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亞齊生活事件簿
◎撰文/Sutar Soemithra、Ari Trismana 翻譯/林九川、蔡慧真
《印尼亞齊•美拉坡》



災後第4週

只有祈禱,沒有歡度的哈芝節


梭爾曼˙願親人安息在真主身旁

印尼有百分之八十八人口信仰伊斯蘭教,「哈芝節」(Haji)為穆斯林年
度重要節日,又稱「宰牲節」,信徒將宰殺的肉品分送給窮人,以彰顯真
主之德。

依據伊斯蘭教曆,今年的哈芝節是元月二十一日,距離海嘯災難還不到一
個月,亞齊人民仍陷在哀悼中,無心盡情慶祝。

儘管如此,一大清早,清真寺就傳出連綿不絕讚頌真主的祈禱聲。晚間七
點,居民點起蠟燭,祈願上天賜予力量,從廢墟中站起,重建亮麗亞齊。

這一天,慈濟志工持續往美拉坡附近鄉鎮勘災。車輛駛入薩瑪迪卡這個位
於市區西北的沿海鄉鎮,十七個村莊有十二個遭到嚴重損壞,甚至被夷為
平地,死亡人數難以計算。受災居民或借宿親友家,或避難在Reusak等村
莊的收容所,約一千六百八十人。

穆克里斯(Mukhlis)先生的家中收容了四戶家庭,其中梭爾曼(Sulaiman
)災後身體虛弱、精神不振、眼神空洞。朋友說,梭爾曼失去了妻子、兩
個心愛的孩子、三位手足與繼母,一家人只有他活著,「所以,他還不能
看破一切。」

海嘯來臨的那個上午,梭爾曼與其他漁夫正在海中捕魚,拚命抗拒巨大的
浪潮;直到下午終於游近岸邊時,他們看到了教人日後想起仍痛苦不堪的
畫面——房屋全部被夷成了平地,屍體橫七豎八躺著。

護士溫妮安撫梭爾曼的心:「我們知道你很悲傷、心理負擔很重。但現在
不能再問『為什麼』;要試著想:『我的將來要怎樣安排?』要記住,我
們會在您身邊陪伴幫忙;就把我們當作是你的家人……」

「您要繼續往前走,不要怕;流下淚水就勇敢擦乾。相信阿拉會一直在您
身邊。」

梭爾曼終於逐漸露出笑容。他說,今早曾到清真寺禱告,希望往生的家人
能安息在真主身邊,倖存的親友也能健康長壽。



布特拉與貝爾尼˙失學空檔當志工

九歲的布特拉(Putra)和十二歲的貝爾尼(Berni)是一對堂兄弟,穿著
過大的慈濟志工背心,熟練地把一盒盒餅乾傳遞給其他志工發送予受災者


這天是元月二十三日,週日孩子們不上學;但事實上他們星期一到星期六
也不用到學校去,因為海嘯已經摧毀了他倆的校舍。布特拉原本住在薩瑪
迪卡鄉的布本河口村(Kuala Bubun),貝爾尼則住在亞齊查雅縣(Aceh
Jaya)的德儂(Teunom)。他們的家都被夷為平地,暫時寄宿於拉邦(
Lapang)的叔父沙查里(Sadzali)家堙C

沙查里收容了五戶親友,還將前院提供出來作為慈濟賑災聯絡站。寧靜的
院落如今嘈雜著發電機聲、人聲,整日喧嘩不已、忙碌異常。

平時,布特拉和貝爾尼就在慈濟聯絡站的帳棚內遊玩,甚至住宿過夜;他
們活潑可愛,許多人喜歡逗他們玩樂,但一有人提起海嘯災難,他倆立即
沉默寡言,溜了出去。

這兩個孩子迄今仍不敢靠近海邊。海嘯襲來時,布特拉和母親與鄰居搭乘
小舟逃離,卻遭大浪衝擊,幸虧被大樹枝擋住而僥倖逃生;但擔任西亞齊
地方議會議員的父親,海嘯後迄今下落不明。

