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呂宋島,連續四個颱風之後
◎撰文/李委煌 攝影/蕭耀華
菲律賓風災救援


菲律賓呂宋島,
距台灣只有一個多小時飛機航程,
每年夏秋之交侵襲台灣的颱風,
絕大部分都會先掃過這堙C

儘管每年呂宋島平均有
多達二十個颱風登陸,
但像今年十一、二月間,
兩星期內遇上四個颱風的情形
實在罕見。
土石、巨木、泥流
一路從山上奔騰到海岸,
以村鎮為河道,
沿路奪去人命與房舍。
總計死亡與失蹤人數約一千八百人,
八十多萬人流離失所。

自然的力量重新刻畫了城鎮地圖;
有人因此改寫人生,
有人就此畫下生命句點。
大地的傷痕怵目,
大雨依舊時下時停;
人心的傷痕、生活的變貌,
是慈濟志工陪伴的開始。




連續四個颱風重創菲律賓呂宋島之前,丹尼洛(Danilo F. Ete)是位快樂
的三輪車伕。

家住英方達鎮一處近海小村,今年三十七歲的他,以汗水勞力為妻小撐起
一片天;無奈多年前以七萬五千披索(約台幣四萬四千元)購買的機動三
輪車,卻遭風災土石流沖毀。

英方達鎮位在呂宋島東岸的奎松省,雖然颱風在呂宋島司空見慣,但丹尼
洛從未見過如此嚴重的災情!英方達全鎮近七萬人口超過八成受災,一百
多人死亡或失蹤,道路、橋梁毀損,對外交通中斷;房舍、農田被厚泥覆
沒……

「現在是真正失業了。」丹尼洛無奈地說,以前每月尚有三千披索收入,
但短期內他不會再有七萬五千披索,可以去購買另一輛三輪車。

既得從頭開始,擁有大學文憑的他,想去首都馬尼拉尋找謀生機會。只是
現在橋斷路毀,對外交通只能靠渡船或直昇機。

受災後無所事事,他索性當起志工,義務為來鎮堸禸a的慈濟志工領路、
扛物。「Boy Scout!」丹尼洛調皮地比著V型手勢,表示自己是「日行一
善」的童子軍。



來不及重建又遭巨災


從十一月十八日起,兩個星期內,呂宋島東部連續遇上四個颱風──

中颱「梅花」(Muifa)、輕颱「莫柏」(Merbok)帶來大雨引發洪災;
接著威力不算大的熱帶氣旋「溫妮」(Winnie)卻帶來嚴重土石流,造成
近千人喪生或失蹤。菲國政府因此請求國際伸援。

雪上加霜的是,十二月一日溫妮前腳甫踏離,中颱「南瑪都」(Nanmadol
)卻在隔天緊跟進來,災民尚不及重建家園,就被迫逃離……

風災重創奧羅拉(Aurora)、奎松(Quezon)兩省,其中以里爾(Real)
、英方達(Infanta)、納卡(Generel Nakar)三個相鄰小鎮災情最嚴重。
總計一千多人死亡、近六百人失蹤,十七萬餘戶房舍受損,八十八萬人流
離失所;估計財物損失超過二十億台幣。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在首都馬尼拉成立的慈濟菲律賓分會,在菲律賓已有十
年慈善救助經驗。針對這次風災,志工在十二月三日晚間召開緊急會議,
決定翌日深入各重災區勘察。

由於災區對外交通中斷,水退後又宛如泥城,處處淤泥土石擋道,救難人
員與物資運送極為困難;只能靠直昇機、救難艇,或以軍人徒步背負進入
。在航空公司協助下,慈濟志工連續五天搭乘直昇機進出重災區。

從機上俯視蒼翠山林,只見一道道土石流落痕,像是一條條大地的膿傷。
被濫砍的各式原木,隨著暴雨自山上傾瀉而下,所到之處堪稱千軍萬馬、
無堅不摧,撞倒房舍、帶走人命,最後淤塞在海岸。原本美麗的海岸線,
此刻堆滿了原木、樹枝、巨石與連根拔起的椰樹,讓人不勝唏噓。

「這次土石流嚴重的情形,真是前所未見!」在風災頻繁的菲律賓住了五
十年、經常出入災區賑濟的慈濟志工李偉嵩,還是第一次親睹如此嚴重的
土石流禍害!



