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旅途中,一去不返
◎撰文/翁詩盈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


馬來西亞



我女奴汝

◎口述/依達 採訪整理/勞奕瑞


奴汝!我們的小女兒。雖然你只陪伴爸爸媽媽兩年而已,但因為有你,我
們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父母。

奴汝!願你的靈魂平安地回到真主身邊,我們將忍著悲痛與不捨,不停地
為你祈禱與祝福,直到你成人為止。也祈求你能原諒我們,在你最需要的
時候,我們的雙手卻放開了你……


全家出遊,一直是我們的夢想。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的丈夫賽夫難得可以
休假,而我的母親也正巧遠從霹靂州來訪;因此我們很快決定,邀約十多
位親友到檳島著名的旅遊勝地拔都丁宜海灘度假。這也是奴汝第一次有機
會親近大海。

那一天出門的時候,天氣涼爽如常,我甚至慶幸沒有下雨,否則行程可能
取消。一切說來,都是天註定啊。

我們到達海邊,大伙兒忙著從車上搬下野餐用品。我帶著奴汝找了一處陰
涼的沙灘坐下,幫她梳頭髮。奴汝雖然才兩歲,卻很愛美,特別喜歡依偎
在我懷抱堙A要我為她綁個蝴蝶結。

就在這時,我發現了一個令我費解的現象——海浪突然接二連三地湧到海
灘「拍打」,卻不見退下;我還未來得及請教旁人時,突然被一道巨浪沖
到了水底下翻滾!這一刻,我內心充滿了恐怖的生死掙扎!

當我揮舞肢體在水中逆流、嘗試揮去此刻恐懼時,電光一閃間我突然想到
奴汝不在我身旁!她不見了!我的死亡恐懼不重要了,我開始認真和巨浪
搏鬥,並且高喊奴汝的名字,這種舉動也讓我喝下滿肚子海水。最後,一
位勇士躍入水中救我上岸。但這一刻我只想哭,因為我很想抱著我的孩子
和丈夫,這是我們常有的溫馨動作,此刻為什麼變得遙遠和不可求?

最終,我找回了全部的親人包括我的丈夫。再和親人相見恍如隔世,我的
淚水還是不聽使喚往下流,因為二十分鐘後,奴汝的屍身在岸外被人撈上
來。

我不斷撫摸和搖擺奴汝蒼白的臉龐,我的心徹底碎了﹗平時,當奴汝依偎
在我的懷抱時,我都會緊緊地抱著她說「你是我的寶貝」;我痛恨自己今
天為什麼沒有緊緊地保護她?在她最害怕、最需要我抱著她的時候,我的
雙手竟離開了她!

第一次來到這個沙灘度假,卻留下喪女的殘酷打擊,我痛恨上蒼開了這個
玩笑。

但是,我在現場、在電視上,看到許多生離死別的畫面,原來,不只我失
去了天倫樂,而是十多個國家、數十萬戶家庭,猶如我一樣遭遇泣血之痛


奴汝!你最喜歡媽媽幫你梳頭髮,想不到這次是媽媽最後一次幫你綁蝴蝶
結了。

賽夫跟我說,奴汝的靈魂會想念爸爸、媽媽的。奴汝雖不在了,但她往日
的笑聲和活潑的身影,會一直存在我們夫婦倆的心靈。

我也很謝謝慈濟基金會對於奴汝的追思,謝謝證嚴法師超越宗教與種族的
祝福,讓我們這個失去奴汝的家,能鼓起勇氣重新出發;也希望我們唯一
的孩子,在真主身邊能很快樂。


................................................................................................................................



位於馬來西亞北部檳城州的檳島,以沙灘麗景聞名,它的發展較檳城州內
其他城鎮來得繁榮,也是民眾度假的首選之地。

我的家鄉在大山腳,是一個比檳島民情較為純樸的市鎮。小時候,我們休
閒的選擇並不多,那時汽車還不普遍,可以坐車到遠一點的檳島玩是許多
孩子的夢想。對我們來說,乘坐爸爸向親戚借的車子到檳島的任何一個角
落,都是夢想的實現。

二十年後,家婺g濟能力提升了、交通系統也改善了,到檳島變得更方便
。但還是有許多小孩和當年的我們一樣,認為到檳島玩是件令人幸福的事


住在玻璃市(Perlis)的阿玆一家人即是如此。

十二月二十五日,阿茲履行了帶家人來檳島度假的承諾,一家人住進了海
濱酒店,在美麗的海島上暢快地玩樂。

他的小女兒天真地說道:「爸爸,檳島的海灘好美喔!每年的假期我們都
來度假好嗎?」阿茲回答:「好啊﹗如果你和姊姊考試都有好成績,爸爸
一定帶你們來玩。」

前一天溫馨的對話,翌日竟成了最傷痛恐怖的記憶。

阿茲一家人開車沿著海岸公路駛到拔都丁宜海濱,把車停下欣賞美麗風景
。蔚藍的天空、潔白的沙灘,孩子們歡呼著。卻突來一聲巨響,還來不及
反應,滔天巨浪鋪天蓋地而來!

