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有機會愛人,我很幸福
◎撰文╱賴怡伶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


募款募心



人聲鼎沸的市場、百貨商場的絡繹人潮中、車流如織的交通要道、風光明
媚的攬景勝地……

無論身在何處,一定看過這支志工隊伍,手拿海報立牌、懷捧方箱,素顏
溫暖帶笑,合掌九十度彎腰,精神抖擻地說著:「關懷南亞海嘯災民,向
您募一分愛心!」

受寒風颳掠的人們見了,不約而同地掏找著口袋與錢包,不約而同地點亮
笑容——

孩子從媽媽手中接過買菜零錢,搖搖晃晃地跑過街投入愛心箱中,眾人相
視而笑;

穿著時髦的少年停下機車,乾脆地放進千元大鈔;

匆忙趕路的上班族,雖然已經捐款過,還是慢下腳步說聲「加油」;

公車司機投下善款後還邀乘客:「有沒有人也要做愛心?」

幾十雙投擲的手、幾百雙奉獻的手、幾千幾萬雙感恩的手,將愛心施予千
里外的苦難人;愛心箱堿鶞愬霾答滲鈔與叮噹硬幣,甚至一抹笑容,都
是一分祈福的心念。

愛心猶如一盞燈,在台灣、在全球各地點燃溫暖……


................................................................................................................................


我們無法去災區服務,但希望盡一分力量幫忙。
募款,也像是在救人。



二○○五年元旦假期,入冬以來最強的冷氣團籠罩全台。度過跨年夜的人
們自房堥咱X,穿著像各色鼓膨的發糕饅頭,在喧騰的街市、車潮如織的
路口,迎接暖烘陽光。

台中慈濟志工一早就在市場入口向往來人潮親切道早,彎腰的姿勢自然而
然;從攤販到路人,奉獻的情意和交易一樣熱絡。

水果攤老闆娘投下一把花花的鈔票,「幾百塊錢不算多!阮是賺吃人,可
以做到的加減做,感恩啦!」賣饅頭的榮民伯伯見到慈濟人,二話不說,
鏗鏘有力地大喊一聲:「好!這個好!」隨即從褲袋掏出一百元投入愛心
箱,並說:「這一百元,得賣十三個饅頭才有的。」有的攤販捐出一日所
得、有位魚販每做成一筆生意就捐十元……

秀麗的埔里山城湧進旅客。志工沿著幾條重要幹道,在每個等待紅綠燈的
時候,向車陣募心。駕駛人緩緩踩下剎車、搖下車窗,伸出手來捐款;志
工穿梭車陣中,輕快收集著善款,笑說就像快樂的賣玉蘭花人。一列車流
搖下車窗、手拿著善款等待的畫面,真像在繳納「愛的回數票」。

待車陣隆隆起動,志工便向路旁店家面笑盈盈,再走入鄰里巷弄,把握每
一個邀人為善的機會。

高雄火車站前,一輛九人座休旅車停下,多位醫師、護理人員下車,跟隨
著慈濟志工在鬧區募款。「有人認為醫護人員地位比較高,不會低聲下氣
;今天有機會向路人勸募,我覺得很光榮。」劉永豐醫師說。

從事護理工作的蔡采青說,平常在醫院體會到病患的痛,此刻更能想像南
亞災民的苦楚:「我們無法去災區服務,也希望盡一分力量幫忙。募款和
醫療一樣,都是在做救人的工作。」


我曾經受災,很能感同身受災民的心情。
現在我們平安,更該伸出援手幫助他們!



「九二一地震後,我們家倒了,沒水沒電,一家十四人驚慌害怕,又冷又
餓。要不是慈濟人送熱便當、月餅還有八寶粥給我們吃,真不知道日子要
怎麼過……」六十六歲的埔里居民鍾春香,激動的話語媞′O感謝:「這
次南亞地震,我也跟親戚朋友募款,給你們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志工則
以最虔誠的彎身與鞠躬答謝。

走過幾個蜿蜒小丘,志工來到東勢劉宏國的會計師事務所。九二一當時,
劉宏國一家人住在東勢王朝大樓,太太與小兒子葬生在塌樓堙C「那時慈
濟人陪著我,跟我說:你與他們的緣分就到這兒了,你要祝福他們,讓他
們好走。」這分精神支持,使他漸漸走出哀痛。