乘直昇機深入「泥城」


災後數日不時飄著雨,當山區漫起大霧,志工所搭乘的直昇機無法降落,
只得折返;然幾乎每天還是會設法進入災區,靠著大卡車、機動三輪車接
駁進入泥濘災區,或發放物資,或義診。

災後第三天,在居民丹尼洛和他朋友桑尼(Sunny Abalos)義務嚮導下,
慈濟志工再度深入英方達。

英方達鎮是個低窪盆地,暴雨夾帶大量黃土、石塊與原木沖刷下來,全鎮
幾乎都「泡」在爛泥堙C幾天下來時晴時雨,加上人車往返頻繁「攪動」
,整片泥濘災區像是永遠都乾不了……政府估計,英方達鎮的清理工作,
恐需耗時六個月至一年。

由於泥軟黏稠,志工即使穿著及膝雨靴,仍舊「舉步維艱」,不時得用兩
手幫忙,才能「拔出」深陷泥中的雙腳,還得小心避免雨靴和腳分開;短
短幾條街道,志工走得狼狽不堪、氣喘吁吁。

偶爾路況稍好,就搭三輪摩托車(tricycle),在滿是爛泥的道路上推進。
有時爛泥實在又深又黏,輪胎陷入動彈不得,志工只得下車踩入泥堙A幫
忙司機將「擱淺」的三輪車轉向或推動,才能繼續勘災行程。

赤腳扛著重物的桑尼,表情突然一陣古怪,他停步將右腳抬出泥面,示意
丹尼洛看看他的腳板。丹尼洛發現了插在他腳上的鐵釘,毫不遲疑地為他
拔出釘子。兩人旋即又赤腳走入泥濘,繼續帶領志工前進……

就像丹尼洛和桑尼一樣,風災後許多人連雙拖鞋都沒得穿,成天赤腳行走
在爛泥中,也因此不少人被藏在泥堛漱鴘O、釘子刺傷,甚至被蛇咬傷。

兩天後,十二月八日,志工們搭乘直昇機重返英方達鎮義診。為避免村民
足部受傷感染,醫師們特別準備了許多破傷風針劑。

這天的交通工具是「推土機」──四位女醫師坐在推土機堙B三位男醫師
站在推土機的鏟子上,就這麼克難地抵達義診地點。

乘坐推土機義診的經驗實在難得,內科醫師江前驊服務一天下來不禁擔憂
著:「災民不僅身體有病痛,而且生活完全被影響。今晚,他們該如何度
過呢?」



土石貫穿村莊,帶走人命與房舍


為了方便勘災,志工許文煥與楊國英在英方達鎮一處濱海小村住了一晚。
村子緊鄰著浩瀚太平洋,原本也是一處渡假勝地,如今一樣的旭日朝昇、
一樣的浪濤拍岸,只是橫陳的原木取代了昔日的美麗沙灘。

整個村被一條土石流沖出的「河道」穿過,然後往海洋方向而去;約五十
棟房子被沖往海堙C站在空盪盪的河床上,地主阿貝多(Alberto Cingriano
)感傷地指說:「以前那有一間、這也有一間。」但現在連一塊混凝土都
找不到,只堆疊著一望無際的原木樹幹……

阿貝多說,光是這個小村,就有約三十人死亡失蹤。

沙灘旁一處隆起,上頭插著十字架。村民說,日前一位晨起散步的老人,
在原木間發現一具遺體,明顯是遭土石流沖刷而下,再經石塊巨木不斷撞
擊,已是面目全非、臟器掏空,活像是一張薄紙。老人好心,遂將遺體就
地掩埋……

伊娃(Eva Reguyal)就住在海灘不遠處,大水猛烈沖來掏空地基,整座雙
併住宅硬生生塌了下來。目前,她的先生赴外地工作,希望早日存錢重建
住房;她與孩子就住在原來養雞的小竹舍堙A塑膠布勉強擋風作牆。她樂
觀地說,自己擁有棲身之所還算幸運,有些災民卻是一無所有。

風災重新刻畫了大地,教人為此「鬼斧神工」震驚。風聲嘯嘯地吹往出海
口,徒留村民與志工的慨嘆。



危屋、停課的教室堙A暫時棲身


里爾鎮位在英方達鎮南方十公里,距馬尼拉約兩個多小時車程,搭乘直昇
機三十多分鐘即抵達。

此鎮三萬七千人口中,有近八成受災,死亡或失蹤者更高達三百五十人。
十二月七日在鎮長阿森尼歐(Arsenio P. Ramallosa)簡報災情後,社工人
員諾拉(Nora F. Sollestre)陪同慈濟志工深入鎮堸禸a。

