠自己也很自由啊。」

阿嬤明年就要九十歲了,耳聰目明,風雨無阻地天天做回收。問阿嬤年紀
這麼大做這種粗重工作,不累嗎?

阿嬤想了一想說:「不做,又能怎樣?其實習慣了就好!」呵呵的笑聲,
在車來人往的街頭迴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