當南亞災情一傳出,劉宏國便主動捐款給慈濟救助災民。「我有過同樣的
經驗,很能感同身受災民的心情。現在平安的我們,更該伸出援手幫助他
們!」

「過去受助於他人,一直無以為報,今日是回饋良機!」住在台中太平市
的陳先生,騎車經過勸募隊伍,馬上回家拿來一個甕——堶掘侉﹞F平日
積存的零錢,幸運地沒有在敏督利豪雨時被水沖走;災後百廢待舉,幸有
援手到來。

陳先生捧起甕往愛心箱一倒,掉出的銅板聲不停地響了近六十秒。早在此
之前,他就將慈濟基金會的捐款帳戶寫在板子上,放到大賣場門口宣傳。

迷濛的山霧漸散,志工勸募的隊伍整齊站好,等待著前來台中大坑風景區
遊玩的旅客。住在這堛漱H大多是純樸的農人,歷經九二一震災和敏督利
水災,皆親身感受過慈濟「走在最前、做到最後」的賑災精神。雖然這期
柑橘等農作物收成並不理想,但憨直的農人仍是伸出布滿厚繭的雙手掏出
錢來,踴躍捐輸。

當地寧靜海觀音亭管理委員會消防隊羅主任,向同仁募得一萬元交給慈濟
救災。「我們受災時,別人來幫忙,現在別人有難,我們當然也要伸出援
手!」羅主任說,大家感佩慈濟人的義行,今日能夠透過慈濟圓滿善心,
這是一種光榮。


捐款多寡並不重要,而是要啟發同情心及悲憫心,
在擁有幸福的同時不要忘記別人。



校園堛熒R心沸騰著——小朋友童言童語:「少吃一包薯條,十元也能救
人!」還有小朋友捐出「小鴨咪」撲滿,倒出所有「積蓄」說:「電視
的小朋友好可憐,家被大水捲走了,我要幫助他們!」

台中潭子頭家國小師生一致同意,將善款捐給慈濟,訓導主任王文君向來
訪的志工表示:「我們不鼓勵小朋友跟家長要錢,而是希望他們節省零用
錢捐出。金額多寡並不重要,希望藉此啟發同情心及悲憫心,並且知道自
己是多麼幸福,以及在擁有幸福的時候,千萬不要忘記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王文君特別提到:「有班級老師發願:班上小朋友捐出多少,他就跟
進捐出多少。」

校長錢得龍也說:「現在的孩子過著優渥的物質生活,卻少了一分感動與
關懷。期望他們透過付出,了解到世界上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游孟
璇小朋友說:「九二一震災時,很多國家的人都來幫助我們;我們也應該
幫助南亞災民,讓他們感覺世界很溫暖。」黃建智則期待:「那些失去父
母的小朋友,可以用這些錢去買東西。」

台中縣后里國中三年七班班長張超程,則發動全校募款。「災民生活非常
困苦,雖然我們只是學生,也可盡一已之力。」原本,他只是號召同班同
學響應,沒想到獲得全班支持,進而製作海報邀請全校同學參加,為期五
天的勸募就這麼展開。「最後,我們請老師通知慈濟志工來接受捐款,將
這分心意帶到南亞!」


我想捐錢。
因為我覺得要是同樣的事發生在我家人身上,
我也希望有人伸出援手。



泰國、馬來西亞、印尼都是受災國家,當地慈濟志工除了在第一時間投入
救災、勘災,也深入市街、走入群眾,接收愛的湧流。

在泰國的九世皇公園,志工以不甚標準的泰語喊著:「翠勒辟儂!」(「
請幫助兄弟姊妹」之意),民眾笑意盈盈地排成一長列捐款支持。

一位名叫「夠」的緬甸人與友人在公園婸E會,「我也想跟你們一樣,為
受災的人做一些事情!」便用緬甸話向友人募款。不久,就見排了一條長
長隊伍,每個人掏出錢先在額頭上拍一拍,祈福後才放入捐款箱。這位熱
心的朋友幫忙了近四小時。問他累不累?他說有點累,但是很開心!