路旁一處山丘,因土石鬆滑而裸露成整片黃壁,遭壓毀的陋屋仍住著一家
人。「沒辦法,沒有地方去。」婦人彎身走出屋外,紅著眼眶無奈地說。

由於住家和災民收容中心還有段距離,她選擇待在危房堙A只是一遇下雨
天,全家就得趕快走避到安全的地方。

整片已禿黃的山壁,就這麼聳立在屋後,望上去直教人怵目驚心,也讓人
擔心他們未來。

家住附近的維歐麗塔(Violeta O. Azogue),由於房子由竹編成、屋頂由
椰葉搭遮,無力承受外力重擊,整個屋內堆滿石塊黃泥,無法再居住,目
前只好暫擠鄰人家。

志工來到海邊一座小學校,儘管校內滿布黃泥,但相較而言,仍算是個安
全的收容中心。教室內桌椅拼湊成床,附近幾戶人家就這麼克難地暫住著
。教室外掛滿成堆衣物,只見老人家或照顧稚齡小孫、或在一旁折疊衣褲
,壯年人則外出工作或返家清理。

風災重創後百廢待興,校內老師說,室外全是厚土,室內課本與教具全沒
了,災區教育恐需停擺好一陣子。至於到底要停課多久?他們心頭也沒個
底;尤其許多學童失去了雙親,目前由政府安頓或親友收容。

一路看下來,社工諾拉觸景傷情地說,她家就在鄰鎮英方達,也遭土石所
毀;但她職責在身,災後工作特別繁忙,每天僅能睡兩小時,根本沒時間
回家清理。

然而,她知道這樣的付出是有意義的。諾拉說,有些機構發放,是將物資
隨機拋出,常造成分配不均或爭搶混亂;那些站在泥巴堭げ今市搎漼的
災民們,不免因此跟她抱怨。而慈濟發放都是根據實地勘察結果,針對亟
需地區發予村民領票,再由志工親手將物資交給災民。因此她相信災民不
會有白跑一趟、卻拿不到物資的情形。

行經河道旁,見七、八位年輕人正蹲著吃飯。眾人將米炊熟,然後剝下香
蕉樹幹皮當碗,大伙就這麼用手分食了起來。他們說,災後每天就吃著政
府或慈善組織發送的沙丁魚罐頭、泡麵與白米,物資奇缺。



泥中有你,泥中有我


儘管災情慘重,但令志工欣慰的是,當地人天性樂觀,生活所需不多,即
使遭遇意外,少有愁容或哭泣,可見生命的韌性。

隨同慈濟志工到英方達義診的西班牙裔醫師荷西(Jose Luis Portero)說,
在災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災民們的笑容,「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他
驚訝地說。

一樓仍泡在爛泥堙A村民就在二樓吹風乘涼;若住在收容中心,大伙就投
籃球、下棋打發時間;土石與斷木散落的潺潺溪流旁,婦孺們群聚洗衣、
洗澡或玩耍,遙見志工來訪,開心地揮揮手……

沿著泥水走來一對母子,母親手上掛著個籃子,媕Y賣的是魚,兒子跟在
後面提著水桶,賣的則是雞肉,真正是所謂的「沿街叫賣」。

風災過後已一陣子,儘管災民門前的污泥愈積愈厚、儘管覆於村落的黃土
泥濘依舊,但志工每一次前往勘災或發放,都會發現家園「形象」愈來愈
清楚,甚至家堣揭b掘土沖刷,門外已開始賣起零食、水果或白米……一
股社區商業活動氣息,又悄然開始恢復。

志工施季東在爛泥中不慎摔倒,一旁正鏟著泥、沖著地的村民趕緊請他進
門清理;慈濟人醫會醫師盧尾丁的手機在涉水間不慎掉了,不久後有村民
撿到送還;而望著志工舉步維艱、氣喘吁吁地走著,一旁赤腳行走的村民
,還會指引那邊泥水較淺。

當志工重返英方達鎮義診,直昇機甫降落災民收容中心空地,即見到丹尼
洛在不遠處揮舞著手;知道志工這天會再來,他清早便自村堥咿像o兒,
足足等了兩小時才見到大家,接過志工隨身一堆藥品,他趕緊領著醫師前
往義診現場……