今天,慈濟志工到不遠處的災民收容所內,向一百五十多位美拉坡市「聖
心孤兒院」的孩童分發救濟物品,也一併照料暫住在鄰近民房的災民。

義診時,四歲的登古漢沙(Tengku Hamzah)不願接受檢查,志工給了他
一粒糖,這才乖乖讓醫師治療他遭海嘯衝擊的肩背傷口;然而,當聽到救
護車堛漣N氣運轉聲,他誤以為是海嘯來了,突然間狂叫著:「大水、大
水!」然後抱著父親大哭起來。

類似事件在慈濟義診現場層出不窮。有些災民表面看來無異,但在夜深人
靜中會猛然驚醒,回想那慘痛的遭遇,尤其是年邁婦女或幼童,事隔數週
仍記憶猶新;還有些壯年人失去看海的勇氣,整日垂頭喪氣,不停嘆息。

元月二十八日,布特拉已轉學至美拉坡國立第三小學就讀四年級,而貝爾
尼元月三十一日遷到阿魯維•比里地(Alue Bilie)小學,成為六年級學生




災後第5週

從悲痛中甦醒


費瑟˙倖存者都是我的親人

「請讓我哭泣吧!我不忍看他們爭相搶奪援助物資……」費瑟(Faisal)
和三位慈濟志工騎著機車越過崎嶇道路,抵達德儂勘災時,終於宣洩克制
已久的情緒低聲哭泣。

災民的行為不難理解。因為距離災難已經一個多月,運抵該處的救援物資
仍寥寥可數,廢墟一點都沒有清除。

費瑟是金光集團的員工,元月二十五日放下工作,加入慈濟志工在美拉坡
的人道救援。「亞齊人的性格與其他區域不同,由熟悉當地風土人情的在
地人來進行援助更為適宜。我是道地的亞齊人,而且是受難者,更容易體
會他們的感受。」

三十四歲的費瑟出生在亞齊首府班達亞齊,土生土長於斯。災難發生時,
他正在往東加里曼丹出差的路上。他的母親、懷有五個月身孕的姊姊、三
位兄弟均罹難,卻只能尋得哥哥在芒果樹上被粗枝絆住的屍體。

他的父親和另外兩位弟弟遭海嘯衝擊卡在大樹上,而後跌落水溝中,所幸
逃過一劫;妹妹被浪濤捲離住屋百米處,所幸被楊桃樹鉤住而保住性命;
弟弟與其妻女及岳父四人,也被衝上椰子樹頂僥倖生還。

雖然費瑟失去了親愛的家人,住所也被夷為平地,但他沒有沉浸在悲痛中
,毅然決然投入救災。他激動地說:「我應該振作,幫助更多亞齊人忘卻
不幸,共創未來。讓悲痛過去吧!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救濟災民,協力奮
鬥。」



災後第6週

生活還是要繼續


哈山˙克服恐懼重回海上

災難過後六週,雖然人們的生活尚未恢復常軌,但心情已逐漸面對現實,
開始振作。在南亞齊縣(Aceh Selatan)的拉布罕哈芝(Labuhan Haji)港
口,漁民們重回海上。

三十八歲的阿里(Banta Ali)與家人住在美拉坡收容所,為了生計不得不
出海。「現在可以了,我不怕了!」他說災後第一次出海,雖然耳邊還回
盪著地震、海嘯當時恐怖的聲音,但他已做好心理準備;雖然此刻漁獲量
有限,他仍打算在海上停留五到十天。

其他漁夫的狀況也類似。「如果不回海上捕魚,一家人要怎麼過活呢?」
哈山(Said Hasan)邊整理著漁網邊說。海嘯過後幾天,他就已經決定去
捕魚;只是,他的漁船被沖破,只能在海邊撒網。

哈山說,他相信海嘯只會來一次,「這是上帝對人類的考驗。」只是最近
漁獲量一直下降,他認為這不是因為海嘯,而是污染所致,因為港口停泊
了許多大船傾洩廢油,也有人在海中撒些毒藥殺魚。哈山希望所有的人,
能覺醒起來保護海的環境。