專賣布料、雜貨的三聘街是一條傳統的街市,「請布施給泰南地區受災的
人們……」志工對店鋪小販輕輕呼喚著,雖然有店家表示已經捐過了,但
掏錢的動作並沒有因而停止。天色漸暗,兩位婦人坐在地上向人乞討,志
工蹲下去問她們是否願意布施?沒想到她們竟把缽中所有的硬幣全數投入
愛心箱!其中一位老婦開心地說:「我已經八十七歲了,這一生中很少有
病痛,就很滿足了!」

馬來西亞馬六甲一處購物中心前,民眾只要聽到志工提到「Tsunami(海
嘯)」,總會停下腳步、馬上捐獻,「雖然捐得不多,但還是會捐。我覺
得要是同樣的事發生在我的家人身上,我也希望有人伸出援手。」志工的
腰因為這分互助真情而彎得更低了。





慈濟投入南亞災區重建工作,無論是時間或經費都將是漫長之路、龐大付
出,慈濟關懷的力量也需要眾人愛心不斷捐輸。自二○○四年十二月三十
一日至今,海內外三十個國家的慈濟志工,展開「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
難」募心募款行動,以街頭勸募、定點設置愛心箱揭開序幕,並帶動社區
響應,相關活動將持續至今年三月底。

「無論募款金額多寡,我確信在勸募箱婺豸F滿溢的愛——有著企業老闆
的愛、外國朋友的愛、市井小攤販的愛,還有憐惜眾生的愛。」台中慈濟
志工田細嬌有感而發地說,上天好像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去愛別人,應該要
好好把握,「不必等著愛向我們走來,要及時付出,鋪出一條愛的道路,
走向苦難的人。」

(蔡惠玲、蔡美玲、唐慧如、林瑋馨、吳瑞清、楊雅婷、廖月鳳、黃貴蘭
等全球文化三合一志工提供資料)


................................................................................................................................


呼喚人性之美

◎撰文/張錦雲


昨晚,先生拿南亞海嘯的新聞照片給我看。海邊漂滿浮木和垃圾,仔細一
看,當中夾雜著數不清的屍體,教人怵目驚心。整個晚上,那幅畫面不時
浮現腦海,讓我無法安然入睡。

一早,一位慈濟會員拿來這個月的善款和一千元,說是要賑災的。她是個
郵差,工作辛苦,要擔起兩個讀大學孩子的費用。她還抱著我,哭了:「
要珍惜平安啊!」

我們一介凡夫,很難做到「感同身受」,上人一直教我們要「無緣大慈,
同體大悲」,但談何容易。

記得九二一當天,我在南投體育館,面對躺滿罹難者遺體的偌大空間,只
覺得心像被掏空似的,並不曉得痛。隔天回到屏東,在騎車返家的路上,
淚水夾著雨水,一路哭回家。

但那種痛,和父親生病、往生時的痛比起來,又顯得微不足道。

面對這次南亞災難,老覺得有大哭一場的衝動,卻哭不出來。我對先生說
:「我們很難做到『感同身受』,但是如果我想到那海邊成堆屍體中,有
一個是你,或有一個是我們親愛的人時,就比較能體會了。」說著說著,
我哭了。

第二天,先生和我們一起穿上志工背心,走上街頭。

每次街頭勸募,總覺得像提著「善水」在澆灌愛的種子,美善的花朵會在
各個角落隨處綻放,我們就等著欣賞那美好的人性風光——

慈濟人站在寒風中,對來往行人微笑彎腰,不論是否有所回應,都一句「
感恩」,不卑不亢的態度,教人感動;八十幾歲的志工,手上捧著愛心箱
,端坐在車水馬龍的街角,成了一幅最動人的招牌;來往的行人不時投下
善款,就連在修剪行道樹的工作人員也暫時放下工作,共襄善舉。

一位年輕的爸爸牽著四歲的小女兒走上前來,小女孩把紅包袋投進愛心箱
堙C爸爸說:「昨天路過這堙A知道你們在募款,小女兒回家就把撲滿
的錢裝在紅包袋捐出來。這些錢原本是她存著要在過年時為姊姊買新衣服
的。」爸爸臉上寫著驕傲。

有人拿來一疊百元鈔票,恭恭敬敬在每個箱子塈諵U一張,一邊投一邊說
:「這回向給爸爸,這回向給媽媽,這回向給……」他要為每位家人植福


客運車上乘客和司機,利用等紅燈的空檔歡喜付出。路上,一位年輕的媽
媽從後面追上來,投下一百元。她很不好意思地說:「只能捐一點點,因
為我還要撫養三個小孩。」

美容專櫃負責人張麗卿呼籲員工捐款,還對志工說:「如果你們走得太累
,可以到這堨薿坐@下,我們免費為大家按摩哦!」人美,心更美。

遠方受苦難的災民,心靈千瘡百孔,這些傷痕需要用愛膚慰;慈濟將大家
的愛心收集起來送到災區,希望能安他們的身,也能安他們的心。

一路走來,我覺得,最直接安的,其實是自己的心。


................................................................................................................................


