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好腳走好人生路
◎撰文/曹麗雲
〈菲律賓〉


我們沒有腳——
上學讀書的路好遠、
靠人接濟的生活不好過;
多麼希望有個健全的身體,
可以自由行動、賺錢養家,
不用依賴他人……

看見他們沒有腳——
一個家可能殘缺,
一個孩子的一生可能虛度;
大愛復健中心因此啟建,
一隻義肢,
足以讓他們擁有前進的力量、
重塑生命尊嚴。



三十多歲的朱利(Julie)是三輪車伕,兩年前因為車禍失去一條腿,無法
再騎車賺錢。接受親友接濟的日子不好受,他沮喪、自卑,躲在家堣ㄣ
出門。

一年前,他拄著自製的拐杖,來到慈濟的「義肢營」;當他一裝上義肢,
練習不到一小時就適應了,馬上跨上三輪摩托車,愉快地去「營業」,重
新挑起養家的責任。約一年後,太太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二○○四年七月十七日,朱利出席慈濟大愛復健中心啟用典禮;志工問他
怎麼變瘦了?他說:「一天工作二十個小時,收入卻只有一百三十披索(
約台幣七十六元),還不夠給孩子買一罐嬰兒奶粉。」

「需要幫忙嗎?」

「不。慈濟讓我站起來,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不會再要求什麼!」朱利雖
然生活拮据,但每次參加慈濟活動,還會拿銅板投愛心撲滿。

慈濟三寶顏聯絡處負責人楊偉順想到,朱利有一雙巧手——在等待安裝義
肢的三個月堙A他用薄鋁片和木頭做了一隻有活動關節的「腳」。因此,
楊偉順邀請朱利擔任復健中心的義肢技師助理,比照醫院的基本工資標準
,給他一日兩百五十披索(約台幣一百四十五元)工資。

「這樣的工作,比起當三輪車伕安全,而且收入增加一倍,足以改善生活
。」楊偉順說:「對來看診的病患也是一種鼓勵——殘障的人不是沒有用
,也可以做個殘而不廢的人。」



「大愛劇場」的啟示


三寶顏地區有多達六千多名殘障者需要裝義肢。他們或是受到戰亂及爆炸
事件波及而殘障;或因車禍意外、糖尿病、血液循環不良而截肢;也有先
天的肢障者,因家貧無法負擔義肢費用。

志工們在深入的醫療關懷中,發現了這個情形;進一步了解,得知市立醫
院經費有限,只能以「生命有立即危險」的病人為主要免費醫療對象,無
法提供這些不良於行的人們補助。

當楊偉順看到大愛劇場「別來無恙」的男主角,因病截肢而意志消沉的劇
情,聯想到——一個小孩如果因為殘障,怕被同學取笑而不去上學,會影
響他一輩子;一個承擔家庭生計的人,若因殘障無法外出謀生,會影響整
個家庭……

因此,二○○三年二月四日,三寶顏聯絡處首度與麻哈維爾基金會(
Philippine Mahaveer Foundation)、菲律賓骨科醫院、三寶顏市立醫院合辦
「慈濟義肢營」(Tzu Chi Jaipur Foot Camp),免費為貧窮的殘障者製作
、安裝義肢及復健。

慈濟負責找出需要裝義肢的人、籌募經費、聯繫相關單位、接送醫事人員
;菲律賓骨科醫院及三寶顏市立醫院負責印模、安裝、復健等專業;麻哈
維爾基金會則提供義肢材料及機器。

義肢營舉辦首日,即有一百多人請求幫助。由於人體會隨著時間變化,小
孩會長高、成年人會變胖或變瘦,安裝義肢最恰當的時間為印模後三個月
內,在這期限內安裝,若遇問題尚可調整,時間若過長則較難解決。因此
,在為三十多人印製石膏模型後,巴瑞多醫師(Dr. Laly Berredo)表示,
受人力及材料限制,這三十多組義肢就需要六個月製作,而且他們還必須
到其他需要義肢的地方協助,建議不能再幫更多患者印模了。

儘管如此,無法得到幫助的殘障者失望的神情,卻教醫師們心軟,只好答
允:「我們會再回來。」他們果然信守承諾,四度前來義肢營,為七十八
名殘障者完成義肢安裝及調整。

「這在其他地方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楊偉順說,因為全菲律賓需要義
肢的殘障者太多了,麻哈維爾基金會和菲律賓骨科醫院人員的行程總是排
得滿滿的,原則上一個地方只能去一次。



求一個扭轉困境的機會


來到慈濟義肢營求助的人,往往所求不多,只希望能用雙腳走路、恢復工
作和上學。楊偉順打開他的記憶,娓娓說著——

有一位在餐廳工作的服務生,某天上完大夜班回家的路上,被喝醉酒的人
開車撞傷,由於腳部受傷嚴重,醫師建議截肢。然而,截肢手術需要一大
筆錢,肇事者已經逃逸,得不到任何賠償;截肢後,不容易找到工作,他
還有妻兒要養啊!