災後第7週

因應困境之道


里照和他的朋友˙拾荒籌措學費

十二歲的里照(Rijal)和朋友在美拉坡市中心四處遊走。太陽曬得皮膚發
燙,灰塵飛揚讓呼吸困難,他們拖著麻袋收集廢棄物。儘管臉上爬滿汗水
,他們照樣費力挖出壓在倒塌建物下的鋁片或空罐頭。

二月十日我們在Singgah Mata街遇到他們,里照(右)正在翻找堆積在慈
濟義診站旁的垃圾。「之前我們不敢這麼做,因為屍體很多。」已經持續
一週了,每天下午四點半放學後,里照就開始收集廢棄物,「每天我能賺
到六到七千盾(約台幣二十二元),收入很不錯,足夠供我上學。」里照
希望將來能成為工程師,所以他努力賺錢完成學業。

里照的家人平安,但他已無法在原來的學校讀書,因為校舍已經被海嘯摧
毀,「我很難過,因為我的朋友失蹤了。」

災難背後,里照是如此堅強,不僅為自己奮鬥,也為父母奮鬥。

希望苦難帶來的是創造性與堅持力,讓所有災民重建更好的生活。



亞庫˙苦難中淬鍊出智慧

儘管海嘯襲擊過的大地依然毀痕處處,但大部分的災民已經打起精神修理
房子,努力把所遭遇的一切災難忘掉。

二月七日慈濟志工來到南亞齊縣的Kemulir村致送白米。村民可說是幸運
的,雖然不少房屋被毀,但沒有人死亡或失蹤。

六十五歲的亞庫(Yakub)正忙著重建,他原有的房子已徹底被毀,於是
利用椰樹乾與倒房的廢料當成建材,先蓋了一間高腳屋給姪女住;目前在
旁邊繼續興建第二間房子,「大概要花七到八天左右,得看材料夠不夠。


房子全毀,亞庫依然傷心,但他說不再擔心海嘯會不會再來。「人算不如
天算。就算真的再次發生,我們也只能聽天由命。最重要的是,要學習忍
耐。」

災難讓亞庫及家人的生活變化很多。以往,井水可飲可用,但目前水質變
得鹹苦,僅能用來洗衣服;要喝的水,必須到離家一百公尺的泉水站拿取
。煮飯只能用木材生火,因為已經沒錢買煤油爐及燃油,晚上照明只能靠
煤油燈。

雖然生活很苦,但亞庫仍然堅強面對,「無論老天是否會讓我們盡快回到
正常生活,我仍然很感激,畢竟有機會活下來。總之,就是要忍耐。」他
很高興能夠得到各團體的幫助,當然也領取到慈濟發送的白米。

在無盡的痛苦中,或許接受上天考驗,是一個必須且值得學習的課題。



索米達˙失去兒子,不願再回傷心地

儘管各界的捐助支援著亞齊,但居民不知道自己能承擔生活壓力到幾時;
特別是住在收容所的人們,個個有不同的處境,對困境也有各式各樣因應
之道。

二月八日慈濟志工到Manggeng鎮發送白米,提供牛奶給幼童與老人家,
還進行義診服務。避難在收容所的三十歲婦女索米達(Salmida)總是為
生活煩惱:「食物足夠,但沒有錢用。所以我把領到的麵條、罐頭賣掉換
現金,買些蔬菜。」她坦白告訴志工。

她的先生借貸了十萬盾(約台幣三百四十元)去市場做生意。她每天到不
遠的河邊撿拾木材,就在帳棚前生火煮飯,煙霧常阻礙她的視線和呼吸,
甚至讓營帳內的溫度愈來愈高。「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她說。

六十一歲諾哈雅緹(Norhayati)一無所有,「只剩下身上穿的這套衣服。
」她的所有生活物資均由外界捐贈,「這盤芋頭葉是朋友送的。」她又指
著一個新鍋子:「人家借我用的。」