志工雖說是來勘災與賑濟,卻獲得了許多善意與笑容。社工諾拉聽了志工
的感言,俏皮的回答:「那你們可以跟我們學習囉!」語畢,便笑了起來


只要有笑聲,未來就有希望。



震驚災變,更憂慮仇恨


總是要等到大地反撲後,人們才透過慘痛代價,認真思考環境保護問題。

針對此次慘重災情,菲國媒體、政客吵得沸沸揚揚,歸因於山老鼠的「非
法砍伐」,造成水土嚴重流失。

非法砍伐在當地猖獗已久,在這次災禍後,政府下達禁令,未來二十五年
間全國將不准墾伐山林;媒體也報導,濫伐的幕後黑手是多位華人老闆。
志工在前往奧羅拉省丁格蘭鎮賑災的途中,即看見一幅幅掛在牆上譴責華
人伐木公司的白布條,上面寫著要他們為這一切償命。

志工黃騰緯說,這些教人無比沉痛,如果仇恨擴散開來,是否會讓社會掀
起不安與對立?而所有投入賑災的志工們也懷抱著無限希望,願意由自己
做起,持續為菲國苦難人投予關懷援助,共同愛護這片土地。





志工許文煥在英方達勘災時得知,納卡鎮有位原住民隻身從山上步行五公
里到英方達求助,支離破碎的山路讓他花去整整三天才抵達。領了兩公斤
的米後,折返家園又需另一個三天。教人聞之心疼。

事實上,政府、民間慈善團體每天都有發放,災民尚不至斷糧停炊;但最
教人憂慮的是,災區居民多賴捕魚、農耕或伐木營生,此刻沿岸淤塞著大
量原木,難以出海;伐木工人也因禁令失去生計;無數農田蓋滿厚泥,經
豔陽曝曬後逐漸乾裂,除了大麥與地瓜外,將難再種植稻米。

他們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災民收容中心旁的空地,直昇機緩緩上升,村民紛紛轉頭閃避螺旋槳揚起
的風沙;機艙堛漣茪u們,隔著小窗與丹尼洛揮著手告別。隨著丹尼洛的
身影愈來愈小,慈濟對災區的中長期援助,將持續展開……


................................................................................................................................


災後復建,五管齊下

◎撰文/葉秉倫


針對呂宋島風災,慈濟志工多次勘察後,鎖定奎松省英方達、里爾和奧羅
拉省的丁格蘭(Dingalan)三個鎮作為急難救助重點;發送居民急需之食
糧、飲用水與生活用品,並提供藥品與義診。

災後半個月——十二月十六日,慈濟首次大型發放在里爾鎮展開,發給兩
千兩百戶實用物資。

雨勢拖延了發放車隊的速度,當車隊駛抵村落入口處,一無所有的村民特
別找來了樹枝揮舞,面帶笑容喊著:「歡迎!歡迎!」看著他們赤腳站在
泥濘中冒雨等候,教志工感到不捨。

李偉嵩說,災民家當遭毀,因此慈濟在發給每戶十公斤白米、醬油、麵條
等食糧外,又準備了叉匙、杯子、鍋子、盤子、水桶、肥皂、棉被及衣服
。此外,災區衛生不良,加上在地醫師也受災,民眾普遍有腹瀉、感冒或
受傷等問題,因此二十九位慈濟人醫會醫師同行,診療了八百四十八名病
患。

這次發放過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兩輛擦得閃閃發亮、載著一萬公升清水
的消防車。因為災區自來水系統完全癱瘓,即使山泉也因混濁度太高無法
飲用,只能仰賴慈善組織送進礦泉水;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因此志工
安排水車供水。

消防車還沒駛進發放現場,村民大大小小、老老少少,捧著大大小小的塑
膠容器緊跟在後;還想盡辦法騰出手來,搖擺著樹枝表示謝意。

從民眾的神情可以看出,乾淨的用水是目前最需要的;台灣慈濟本會已於
十二月下旬,船運一台淨水器及一萬包由慈濟自行研發、打開包裝即可食
用的糙米飯,抵達馬尼拉港。而菲律賓志工正積極募集雨鞋及鏟子,屆時
一併送往里爾鎮。

針對里爾鎮的災後復建,慈濟已擬定五項計畫進行中,包括:消毒與清掃
——安排挖土機及卡車清掃;淨水——提供淨水器;義診——評估設立醫
療站;發放——購買居民急需的雨鞋和清掃用具;建設——為災民重建家
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