車禍發生後一年,他來到慈濟義肢營,醫師為他截肢、裝上義肢後,回到
原來的餐廳工作,讓這個幾乎斷炊的家庭恢復生機。

穆罕默德(Mohammad)是在第二次義肢營時聽到電台廣播來的。量好義
肢模型後,要等三個月才能安裝,慈濟先借他一支拐杖使用。他回家後,
找來木棍做出一隻「腳」,刻上腳趾頭、還畫上腳毛。

「可以想見,他是多麼渴望能擁有『真實』的腳!當他裝上我們為他做的
、幾可亂真的義肢時,他開心滿足地笑了!」楊偉順說。

穆罕默德約三十六歲,住在離三寶顏約一個小時船程的小島,那堛漯v安
不好,可說是綁匪的「大本營」。在這樣環境長大的他,從小就被灌輸「
仇恨」、「暴力」思想,在一次和政府軍武裝衝突時中槍殘廢了。他在義
肢營還遇見當年戰場上相互廝殺的敵人,今日都因受傷變殘廢,接受慈濟
的幫助。

「穆罕默德裝上義肢後,沒有再回來調整過。不知道他現況如何?只希望
他能做個守本分的人。」楊偉順說。

一些先天殘缺者,需要動手術截去部分殘肢才能安裝義肢,志工很佩服他
們的勇氣;更發現到孩子們的忍耐度比大人還強,他們堅持把握跨步向前
的良機。

爆炸受害者、殘障士兵,也在此重新邁步,還獲得志工傾聽心聲;一些擔
心會被排斥的游擊隊隊員,更在感動之餘吐露自己不為人知的身分,也謝
謝志工的平等對待。

一位貧窮的殘障者,從不曾買鞋穿;他想,就算有錢買鞋,也只能穿一隻
,太不划算了!因此十三年來都打赤腳。志工看著他腳底一層厚繭,很是
心疼。當拿到志工送他的鞋時,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



生命中第一次站起來走路


期間,志工遇到許多媽媽因為買不起拐杖或輪椅,長年背著殘障孩子過生
活。在為孩子裝設義肢之前,志工會提供拐杖,教導他們如何使用。孩子
們為自己能夠獨立感到興奮,很快地就學會使用拐杖走路。

「過去因為先天的缺陷,他們曾被同輩無情的嘲笑,無法與人競爭,不是
輟學就是極度自卑。慈濟給了他們義肢,幫助他們在生命中第一次站起來
走路;這一點小努力不僅讓他們知道有人在乎他們,更重要的是,給了他
們繼續前進的力量。」楊偉順說。

第一次義肢營時,一位又瘦又黑的太太,背著五歲的女兒查麗蒂(Charity
)來求診。

查麗蒂右腳膝蓋以下畸形,因為她很喜歡上學,雖然父親靠種菜維生,僅
夠一家勉強糊口,還是讓她上幼兒學校;媽媽每天背她走一公里的路去學
校。

「老師說畢業典禮那天,每位小朋友都要上台表演。如果查麗蒂沒有辦法
走上台和同學一起跳舞,就不能畢業……」志工乍聽之下不敢相信!為查
麗蒂裝上義肢後,她開開心心地畢業了。

十二歲小帥哥傑森(Jason),天生左腳畸形,走路像企鵝一跛一跛地。
獲知慈濟義肢營消息,他滿懷期待地來看診。

然而,當傑森的阿嬤一聽到醫師提出先截肢、再裝義肢的建議,當場拒絕
:「我孫子走路樣子雖然不好看,但至少還能行動。」顯然阿嬤對截肢手
術沒有信心。

然而,傑森自己很希望能裝義肢,跟正常人一樣走路,因此一直哭著求阿
嬤答應;加上志工不放棄,說明安裝義肢完全免費且效果很好,阿嬤終於
同意。

傑森有了「新腳」,不必再受到別人歧視的眼光,變得開朗合群,完全掃
除過去害羞自卑、不想上學的陰霾;在學校,他不僅大方秀出高強「舞」
功,還是出色的籃球隊隊員呢!

