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尹奶奶的生死智慧
◎撰文/邱淑絹
追憶——覺悟愛別離


老伴往生後,遺體要被送走那天,
平日穩重的大兒子一直跳腳喊著:「媽啊!媽啊!」意思是要我收回。
我能了解他們的心情,但總是要去突破。
如果當時我心軟退縮,把先生的遺體收回,
將來輪到我捐,孩子同樣會把我抽回來。
身體能利用到不能利用為止,是很難得的機會。

——尹奶奶




電話那端傳來的是上了年紀的大陸口音,對我這個陌生人的請求造訪,她
不急不徐地透出肯定的意願。

「您也要約那些學生嗎?」

「是啊!可我還沒找到他們。」正值暑假,學生都回家了,要找齊他們得
花一些時間。

「廖書緯家住北部,藍慶鴻住中部,裘品筠也住中部……」聽著尹奶奶一
一說著學生住處,我驚奇著:她怎把學生們記得這麼清楚?

「你可以找廖書緯一起來。」尹奶奶語氣肯定地說。



讓我們一起懷念爺爺


幾天後,我們一同來到深坑郊區的尹奶奶家。尹家的大狗見著我們,熱情
地搖著尾巴歡迎,門後的尹奶奶微微的笑容展現在和藹的臉上。

才坐下,她便問廖書緯:「我想知道他肺部有沒有黑掉?他是個菸槍。」

「有一點黑黑的,沒有全黑。」廖書緯回答。

「他肺部動過手術,少了一葉吧?」尹奶奶又問。

「因動過手術,所以有沾黏。」廖書緯回應著解剖時的情形。

一問一答之間,有著一分從容。大體解剖,在年紀相差半世紀的兩人間,
似乎是這麼的靈犀相通。

負責解剖尹爺爺的這組學生,在上解剖課前的暑假,曾來拜訪過尹奶奶。

七十三歲的尹奶奶視這群學生為自己的孫子,送他們每人一份禮物——男
生一枝筆、女生一個包包。禮物拿在手上,廖書緯感受到奶奶對他們的期
望,「看到禮物,就會想到家屬的心,因而更認真學習。」

心緒單純而沉靜的徐瑋璟,倒感受壓力的湧現,「畢竟爺爺是他們珍愛的
人,我們要更珍惜在爺爺身上學習的機會。」

臉型圓巧的裘品筠說:「奶奶的行儀,讓我們很感動,也不由得產生非學
好不可的使命感。」

徐瑋璟則感受到潛藏在奶奶內心的那分牽掛:「爺爺都往生這麼久了,奶
奶會把他用過的東西、照片之類的,如數家珍地拿出來和我們分享。」



二十年前的一點觸動 


年輕學子和年長的尹奶奶,在小屋埵@拾對尹爺爺的回憶。

尹奶奶談起爺爺,說他祖籍山東,來台後進入空軍服役,退役後到監獄工
作。

尹爺爺罹患肺癌,一九九六年十月間開刀切除部分肺葉,手術後復原情況
良好,還和尹奶奶出國旅遊。但愛喝啤酒的他總忍不住誘惑,「教他不要
喝,他說啤酒退火,跟我掰,結果又咳嗽了。」

一九九八年秋天,尹爺爺開始咳血,「他咳起來時,一天一包衛生紙都不
夠他擦。」幾個月後,他接受放射線治療,血小板降低、免疫力也變差,
治療效果不如預期。後來,尹爺爺因右上肢疼痛,發現癌細胞轉移至淋巴
腺,不久即因全身無力而臥床。

「爸爸後來因長期躺著,不能行動很不開心,心情很鬱悶。」尹家女兒說
:「他不願坐輪椅,兩隻腳不能走,就不肯出去了。」

「他很愛面子,不讓人家看到他那個樣子。」說起自己牽手一生的老伴,
尹奶奶透露出深刻的相知。

「他往生的前兩天,要我扶他起來,嘴婸△菕G『我不演戲了,我不演戲
了。』連續兩天如此,第三天早上就昏迷了。」尹奶奶回憶著當時情景。

一九九九年六月九日清晨,尹爺爺往生,依著尹奶奶生前對他的勸說,將
遺體捐作慈濟大學解剖教學用。

「模型再怎麼精緻,和真實的人體結構還是不一樣。」二十年前,尹奶奶
從一本書中了解到,解剖大體對醫師養成階段的重要性。「大部分的人都
認為往生後身體要完整才好。但我想人死都死了,還要求完整嗎?埋在土
堣]是爛掉……」

捐贈遺體的念頭,尹奶奶一直放在心堙A後來在《慈濟》月刊和大愛電視
台,看到了遺體捐贈的介紹,親自走了一趟花蓮,心堳K決定了,「我直
接打電話到醫學院,台中的慈濟志工就和我聯繫,送了同意書來。」

當時,她問尹爺爺是否要一起簽?尹爺爺毫不考慮就答應了。「我本想他
那麼愛護自己的人,不知會不會同意?結果他很爽快就答應了。」尹奶奶
認為,爺爺能在生前發自內心捐贈,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然而,尹爺爺往生,遺體要被送走的那天,女兒不捨,兒子的心情也難以
平復。

「我大兒子是蠻穩重的一個人,那天他一直跳腳叫著:『媽啊!媽啊!』
意思是要我收回。我能了解他們的心情;但如果我心軟退縮,把先生的遺
體收回,將來他們就會把我的也抽回來,是不是?」尹奶奶對生死有豁達
的心境。「身體能利用到不能利用為止,是很難得的機會。」

而尹奶奶本身不僅想捐贈遺體,還簽了器官捐贈同意書。她對廖書緯說:
「那時,你們應該畢業了,也許都當指導老師了。」





尹爺爺往生三年後、遺體啟用儀式那天,尹奶奶在子女陪同下來到慈濟大
學。

女兒說:「等待的時間真是太煎熬了,總好像有心事未了。」

對於子女的不捨,尹奶奶自認心情不一樣:「我算是來觀摩的,因為將來
我應該也是這樣被處理。死後一具臭皮囊,就讓學生好好利用吧。」

尹奶奶和尹爺爺最後一次「見面」,是在一學期解剖課結束後的入殮追思
儀式上。

看著尹爺爺的遺體被送入焚化爐,從人體化為骨灰、頃刻的一幕,讓尹奶
奶覺得一切「化為烏有」,一向內蘊氣定的她,把眼淚含在眼眶:「人生
不過如此,每個人都必須經歷這個過程。」




往生後的大用

慈濟大學遺體捐贈處理室 電話:(03)856530分機7081
慈濟大學病理學科 電話:(03)856530分機7298


故事未完

更多感人故事,請參閱最新出版的慈濟道侶叢書《最後的禮物》
洽詢電話:(02)27760111轉2112發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