力雖微,卻盡己所能


麻瘋病患長年被社會遺忘,
卻不遺忘社會;
他們擁有不多,
卻傾其微薄的力量,盡己所能的給予。




《台灣•新莊樂生療養院》

◎撰文╱劉雅


一陣清爽的桂花香迎面襲來,幾隻嬌懶的貓兒端坐老榕樹下瞇眼歇息,一
派悠閒自在。座落於山坡上的樂生療養院,就是這般安恬、靜謐。

拾階而上,老建築以歲月的滄桑矗立,老者三三兩兩踱步其中、或坐在三
合院的迴廊上小憩,祥靜的氛圍卻因一則消息掀起波瀾——印度洋大海嘯
造成慘重死傷!

看著媒體報導,傷痛也在瞬間傳映到每位樂生院友的心堙C

高齡八十六歲的金義楨阿伯,蹙眉低首,神色盡是不捨。此時聽聞上人「
天下災難,匹夫有責」的呼籲,心中開始盤算——還有一筆錢,是原先打
算往生後,要請弟弟將骨灰送回大陸老家安葬的費用。身後事比不上眼前
災難的痛心,金阿伯顫抖的雙手毅然從箱底拿出了棺材本。

不一會兒,幾位院友們步伐蹣跚地相互攙扶著,陸續來到金阿伯的房間,
每個人一開口莫不離:「這筆錢我要捐給慈濟救南亞。」

這群命運相似的家人,極有默契地這邊挪一點生活費、那邊省一些開銷,
還有不少人動用了棺材本……人潮就這樣一批來了又一批,短短兩天,樂
生療養院便募得了六十多萬元捐出。


斷了一根弦,就要以剩下的三弦來繼續演奏,這便是人生。
——哈里愛默生佛斯特克(Harry Emerson Fosdick),美國牧師



民國十九年,這群因麻瘋病菌侵蝕面容、肢體的病人,被迫在台北縣新莊
樂生療養院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住進樂生的第一夜,感覺比判了
死刑更死刑。」金阿伯一語道破當時世人對麻瘋病人的觀感。

民國六十七年起,慈濟為樂生療養院修繕病舍、提供經濟濟助;五年後,
院友感佩證嚴上人之餘,發願要自助助人,主動請慈濟停濟之外,更有一
百多人成為慈濟會員,固定捐款。

與慈濟結緣,讓樂生院友從手心向上的受施者,變成手心向下的布施者,
每每慈濟需要援手的時候,院友總是響應熱烈,用他們微薄的力量,盡其
所能地給予,從建設慈濟醫院、救助九二一震災與土耳其震災,付出不曾
缺席,愛心沒有間斷。院友林葉曾說:「認識慈濟,讓我們重新尋回做人
的尊嚴。」

曾有人質疑:「麻瘋病人的命運,生來就是得靠別人救濟過日子。別人不
來幫助,是社會對不起你們;現在你們還要去幫助別人,是不是腦袋壞掉
啦!」

智者金阿伯卻不這麼想:「就是因為害了這種病,所以政府照顧我們,讓
我們吃公家飯、不用工作,甚至還有人在這埵車a。如今我們用微小的力
量來回饋社會,有什麼不對。」


除了「愛」這個字以外,「幫助」是世界上最美的動詞。
——柏莎凡莎特耶(Bertha Von Suttner)



金阿伯認為,雖然天災帶給人們難以平撫的傷痛,但是因為有更多人的幫
助與愛,能讓痛苦漸漸淡去。在金阿伯眼中,只要是有生命的,都值得用
愛來灌溉。

他更贊同上人所說的「天下人同為一家人、是生命共同體」理念。「人們
相互幫助,社會才能延續。我們自己要生存,也不能忽略別人的生存;就
算自己餓肚子,也要去幫助需要的人!」他又說:「希望自己的生活好,
當然就得先希望台灣社會好;而要台灣好,得避免戰爭,廣結善緣就非常
重要了。南亞是台灣鄰近的兄弟,近鄰有難,當然義不容辭!」