傑森的爸爸是建築臨時工,收入不穩定。志工曾問阿嬤:「需要我們幫什
麼忙嗎?」老人家婉拒了:「你們給傑森的已經太多太多,我們很滿足了
,很感謝慈濟,請把資源留給其他更需要幫助的人吧!」



眾愛匯聚成立復健中心


舉辦四次義肢營期間,幾乎天天都有殘障者打電話來請求幫忙,讓志工忙
得不可開交。四次義肢營共為七十八人裝上「新腳」,卻也發現一個問題


傑森正在發育,體型變化快,所以每三個月要調整或換裝較大尺寸義肢。
查麗蒂也是同樣的情形,發育中的她,長高好多,鞋墊多次加高。「這些
義肢受惠者,尤其是孩子,發育期間需要專業醫事人員常來幫忙調整義肢
、復健。」

然而,楊偉順說:「無論菲律賓骨科醫院如何發心,他們在全國的工作量
讓他們無法經常來到三寶顏。況且,三寶顏還有六千多位殘障者需要義肢
……」

志工們都認為——要在三寶顏有自己的義肢製造中心及復健中心,即可隨
時為需要調整的人處理,也才能照顧更多殘障者。

「我們還沒有開口,麻哈維爾基金會就主動表示,慈濟若能找到地點設立
義肢中心,他們將提供義肢材料及機器,並負責培訓技師。不久,市立醫
院也表示願意提供醫院右側土地給我們建設。」

二○○四年二月十九日,三寶顏慈濟大愛復健中心(Tzu Chi Great Love
Physical Rehabilitation Center)動工;歷經五個月工期,七月十七日啟用。
營建過程充滿愛的故事。

「我們本來只是想蓋間小小的、可以製造義肢的房子就好。然而在將設計
圖送回慈濟花蓮本會後,上人慈示:要給,就給最好的。」楊偉順說,後
來擴大建造復健中心,建設經費從預算的菲幣四十萬擴編到三百八十萬披
索(約台幣兩百二十五萬元)。

當時,三寶顏地區四十五位志工卯足全力勸募建設基金,馬尼拉、宿霧等
地慈濟志工也串連起來,舉辦花束、巧克力、咖啡杯義賣,以及餐會等活
動。「剛開始募款成績並不理想,但上人鼓勵、祝福我們——只要信己無
私,信人有愛,人人本具的愛心就會被啟發出來。」楊偉順說。



廣開福田,讓有心人耕耘


除了慈濟人的努力,曾接受慈濟幫助的人,行善亦不落人後。

二○○一年八月,志工第一次走進Pasobolong「麻瘋村」,送去藥品、種
菜工具、電視機及日常用品。過去只有修女在村堛A務,雖然有慈善團體
送物資,但是誤以為會被傳染,把東西丟在門口就走了。因此,當慈濟人
親手將物資交給村民、問候健康及生活近況,他們都好高興。後來村埵
七個人也在慈濟幫助下裝了義肢。

當村民聽說慈濟要蓋復健中心,建地上有一棟老舊建築物,拆除費用約五
萬披索(台幣兩萬九千元),挺身而出說:「由我們幫你們拆吧!」

這不僅省下拆除費,拆下的舊料回收分類後,於興建復健中心時再度發揮
物命,又省下了一百三十萬披索(約台幣七十五萬元)。

復健中心前廣場是由三千八百塊連鎖磚鋪設而成,那是三千八百塊「福田
」,以「塊」為單位,讓有心人認捐。楊偉順說,這是希望讓大家了解:
做好事不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有心人的付出。

「第一位和第二位接受慈濟幫助裝上義肢的患者,都是伊斯蘭教徒,他們
曾經是戰爭下的犧牲者,如今是受惠者。」楊偉順說:「慈濟是佛教團體
、我是天主教徒、三寶顏市立醫院總裁是摩門教徒、麻哈維爾基金會主席
是印度教徒,有些政府官員是基督徒……而復健中心動工與啟用典禮觀禮
的人士包括菲律賓人、華人、印度人,呈現了多元種族的特色。」

求助者能在此獲得幫助,許多善心人士也從四面八方集中到這堙A發揮助
人力量。這樣一個付出無所求的合作,展現宗教大愛的融合,猶如絢麗的
七色彩虹,化成一道無形的「彩虹橋」,接引殘障朋友通往充滿希望的彼
岸。





慈濟大愛復健中心佔地兩百六十坪,協助殘障者、腦中風患者進行復健或
裝設義肢,貧民完全免費。目前每天都有近八十人來這堸絕_健。二○○
四年十月十七日復健中心舉辦了第一次、也是三寶顏的第七次義肢營。