阿茲感覺好像快被大水沖走,他緊緊抓住籬笆,高呼要家人小心;大浪接
二連三地來,將他的胸口撞向籬笆,一陣劇痛。

大浪退下後,阿茲看見兩個女兒在身邊,身體多處擦傷。「遠遠看到太太
一動也不動,我心堳雂ㄕw,再走近一看,太太的頭部血流如注,沒有呼
吸了;而哥哥的十歲女兒……」被送到檳島中央醫院治療的阿茲,說到這
堙A靠在慈濟志工的肩膀泣不成聲。

曾有人說,馬來西亞沒有颱風、沒有地震,是個最安全的國度。但這場海
嘯改寫了一切——馬來半島北部的檳城州、吉打州、霹靂州受災,六十八
人死亡、六人失蹤、兩百多人受傷;沿岸村落八千人無家可歸,分散至十
六個救難中心暫住。

馬來西亞慈濟志工關懷的腳步,從醫院、收容中心,延伸到災民家中,發
放物資、應急金,提供義診,也協助災民清理滿目瘡痍的家園。


十人出門,四人回家


乘著孩子開學前的最後一個星期日,黃文金和妻子帶孩子到檳島的浮羅勿
洞(Pulau Betong)海邊玩水,也邀了弟弟黃健源一家人同行。

兄弟兩家十人出門,卻只剩下四人回家——黃文金失去了三個孩子,黃健
源的太太和小兒子被海嘯吞噬,兄弟倆的老母親被巨浪捲走。

「如果不帶他們出來玩,就不會遇到這起災難!為什麼不是我被海浪捲走
,卻帶走三條幼小的生命?」黃太太道出許多假設,但再多假設也挽不回
已成定局的事實。

打撈遺體的工作進行中,在醫院等候的家屬心情沉重,卻仍抱持一絲希望
。「孩子們都還沒吃午餐,一定餓了;他們現在不知在那堙H天暗了,他
們一定很害怕……」黃太太哭腫的眼睛淚水再度潰堤。一旁的慈濟志工戴
利能扶著她的肩膀,靜靜傾聽。

看著他們哭泣的模樣,心酸的感覺湧上心頭。是啊,孩子們帶著愉快的心
情出發,心堨痔w洋溢著無限的幸福。然,人生無常,他們不會料到,這
趟期待已久的旅途竟一去不返。

「有具遺體運來醫院,是位十多歲的華裔少女!」黃家夫婦趨前辨認,那
是他們十二歲的大女兒。「阿琪、阿琪……」雙親痛撫那失溫的身體,在
志工攙扶下勉力站著。

「人生無常,和孩子的緣分短暫,你要試著去接受,再傷心哭泣也是無濟
於事……」戴利能不忍見黃太太彷徨無助,建議她念佛,把心安定下來,
也祝福往生的孩子。

兩天後,志工來到黃家關懷、致送慰問金。黃文金依然對悲劇難以置信,
他說:「二十分鐘內,我的人生徹底被改變。我覺得這一切好像不是真的
,我好希望孩子們都安然無恙……」

黃太太面容憔悴、眼眶濕潤,提到在醫院那一晚,有位志工陪著她,鼓勵
她念佛來祝福孩子,「她今天有來嗎?我很想再見一見她。」

其實,戴利能從醫院回家後,心堣@直沉甸甸的,掛念著不知黃太太心情
是否平靜了。數日後再見,兩人緊緊相擁,淚流不止。


媽媽,我會乖乖聽話


「這幅畫,原本在事發當天可以完成,是太太要送給我的禮物……」黃健
源拿出太太生前的油畫作品,給前來關懷的慈濟志工欣賞。九歲的兒子黃
子燊接著展開一幅天鵝在湖泊展翅飛翔的畫作,輕輕說道:「這是媽媽留
給我的紀念品,媽媽『第二喜歡』的畫!因為媽媽把最喜歡的那幅送給爸
爸了!」

黃健源的太太和小兒子被海嘯吞噬。「這幅畫和一張全家福照片,都是子
燊的寶貝,他把照片擺放在床頭,每晚睡覺前都會看一看媽媽和弟弟。」
黃健源說。

第一次看到子燊,就留下深刻印象。那是在黃家的靈堂上,子燊的臉上掛
著微笑,親密地依偎在親友身邊。坐在我旁邊的是子燊的洗禮義母,她感
慨地說:「孩子還小,對於死亡似懂非懂,真讓人心疼。」我沒有回應,
但在心媕q許了她的想法。