而佛教「眾生無邊誓願度」更是金阿伯奉行的圭臬,「我是佛教徒,只是
做應該做的事。我們要做的不是『錦上添花』,更應該是苦難時的『雪中
送炭』。」

林葉也說:「透過慈濟,那超越了宗教、種族、政治、國界等藩籬的愛,
讓樂生院友也能走到很遠的地方。」

樂生院友在被病魔侵蝕的身軀堙A卻充滿了智慧與慈悲;因為這分無私的
付出,更能以優雅安然的姿態微笑著。這種幸福不是偶然,而是絕對。




《馬來西亞•雙溪毛糯麻瘋村》

◎撰文╱陳金香、羅建中


看到電視播放的海嘯災情,許多罹難者遺體漂流在海邊,無數人家破人亡
,那慘不忍睹的景像,令身處在麻瘋村堛漱K十三歲老阿嬤心都碎了!

淚水自她的眼眶中湧出,阿嬤哽咽說道:「娑婆世界真苦啊!」


雖然我擁有的不過是一張病床、一身病痛,
但比起海嘯災民,已擁有很多。
——阿里隆(Ali Long)



馬來西亞吉隆坡慈濟志工定期前往雙溪毛糯麻瘋村探訪,元月九日還帶來
歲末紅包及物資致送。阿嬤將志工遞上的紅包投進愛心箱堙A說:「我把
紅包捐給災民,不是更有意義!」

村堥銗L老人家對於此次災情慘況也心有所感,紛紛慷慨解囊。

六十三歲的阿里隆(Ali Long)在麻瘋村住了五十年,他說,在這個「家
」堙A雖然他所擁有的不過是一張病床、一身病痛,但比起海嘯災民,自
己已擁有很多。

阿里隆是慈濟會員,每月捐出馬幣兩令吉(約台幣十六元)善款,數年來
從不間斷;此次,他又慨然捐出五令吉(約台幣四十一元)救濟海嘯災民
:「五令吉買不到什麼值錢的東西,但很多五令吉集合起來,卻可以幫助
人!」

他用扭曲的手指夾著五令吉放進愛心箱後,露出歡喜的笑容:「新的一年
,我祈望世人平安、快樂,災難永遠不再來。」

「我日夜都在等待著你們,我知道,慈濟一定會去幫忙那些災民!」鄭炳
宗阿公以靦腆笑容迎接慈濟人的到來。他常從慈濟刊物堿搢鴔茪u前往災
區援助的新聞和圖片,深信那埵陪W難,那奡N有慈濟人。

阿公親手將善款投進愛心箱堙A安心地笑了:「雖然我沒有什麼錢,但很
想盡一分力;五十令吉捐給你們,一定可以幫助到災民。」


我還有一片瓦遮天,
每天還有溫熱的飯菜可吃,我已經很滿足了。
——王月香



王月香阿嬤也在愛心箱塈諵U五令吉,她虔誠地說:「我每天早上都會念
佛,也向佛菩薩禱告,希望人人脫離災難,一生幸福!」

王阿嬤說,她曾因為自身的病痛而自怨自艾、深感絕望,如今看到數百萬
的無辜生命在掙扎求生,她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至少,我還有一片瓦
遮天,每天還有溫熱的飯菜可吃,我還奢求什麼!」

聽說志工來募款,小木屋堛漕花阿嬤、錦緞阿嬤雖已捐了二十令吉,卻
還嚷著要再捐。

「能捐才是福氣啊!幫助人是不講次數的!」錦緞阿嬤笑著說。

秀娥阿嬤雖然身邊沒有錢,卻向鄰居借了二十令吉;細妹阿嬤也為善不落
人後,捐了五十令吉。

這並不是這群老人家第一次捐款。他們許多都是慈濟會員,年紀雖大,身
體四肢也被麻瘋病菌齧蝕得殘缺不全,甚至有人還失明,卻每天拖著病體
為人打掃、洗衣、煮飯,撿廢紙、鐵鋁罐,一令吉、一令吉地攢錢,要去
幫助比他們更可憐的人。

「你們願意讓我做好事,我要謝謝你們!」對於這群囚居在社會一隅的麻
瘋病友來說,能給予受災者一分愛心、一個虔誠的祝福,就是他們最大的
快樂了!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捐款方式

•郵政劃撥帳號:06887791 
 戶名:佛教慈濟基金會(請註明「國際急難基金」)

•網路捐款
 http://www2.tzuchi.org.tw/2004/tc-join/index.htm

•親洽慈濟各地分會或聯絡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