一位受惠的殘障者曾對志工說:「祈禱好多年了,我才擁有義肢,感恩天
主賜給我像你們這樣好的人!雖然我已經老了,不知道還能使用幾年義肢
,可是,我由衷為那些獲得幫助的孩子感到快樂!」

楊偉順說,傑森走路愈來愈穩,還會跳國際巨星麥可傑克森的招牌舞步「
太空漫步」;他將褲管捲起來,大方展現他的左腳,大家都不敢相信這條
腿竟然是假的!查麗蒂天天走路上學,媽媽不用再背著她,也謀得洗衣工
作,為家媦W加收入。

「『時間』對這些孩子來說,是多麼重要,如果沒有義肢,他們可能虛度
光陰,覺得人生沒有希望和自尊……這就是我們建設復健中心的原因。」
楊偉順說。

殘障朋友因裝上義肢,生活逐漸重回常軌,家人也因而卸下照護重擔和經
濟壓力,心情從寒冬變春天。想到未來復健中心將可幫助更多人改造命運
、人生重新起步,三寶顏慈濟志工感染了這分喜悅。

歷經這段過程,究竟誰獲得最多?「看到這麼多殘障者從惡劣的環境中決
心要站起來,我們學到了『生命無價』。」楊偉順感恩地說。


................................................................................................................................


我有一個夢,感謝你為我圓夢

◎撰文/曹麗雲


「事情那麼多、做得那麼辛苦,又沒賺到什麼,為什麼你還那麼高興?」
賽陀醫師(Dr. Raymond Sator)剛結束慈濟義診活動回到家,太太不解地
問。

「因為這就是我想做的事——能學有所用、能看到愁眉苦臉的病人展露笑
靨,是我的夢想成真!」賽陀醫師不加思索地回答。



病人的微笑,是我前進的動力


賽陀曾任職於馬尼拉骨科醫院復健科,目前回到三寶顏開業。白天,他在
大愛復健中心服務,晚上回到診所忙碌,假日參加慈濟人醫會義診活動。

賽陀第一次接觸慈濟,是在慈濟首次義肢營時,他負責評估病患是否適合
安裝義肢。「身為復健科醫師,深切了解復健的重要性。看到那麼多人需
要裝義肢、做復健,可是政府沒有這個經費,而且缺乏設備完善的復健中
心,更別說義肢製造中心……深感愛莫能助!」

當復健中心今年七月啟用,看到病人個個臉上帶著笑容,在寬敞明亮的空
間奡_健,賽陀實在好高興。兼顧家業、事業和志業,雖然忙碌,但他說
:「病人的微笑是我前進的動力。」

「微笑是良藥」,賽陀總是要求復健師在為病人做復健之前,要先調適病
人的心情,讓他們有愉快的心情,復健的過程才會比較順利。賽陀說,罹
患腦中風的病患常是「臭頭臭臉」,復健師會逗他們:「你要先笑喔——
笑了,才讓你進去!」

賽陀除了為病患治療、做復健,還會耐心地灌輸他們衛教觀念,鼓勵他們
把這些知識帶回去給村堛漱H,讓他們知道:殘障並不等於世界末日,大
部分病人經過復健後,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期待這一分愛的傳遞,能
引導殘障人士走出心靈的陰霾,也讓社會大眾懂得接納他們。」



小小的善,匯聚成巨大力量


「楊偉順師兄給我志工制服,也給我慈濟出版品;他對我說:『你要視病
如親,這樣你就會得到很友善的回應。』我總是默默地感恩他的幫忙——
圓滿我想幫助貧苦殘障者的夢。」賽陀說。

「我常與太太一起讀《靜思語》,現在她對慈濟也很認同。」賽陀說,今
年九月來台灣參加國際人醫會年會的一週前,女兒出生了。「我每參加一
次義診,慈濟人就送我一朵用手摺的蓮花,我把十幾朵代表愛心的蓮花,
掛在女兒的嬰兒床上面。」他相信慈濟人的愛會看顧好這小寶貝。

「來參加年會以前,我以為自己做了很多事,貢獻很大。可是來了之後,
在課程中看到全球慈濟人救災、救苦、醫病施藥的影片,我感動得流了好
幾次淚。」他紅著眼眶說:「掉眼淚的當下,我感覺自己的渺小。但我知
道當每一滴小小的善匯聚起來,就能成為一股很大的力量!」

「大愛真正的意義是付出無所求!」賽陀是天主教徒,但參與慈濟讓他對
信仰更深一層體悟:「宗教沒有分別,重要的是,你為他人付出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