我問子燊是不是很想念媽媽?他微頷道:「是……」隔天,我無意間看到
事發那晚在醫院的採訪影片,畫面上,子燊望著媽媽的遺體,眼淚不停地
流下,喃喃念著:「媽媽、媽媽……」頓時,我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
子燊並不是似懂非懂,而是比一般孩子更懂事,他清楚知道媽媽已離開人
間,再也不會回來了。

腦海浮現子燊曾對我說:「第一天我就夢見媽媽站在我身邊,媽媽說:要
乖乖聽話!」他才九歲,就得學習在沒有母愛呵護下成長;媽媽留下來的
愛、叮嚀、油畫、全家福照片,都將陪伴著他成長。

「我要乖乖……」嫩稚的聲音不斷在我耳際響起,我深信子燊一定會堅強
地長大。

而失去太太、媳婦及四位孫子的黃家老爸爸,幾天來都強忍哀慟。「前來
關心的人很多,我都不敢流淚,但有時還是忍不住……」說到「孫子們都
很乖巧,媳婦很孝順,從不會埋怨我們老人家……」老人家老淚縱橫,令
人鼻酸。

老爸爸已經七十歲了,結婚四十年來,都是太太在料理他的起居飲食,如
今太太不在人世,老爸爸變得徬徨無助,一到深夜,獨自一人怎麼也無法
入睡;是心痛、是擔心、是思念。


浩劫後的漁村,海風飄散哀愁


被喻為海島天堂的吉打州蘭卡威(Langkawi),居民長年生活在安定恬淡
中。

那天午前,急促洶湧的潮流淹沒西南岸的海灣。「第一道海浪衝上來時,
還有堤防可以抵達;第二道浪潮卻沖毀了堤防和牆壁;第三道波浪就這麼
長驅直入,所以創傷也最深。」相隔只有數分鐘的三道海波,讓居民嚇壞
了,五個村莊、兩百多戶人家因之受災。

住在瓜拉得涼(Kuala Teriang)的柯蓮鳳說;「十三歲的小孫子突然說:
『阿嬤,你看海浪!』我正在煮中飯,往外一看,拋下一切背起孫子,然
後叫先生快跑,愈快愈好,什麼都不要管了!」

先生陳天吉心疼地說:「她在水中跌倒了兩次,還好都沒事。」

漁村堙A漁船被大浪打得破裂,破碎的漁網散落各處;若不是當地居民說
明,任誰也看不出堆滿破木板的地方原本是個碼頭,停泊在港邊的船隻衝
進了住家,屋樓已成廢墟……

劉永德是漁商,自小就居住在海邊,經營數十載的事業毀於一旦,魚寮和
倉庫無一倖免。他鼻頭透紅、留有哭過的痕跡,與豪氣的魁梧體型形成強
烈對比。

志工問他以後如何生活?劉永德說,無論如何都要繼續經營下去。「我可
以挨餓,可是三十位員工、三十戶人家不能挨餓啊!」

婦人花莉妲(Faridah)和三位年幼的女孩光著腳,眼中閃爍著憂慮和不安
。擔心大水隨時再來襲擊,她們露宿樹下、徹夜難眠,身心顯得疲憊;一
聽說志工願意幫忙清掃住家,精神稍微振作,帶領大家前往。

雜物堵住門口,屋內滿是泥漿;屋頂塌了,旁邊的倉庫也成了廢墟。志工
們帶來了熱食和礦泉水,讓花莉妲一家暫時不會餓肚子;接著拿起掃帚、
畚箕,刷除家具上的污泥,能救回多少物品就救多少。

一批又一批志工協助打掃,漁村漸回復昔日面貌。

入夜,晚風吹來淡淡鹹味,慈濟祈福晚會一場接著一場,在溫暖的燭光和
祥和的音樂聲中,祝禱來日平安。

(黃芝靈、楊慈格、曾慈嶺資料提供)


................................................................................................................................


慈濟馬來西亞賑災記事


12.26

•赴檳島檳安、中央醫院及浮羅山背縣醫院,慰訪傷者及罹難者家屬,供
應熱食給家屬及醫院工作人員。

•建立往生者名單,展開居家關懷,並致贈家屬應急金。


12.27

•前往吉打州、檳城州沿海地區勘災。開始發放民生物資、熱食、應急金
,同時舉辦義診。

•開始協助災民清掃家園、搬運垃圾,避免發生傳染病。


12.29

•前往蘭卡威西岸的瓜拉得涼發放及義診。


1.5

•數度關懷檳島特羅公巴(Teluk Kumbar)、雙溪檳榔(Sungai Pinang)
災區,並於當地舉辦祈福晚會,安撫居民驚惶心情。


1.9

•完成應急金與物資發放。總計發放近三千份熱食;發送毛巾、牙刷、牙
膏、衣服、速食麵、飲水等民生物資給七千一百多人;致贈一千八百一十
九戶應急金;義診服務三百二十八人。半個月來動員志工逾兩千七百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