索米達計畫在Manggeng建個家,不願意再返回美拉坡,「不是因為我害
怕海嘯,而是我怕回到那堙A會想起喪生的兒子。」諾哈雅緹則說:「如
果有個房子,我想回美拉坡;但沒有的話,在那兒都一樣。」



災後第8週至今

勇敢向未來邁步


阿米˙希望有房子住、擺小吃攤

暮色中,孩子們露天洗澡,婦女們忙著洗衣服,還有些人已經穿得整整齊
齊,準備上清真寺禮拜了。這堿O西亞齊縣(Aceh Barat)一處位於Johan
Pahlawan鄉Desa Lapang村的美拉坡災民收容所。

點點油燈亮起,光芒微弱還冒著煙,但災民別無選擇。四十五歲的阿米(
Aminah)和七個孩子住在八坪的帳棚中,她說夜堹u的很暗,不過她只
能點亮一盞油燈,「如果兩盞都點了,整個帳棚就一片煙霧,什麼也看不
見了。」她苦訴著油燈帶來的多煙困擾:「一早起床,鼻孔都是黑的。」

只有一盞小油燈照明,孩子們晚上不能看書;下大雨時,帳棚外處處積水
。儘管如此,阿米依然很感恩從災變到二月中的此時,有眾多團體幫忙,
例如慈濟不但發送麵包、速食品、餅乾和牛奶等,還辦義診。

「現在,不論給我們什麼樣的房子,我們都會接受而且馬上搬進去。」阿
米說,昨天有人發給她十萬盾,「我存著打算來開個小吃攤,賣些炸香蕉
、炸豆腐。」

雖然在災難中失去丈夫,阿米仍相信生活會逐漸好轉,她會照料好孩子的
生活,「我們不可能長期住在收容所,也想往前進步。」



鮑伊˙四處打工找尋失蹤妻兒

「今天是我第一天在這個工地工作,以往我協助清理市鎮。」二十八歲的
青年鮑伊(Boy Zulkarnain),二月十七日在薩瑪迪卡鄉 Cot Seumeureung
村的慈濟帳棚區上工。雖然工資比他災變前的工作低了一些,但鮑伊依然
覺得開心,忙碌中直爽地說:「這同時也是一份為別人付出的慈善工作啊
!」

一個半月前,海嘯摧毀他的家園,妻子和孩子也失蹤了,他只得避難於美
拉坡Gampa鄉Kompi區收容所。「待在帳棚中無所事事,反而增加心理負
擔。」鮑伊不僅以工作驅走煩惱與傷痛,更期望透過到不同的地方打工,
或許能找到妻兒;所以他接受企業或NGO安排,與其他災民投入美拉坡
各項重建工程。

鮑伊充滿信心地說:「我可以在美拉坡任何一個地方工作,期盼有一天能
找到我的妻兒。總之,我會找遍美拉坡每個角落。」

雖然目前各界提供災民的生活物資已足夠,但鮑伊依然努力工作,「援助
最久也不會超過一、兩年,我不可能一直依靠別人生活,終究還是要靠自
己。」他強調:「我不要永遠依靠別人。」

失去妻兒後,他最感困擾的是未來的前途——不知何時才能重新過正常生
活。「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政府或其他單位能提供住所。其他的事不去
想,只能聽天由命。」


................................................................................................................................


慈濟亞齊賑災速記

☉在美拉坡薩瑪迪卡建八百頂住屋型帳棚。包括Reusak村的五百頂、Cot
Seumeureung村的三百頂,均規畫有淨水與照明設備、公用廚房、公用浴
廁以及運動場等。

☉預計援建一所宗教學校及一所住宿學校,安頓海嘯孤兒。

☉持續發放物資與義診。二月初由棉蘭載運之兩百五十噸白米,發送給美
拉坡、查雅縣、南亞齊縣、亞齊西南縣沿海受災居民;截至二月中已發出
五十二噸。

☉與聯合國合作,採「以工代賑」方式招募災民,協助清理美拉坡學校。

☉籌建大愛村,村內預計包括學校、診所、禮拜堂等。